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下为聘〕〔雾隐忍者传〕〔丹道独尊〕〔诸天之神级穿越〕〔穿越变成老爷爷〕〔田园喜嫁:小妻太〕〔卫勤尖兵〕〔家有庶夫套路深〕〔最强医妃:邪王,〕〔重生九零:鲜妻甜〕〔末日仙尊〕〔谁家喜事〕〔影后娇妻:影帝请〕〔于沧澜处听雨〕〔和我结婚我超甜〕〔神医嫡女:冷王溺〕〔嘘,梁上有王妃!〕〔天价闪婚:顾少花〕〔海洋风暴〕〔八零甜妻超会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封少的掌上娇妻 第348章 手指被她废掉
    “你男人可是喝了不少酒,而你的柠檬汁里,也加了点料……”

    “卑鄙,无耻——”夏初七狠狠咒骂了他一声,趁着他不注意,张开嘴狠狠地咬住他的手指。

    “嘶——快松口!”安德鲁没想到夏初七没了力气,竟还能死死地咬住自己的手指吗,痛得倒吸了一口冷气,连忙呵斥她道。

    夏初七并没有松开,而是死死地咬住他的手指,即使口里已经充斥着血腥味,也没有松口,看向他的目光里带着冷光。

    “快松口——”安德鲁挣扎了几次也没有办法,就在这时,弗莱德悄然走了过来,有些不耐烦地说道:“安德鲁,你到底办好事了没有,让我等了这么久!”

    弗莱德一边说着,一边看到安德鲁的手指被夏初七咬住,啧啧感叹了一声,挑眉笑道:“安德鲁,你这小子胆大,竟然不带她去房间,就在这里玩起来?”

    “玩什么玩,她咬住我的手指头不肯松口,你快帮忙!”安德鲁瞪了弗莱德一眼,低声咒骂道:“该死的,快帮忙!”

    弗莱德见状,连忙试着帮他拔出手指,结果发现这个办法根本无用,安德鲁疼得更厉害,脸上已经快是一片铁青。

    弗莱德治好松开手,转而去对付夏初七的下巴,准备强行逼她松口。

    然而不等弗莱德的手碰到自己的下巴,夏初七就松开牙齿,将口中的血液全部吐了出来,表情嫌恶。

    安德鲁则接连甩着自己的手指头,看着自己手指不断冒出的鲜血,怪叫着喊道:“快,弗莱德,快帮我叫医生来,我的手指头可能要废掉了……该死的,疼死我了……”

    弗莱德这才发现他的手指竟然被咬的厉害,如果他来晚一步,说不定安德鲁的手指头直接被夏初七咬断。

    他忍不住看向沙发上的夏初七,摇头感叹道:“你这女人真是疯了!”

    夏初七冷哼了一声,擦了一把嘴边的血迹,锐利的目光冷冷地射向他们:“我连大毒枭都不怕,就凭你们两人,还想对我下手?”

    “你——”弗莱德被她这话说的气结,摇摇头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让医生快点赶过来,又让人快点去找医药箱。

    “弗莱德,别让这女人跑了!”安德鲁一边拿着弗莱德递来的毛巾止血,一边咬牙切齿地说道。

    “安德鲁,你都这样了,还想玩女人吗?”弗莱德眉头微皱,开始觉得这个夏初七是个棘手的女人。

    “她竟敢咬我,让她跑了我就不是女人!”安德鲁恶狠狠地咒骂了一句,又对弗莱德低声吼道:“你先把她给我扶到房间去,免得再生事端,等进了房间看她还能怎么样!”

    弗莱德见事情都这样了,也不想费心办的派对这么被破坏,更不想煮熟的鸭子就这么飞了,索性心里一横,准备先搀扶着夏初七先离开这里,直接带去楼上的房间。

    然而就在这时,一声惊叫从舞池中传来,弗莱德和安德鲁连忙抬起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出什么事了?”安德鲁连忙紧张地问道,他手指的血还没有止住,现在如同惊弓之鸟。

    原本在舞台上表演的乐队,也听到下面传来的尖叫声,心中虽然有疑虑,却没有停下唱歌,只是放缓了节奏。

    “我去看看——”弗莱德眉头微皱,起身朝着人群的方向走去。

    安德鲁也直觉不妙,顾不上还在流血的手指头,跟着弗莱德也朝人群中走去,不忘嘴里大声喊着:“快散开,让我们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夏初七的脑子还有些晕乎,却也清楚地听到了刚才跳舞的人群中发出的惊叫声,忍不住直起身子想要一看究竟。

    然而她刚刚扶着沙发的靠背站起身,一个高大的身影就拦在了她面前。

    “封洵——”夏初七看到来人,惊喜地唤了一声,朝着他扑过去,结果一个不稳,差点摔倒在地的那一刻,被封洵稳稳地接在怀里。

    “小丫头,你现在感觉如何?”封洵紧紧地抱着她,在看到她手上的血迹,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有人伤到你了?”

    “没有伤到我,那血迹不是我的……”夏初七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这才发现自己手背上还沾着血迹,想必是之前擦拭嘴唇留下的。

    “我先带你离开这里!”封洵到底是放心不下,一把抱起她,就要朝着出口的方向走去。

    “等等,封洵,你带我去包围的人群那里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有突然的尖叫声?”夏初七如今到了封洵怀里,一颗心安稳了许多,拍着他的手臂好奇地说道。

    “有人犯病了……”封洵语气淡淡地说了一句,见她兴致勃勃,还是抱着她来到了人群外面。

    夏初七伸出脖子看去,只见一个女人躺在地上,嘴里吐着白沫,身子还在不断地禁脔,看上去极为可怕。

    “医生呢,医生怎么还没来?”怒吼的正是弗莱德。

    其他参加派对的人窃窃私语,显然也被这一幕惊吓到了,摇摇头叹息道:“这恐怕是吸食大麻过量了吧……”

    “就算过量也不至于口吐白沫啊,我看她根本就是犯了癫痫吧!”

    “不好说,刚才她不是喝了不少酒嘛,如果又是吃药丸又是喝酒,不口吐白沫才怪呢!”

    这群围观宾客的议论,夏初七听得一清二楚,不禁多看了地上口吐白沫的女人两眼,看到她身着紧身吊带和牛仔热裤,还有那一头亮丽的金发,顿时瞪大眼。

    “那不是薇薇安吗?”夏初七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揉了揉眼睛,让封洵放下自己:“快,让我去看看,是不是她?”

    封洵并没有松手,只是语气冷淡地说道:“不用看了,就是她……”

    “她刚才不是还在跳舞么,怎么会突然……”夏初七惊疑不定地问道。

    虽然刚才通过安德鲁的口,她已经知道薇薇安和他们几个人合谋,但是如今薇薇安已经口吐白沫躺在地上抽筋,分明是有生命危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爆萌小兽妃:邪王〕〔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猎魔奇异志〕〔不流泪的春天〕〔乡村小神农(南山侠〕〔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元素未来〕〔盗圣李三观〕〔明朝败家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