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烟雨缥缈江南情〕〔乡村极品妖孽〕〔天降我才必有用〕〔九零奋斗甜军嫂〕〔最强医仙混都市〕〔穿越之千丝万缕〕〔都市重生之仙尊归〕〔早安,苏医生〕〔第一战神〕〔全能影后:云少,〕〔太古剑尊〕〔阴倌法医〕〔都市之最强仙帝〕〔雪落关山〕〔也许是今生的缘〕〔九零美发人生〕〔八零福运娇娇女〕〔主播小傲娇〕〔重生学神:封少娇〕〔穿越全能网红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封少的掌上娇妻 第610章 羊入虎口
    她的魅力,又岂是几句言语能总结的?

    佩德罗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夏初七,赫然穿着他给她准备的酒红色礼服裙,脖子上还带着他给她选的钻石耳坠和项链。

    纵然打扮的华丽,但她的脸上没有一丝笑意,一双澄澈的眼眸写满警惕和抗拒,在这身酒红色礼服裙的衬托下,越发显得冷傲!

    她在他面前一直都是傲气十足的,如果说起初他对她只有征服的欲望,甚至想要扒下她冷傲的外表,看着她像其他那些女人一样在他面前讨饶,但他错了……

    她的骄傲,已经写入了骨髓深处,即使面对死亡的害怕,她都不肯低下她那漂亮的头颅,有任何的退让!

    可是偏偏这样骄傲的女人,却愿意为了封洵露出那纯真的笑容,愿意为封洵哭为封洵笑,仿佛只有封洵才能牵动她一切的情绪!

    佩德罗想到这里,忍不住加大了手中的力气,紧紧地握着这张照片,差点把手中这张照片弄皱。

    不知过了多久,佩德罗才低叹一声,松了手中的力气,拿起照片死死地盯着照片里的夏初七,又突然拿起照片放在嘴边亲了一口,随后放入胸前的口袋。

    “夏初七,我这颗子弹可是为了你而受的,我该怎么跟你讨回来呢!”佩德罗轻轻抚着胸口的伤,语气幽幽地说道。

    他想到这里,按下自己座椅上的按钮,不等片刻,之前离开的那名手下又匆匆进来,恭敬地说道:“老大,有何吩咐?”

    “我让你查的事,你查到了吗?”佩德罗沉声问道。

    “查到了,她正式得到了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的入学通知,这几天就会到费城去入学报到了!”那名手下恭敬地答道。

    佩德罗唇角微勾,满意地说道:“果然没让我失望,这才刚刚结婚,就急急地来到美国读书,正如我愿!”

    “老大,封洵肯定会跟着她一起去的,您难道真的要去费城?”那手下担忧地问道。

    “当然,现在就给我安排直升机,立刻启程!”佩德罗微微颔首,淡笑着吩咐道。

    “可是封洵一直怀疑老大您没有死,到处派手下追查您的下落,您若是去了费城那边,岂不是以身犯险,羊入虎口么?”那手下实在不敢让自己的老大如此冒险,毕竟老大的伤势还没有完全恢复,还有权力也没有回收到自己手中!

    佩德罗眼眸微眯,有些不悦地反问:“羊入虎口?在你眼里,我是这么废物?”

    “我不敢!”那手下身子一抖,连忙跪了下来,即使面对着受过重伤的佩德罗,依旧是心存畏惧。

    “属下只是担心,您现在的情况不太适合和封洵正面对上,我知道您想报仇,但现在不是报仇的最好时间!”那手下说到这里,顿了顿,又补充道:“您想报仇,我们也想,封洵派的人当初炸平了我们的老巢,杀死了不少我们的兄弟,我们都想报仇,可现在我们如果打草惊蛇,后果不堪设想……”

    “我当然想报仇,但不是现在!”佩德罗摇头淡笑,拍了拍面前手下的肩膀,语气淡淡地说道:“起来吧,安排好飞机,即刻启程,既然她要来,我又怎么能不提前做好准备?”

    佩德罗口中的“她”,正是夏初七。

    那名手下这才明白老大的意思,心中虽有些惋惜,却不敢反驳,只能默默地站起身,点头应了。

    佩德罗也在这时缓缓起身,从怀里拿出手帕和自己的爱枪,轻轻抚着枪管,唇角勾起一抹冷嘲的笑意:“羊入虎口,呵呵,谁是羊,谁是虎,还说不准呢!”

    一架直升飞机,很快就悄然从北卡罗莱纳州的私人庄园起飞,而国内正值深夜,夏初七因为整理行李有些累了,早早地睡着,突然在半夜从一场噩梦中惊醒了过来。

    她从床上坐起身,一颗心还在扑通扑通直跳,梦中佩德罗的笑脸还仿佛在脑海里回荡,连同他说的那句话。

    “我的这颗子弹是为你受的,我要跟你好好地讨回来……”他说完这句话,甚至还拉开自己的衣领,露出血肉哧哧的胸膛,吓得她立刻从这可怕的噩梦中清醒过来。

    真是奇怪,好端端的怎么会做这种事,这佩德罗阴魂不散,难不成还想找她讨命吗?

    “小丫头,怎么了?”封洵也被她惊醒了过来,见她就这么靠在床头纹丝不动,忙打开床头灯,果然看到她略显苍白的脸色。

    “做噩梦了?”封洵起身,将她揽入怀中,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果然出了一头冷汗。

    夏初七点点头,默默地靠在他怀里,只有他温暖的怀抱,让自己缓回神来……

    “梦到什么了,这么害怕?”封洵一边轻轻抚着她的头发,一边搂着她的身子,在她耳边柔声问道。

    “我梦到了……佩德罗……”夏初七低声说道,在提起佩德罗这个名字时,封洵原本抚着她头发的手突然停了下来。

    “梦到他什么了?”封洵眉头微皱,声音变得有些低沉。

    “梦到他说他中的子弹是为我受的,他找我讨要……”夏初七说到这里,不禁摇头苦笑道:“他甚至还把伤口给我看,都是血肉露在外面,好可怕,他是想找我讨回心脏么?”

    “小傻瓜,只是一场噩梦,他就算真的讨要,也该找我,而不是你!”封洵吻了吻她的发顶,淡笑着宽慰她道。

    “你说,他如果还活着,我怎么会突然梦到这样的梦境?”夏初七疑惑地摇摇头,喃喃自语道:“如果他死了,是鬼魂也要缠着我吗?”

    “别胡思乱想,不管他是死是活,有我在,他近不了你的身!”封洵安抚地拍了拍她的后背,柔声说道:“你大概是日有所思,才会夜有所想,这噩梦别当真!”

    “我白天才没有想过这个疯子!”夏初七连连摆手,撇撇嘴说道:“整理东西还来不及呢,哪有功夫去想佩德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给我一张复活卡〕〔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最强弃少〕〔重生毒后:腹黑王〕〔笑傲之问道巅峰〕〔洪荒虚拟化〕〔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妙手妆娘〕〔佛系古玩人生〕〔天鹅的诗〕〔只是对你一见钟情〕〔穿越位面的魔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