刚刚更新: 〔豪门弃妇的春天〕〔傅夜沉诺筱颖〕〔诺筱颖傅夜沉〕〔诺筱颖今夜星辰似〕〔沈易刘乐萱免费阅〕〔太古吞天诀〕〔浴火弃少陈风柳婉〕〔未来图书馆〕〔真神武三国〕〔重生年代文孤女有〕〔天玄战神〕〔萧天爱赵无疆〕〔餮仙传人在都市〕〔苏漫雪〕〔洪荒之我真不是天〕〔极品上门赘婿〕〔超凡强人〕〔宋王〕〔极品上门女婿〕〔极品女婿秦浩最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寒门首辅 第二十九章 问世间 情为何物
    “苟公子,不愿进来吗?”婉香轻笑着言道。

    苟烨也不好再过推脱,只好迈入闺房之中,就见那桌上,摆着自己所箸所有的书册,《英雄射雕传》全集,以及新售的《仙雕侠侣》,而旁边还有一份誊抄过的,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

    苟烨有些不自在的坐于桌前,显的很是拘谨,他轻声言道“不知道婉姑娘,今日叫苟烨所来何事?”

    婉香也不着急答话,围着苟烨转了一圈,缓缓坐于苟烨对面,轻言笑道“苟公子急甚,堂堂苟大才子,还怕我吃了你不成。你且坐下,我给你倒杯茶。”

    说着,走于苟烨身侧,她越是靠近,苟烨越是发慌,就感到那婉香,都快贴进自己身上之时,当即停住了,她慢慢的将茶盏摆在苟烨面前,徐徐倒进茶水。

    见苟烨局促不安的样子,嗤嗤一笑,转过身去又坐于苟烨身前。

    “苟公子,小女甚得喜爱公子所箸之书,亦深感苟公子之才,尤是那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每每看来,皆会为之感动涕泪,苟公子,你说这世间真有这般男女感情吗?”

    苟烨刚刚缓下心神,可只要看到婉香之态,就有些失去方寸,心里不断告诫自己,苟烨,你可一定要把持住自己呀!万万不能在这女子面前失了心神。就听他缓缓说道“自古以来,世间爱情佳话多有流传,这梁山伯与祝英台,也只不过是这佳话之一罢了,若无这般情感,又怎会生得这么多的故事,正所谓,问世间,情为何物,只教生死相许。”

    苟烨脱口而出的一段古词,却没想到婉香听后很是激动,有些失了神态的,走过苟烨身前,并抓住了苟烨的手,颤言说道“苟公子,刚说那段词可否在言一便。”

    苟烨赶紧抽开双手,只感到那婉香的手嫩至极,身上呼出的气味,甚为清香。婉香也觉有些失礼,尴尬的笑了笑,向苟烨作了一辑又回于桌边。

    “让苟公子见笑了,小女只是从未听过如此动人的之词,有些失了神态,还望公子见谅。”

    苟烨摆摆手言道“婉姑娘,不必客气,这词也是我刚随口而出,再说予姑娘便是。”

    “等等,我拿笔记下来。”说着,婉香赶紧去寻来笔和纸,将桌面之物皆放于座上,铺开宣纸,似有含情脉脉之态,望着苟烨说道“公子且说。”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随着苟烨所言,婉香执笔在纸,娓娓写下这段词来,她爱不释手的展开宣纸,念了一遍又一遍,极为激动。

    她将这纸慢慢的放于床帏之上,走于苟烨身前道“苟公子,这是小女子,生来听过最美之词,只这一句,小女便感受到了这世间男女的情感。”

    “婉姑娘,不必谬赞,苟烨也只是偶然间从它处看来的,并非苟烨所写。”

    “公子不必过谦,哪怕此词并非公子所写,但能从公子口中,听到如此绝伦的词句,小女深感知足。不知这世间,可有让公子愿与之生死相许的女子呢?那日在公子身侧的姑娘,可是此人?”

    苟烨笑了笑,想到芸娘,忽感不适之感全无,他站起身来,走于窗前说道“我自幼与芸娘长大,可谓是青梅竹马,芸娘知我,我也亦知芸娘,我不知,这世间还有多少女子,比我家芸娘貌美,亦不知,有多少女子,比我家芸娘聪慧,但苟烨之心,天地可鉴,愿与芸娘生死与共,我亦相信芸娘皆是如此。”

    说罢,就听有人敲了敲门,一侍女,端着酒水和菜肴走了进来,放于桌上。

    苟烨赶紧向着婉香作辑之态,“婉香姑娘,盛情。苟烨不甚荣幸,但我今日还有其他要事要做,就不叨扰姑娘了,再谢过婉姑娘之美意。”说完,一溜烟的向屋外匆匆而去。

    苟烨当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见美酒佳肴上来,他也怕自己把持不住,虽然占了也就占了,白得来的便宜,而且那婉香还如此婀娜动人,怕是哪个男人见了都会心动万分,但苟烨只要到达这个临界点,脑中便自觉浮现出芸娘神貌。只觉得自己不能对不起芸娘,对不起她对自己的这份信任,这般想来,保持着最后一份清明,必须赶紧离开这声色之地。

    “小姐,这。”侍女有些不知该如何安排。

    “你先下去吧。”婉香来到窗前,看着那匆匆而行的苟烨噗嗤笑了起来,接着她又来到床帏边,拿起刚刚写好的词,口中喃喃念着“问世间,情为何物,只教生死相许。”

    走后的苟烨没有再去书肆,而是来到了荆国公府。见到了顾申就把这几日的事情,包括今日婉香的事情讲述予他。

    听后,顾申哈哈大笑道“哈哈哈,笑死我了,苟大才子,苟大侠,竟然如此这般仓皇的逃出青楼,真不知那些姑娘,今后会怎么想你,尤其是那婉香。”

    “我那是怕吗,我那是守住清白之躯,光天化日的,我进那青楼,再与那婉香对饮,这若让芸娘知道了,还得了。”

    “对,对,对你可千万别让芸娘知道了,非活刮了你不可。”

    苟烨溜溜达达,若有所思的说道“不过,我特别好奇的是,这婉香的容貌身姿,不能说国色天香吧,也差之不多,怎么会愿意待在那种地方。”

    顾申嘿嘿一笑道“我告诉你吧,苟烨兄,这婉香可非一般娼妓可比,她虽是这青楼里的红牌,却一不卖身,二不卖唱。”

    “哦?那卖什么?”

    “你听我说呀,人家卖的是时间,卖一个时辰与她坐谈的时间,尽管如此也有不少人雅士,经常花重金就为与那婉香说说话,以前也听说过,有人花了大价钱,买那婉香的初夜,可是被那婉香严厉拒绝了。其实你不知道,她早已经把身子在那青楼赎了出来,只因从小长在那里,待的习惯了,也就未曾干些其他的营生。那青楼的老妈子,也是把她当做自己的亲闺女来看,若是有意想轻薄于她,人家老妈都是万万不干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