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者之路〕〔公子如兰,美人如〕〔村野女人香〕〔八零福运娇娇女〕〔战士之天狼劫〕〔重生之时代霸主〕〔最强妻管严〕〔妙手狂医〕〔重生:令妃的逆袭〕〔都市透视医尊〕〔最佳赘婿〕〔最强枭皇〕〔圣手玄医〕〔我真不是学神〕〔都市之极品灯神〕〔重生大亨崛起〕〔甜蜜的冤家〕〔逆道狂枭〕〔婚内有诡:薄先生〕〔都市至尊狂兵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封少的掌上娇妻 第547章 最后一关
    罗森耸耸肩,低声感叹道:“我看封洵也是为难自己,放着好端端的公主不娶,来这里自讨苦吃……”

    三姐夏诗芸眉头微皱,不悦地说道:“我们不如那些皇室家族显赫,但我们夏家也是百年文化世家,有我们自己的传统,无论是谁来娶,都有这样的过程!”

    罗森看着神色高傲的夏诗芸,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封洵警告地看了一眼,只能耸耸肩闭上嘴,不再多说些什么,只是心里默默吐槽,这位女钢琴家,果然如传闻中一样不好打交道!

    大哥夏瀚宇倒是并没有在意身为伴郎的罗森说些什么,对封洵淡笑着开口道:“隔壁的书房墙上,挂着一把剑,你对冷兵器应该也有研究,看看能否认出这把剑的来历!”

    夏瀚宇说到这里,打了个响指,管家陈伯就小心翼翼地将那柄剑取了过来,摆在了封洵和罗森面前。

    封洵和罗森纷纷低下头看去,只见这柄剑的颜色呈灰黑色,剑身有些长,是两面刃,剑柄上有一块圆形铁皮护圈。

    “可以接过来我试试吗?”封洵含笑问道,管家陈伯连忙将这把剑小心翼翼地交到封洵手中。

    封洵仔细端详着这把剑,又拿起来掂量了一下,轻轻叩了下剑身,沉默片刻后,淡笑着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把剑应该就是大名鼎鼎的青龙剑,可否借剑鞘一看?”

    “何以见得是青龙剑?”大哥夏瀚宇挑眉笑问。

    “唐代的殷成式曾经在《酉阳杂俎》中有记载,唐开元中,河西骑将宋青春每阵,常运剑大呼……吐蕃曰:‘尝见青龙突阵而来,兵刃所及,若叩铜铁,谓为神助将军也’。这把剑质地为铁和木,长74厘米,宽3厘米,正好和记载中的相吻合!”

    夏瀚宇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让管家陈伯又将这剑鞘拿来。

    所有人低下头看去,只见这剑鞘由两片硬木合成,五组铜片圈固定,铜片上的纹饰各异,靠护手圈内一组的铜片圈两侧各有一条青龙。

    伴郎罗森看到剑鞘上雕刻的青龙,也不禁恍然大悟地说道:“这上面有青龙的图案,果然就是青龙剑?”

    “不错,正是青龙剑!”大哥夏瀚宇点点头,含笑称赞道:“封洵,没想到你了解兵器,还懂得不少古文化,竟连这记载都能在脑海里记得一清二楚,难怪我们的妹妹小七,当初不惜和父亲闹翻,也要和你在一起!”

    夏初七对着大哥扮了个鬼脸,那时候她可不是为了封洵和家里闹翻,只是不想让自己被父亲束缚,早早地嫁给自己不爱的人,失去了生活的追求目标!

    “家中有各种冷兵器的资料,所以从小就通读研习……”封洵淡笑着解释了一句,又将目标看向夏初七:“不知道大哥这一关过了,我可否带小七上婚车?”

    “当然可以!”大哥夏瀚宇微微颔首,看了眼手表,笑着感叹道:“没想到,你过了我们所有人的关,花费的时间比我所想的要少了很多!”

    “那当然,也不看看是谁的老公!”夏初七骄傲地扬起下巴,言语里不无自豪。

    大哥夏瀚宇和其他几个兄弟姐妹也都走了过来,谁也没有笑妹妹小七的得意,因为这一次他们的确是真正见到了封洵的厉害,当然更明白封洵为了娶小七的决心!

    就在这时,一群孩子们也一拥而入,围着封洵伸出手,大声喊着:“红包呢?红包呢?”

    封洵早就准备好,和伴郎罗森使了个颜色,罗森直接掏出了准备好的红包,跟这些包围着的孩子们递过去。

    “咦?红包里还有巧克力?”有一个孩子打开红包惊喜地叫了出来,其他孩子们见状,纷纷朝着罗森包围过去。

    而封洵也在这时得了空隙,直接抱起穿着婚纱的夏初七,大步走出了夏初七的卧室下楼,直接出了夏家老宅,朝着婚车的方向走去。

    看着伴郎又是给红包又是巧克力,瞬间将孩子们打发,夏家的兄弟姐妹们,也不禁互看了一眼,摇摇头笑道:“封洵这次可真是用了心思!”

    而好不容易坐上婚车的夏初七,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扇了扇手对封洵低叹道:“刚才可真是急死我了,我坐在房间里也不知道他们都怎么刁难你的,真担心你被刁难的没了耐心……”

    “今天可是我们举办婚礼的大喜日子,我又怎么会没有耐心?”封洵哑然失笑,搂住她的腰身,刚想亲吻她的脸庞,却被她挥手拦住了。

    “等等,别把我的妆弄花了,要不然等会儿婚礼可要丢脸了!”

    封洵好笑地摇摇头,只能握住她的手,低下头吻了吻她的手背。

    “对了,刚才听三姐说,之前在外面的时候,二哥刁难你,让你去鉴别油画的真迹,大家都以为会需要很长时间,可是你这么轻易就鉴别出来了,是怎么办到的?”

    夏初七想起这件事,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封洵唇角微勾,柔声解释道:“我对油画研究不够多,也的确很难短时间内鉴别出真迹,不过别忘了,我还有一个伴郎罗森!”

    “罗森?”夏初七愣了愣,迟疑地问道:“我知道他对枪支有很深入的研究,难不成他对画也有研究?”

    “不错,他家中正好有亨利·卢梭的真迹油画,应该说,那是他父亲最喜欢的画家!”

    封洵微微颔首,含笑说道:“所以罗森也算是耳濡目染,而你的二哥曾经年少成名时,就擅长模仿卢梭的油画,听罗森说起来,他家曾经高价拍得的一幅油画,本以为是亨利·卢梭的真迹,后来终于被行家看出只是仿作,但是仿的极为逼真,也瞒过了罗森的父亲,这幅画也并没有被卖掉,一直挂在罗森父亲的别墅里!”

    “原来如此!”夏初七恍然大悟,开心地笑道:“没想到原来还有这一层缘故,难怪你们这么短时间就认出我二哥的仿画和卢梭的真迹,看来你这个伴郎,找的一点也没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给我一张复活卡〕〔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最强弃少〕〔重生毒后:腹黑王〕〔笑傲之问道巅峰〕〔洪荒虚拟化〕〔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妙手妆娘〕〔佛系古玩人生〕〔只是对你一见钟情〕〔天鹅的诗〕〔穿越位面的魔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