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世丹狂〕〔北境守护神〕〔九天战神〕〔炼鬼修仙〕〔武布中华〕〔寒月韩玥小说〕〔女主韩玥重生的小〕〔超级废婿韩三千〕〔其实我是亿万富翁〕〔我怎么这么有钱〕〔万亿资产〕〔顶级富豪继承人〕〔富豪诞生记〕〔原来我这么有钱〕〔豪门至尊大少陈歌〕〔原来我是富二代马〕〔超级搜鬼仪〕〔孟芷昀君胜天〕〔马晓楠陈歌〕〔丑妃重生:神医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寒门首辅 第一百零四章 最后的审判
    到了这里,门口的民众瞬间沸腾了起来,纷纷要检举秦灰在任时,所犯下的磊磊罪行,海瑞很有耐心的一个接一个的听着,并要求手下,都一一的记录了下来。

    此时的秦灰早已面目绝望,坐在那里哼哼的笑着,似乎面对着这些罪状,已然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过了一会,就听海瑞让身边的人高声念读,秦灰的罪行“秦灰,正安县县令,任职五年,苛政害民。其罪证有,一,因怕影响政绩,故意隐瞒朝廷黑水村疫情,二,故意唆使手下残害黑水村及土门村百姓,三,勾结山匪残害黑水村百姓,预估死亡人数九十七人,四,包庇马德旺残害正安县县民小红,掩盖罪行,五,联合商绅克扣粮饷,私下倒买倒卖…..”秦灰的罪行罗列种种,足足念了有将近半个时辰。

    顾渊坐与一旁都不禁有些汗颜,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放任这么一个贪官污吏,犯下这么多的罪行,这个国公当的真是问心有愧啊。

    就听海瑞扔出立令,要对秦灰等人宣判之时,门外走来了一人,也是苟烨早就料到会来的一个人,朱灵大步流星的走入厅堂,手中放出一个腰牌,这是原晋王朱晋的腰牌,她看着台上的海瑞高声说道“海大人,我有当今圣上,御赐的腰牌,这是晋王的腰牌,凭借此腰牌可随意出入宫内,皇权特许,对六品一下官员,皆有调令之权。见此腰牌,如见圣上,此案疑点颇多,现在我凭此腰牌要求,将秦灰带至京城,交由都察院进行审理。你不可以私自,审理朝廷命官!”

    海瑞见状,并没有一丝的动容,反倒是笑了出来“我海瑞做了半辈子的官,还惧怕小小腰牌,别说你这是晋王的腰牌,就是当今圣上的腰牌,我也要将此案审理下去,我乃梁州知府,方圆地界,正安县都在我的管辖之内,六品以下官员,我都有私自审理之权,先斩后奏,也是皇权特许!”

    “此案还未查明,你要是今日敢私自处理秦灰,我定到京都告你海瑞的御状!”

    “哈哈哈哈。”海瑞笑的更大声了,“当然没有问题,待本官审理完此案,你尽可以随意状告我,你与秦灰互为夫妻,本官还未审理你,你倒是自己跑过来了,来人将此女子,抓起来,押入大牢,再行审理。”

    见此情形,秦灰坐不住了,连连撞地磕头,“大人,大人,我认我认,一切罪名下官都认,都是下官私自行事,与我夫人并无半点瓜葛啊!她什么都不知道的!”

    “海瑞你敢抓我,你敢抓皇亲国戚,你是要跟宗族对立吗!……”朱灵一边吆喝着,一边被官兵拖出了大堂。

    待没有了朱灵的声音过后,海瑞坐正身子,所有人都是肃目而望,巧的是正值正午,那阳光明晃晃的照进厅堂之中,就照在了海瑞头顶上的四个大字上,明镜高悬。

    海瑞再次手持立令,很是果断的扔到了地上,“秦灰、马德旺、鹏八……等人,残害百姓,伤天害理,罪不可赦,即刻押往刑场,就地论处!秦灰革去一切职务,没收家产,来人脱去他的官服,押入刑场!”

    立时间,门口的百姓瞬间开始沸腾了起来,欢呼之声不绝于耳。秦灰在任之时,这一切民怨之声还看不出来,待到他落马之时,这积攒下来的宿怨,都一股脑的爆发了出来。听着身后的欢呼声,秦灰凝皱着眉头,脸上的肌肉不断地抽噎着,他没有想到,来正安县从官五年以来,最终会落得这样的一个下场,不禁自嘲的笑了起来。

    官兵们给他脱着官服,秦灰恶狠狠地瞪着身边的苟烨,狞笑着看着他,“苟烨,你以为你赢了吗?我告诉你,不要以为这样就结束了,我会在下面等着你,等你来找我的那天,哈哈哈哈。”

    “是吗?那你好好等着吧!百年过后我再去看你!”

    苟烨说完,秦灰一行人就被官兵们押出了县堂。而苟烨并没有跟着去往刑场,来到大堂门口,终是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出了衙门,几个人就被押上了刑车,游街之时,周边的百姓,皆是一个个从家里,拿出臭鸡蛋和烂菜叶子,不断的向几人身上招呼,似乎是这样还不解恨,甚至有的人,还用起了石头,不偏不倚的打在了秦灰的脑袋上,瞬间,秦灰的脑袋就当即血流如注。

    在此时,他早已感觉不到了疼痛,任由血液模糊了自己的双眼,他始终没有想明白,自己堂堂一个七品县令,又是藩王的女婿,怎么会输在苟烨这个小人物的手中,他不甘心,他十分的不甘心,不由的仰天大喊,竟怪这苍天不公,怪自己错把弱小当做成了无能。

    这一段路,对于秦灰而言,走的实在是太快了,以至于他都不知道何时,自己就爬在了这断头台上,他想听听周围的人都说了什么,但自己的耳朵,就好像失聪了一般,什么都听不见,这时他望见了人群中的一个年轻人,一个跟自己孩子差不多大的男孩,他笑了,这笑声是那样的放肆,他似乎终于想明白了,也安然了,缓缓的闭上了眼睛,随着刽子手,吐口水的刹那,一颗让人唾弃的脑袋,滚落在了地上。

    芸娘搀扶着苟烨,回到了国公府,她看着苟烨不禁轻声问道“苟烨哥,你为什么不去刑场看秦灰行刑啊。”

    苟烨笑了笑应答道“没有必要了,当他走出衙门的时候,就已经大局已定,去不去已经无所谓了,反倒是看到他临死前,狰狞的样子,我反倒是更闹心,他虽然走了,但对我们来说这并不是结束,而是刚刚开始,芸娘我想跟你说件事,我们会走,但估计暂时不会去往扬州了。”

    “那去哪儿呢?”

    “京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