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病娇千金拐回家〕〔绝域之星〕〔最强废婿〕〔穿越之兽世种田记〕〔皇覆天下〕〔影帝今天做人了吗〕〔凤策凰谋〕〔限量萌宝,了解一〕〔影帝,你老婆又闹〕〔生活请别作〕〔最佳赘婿〕〔热搜攻略〕〔缘来妻到,掌心第〕〔我就是超级警察〕〔重生之再为人父〕〔圣手侠医〕〔最强上门女婿〕〔我真没想穿越〕〔我真的不怕鬼〕〔兵王归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封少的掌上娇妻 第620章 还给她
    夏初七扑哧笑了起来,坐在了床边,一边擦拭着自己的头发,一边笑问道:“你的失眠症不是已经治好了吗?还会孤枕难眠?”

    “小丫头,我的失眠症只有你才能治好!”封洵摇摇头,低声叹息道:“只有你在我身边,我才能安然入睡!”

    夏初七耸耸肩,想想他一旦没睡好还要喝黑咖啡强撑,也难以硬下心来将他赶下去,只能在他身边躺下,竖起手指警告道:“和我一起睡可以,不许动手动脚!”

    “什么时候才能解禁?”封洵低声笑问道。

    “那要看你表现了!”夏初七说到这里,懒懒地打了个呵欠,对他道了声晚安,就转过身背对着他入睡。

    “晚安!”封洵淡淡一笑,侧过身一只手环住她的腰身,也缓缓闭上眼。

    夜深了。

    别墅的后花园里,被一层薄薄的雾气笼罩着,在这个深夜里多了几分迷离,夏初七仿佛又看到那只肉乎乎圆滚滚的灰兔子,又自己悄悄地跑回了后花园的泳池附近,一路光着脚在附近寻找。

    “小兔子?小兔子快出来!”夏初七连着唤了好几声,只道兔子是在跟自己捉迷藏,索性扒开树丛,仔细地寻找它的身影。

    她隐隐又听到了那熟悉的悉率声,似乎是从另一边的树丛传来,她连忙转过身,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一把拨开树丛,却没有看到那熟悉的兔子身影,只听到一声低低的笑声。

    夏初七警惕地抬起头,朝着笑声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离自己不远的前方,手里似乎拎着一只兔脚。

    虽然看得不太清楚,夏初七直觉那个背对着自己的男人,拿的就是自己的兔子,连忙开口说道:“把我的兔子还给我!”

    背对她的那个身影,终于缓缓转过身,对她咧嘴一笑,将手中的这只灰色兔子倒着拎起来,朝她晃了晃,冷冷问道:“你是说这只兔子?”

    夏初七瞪大眼,眼看着面前这个男人拎着兔子穿过迷雾,缓缓走近自己,那只可爱的灰色兔子,竟然已经被开膛破肚,前面灰色的皮毛已经被血染红。

    “你竟然杀了我的兔子!”夏初七惊恐地摇摇头,牙齿不断地打颤,恨不能上前撕碎了这个杀了她兔子的男人!

    “你这个可恶的刽子手!”她对着面前的男人愤怒地大声咒骂。

    这么可爱的兔子,他怎么忍心用如此残忍的办法对待?

    “呵呵……”面前的男人发出嘲讽的冷笑,不以为意地看着手中被开膛破肚没了气息的兔子,一步步继续走近夏初七。

    “刽子手?”男人摇摇头,一把扔开手中的兔子,突然剥开自己的衬衫,指着自己淌血的胸膛,嗤然冷笑道:“你们拿枪射中我的胸膛,想要杀死我,难道就不是刽子手?”

    “我……”夏初七瞳孔骤缩,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摇摇头不敢置信地说道:“佩德罗?你怎么会在我家?你是怎么进来的?”

    面前的佩德罗并没有回答她,而是继续步步紧逼,目光如炬地看着她,仿佛根本不在乎胸前还在淌血,一字一句沉声说道:“你以为你逃得出我的掌心?你走到哪,我都会跟到哪……”

    “你这个疯子,给我滚!”夏初七连连后退,想要找出一把手枪对准他,然而找来找去,手边都没有任何可以防身的凶器,只能警告地瞪着他道:“这里到处都是保镖,你以为你逃出去?”

    “我不在乎,但是我要……你们和我一起陪葬!”佩德罗的脸上浮起一抹狰狞的笑容,就张开双臂朝着夏初七的方向飞扑而去。

    夏初七吓得猛然坐起身,这才发现自己又做了一场噩梦,额头上和手心全都一层冷汗,就连身上的睡裙也被汗湿。

    她下意识地看向身旁的封洵,只见他安安稳稳地睡着,并没有被她惊醒。

    夏初七伸手按了按自己的心脏,许是被刚才那带血的噩梦所吓,心脏还在一阵乱跳……

    本以为换个环境,住在这个舒适又空气不错的费城别墅里,她就能摆脱噩梦的阴影,万万没想到,佩德罗又一次阴魂不散的出现在自己的梦境里,而且比之前做的噩梦更加过分更加可怕!

    夏初七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也不想惊醒封洵,轻手轻脚地掀开被子下床,甚至连外袍也没有披上,就直接穿着拖鞋离开卧室,下楼来到客厅。

    为免惊动保镖和诺亚,夏初七只开了一盏壁灯,本想倒一杯水喝下去压压惊,犹豫了片刻,还是走到酒柜前,随手拿起一瓶酒,甚至看也没看这瓶酒到底是威士忌,伏特加,亦或是白兰地,就倒了半杯,皱眉喝了两大口。

    透过昏暗的灯光,夏初七看到被他们安置在墙角的灰色兔子,也一动不动,睡的香甜,这才觉得心下有了些安慰。

    只是一场噩梦而已,她找到的兔子好端端地睡着,而佩德罗也不可能闯进这安保森严的别墅!

    一切只是自己精神过敏,就算佩德罗真的出现在她面前,又有什么值得害怕的,或许佩德罗的重伤,早就让他成了废人,而自己的身手和枪法还在见涨,就算两人面对面,他也不值得她害怕!

    夏初七低叹一声,端着酒杯上楼,本想进卧室,但是一看到另一间单独的浴室,想了想自己一身湿汗,还是走进了那间单独浴室。

    她打开浴缸的水龙头,然后端着酒杯坐了进去,仰头靠在浴缸边上,任由温暖的水将自己包围,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她完全放松,忘记刚才噩梦里的情形。许

    是半杯酒喝得太快,夏初七只觉得脑子晕乎乎的,竟然就这样在浴缸里迷糊地睡着,任由水龙头的水一直放着,溢出了整个浴缸。

    封洵睡到半夜,翻身下意识地想抱住夏初七,伸出手却抱了个空,睁开眼发现她竟然不在身边,眉头微微一皱。

    天色还没亮,小丫头去了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我为人类谋长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重生之明星奶爸〕〔佛系古玩人生〕〔只是对你一见钟情〕〔影后归来:霍少,〕〔妙手妆娘〕〔爱在夜色中盛开〕〔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