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雨洗柔情思漫漫叶〕〔神医药王〕〔重生学神:封少娇〕〔重拾璀璨星光〕〔重生之先声夺人〕〔别惹太岁〕〔七十亿分之一的遇〕〔蓬门伊始〕〔武神圣帝〕〔超自然事务管理局〕〔我老爸穿越了〕〔慕林〕〔神龙废婿〕〔猛兽出笼〕〔萌宝已发出:薄先〕〔桑泊行〕〔大道诛天〕〔逆道狂枭〕〔妙手回春〕〔重生之完美未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封少的掌上娇妻 第259章 知情人
    “你!”夏初七气得一拳挥向他,可是身上力气没有恢复,拳头伸出去也软绵绵的,还没有挥到他脸上,就被他的大掌稳稳地握住了。

    “别这么暴力,你这么漂亮的双手,应该做点赏心悦目的事,为什么总要打人?”佩德罗盯着她白嫩的小手,摇摇头笑道:“你上次揍我的事,我可还记着呢!”

    夏初七冷哼一声,试图抽回被他握着的手,试了几次却只是徒劳,只能忿然看着他,冷冷说道:“你这种奸诈之徒,揍多少次都不嫌多!”

    还想她对他能温柔,简直是做梦,早知道他居然能死里逃生,还动心思给封洵制造麻烦,又给她下套,将她绑来,那一次在船上,她就该直接废了他!

    佩德罗倒也不恼,反而抬起她的手,放在自己唇边轻轻吻了一下,低笑着说道:“我皮糙肉厚,你揍多了可要手疼的!”

    夏初七被他的吻弄得打了个寒颤,用尽全身力气抽回自己的手,嫌恶地拿衣袖不断地擦拭着被他亲过的手背,不忘冷声叱道:“真是厚颜无耻到了极点!”

    她就没碰到过比这个佩德罗还要奸诈又脸皮之厚的男人!

    夏初七越想就越悔不当初,想到他给自己也设下圈套的事,想起黄建的死,不禁更加愤慨:“我的同事黄建,是不是也是你派人杀的?”

    他抓自己也就罢了,竟然还要搭上无辜之人的性命,简直是……

    不等她暗暗握紧拳头,佩德罗就摇头笑道:“你那个同事,可不是我杀的!”

    “不是你?”夏初七一愣,抬起头不可思议地看着他,眸中写满怀疑。

    “当然不是我,我佩德罗做过的事,都会承认!”面对夏初七质疑的目光,佩德罗的神色十分坦然:“这件事,你可不能怪在我身上!”

    “不是你,那究竟是谁?”夏初七眉头紧皱,自言自语了一句,如果不是他,那个监控录像为什么会有缺失的地方,他又为什么会用监控录像给她设下圈套,引她入局?

    除非,他已经在她之前,看到过监控录像,也知道黄建出事的那晚到底是尾随的谁离开酒吧!

    想到这里,夏初七眸中飞快地闪过一道精光,抬眸看向佩德罗:“即使不是你,你也是知情人,对吗?”

    佩德罗欣然点头,淡笑着说道:“不错,我的确知道,那晚究竟是怎么回事,也知道杀害黄建的凶手是谁!”

    “快告诉我!”夏初七急不可耐地催促道。

    看到她着急又期盼的目光,佩德罗眸中暗光闪过,似笑非笑地说道:“告诉你也无妨,只是我告诉你,我又能有什么好处?”

    夏初七眉头一皱,这个狡猾的佩德罗,是又想借着这件事跟自己做交易么?

    “你想要什么好处?”她冷冷问道,心中已经升起了各种防备和警惕,面对如此阴险狡诈之人,要提高百分之二百的警惕心和专注度去对付!

    “我想要什么,你都给么?”佩德罗低笑着问道。

    “你做梦!”夏初七毫不迟疑地答道。

    佩德罗对于她的这个回答,丝毫也不感到意外,好笑地说道:“我这人,想要的东西,从来就不指望别人施舍,我也不屑于别人施舍……我要的一切,都要凭我的实力争夺过来,无论是金钱,权势,还是……女人!”

    他说到这里,倾身看着她的眼眸深处,捏住她的下巴,缓慢而郑重地说道:“我不会去想你能给予我什么,因为我要的,是你的全部,你的身,你的心,我都要!”

    夏初七的身子顿时僵硬了,瞪大眼不敢置信地看着佩德罗,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个佩德罗,是疯了吗?他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为什么非要她,还要她的身心?

    他们不过是在船上有过短暂的接触,而且这接触实在是不够美好,无论是他逼她见到的那些恶心男女画面,还是她后来反制住他,还狠狠踢了他下半身教训他一顿,都不足够让他对自己起执念吧?

    “佩德罗,你神经错乱了……”夏初七在短暂的震惊过后,才摇摇头劝道:“你既然有钱有势,找什么样的女人都可以,为什么非要找上我,宁愿冒着和封洵作对的危险?”

    “不,我很清醒……”佩德罗唇角微勾,意味深长地说道:“正如我当初花一个亿拍下你一样,我从不后悔自己的决定!”

    见他还提起那次拍卖,夏初七就气得脸色通红,那简直是她人生中的耻辱,她自己不愿回忆,他竟然还敢提起!

    “佩——德——罗——”夏初七握紧拳头,咬咬牙忿然怒斥道:“我是人,不是货物,只有你们这种人,才会参与如此卑劣恶心的集会!就凭这一点,即使没有封洵,我也永远不会看上你这种恶心卑劣的男人,还想得到我的身心,死了这条心吧!”

    佩德罗再好的耐心,也被她这番话激得大变,他下意识地加大手中的力度,捏紧了她的下巴。

    她是那么脆弱,他只是那么稍稍一用力,她的下巴就会脱臼,就像他曾经养过的那只可爱的小黄鸟,不愿意住在笼中,非要自己飞出去,最后被他这么伸手一捏,直接掰断了它的脖子。

    于是那只傲娇的小黄鸟,最终也死在他手中……

    美丽的生物,往往都是那么脆弱,小黄鸟如此,面前这个让他气得牙齿痒痒却又勾动他心弦的夏初七也是如此!

    小黄鸟死了,他还可以找到其他宠物来代替,可是夏初七如果就这么死了,他恐怕再也找不到比她更让他动心的女人!

    佩德罗的眸中不断闪过复杂的光芒,最终还是松开了力道,淡淡说道:“我要做的事,还从还没失败过,咱们走着瞧!”

    他说完这话,就转过身离开了这个华丽的房间,狠狠地摔上了房门。

    怒视着他离开的背影,夏初七不断地抚摸着被他捏痛的下巴,心里还在咚咚直跳,她毫不怀疑,刚才自己那番话的确是激怒了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爆萌小兽妃:邪王〕〔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不流泪的春天〕〔乡村小神农(南山侠〕〔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明朝败家子〕〔丹尊邪神〕〔邀约天下〕〔江湖封尘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