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阴倌法医〕〔佛系少女不修仙〕〔全球示爱慕太太〕〔奇迹的召唤师〕〔公主嫁到之莫少太〕〔游戏之狩魔猎人〕〔都市剑说〕〔穿越农女不缺田〕〔快穿守则:黑化男〕〔我不想成为帝王〕〔爱妃已经三天没打〕〔天命道尊〕〔武道独尊〕〔御卡狂潮〕〔无敌藏宝图〕〔快穿之金手指商城〕〔巫师降临诸天〕〔炮灰女配的完美逆〕〔九爷终于对我下手〕〔都市灵剑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封少的掌上娇妻 第199章 难缠的敌人
    夏初七脸上微微一烫,佯怒地瞪了封洵一眼,他竟然当着其他人的面就这么喝了她的酒,这简直是……

    不过想想他之前也曾经抢过她的咖啡,也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夏初七又有些可以理解了,却依旧不打算就这么饶过他!

    他以为做出这种事,说两句好听的话,她就可以谅解他竟然还要被美女服侍的事嘛?

    是不是她没有陪他来这里,或者说他之前在这个庄园作客,克莱默和他的儿子尼诺,都会派上各种美女来服侍,从服侍喝酒一直服侍到床上去?

    想到这里,夏初七的气就不打一处来,脸上却还是维持着若无其事的笑容,对克莱默和尼诺笑道:“看来我好像今天不该来这里,打扰了几位的雅兴,有美女服侍喝酒,想必也可以多喝几杯!”

    “怎么会呢!您肯赏光来这里,是我们的荣幸!”克莱默连忙讪笑着赔礼,生怕这赛琳娜的出现将这位封少夫人给彻底得罪!

    尼诺倒是有些纳闷地看着父亲,这个跟着封少一起来的女人,究竟是什么身份,竟然让父亲如此讨好?

    夏初七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克莱默松了口气,连忙让赛琳娜退下。

    这一次夏初七没有阻拦,等赛琳娜退下之后,又拿起面前果盘里的一个柑橘,一边剥着柑橘的外皮,一边幽幽笑道:“既然是荣幸,怎么你们准备了美女去服侍封洵,却没有准备美男子来服侍我呢?”

    “这……”克莱默有些尴尬,和尼诺两人面面相觑。

    封洵听到她这话,眉毛微微一皱,好气又好笑,恨不能将她抓到自己怀里,惩罚地吻她一顿,让她断掉这个绝不可能的想法!

    然而看到她朝自己露出的挑衅笑容,他又只能摇头苦笑,看来他的小丫头,还是在和他置气呢!

    “您说笑了,今天这件事是我们不对,封少和少夫人郎才女貌,珠联璧合,感情这么好,哪里是旁人能掺和的?”

    克莱默小心翼翼地赔礼道歉,不忘当着夏初七和封洵的面,将儿子尼诺狠狠责骂了一顿:“都怪这臭小子,没有学好,跟着那帮纨绔子弟一道,走到哪都喜欢叫女人作陪,封少是何等人物,用得着那些女人来陪吗?”

    尼诺被父亲这一顿臭骂,顿时有些委屈,却不敢辩驳,心中暗暗嘀咕,难道父亲试图给封少送女人的次数还少了吗?

    而且今天他找来的可是最上等的货色,连他自己都舍不得享用呢,忍痛割爱交出来服侍封少,竟然被封少如此唾弃,还要被父亲给痛骂,实在是郁闷!

    郁闷归郁闷,尼诺也只能低着头,老老实实地跟封洵赔礼道歉。

    封洵只是冷眼看着这父子俩一唱一和,末了才冷冷开口道:“以后若再有这种事,我们之后的合作到此为止!”

    一句话吓得克莱默脸色大变,连忙点头称是,尼诺也吓得身子一抖,不断地跟封洵道歉。

    “够了——”封洵懒得听这一对父子的道歉,摆摆手不耐地阻止。

    “是,还不快退下?”克莱默瞪了儿子一眼,尼诺不敢有片刻耽误,忙迅速地离开了这宴会厅。

    等宴会厅只剩下克莱默和封洵夏初七三人,克莱默才讪笑着举起酒杯,对封洵说道:“封少,我用这杯酒给您赔罪,刚才那个女人的事真的是儿子一时失误!”

    他说完这话,将手中的葡萄酒一饮而尽,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这第二杯酒,是想跟封少您道谢!”

    封洵这才挑眉看向克莱默,若有所思地问道:“你有何要谢我的地方?”

    “听闻前段时间,大西洋公海上的那艘叫黑鹰的船被炸了,我一听就知道是封少您的手笔,我要谢您帮我铲除了一个敌人!”克莱默提起这件事,就对封洵满怀感激。

    当初在知道这个消息时,他差点想要立刻登门拜访亲自跟封少道谢,这样难缠的敌人,他费尽心思都无法铲除,却被封洵一个炸弹解决,又怎么能不开心不感激?

    “你不必谢我,我做这件事,是为了我的女人,而不是你!”封洵语气淡淡地说完,侧过头看向夏初七,手轻轻覆上她的手背。

    克莱默愣了愣,下意识地看向他们俩,一眼看到两人的互动,脑海里顿时浮起一个大胆的猜测。

    “封少,是不是他们对少夫人做了什么?”克莱默小心翼翼地问道,话还没说完,封洵眸中一道锐利的光芒就朝他射来,吓得他不敢再多问,心中却已经了然。

    看来这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啊,一定是那帮可恶的人对这位封少夫人做了什么,才会如此惹怒封少……

    敢动封少的女人,这不是虎口拔牙么?

    如此想来,他们得到被炸毁的下场,也是活该!

    克莱默心中啧啧感叹了一声,拱手对封洵笑着说道:“封少,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要多谢您出手帮我解决了那个难缠的敌人!”

    封洵没有回答,只是淡淡应了一声,夏初七见他提起“敌人”二字,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忍不住好奇地问道:“克莱默先生,您说的敌人,和那艘船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因为据我所知,我最痛恨的敌人,当时就在那艘黑鹰船上,如今那艘船被炸,他连同他的那帮手下,一定早就粉身碎骨……”克莱默想想就觉得解气。

    自己年事已高,偏偏斗不赢一个毛头小子,各种生意被对方抢夺,如果等自己退位将权力都交给儿子,儿子肯定拿不住那个毛头小子,那他们家族打下来的产业岂不是拱手让给那毛头小子?

    夏初七点点头,克莱默说的没错,那艘船已经被封洵下令炸毁,恐怕船上那帮黄赌毒之人,没有一个能有活路!

    而她也不会心生同情,特别是在看到那一个个可怕又恶心的场面,还有自己被送上拍卖台的屈辱回忆,都告诉她,封洵做的没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爆萌小兽妃:邪王〕〔不流泪的春天〕〔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都市诸神降临〕〔邀约天下〕〔江湖封尘录〕〔猎魔奇异志〕〔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文艺的咸鱼人生〕〔我的巨星老婆〕〔明朝败家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