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嫁了个傻丈〕〔新娘又丑又胖〕〔阅见未来〕〔第一女婿〕〔逍遥龙帅〕〔号外大佬重生掉马〕〔慕浅墨景琛〕〔陈宁宋娉婷的小说〕〔新娘一怒之下嫁给〕〔东方衍苏贤儿韩瑾〕〔豪门大小姐赌气嫁〕〔苏贤儿韩瑾〕〔全职公敌〕〔都市巅峰高手〕〔天道之下〕〔他的小祖宗甜又野〕〔我的1990〕〔陈文泽方子涵〕〔农家幸福记事〕〔钟向阳顾小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寒门首辅 第三十七章 人心
    这般场景也惊扰到了芸娘,芸娘赶紧跑下楼来,就见苟烨满是怒容,眼中含泪,她不知发生了什么,就听到有人甚至说道“苟烨,你还没有娶芸娘呢,你就把人家母女接到家中,你一个女孩也是,不知廉耻吗?”

    听到这里苟烨再也忍不住了,他冲进人群,若不是被村民拉开,就要与之动手,这时忽听一声大喝,就见那大力拎着一个大棒,拨开人群,来到苟烨身前“谁敢辱我主人?你们再敢说一句,有辱我主人的话,休怪我大力,今天用这大棒,敲碎他的脑袋!”说罢,狠狠的敲在了木围栏上,“啪”的一声,围栏当即断裂。

    瞬间,人群安静了下来,大力将众人撵走,那些人一边走,还一边冲着苟烨指指点点,苟烨不予理会,带着芸娘回到了屋中。

    坐在书房的苟烨呆若木鸡,他失了心神的喃声道“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芸娘也是深感委屈,转过身子哭了起来。芸母踉踉跄跄的走下楼,看见这番场景随问大力发生了什么。

    大力讲完,就见芸母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亦有病情复发之像,苟烨芸娘赶紧将芸母送入房中。站在二楼的阳台,苟烨愤恨的看着村里的景象,这一刻开始,他开始不喜欢这里,他忽然觉得这里的人,都好虚伪,好阴毒。这再也不是那个自己,热爱的土门村了。

    大力也是愤愤不平的站在身侧,他也不知道如何安慰苟烨,他只知道,他能做的就是把苟烨一家保护好,不让别人伤害他们。

    就在这时,楼下突然传来了一位老朽的声音,他用尽力气的喊着,苟烨的名字,满是着急的向苟烨家走来。低头望去,却见那李村长奔走而来。

    难道李村长也是来这般讨要银两的嘛,一群也是见,一个也是见,这还是自己最为敬重的人,哼哼,索性下楼听听他要说些什么。

    当苟烨满脸怒容来到门前的时候,就见那李村长,一下子跪在了地上,他痛哭流涕的说道“苟娃娃哟,爷爷害了你啊!让你受了天大得委屈了。”

    见此状,苟烨赶紧扶起村长,这是第一个来说这般话的人,苟烨不禁又不争气的流下泪水来。

    回到屋中,村长紧紧的握住了苟烨的手“娃娃哟,今天早晨的事我知道了,让你受委屈啦,这委屈太大了。”

    “没事的村长,我……我没放心上。”苟烨故作镇定的回答道。

    “还说没有,你看看都气成什么样了,苟烨啊,我单独跟你说说话。”李村长像看自己孩子一般,摸了摸苟烨的脑袋,叹了口气与苟烨来到了书房。

    “可怜的娃娃呦,你可知,为何会发生今天这般状况?”

    苟烨长叹一声回道“苟烨不知。”

    “其实你的善心是没有错的,你很善良,你也按照答应我的做了,帮助村民,为大家修房子,铺床面,送予贫困家庭米面粮油,生活所需之物,甚至你不惜自己自掏银两,直接送予那些困苦之家,但也正因如此,你做的有些过啦。”

    苟烨满是疑惑的看着村长,听村长继续言道“老话说的好,杯米养恩,斗米养仇,你这般大张旗鼓的,大方之至的,直接将钱财给予这些村民,你以为他们会念你的好嘛,我告诉你,不仅不会,他们反而会恨你,为什么呢,因为他会比较,他会总觉得你给别人多了,给他少了。”

    “难道他们不自知,这都是我自己的钱财吗,我有权给,也有权不给,给多给少,是我一份心意,他们怎么会有这般想法,而且村长,我想不通的是那些我没帮助的人,竟然也来讨要钱财,这一切就好像我苟烨理所应当,欠大家似的,哼,早知如此,当初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行这善举。真是闲的蛋疼,自找麻烦。”

    听着苟烨的抱怨,村长不禁哈哈笑了出来,他拍拍苟烨的肩膀,继而说道“娃娃呦,平日里那般有才,今日里怎么会这么愚呢,这个世界上最为可怕的是什么,是人心,最不可控的是什么,还是人心,是人皆会有自私的一面,只是在平时,没有把它放大出来罢了,你的善事,就勾起了大家的这股私欲之心,他们会想,你能给予他,为何不能给予我,你能给他的多,为何会给我的少,在这时,利欲熏心的他们,想不到你为何会给谁多,给谁少,也忘了为何你给那些的钱财,皆是那些困苦的人,他们只想到自己没有得到,就会怪罪于你,不知恩图报,处事不公平。”

    “李爷爷,难道我行此善举还错了不成?”苟烨委屈的说道。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你给那些有更生能力的人钱财,不就等于施舍吗?你今天能给的了他,过段日子,他花完了这些银两,怎么办?你再给他吗,你这般有才,为何不能想想,给他出出主意让他做些什么呢?施舍能够救人,亦能害人,你断了他勤劳致富的念头,他当然只会思考,你能否还给予他更多,还那些没有得到的人呢,也会想着能够不劳而获,从你这里得到利益。”

    这时芸娘走了进来,端了一杯茶水给村长,村长缓缓的喝了一口茶,顿觉舒爽,继续言道“我听我儿说,他们说了不少歹毒的话语,而且中伤于芸娘这丫头,你二位,万不可放在心里,咱们村里的人,没有受过教育,性情粗鄙,当人们利令智昏的时候,就什么话都敢说了,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发泄自己内心的不平衡,而你若问他真是这般想法吗?如果是,就要杀头,他又该说了这跟我有何关系,这是人家自家的事情。你们看,这就是人心,它亦会变化,至于你让它变好,还是变坏,都是要看你如何去做了,行善不易,做小人易,做君子难,但你不能因为小人容易就行苟且之事,作恶多端,你也勿要因为,做君子难,就畏首畏尾,丧失信心。苟烨啊,你与芸娘都是聪明的娃娃,你俩都还很年轻,爷爷相信你们可以做的更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