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嫁了个傻丈〕〔新娘又丑又胖〕〔阅见未来〕〔第一女婿〕〔逍遥龙帅〕〔号外大佬重生掉马〕〔慕浅墨景琛〕〔陈宁宋娉婷的小说〕〔新娘一怒之下嫁给〕〔东方衍苏贤儿韩瑾〕〔豪门大小姐赌气嫁〕〔苏贤儿韩瑾〕〔全职公敌〕〔都市巅峰高手〕〔天道之下〕〔他的小祖宗甜又野〕〔我的1990〕〔陈文泽方子涵〕〔农家幸福记事〕〔钟向阳顾小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寒门首辅 第八十一章 顾治
    看到此景,苟烨由衷的感到佩服,这倒是和自己写书,有些一曲同工的地方,也是灵感呼来之际,什么身外事也顾不得了,全神贯注全在纸上,就待那灵光一现的刹那,作品既成。

    顾慧这才转过身,看着顾申轻轻一笑,说起话来也是细声细语的“老八,你来了,方才五姐正在作画,这幅画我已然画了三天了,让你俩就等了。”

    顾慧的性格看起来要柔气的多,比起顾悦以及顾曼来说,简直是标准大家闺秀了,虽说不上标志,但其内里散发的,常年沐浴在书画中,培养出来的气质,是她人不可比拟的。

    顾申哈哈一笑,走近身前作辑行礼,看了书案上的山水画言道“五姐,你的绘画技艺真是越来越精湛了。你这画要是拿到外面,我跟你说姐,你肯定立马就出名了,至少也是我朝的一个绘画大家。”

    听到顾申言语,顾慧捂面轻笑“去一边的,你今日又打趣你五姐,说吧,无事不登三宝殿,你今日怎么有空来我这里了?”

    顾申嘿嘿一笑,坐于案边,向顾慧介绍完苟烨,又将此番前来的目的,告予了顾慧,就见那顾慧眉头轻皱之际,苟烨走近身前“顾小姐,此番前来,多有叨扰,一点薄礼不成敬意。”

    顾慧一边摇头婉拒,一边见苟烨将那盒子打开,轻轻的拿出画卷,展示开来,当看到其内画之时,顾慧不禁惊呼出声“松湖钓隐图!”

    “顾小姐果然好眼力,一看就是行家,没错,就是松湖钓隐图,乃是前朝李唐所创真迹。”苟烨说完,顾慧欢喜的脸色,忽而转变成为难之态,“苟公子,你还是将此画收起来吧,这画我不能收,这太名贵了,你二人对画作不了解,大概不知道,这画的价值。就以此画来说,抵千金不为过。”

    苟烨知道这画名贵,但万没想到可以名贵的画抵千金的地步,不禁砸砸嘴,心想这婉香对他真是太重轻易了,这么名贵的画,竟然随手就送予了我,而且还知我是送人之用,苟烨心里自觉亏欠,但事已经办到这了也没有收回去的道理。

    “顾小姐严重了吧。此画我并未花取多少银两所得,而且我自小就对这画作,不太了解,俗话说好马配好鞍,这名画地配一个好画家,才能体现出它的价值来,交在顾小姐手中,我是在安心不过了。”

    此等名画世间少见,顾慧虽然很想拒绝苟烨,但是又抗拒不了对名画的吸引,只能轻叹一声,自抛脸面“这样吧,苟公子,画太名贵,我是不好收的,你若真要我收,你现在就拿走,按我之意你且放在我这一个月,让我细细欣赏便可,待到一个月,你再来找我拿即可,而老八所说之事,到时我也帮忙就是了。”

    苟烨琢磨了一下,这倒是一个不用让他肉疼的好办法,回头拿回画,还能再给婉香送回去,干脆就爽快的答应了顾慧。当松湖钓隐图交到顾慧手中,她便不再理会二人,痴迷的扶于案边静静欣赏,二人也知趣的不再打扰,反正正事已经办完,就悄然的退出了后院。

    下一位,也是最后一位,就是顾申的大哥了,他大哥倒是正常,居于房屋之中,顾申二人敲了半天的门都没人理睬,就听下人说是清晨便出门去了,问及所带何物,下人细想了一下说了一句“好像是鱼竿”顾申当即明白大哥所在之处,随带着苟烨赶紧去坐马车。

    走了良久,马车到了一小溪边这才停下。就见一男子,卓一身素白常服,头顶戴一蓑笠,手持一木鱼竿,神态自若的坐于溪边。

    顾申下了马车就吆喝一声“大哥!”

    那白衣男子回过头来,虽有蓑笠遮挡,但依旧可以看出他,英气逼人的容貌,仅管缺少了杀伐的气息,苟烨依旧感觉他,像极了年轻版的荆国公。这就是顾申所说的大哥顾治吗?

    “八弟,你怎么来了?你就不能改改你这毛毛躁躁的性格,我这刚要钓上来的鱼都被你吓跑了。”顾治沉声说道,却对顾申看也不看,全神贯注的盯着水面,就听他继而说道“跟你一起来的是苟公子吧,叫他过来吧。”

    顾申心中一惊,自己还未介绍,大哥怎知跟着的就是苟烨,随即招招手让苟烨过来,待苟烨走至身前,就见他大哥头也不抬的继续垂钓,依旧沉声说道“苟公子可会钓鱼否。”

    “小时候经常在村里垂钓,不过技术恐怕不太行”苟烨嘿嘿一笑,就听顾治继续言道“好,坐下陪我。”

    二人皆不知他大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顾申刚要阻拦,苟烨就止住了他的言行,紧接着坐于顾治身侧,就那么静静的看着湖面。

    秋风袭来,顾申冻的受不了,就欲带苟烨回车上待会,可苟烨依旧安坐在那里,不愿同往,顾申只得浑身一颤,自顾的回到车上,苟烨坐于一旁,也是被冷风吹的瑟瑟发抖,可惊讶于顾治就好似浑然不觉一般,就那样岿然安坐,动也不动。

    今天的境况似乎不是很好,时间过去了良久,却始终不见顾治钓上一条鱼上来,苟烨都不禁怀疑,这顾治到底会不会钓鱼?又或者说这条河流里,有没有鱼。顾治不说话,苟烨也不敢轻言打扰,只得在蜷缩在那里,来回抚摸着自己的肩膀,以缓和身体的寒冷。

    就见天色已然到了傍晚,顾申都在车内睡了一觉,睁眼而望,就见二人还坐在那里,终是忍不住了,走至顾治近前,轻声说道“我说大哥,不早啦,咱们是不是该回府了?”

    “等等,你要是嫌冷可以先走,苟公子也是一样。”顾治就这么冷冷的说了一句。

    顾申无奈的看了看二人,又觉一阵寒风袭来,只得又自顾的跑回车上。就在此时苟烨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被冻的有些不清醒了,就见那鱼竿晃动了一下,随即小声说道“鱼竿,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