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弃妇的春天〕〔傅夜沉诺筱颖〕〔诺筱颖傅夜沉〕〔诺筱颖今夜星辰似〕〔沈易刘乐萱免费阅〕〔太古吞天诀〕〔浴火弃少陈风柳婉〕〔未来图书馆〕〔真神武三国〕〔重生年代文孤女有〕〔天玄战神〕〔萧天爱赵无疆〕〔餮仙传人在都市〕〔苏漫雪〕〔洪荒之我真不是天〕〔极品上门赘婿〕〔超凡强人〕〔宋王〕〔极品上门女婿〕〔极品女婿秦浩最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寒门首辅 第六十二章 顾申的请求
    以前都是在电视里看到,直到真的走进了这牢中,苟烨才感觉到这里的阴暗程度,原来电视里都是美化了的,这哪里有什么床铺,地上皆是一些凌乱的杂草,以及那不知死了多久的死耗子,透光的铁窗也是就头颅大小,还向内吹进阵阵的寒风,苟烨被推进牢房之中,只感到阴暗潮湿,透过窗户折射进来的光线,依稀可以看清周围的样子。

    秦县令果真还是动了手,婉香的忠告也开始应验了,苟烨坐于墙角,有些后悔没有早作谋划,现今也只能看顾申那边的了。

    另一边芸娘虽然很是着急,但却没有因此而乱了方寸,她先是安排好家中事宜交于才生,村民如果回来也交有他和大力来安顿,同时她带上了郭氏兄弟,马不停蹄的赶往县城之中。

    当顾申见到芸娘,得知晓苟烨之事,便思量接下来将要怎么做,想起上次苟烨也是被官府带走,不多时就出来了,这次也就先等一等再说,不过这次毕竟还是有所不同,他是带着枷锁坐着囚车走的,这就证明他是犯了法的,顾申先是派人去打探一下苟烨的下落,如果苟烨果真入狱,再做打算。

    县衙内,厅堂中,秦县令一边把玩着手中的核桃,一边呵笑道“什么苟烨,我看是狗屁,得罪我秦明,哼哼,我这次就让他明白,在这一亩三分地上,到底谁说了算。”

    朱灵坐于一边轻声回应道“值当是给他一点颜色就行了,你可跟你手下交代好了,别伤及他的性命,这一次除了要回我们的钱财以外,我还有其他打算?”

    “哦?”二人相视了一眼,秦县令很是默契的便心领神会,二人哈哈大笑起来。

    至此这时苟烨已经入狱了三个时辰,顾申派出的人也终于赶了回来,果真如顾申所想,苟烨入狱了,而且目前暂未审理,不知结果。顾不上思虑太多,顾申当即就来到了家父的房前。

    虽然满心焦急,可是顾申依旧要在国公面前镇定姿态,他作辑言道“父亲大人,儿子有事想要恳求于你。”

    顾渊翻看着手中的书册,头也不抬的问道“何事啊?”

    “苟烨入狱了。”当顾申说完这句话时,顾渊才放下书册,抬起头来,接着问道“所犯何事?”

    “具体缘由尚不知晓,只知今早一行衙役将他抓捕起来,大概是因为跟苟烨摆摊的买卖有关,因为在他们抓人时,问了一嘴此番买卖和购进食材,是否与他有关,他应允后,他们便将他抓走了,听家丁说,他是带着枷锁坐着囚车回到的县里,回到县中,并未审问就直接押到了狱中。”顾申说完看了看家父的表情。

    就见顾渊站起身来,沉声说道“你来求我,是想我能够救他,我亦知他是你的至交好友,感情深厚,但你也要知我们家目前的处境,我们一向低调,就是怕出了风头,再被那帮奸佞之徒盯上,祸及家人。救他并非不可,但你可知我们要冒的风险?”

    顾申又是一深深作辑,接着跪在了顾渊面前,很是郑重的说道“父亲,您从小亦教导我们,作为大丈夫,当光明磊落,以匡扶正义为己任。为义之事,当坦荡面对,不可趋利避害,委身于权势利诱之下。家中之情况,我当然明白,但今日我挚友出事,我不想法救他,却首先想着明哲自保,这无意于叫儿等做背信弃义之人,我今日来求父亲,是希望父亲,能为苟烨周旋一二,若父亲顾全家族之前景,儿愿自己以身犯闲,自行救我苟兄。定不牵累家族。”

    顾渊看着眼前的儿子,他万万没有想到,苟烨竟然能够对他有着这么大的影响,最值得让他意外以及高兴的是,自己的儿子第一次在他面前,没有颤颤巍巍的样子,也不见那嬉笑玩乐的模样,他这是第一次可以跟他说话如此坚定,顾渊毫不怀疑,只要今日未答应他,那么这小子,必定会自己去劫狱。

    他的心里笑了,他笑自己的儿子终于有了像他当年一般的骨气,这是做为顾家男儿应有的气概。可面容上却依旧是一脸肃容,他背对着顾申,接着沉声说道“你且下去吧,备辆马车,一会与我一起同行去县丞。”

    顾申楞了一下,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反应过来不禁喜出望外,磕头致谢,“谢谢父亲”随即快速的跑出门去,顾渊望着他的背影,轻哼一声“臭小子。”

    县衙府中,随着一声威武的声音,两排衙役敲响庭杖,随着秦县令的手案一排,啪的一声,场面立时变得肃静起来。

    看着台下的苟烨,喝问道“台下苟烨,你可知罪。”

    苟烨冷笑一声,摇摇头道“在下不知!”

    “近日以来集市之中,摆了众多小吃摊位,以及众多摊位所进食材,都可是你一手经营?”秦县令继续问道。

    “是在下,可是在下不知,这摆摊经营也好,购进食材也好,是犯了大明的那个律法?”苟烨面色凝重的质问到。

    “你等还在巧言令色,有人检举你,所经营的小吃摊,皆是有害之物,吃后多人感到上吐下泻,身体不适,虽还未伤及到人命,但已经构成对他人的,人身伤害,本府本念你初犯,专门将你那摆摊巷子,合理征用,而你不思悔改,依旧召集众人,在集市行摊作卖,坑害他人,你等还不知罪?”

    苟烨听罢,哈哈大笑,笑的秦县令眉头一皱,拍案喝道“放肆!你等笑来,是何缘故?”

    苟烨一边笑,一边摆摆脑袋“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摊子是我经营的,食材是我购进的,而我都检查过并无问题,我们乡村之民众,也是终日食之,我也经常食用,并无一人,感到不适之状,谈何上吐下泻,身体不适?所以我笑,我笑这朗朗乾坤之下,有人颠倒黑白,也不查出原委,就要我认罪伏法,岂不可笑?岂不荒唐?哈哈哈。”

    看着苟烨一脸傲慢的样子,秦县令很是恼怒,当即拍桌大喝道“大胆刁民,口出狂言,着先打十个大板!”当秦县令扔出法令时,就听那门口传来一声喝止“慢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