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下为聘〕〔雾隐忍者传〕〔丹道独尊〕〔诸天之神级穿越〕〔穿越变成老爷爷〕〔田园喜嫁:小妻太〕〔卫勤尖兵〕〔家有庶夫套路深〕〔最强医妃:邪王,〕〔重生九零:鲜妻甜〕〔末日仙尊〕〔谁家喜事〕〔影后娇妻:影帝请〕〔于沧澜处听雨〕〔和我结婚我超甜〕〔神医嫡女:冷王溺〕〔嘘,梁上有王妃!〕〔天价闪婚:顾少花〕〔海洋风暴〕〔八零甜妻超会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封少的掌上娇妻 第1094章 亲自过目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打开,封焱以为是医生或者护士闻讯赶来,停止斥骂抬眸看去,在看到来人之后顿时脸色垮了下来:“怎么是你?”

    而那躲闪的女佣见到老管家来了,倒是松了口气,忙走上前去,低声说道:“管家,您来了!”

    “嗯,您先退下,把门收好,等会儿再进来!”老管家摆摆手,让那女佣先退出病房外,手里拿着一个木盒子缓缓走进了病房中。

    等病房里只有老管家和封焱两人,封焱眉头紧皱,冷冷问道:“你来做什么?”

    “焱少,我来看看你……”老管家视而不见封焱冰冷的一张脸,保持着一如既往的恭敬态度:“您手术过后感觉如何?”

    “感觉如何?”封焱冷笑了一声,凌厉的目光射向面前的老管家,反问道:“不如你摔断腿来试试?”

    老管家没有开口,封焱又狠狠地说道:“我知道,是封洵派你来的,对吗,他想看看我有没有摔死,如果没有摔死就想方设法把我软禁在医院的病房……”

    “焱少,您摔成这样并不是封少的过错!”老管家义正言辞地说了一句,并没有否认是封洵吩咐自己过来探望他的事实。

    “您为什么会摔,又为何半夜出现在家族墓地,您和封少都心知肚明,封少如果真的想除掉您,就不会在昨晚吩咐我派人及时送你来医院动手术!”

    封焱嗤然冷笑了起来,挑眉问道:“所以我还要感谢他了?”

    声音里颇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老管家点点头,沉声说道:“不错,您的确要感谢封少,还顾念着兄弟亲情,所以才能容忍您昨晚的举动!”

    “我昨晚有什么举动?”封焱心中咯噔一响,难道封洵早就察觉到这一切,所以才故意引他来到墓地,然后装神弄鬼吓唬他,害得他慌乱之间跌入坑中摔断腿?

    如果真是倒是不奇怪了,难怪他会在卧室里找不到封洵和夏初七的身影,后来在他摔断腿之后又恰巧出现的那么及时,分明是等着这一刻的发生!

    封焱心中将封洵狠狠咒骂了数遍,可是面对这老管家的说法,他依旧不能承认,因为明面上他绝不能让别人知道,他想要谋杀封洵!

    “焱少,实不相瞒,我已经在墓地里找到了您的枪,上面还装有消音器,您可以自欺,却欺不了别人!”

    老管家低叹了一声,将手中的木盒递到他面前,幽幽说道:“这样东西,是封少命令我带过来给焱少您看的,说只要您看了就一切就明白了!”

    “这是什么东西?”封焱疑惑地看向面前的木盒子,心里升起一抹不详的预感。

    “我想还是您自己打开比较好!”老管家语气淡淡地说道。

    封焱伸出手缓缓打开这个木盒,在看到里面赫然放着一截血淋淋的断手后,顿时瞪大了双眼。

    “快给我扔了!”他怒喝了一声,一掌挥开这个木盒,脸上飞快地闪过各种神色,有惊恐,有害怕,还有愤怒。

    老管家见他甚至不敢多看这断手一眼,语气冰冷地提醒道:“焱少,您确定不再多看一眼,看看这只手是谁的手吗?”

    封焱哪里想多看这血淋淋的东西一眼,只需要刚才那一眼,他就认出这只手属于那个园丁的,上面的戒指他印象深刻,昨晚园丁来他卧室找他合谋的时候,手上还带着这只硕大的宝石戒指!

    但他没想到,封洵这么快就对那园丁下手了,虽说没有取了那园丁的性命,可是砍下那一只手,手段残忍让他惊悚!

    更可怕的,是封洵竟然还让老管家把这只手放在盒子里带到医院给他亲眼过目!

    “封洵简直是个疯子,我说过他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只有他这种心狠手辣的,才做得出这种事!”

    老管家见这个恐吓已经起了作用,将盒子重新关了起来,语气平静地劝道:“焱少,封少让我把这个带来给您看,是想警告您,别再生出那些不该有的心思,那园丁之所以能留在古堡工作,可都是封少大人有大量!给薪水的是封少,他却做出了背主的事,还挑唆封家兄弟不和,这样的惩罚于他而言都算是轻的!”

    他一口气说完这番话,低叹了一声,又继续劝道:“焱少,封少让我转告您,有伤就好好养伤,有病就好好治病,别再动那些不该有的心思,看在同是封家血脉的份上,这一次他饶过你,但是如果还有下一次,您就不只是摔断腿这么简单了!”

    “他夺走了原本属于我的封家继承权,害得我摔成这样,他还想怎样,难不成亲手嗜兄吗?”

    封焱双拳紧握,一字一句厉声怒骂道:“我看他才是有病的人,他和他那个父亲一样,都是脑子有病的疯子……”

    封焱不断地咬牙怒斥,恨不能从病床上立刻起身,去找用这种办法吓唬自己的封洵拼命,然而他刚刚一动身子,就扳动了自己打着石膏的腿,痛得表情狰狞起来。

    老管家见他还在不断地骂骂咧咧,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伸手按住了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焱少,您刚刚动完手术,情绪这么激动,伤势恐怕就更难恢复,这段时间您还是好好养伤吧!”

    “滚,你这条封洵的走狗,我不想再看到你,给我滚!”封焱一手挥开来劝自己的老管家,毫不留情地痛骂。

    老管家仿佛早就习惯了他这样的态度,微微躬身,礼貌地答道:“那我过两天再来看望您,您自己多注意身体!”

    老管家说完这话就带着那木盒子离开,而原本守在门外的女佣也在这时重新走了进来、

    封焱气得将手上能扔的东西都扔向了门口的方向,嘴里不断怒骂,直到后面嗓子哑了,双眸也气得通红,才停止怒骂,不断地喘着气。

    即使管家走了,他鼻子里仿佛还能闻到浓浓的血腥气味,逼得他几乎要发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爆萌小兽妃:邪王〕〔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猎魔奇异志〕〔不流泪的春天〕〔乡村小神农(南山侠〕〔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元素未来〕〔盗圣李三观〕〔明朝败家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