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少是个宠妻狂〕〔保安情缘〕〔最上超能师〕〔我真不是天王啊〕〔冷王的腹黑医妃〕〔最甜不过邱小姐〕〔神农别闹〕〔咸鱼的自救攻略〕〔重生八零:家有媳〕〔出名太快怎么办〕〔正气复苏〕〔长生十亿年〕〔全能影后:云少,〕〔国医狂妃:邪王霸〕〔别歌帝后〕〔灭尽天下修仙者〕〔七次总裁,爱上我〕〔重生之豪门导演〕〔我的首席翻译老婆〕〔侯府娇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封少的掌上娇妻 第876章 童年的自己
    夏初七只觉得这一觉睡得很长久,久的自己身体灵魂似乎也飘了起来,不知道飞到了什么地方,四处都是一团厚重的浓雾。

    她下意识地想要拨开面前的这团浓雾,然而不等她伸手,面前的浓雾突然散开,一条看起来有些熟悉的街道映入眼帘。

    这条街道,她好像来过,可是到底是什么时候来过呢?

    夏初七带着满心疑惑,在街道上方飘来飘去,在看到一个熟悉的小女孩身影时,停了下来。

    这个小女孩,她还有印象,之前也看到过,夏初七小心翼翼地飘到小女孩面前,仔细端详着她的五官,越来越觉得,这个小女孩就像小时候的自己!

    为什么她竟然会看到童年时的自己?

    夏初七心中正在暗暗吃惊,突然一声惊叫传入耳中,她低下头看去,发现一个女人已经躺倒在地上,鲜血满目。

    纵然看到满目的鲜血,她下意识地想要逃避,可是心中有个声音在告诉她,她应该仔细看看这个躺在地上流了一地鲜血的女人是谁!

    “妈咪——”小女孩哭着就要扑上来,夏初七心中猛然一阵抽痛,也下意识地扑上前去,结果自己透明的身体穿过小女孩。

    “母亲——”夏初七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和小女孩融为一体,看着面前躺在地上已经昏迷不醒的母亲,一阵巨大的悲恸和恐慌袭上心头。

    “别丢下我,母亲你别丢下我……”她的泪水不断地落下,对着地上血流不止的母亲大声哭嚎。

    “小丫头,小丫头?”不知道是谁在她的耳边呼唤,夏初七大喊一声“别丢下我”,突然惊醒了过来。

    她睁开眼,发现自己又是做了一场噩梦,噩梦里母亲清清楚楚地死在自己面前,那大片的鲜血看起来竟是那样的真实……

    “是不是又做噩梦了?”封洵伸出手,将她揽入怀中,察觉到她的身子还在瑟瑟发抖,连忙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伸手探了一下她的后背和额头,发现她已经出了一身冷汗。

    夏初七默默地点头,许是在封洵温暖的怀抱中,那颗跳动剧烈的心才平复了些许。

    “只是噩梦而已,别害怕……”封洵吻了吻她的脸颊,就要起身去帮她拿毛巾擦干净身上的冷汗,刚刚松开她,就被她拉住了手臂。

    “别离开我——”夏初七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死死地抓住他的手臂不肯松开,脸色在昏暗的灯光下,看起来有些惨白。

    “我不会离开你的,但是你现在出了一身冷汗,我去拿毛巾帮你擦干净,免得你又着凉了!”封洵握住她的手心,放在唇边吻了吻,又抚了抚她的头发,柔声宽慰道。

    夏初七这才缓缓松开手,眼看着封洵起身并没有走远,只是去浴室里拿了一条干毛巾出来,又帮她倒了一杯热水。

    封洵帮她擦干净额头和身上的冷汗,又重新替她换上一套睡衣,这才重新坐下来,将她揽入怀中,一边抚着她的身子,一边低声劝道:“喝口热水暖暖身子!”

    换上一身新的睡衣,再加上一杯热水下肚,夏初七这才觉得安稳了些,缓缓开口道:“我刚才做了一个好可怕的噩梦!”

    “梦到什么了?”封洵帮她把水杯拿开,坐在床上抱着她,柔声问道:“是不是又梦到那个该死的佩德罗了?”

    夏初七摇摇头,苦笑着说道:“不是佩德罗……我梦到了我自己……”

    “你自己?”封洵眉梢微挑,有些惊讶地问道:“你梦到了自己什么?”

    “确切说,是梦到了小时候的自己,还梦到了我母亲……”夏初七低叹了一声,回想起梦里的情形,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跟封洵说,只是嘴里不断念叨着:“我梦到了母亲好像死在我面前,好多的鲜血,好可怕……”

    封洵揽着她的手臂,在这一刻变得有些僵硬,沉默片刻后,才在她脸上落下几个安抚的轻吻,若有所思地问道:“所以你刚才在梦里喊的‘别离开我’,是对你母亲喊的?”

    夏初七点点头,低低应了一声,回想起那大片的鲜血,肩膀还在不断地颤抖。

    封洵见状,心中涌起各种复杂的滋味,默默地叹了口气,将她更紧地拥在怀里,吻了吻她的发顶,柔声宽慰道:“别害怕,只是一场噩梦而已,我就在你身边陪着你……”

    “封洵,我总觉得这并不是一个噩梦这么简单……”夏初七摇摇头,靠在他怀里语气幽幽地说道:“我曾经一再期望着母亲能入我的梦境,却很少梦到过母亲!”

    “因为你母亲离世的时候,你年龄还小,所以对母亲的印象不深!”封洵淡笑着解释道。

    “我原来也是这么以为的……”夏初七自嘲地笑了笑,低声说道:“可是如今这个噩梦,反倒是提醒我,母亲离开的时候,我或许是亲眼所见,可是我竟然毫无印象!”

    “你也说了,只是一场噩梦!”封洵捧着她的小脸,轻声说道:“你心中有愧疚,甚至以为是自己害死了母亲,所以才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可是……”夏初七总觉得那里不对劲,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自己所做的那个噩梦,难道真是日有所思才会夜有所梦么?

    因为最近她一直在调查那个玫瑰十字会,想要知道母亲的死因,所以才会做出这样可怕的梦?

    “现在还早,继续睡一会儿吧!”封洵低声劝道,夏初七点点头,重新躺了下来。

    “其实这已经是我第二次梦到我的母亲了,只是上一次并非噩梦……”夏初七躺在封洵的怀里,喃喃说道。

    “上一次梦到的是什么?”封洵关心地笑问。

    “上一次梦到我是个旁观者,看着我的母亲对一个小女孩说话,那时候只觉得梦里的小女孩和自己有点像……”

    夏初七说到这里,停了下来。

    “怎么了?”封洵见她说到一半突然停下来,连忙关心地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我为人类谋长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只是对你一见钟情〕〔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妙手妆娘〕〔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