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打开你的任务日志〕〔神魂武尊〕〔蜜婚超甜:墨少家〕〔三胎萌宝:霸气爹〕〔启明1158〕〔迷踪谍影〕〔收集末日〕〔重生都市仙帝〕〔仙医邪凰:废物四〕〔南明第一狠人〕〔乡村桃运小神医〕〔都市古仙医〕〔总裁老公太凶猛〕〔重生王牌妻:偏执〕〔野猪传〕〔重生九零小辣椒〕〔禁区之狐〕〔修仙琐录〕〔仙都〕〔薄司寒慕晚晚重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阮白和慕少凌免费阅读 第1862章 她现在还不能死
    念穆垂眸,看着地上的血液。

    鲜红色的,还没有凝固。

    她的身体被刺了两个窟窿,血液不断从里面流出来。

    念穆感觉到,疼痛,但是,她不会死。

    阿贝普挑准了地方,这里的疼痛,是加倍的,但是这个地方的伤口,只要处理的及时,就不会有大问题。

    念穆冷漠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因为流血的缘故,她的脸色跟唇色变得十分苍白,整个人看起来虚弱无比。

    “还有吗?”她问道。

    阿贝普没有因为她的淡定跟虚弱而露出欣赏或者同情,冷漠地看着她,最后一次警告道:“好好做你该做的事情。”

    念穆没有作声,转过身离开。

    她每走一步,身上的血液就会随着她的动作给流在地上。

    贝利看着她离开,眉头皱起,说道:“阿贝普先生,你训练出来的人真是好样的,被刺了两刀,还能若无其事的离开。”

    “我训练出来的人,基本上都能这样,不然,又怎么能替你们这些大老板服务呢?”阿贝普说着,给他倒了一杯红酒,顺带的,给自己添上一杯。

    看着地上还没来得及凝固的血迹,他眼中闪过一抹得意。

    念穆一直在想着办法帮助慕少凌,但是她能吗?

    &nb.zyxta.sp;   在他的控制下,她是绝对不会成功的!

    贝利被他的话逗乐,即使没有念穆陪伴,他也没觉得有什么,毕竟自己有钱,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

    “阿贝普先生,合作愉快。”他举起酒杯,乐呵着。

    “合作愉快。”今晚的交易成功,加上刺伤了念穆,阿贝普心情大好。

    刺伤了念穆,就是刺伤了慕少凌的心头宝。要是让他知道,心爱的女人在自己这边遭受了这么多的苦难,他会后悔当初做的一切吗?

    他一定会后悔。

    反正现在每个晚上梦回时分的时候,只要梦到卡茜,阿贝普都会后悔,自己当初没有坚定的留在恐怖岛。

    要是他那时候在恐怖岛,卡茜就不会遭受那些,慕少凌的计划也不会成功。

    又一次的碰杯,阿贝普笑着把红酒一饮而尽。

    念穆走出客厅,才缓缓的用手,捂住了伤口。

    她的血不能继续这样流下去,想着,她摘下了围巾。

    之所以会全副武装,倒不是她怕冷,而是想着可能会遭遇到这种情况,所以才会戴着一条围巾。

    现在围巾的作用就在这里。

    念穆咬着唇,拿起围巾,打算堵住伤口,这个伤口,要等回去才能处理……

    走出房子,她借着昏暗的路灯,打算往里面塞的时候,给她开门的男人突然站在她的身后。

    即使失血过多,念穆的反应还是很灵敏,当下立刻转过身,因为,用背脊对着敌人,是很危险的一件事。

    男人用俄语说道:“不用担心,我没有接到命令要对付你。”

    念穆眨了眨眼睛。

    男人从口袋里掏出两卷没有拆开的纱布,递了过去。

    念穆警惕地看着他,没有接过,“为什么要给我,是阿贝普吩咐的?”

    “不是。”男人摇头,“他没有给我任何的吩咐,这是我给你的,拿着吧,用这个堵住伤口,比用你的围巾堵住要好。”

    念穆还是没有接过,太多的例子警惕着她不要随便相信人。

    见她不肯接过,男人叹息一声,解释道:“在岛上,我曾经接受过你的帮助,现在这个就当做是我还你的恩情。”

    念穆看着两卷还没开封的纱布,她现在的确需要这些。

    “你不怕阿贝普罚你?”

    “怕,所以你快点接过。”男人说道,“放心吧,没有毒。”

    念穆犹豫了几秒,还是接过她递过来的纱布,然后转身离开。

    xgchotel.男人见她离开,提醒道:“往前走百来米,有一个公厕,你可以进去简单包扎一下。”

    念穆没有说话,但是已经把男人的话听在耳朵里。

    她往前走了大概一百米,看到一个公厕,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

    公厕里面没有人,念穆忍着疼痛,撩开自己已经被血液浸湿的衣服,然后用牙咬开纱布的包装,忍着疼痛,一圈一圈的围着腰间,用力包紧伤口。

    伤口很痛,尤其是在压力下。

    但是她得忍着,如果不忍着,她随时有可能会因为失血过多倒在地上。

    如果不幸,这里没有人进来,或者路上没有人,明天她被人发现的时候,就是一具尸体。

    她现在还不能死……

    念穆用力地拉了拉纱布,看着血液渗出纱布,她无可奈何。

    她准备了一切,唯独没有准备药,因为没想过,阿贝普会对自己这么狠。

    倒不是因为贝利,是因为他早就想教训自己,只不过一直没有找到理由,现在当着那么多人,而她有拒绝陪贝利喝酒,倒是给了他一个理由。

    .whhryl. 让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了一个机会教训自己……

    念穆苍白着脸,把衣服放下,担心自己这样一身血会吓到司机,于是把围巾展开,围在腰间。

    她的围巾也是烟色的,即使血液渗出来,别人也看不见。

    整理好一切,念穆清洗了手中的血液,然后拦了一辆计程车,依旧是回到公寓那边,下车过后,她忍着疼痛,往前走了几步,继续拦了一辆计程车,报上别墅的地址。

    司机开着车,注意到她的脸色不太对,忍不住关心道:“女士,你的脸色很差,还好吧?”

    “我没事。”念穆深呼吸一下,吐出这么一句话。

    司机说道:“我看你好像不太舒服,要不送你去医院?”

    “我没事,就是有点晕车,你送我回去这个地址就好。”念穆拒绝了司机的好意。

    司机见状,不太好说什么,于是开车往别墅那边赶。

    念穆闭着眼睛,默默地忍受着伤口的疼痛,还有血液流失的虚弱。

    她估摸着快要到别墅的时候,念着,实在没有力气继续走回去,于是拿出电话,给李妮打了一通电话。

    这个时候,李妮已经把孩子哄睡了,手机响起,她立刻按下接听,“念穆,怎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我有一棵神话树〕〔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莫求仙缘〕〔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