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弃妇的春天〕〔傅夜沉诺筱颖〕〔诺筱颖傅夜沉〕〔诺筱颖今夜星辰似〕〔沈易刘乐萱免费阅〕〔太古吞天诀〕〔浴火弃少陈风柳婉〕〔未来图书馆〕〔真神武三国〕〔重生年代文孤女有〕〔天玄战神〕〔萧天爱赵无疆〕〔餮仙传人在都市〕〔苏漫雪〕〔洪荒之我真不是天〕〔极品上门赘婿〕〔超凡强人〕〔宋王〕〔极品上门女婿〕〔极品女婿秦浩最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寒门首辅 第一百四十三章 二皇子
    对于这个明史苟烨只大致的了解一些,但是明代的一些名人,他还是比较记忆犹新的,尤其是这个朱厚照,因为他在原时代中是实在是太过奇葩,以至于后面的朝代,皇帝一直将他来作为反面教材来教导自己的皇儿。

    虽然时代有所偏差,但是苟烨能够确认的是,眼前的这个朱厚照,依然是原时代的性格,这点是不容置疑的,但让苟烨感到奇怪的是,他的父亲并不是明孝宗,并且也并不是作为长子的存在,也就是说在这个时代的太子另有其人,而未来的皇帝并非就是这个眼前人。

    或许是历史的长河,也觉得此人太过奇葩,因此在这个时代当中,并没有给他这样一份殊荣和位置,苟烨心里想到。

    虽然在历史上朱厚照是一个反面人物中的极品,荒淫无道,任用奸邪,贪酒好色,荒唐无赖,不务正业,游手好闲……和他相关的一些词语往往都是少儿不宜的豹房、权阉、收义子、抢女人……

    可是眼前的这个稚嫩的青年,在苟烨眼中,却未觉得他是那般的不堪,甚至,越看越觉得眼前的这个朱厚照很—可爱。

    苟烨本想着跟他闲聊几句,就推脱的出宫去,但是朱厚照百般不愿,就见他跑出门外,还回头做了一个“嘘”的手势。不过一会儿就又蹑手蹑脚的跑了回来,还在爬着门边东张西望的看了看。

    就见他回身时,从衣服里掏出两小壶酒来,也不知是他从哪里偷来的,他笑嘻嘻的跑到苟烨身边,笑着说道,“来苟公子,这可是我冒着生命危险从别的屋子里偷出来的,多了没有,咱俩就就着桌上的干果,一人一壶。”

    对于这朱厚照的行径,苟烨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一个堂堂的二皇子,竟然出门偷酒,这要是传出去,必然成为宫中贻笑大方的存在。

    苟烨只得点了点头言道,“好,但只此一壶,你千万不能再去拿酒了,我一会儿还地回去有事呢。”

    听到苟烨的话,朱厚照开心的像个孩子,坐在椅上,把腿一盘,继而跟着苟烨把酒言欢起来。苟烨跟他闲聊之际,这才了解到当一个皇子,到底是多么一件悲哀的事情。

    他们不仅每天要日以继夜的学习,今天还好,正常情况下都是有老师来进行授课的,而这一讲就是一天,到了晚上他还要将今天所学的内容全部背会了,第二天老师还会检查,像极了现代社会的家庭作业。只不过相比之下,他们可能要更苦一些。

    其次,作为一个皇子也是非常孤独的,他们基本上除了学习以外,唯一的娱乐项目大概就是打猎,作为尚武家族的传统的,每一个皇子都是从小便要开始学习武艺的,可是这个朱厚照比较贪玩,无论是在学业上,还是武艺上都可以说是个半吊子的存在。

    因此,作为一个皇子而言,整日困在宫中基本上接触不到什么外人,身边除了自己的兄弟姐妹,就是太监宫女。而作为比较贪玩的朱厚照,想法也异于常人,所以在几个兄弟姐妹之中,并未博得别人的什么好感,至此也没有处下一个真心的兄弟。

    而太监宫女就更不用说了,他们身份底下怎敢轻易的就攀附皇子,再者说朱厚照也只是个二皇子,基本上是和当皇上没有缘分的存在,因此也没有太多让人攀附的价值。

    到了这苟烨也就理解了,为什么朱厚照会在原时代,被刘瑾等人牵着着走,哪怕是知道刘瑾等人祸国殃民,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其实他不明白吗?苟烨看他不像是个傻子,甚至聊天之中也能感觉到他说话,及想事情上都是思路很清晰的。最重要的一点还是因为寂寞,而这份寂寞对于这个生性活泼的年轻人而言,压抑了太长的时间,以至于终于当了皇上的时候,才终于将他爆发了出来,这不得不说,也是一种变相的宣泄。

    历史都是给后人看的,而后人对前人更多的了解,也无非就是在这史书上面,但真正这个人心里在想什么,他为什么想要这么做,又为何偏偏反其道而行之……,而这些都是在书上写不出来的。只有真真正正的坐到了对面,去深入的了解,苟烨才明白历史,对于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还是很有失偏颇的。

    快乐的时间总是短暂,不知不觉的,两壶酒就已经被二人喝的一干二净。本来意犹未尽的朱厚照还要故技重施,再去偷点酒来,但是被苟烨义正言辞的拒绝了,说是义正言辞,其实也就是以下次不再过来了,进行相逼。

    朱厚照也明白再喝下去,以自己的酒量肯定就会被父亲等人发现了,也就答应了苟烨。作为一个陪读,苟烨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有一个什么样的职责,但是书面意思而言,也就是陪着皇子学习吧。因此在苟烨临走之际,他又是附诗了一首,写在了一张宣纸之上,以留给朱厚照作为今日学习之凭证,等到皇上回头问起来,也好让他知道自己这一趟并不是白来的,的的确确是陪着皇子来学习的,但是看看桌上的酒壶,苟烨又有些底虚,这样做真的好吗?看来以后再来的时候,还是要恪尽职守的才好。

    待了又有一会,苟烨便言声离开,朱厚照也并没有做更多的挽留。看着苟烨将要离开的背影,朱厚照依依不舍的坐在桌面上摆手,待苟烨真正走出门去,看着空荡荡的房间,一种莫名的孤独之感悠然而生。

    而他也是这才认真的看到桌面上的宣纸,上面写着苟烨写下的诗词,“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金缕衣,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