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绿茵人生〕〔陈歌小说〕〔恶汉的懒婆娘〕〔强欢成爱〕〔抗战雄心〕〔重生之全能高手〕〔秦君叶婉儿〕〔傅少宠妻宠上天〕〔小说祁少追妻路太〕〔新婚错爱:祁少的私〕〔重生八零逆袭成白〕〔欲寄相思千万重〕〔南明大丈夫〕〔百年新娘〕〔超品小农民〕〔暖风不及你情深〕〔214989〕〔我的无限翅膀〕〔雪洗天下〕〔大唐狂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寒门首辅 第一百二十一章 进宫
    进宫面圣?这不就是去宫里见皇上嘛?此时此刻苟烨的内心,犹如惊涛骇浪一般,虽然经常可以在电视里见到所谓的皇帝,可是真拿到现实里,不禁感到一阵的惊惧。这可不是电视,万一那句话说错了,是真的会掉脑袋的,俗话说天威不可测,这皇帝脾气好还行,若是跟那朱元璋一般,稍有不悦,就会杀人的主,此行前去岂不是凶多吉少。

    见无人动弹,那官员继而细声说道“回话呀,谁是苟烨,接旨啊。”

    在苟烨身侧的来福,赶紧推了他一下,苟烨这才回过神来,当即回应道“苟烨接旨!”

    “那就走吧,还磨蹭什么呢?别让圣上等着急了,那可就不好了。”听到这官员细声细语的声调,苟烨十分确信,此人就是电视中所见到的公公,只是这第一次亲眼看到,不禁感到甚为奇怪。

    倒是贾正义明白事理,当即叫至公公,二人来到了屋角出,继而他从身处掏出一袋银两,装做悄悄的样子,塞进了公公手中“苟烨初来乍到,不懂规矩,还望公公多多提点。”

    “好说,好说。”收了银两的公公,瞬间眉开眼笑,他转过身走至苟烨身前,撇了一眼,言声道“走吧。”

    此时也容不得苟烨拒绝,他只得回头跟芸娘说道“放心吧,我去去就回!”转而对贾正义说道“烦请贾老板,照顾好我的家里人。我这就随公公进宫去了。”

    贾正义倒是见过世面的人,与他人不同,他一丝忧虑都没有,反倒是满脸堆笑的看着苟烨,摆摆手言道“去吧,苟公子,莫怕,有什么事,公公会提点你的。”

    随即,苟烨就跟着那公公走出了门去,在路上就听那公公言道“你就叫咱家白公公就可以了。”

    “好的白公公,还望白公公不吝赐教,圣上今日突然唤我乃是何事?”苟烨很是客气的说道,还学着贾正义的样子,又将几锭银两塞进了白公公的袖口中。

    见苟烨如此会来事,白公公说话的语气,也变的好了不少,随即说道“圣上是看了你所著的诗句,夸赞你是一个有才华的青年,随即就像见见你。你记住了,等一会见了圣上,进屋要脱鞋,低着头进去,跟圣上保持着三米的距离,席地跪下,没有圣上的口谕叫你抬头不许抬起来。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说。什么时候可以退下了,咱家自会带你出来。”

    “多谢白公公提点。”苟烨很是客气的回应道。

    不多时,苟烨就跟着白公公行至,那红墙的大门前,苟烨万没想到,前几日日还倍感神秘的皇宫,今日就得以踏足进去。当走进皇宫时,苟烨立马就傻眼了,这宫殿之多,完全超乎着自己的想象,内里之中倒是很像是北京城里的故宫。

    只是在这里见到的,感觉更加威严一些罢了,期间公公什么也没有说,一路带着苟烨饶过一个又一个的廊道,路过一个又一个的偏殿。而白公公并没有带着苟烨,去往皇帝朝会的大殿,而是来到了一间小屋门前,苟烨猜测这个就应该是,古代所谓的御书房了吧,也就是皇帝批阅奏折,办公的地方。

    白公公让苟烨在门前静候,自己则走了进去,不一会便开门言道“走吧,圣上要见你了。”

    苟烨刚行至一步,白公公就紧皱眉头的向他使了一个眼神,苟烨当即会意,这突然之间差点忘了白公公刚才的交代,赶紧脱下鞋子,低着脑袋走进了屋中,可这低着头,也看不清距离呀,这可如何是好,苟烨只得迈着小碎步的走着,就听白公公轻咳了一声,苟烨直接就跪拜在了那里。

    一时间,苟烨有些发懵,心里想着该说什么好呢?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还是在下苟烨,给皇上请安,又或者是皇上万年万年万万年,正在他冥想之际,就听一人,用着浑厚的中低音说道,“既已来见朕,为何不说话。”

    苟烨匍匐在那里,应声回应道“回禀皇上,在下不知该如何说,在下没有进过宫里,不知道是该说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呢?还是直接给皇上请安。”

    就听一声哈哈大笑,“好了,抬起头来见朕吧。”

    苟烨心中还有些畏怯,慢慢的抬起头来,看到了书案之中坐着的人,他就是当朝天子,大明国的皇帝,万人敬仰的存在,就见他明黄色的长袍上,绣着沧海龙腾的图案,汹涌的金色无不透漏着他的威严,而他那黑如墨玉般的双眼,似乎可以直逼人的灵魂,看的人心惊胆寒,这是与生俱来的天威,也是只有皇帝才有的王者之气。

    但看到苟烨的皇帝,还是很和气的微微一笑,继而言道“苟烨,你未置京城时朕就听说过你。是海瑞大人,告诉朕的,正安县一事,你办的不错。海瑞大人,可谓是对你进行了好生的表扬,听闻你来京都,朕也一时间没顾上你,就在前几日,忽听仕子圈中,出了一位诗神,朕心生好奇,这才知道是你。”

    “在下只是偶然间在月阳楼作诗,并未想其张扬,万没想到惊扰到了皇上。”苟烨应声回答道,他听取了白公公的话,跟圣上说话,还是说的越少越好,俗话说祸从口出,太过张扬未必是一件好事情。

    “不错,朕看了你的诗,单凭此诗,你配的上这个称号,不过朕听闻你是白身,又从小没有经过师授,身子一直不好,卧病在家了好多年,朕甚为好奇,你是怎么做出如此诗来,实话告诉朕,这诗是否是你所著?”

    听到这一句,苟烨瞬时间冷汗直流,后背顿时发凉,这不只单单是对他的质问,而是从苟烨还未及至此,皇帝就早已经将他的情况摸的一清二楚,甚至自己从小卧病之事,都尽皆知道,如今的自己在他面前就好像透明的一般,而苟烨十分不喜欢这种被人看透的感觉,就好像光着身子站在了他的面前,毫无秘密可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