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阴倌法医〕〔佛系少女不修仙〕〔全球示爱慕太太〕〔奇迹的召唤师〕〔公主嫁到之莫少太〕〔游戏之狩魔猎人〕〔都市剑说〕〔穿越农女不缺田〕〔快穿守则:黑化男〕〔我不想成为帝王〕〔爱妃已经三天没打〕〔天命道尊〕〔武道独尊〕〔御卡狂潮〕〔无敌藏宝图〕〔快穿之金手指商城〕〔巫师降临诸天〕〔炮灰女配的完美逆〕〔九爷终于对我下手〕〔都市灵剑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封少的掌上娇妻 第1105章 狡猾的老狐狸
    电话那头传来热闹的乐曲声,封焱冷笑了一声,缓缓开口道:“伍德森夫人,看来你最近过得不错啊……”

    伍德森夫人听出了打电话的正是封焱,拿着手机离人群走远了些,挑眉问道:“封焱,你怎么这个时候跟我打电话?”

    封焱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慢条斯理地开口道:“伍德森夫人,我这不是关心你,才给你打电话吗?”

    “关心我?”伍德森夫人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摇摇头好笑地答道:“封焱,我怕是听错了吧,你是谁,我又是谁,你会关心我?”

    不等封焱回答,她又说道:“你打这通电话,无非就是想看看我和我儿子的官司进展如何了,不是吗?”

    “我就喜欢伍德森夫人这直爽的性子!”封焱低低笑了起来,语气变得严肃了起来:“我听说伍德森夫人之前的起诉被法院驳回,而且您也已经放弃了再一次起诉的机会,怎么,伍德森夫人要眼睁睁看着可以到手的财产就这么流失吗?”

    伍德森夫人脸色微变,她何尝想放弃,本来她还有胜算可以至少得到封洵一半的资产,现在不过只是得了个零头!

    但是这已经是最好的谈判结果,因为她不能为了钱,被封洵直接送到监狱,并且让自己和整个家族声誉扫地!

    她也知道,如今封焱突然打这个电话来,绝不是为了关心她是否从封洵那里争夺财产,恐怕也是为了从她这里打听一些财产分配的消息!

    伍德森夫人想到这里,唇角勾起一抹冷笑,语气平静地答道:“封焱,你就这么希望我和封洵一直继续打官司吗?听说当初我起诉封洵,惊动了你们封家,还让你们紧急召开了一次家族会议,我现在放弃起诉了,怎么你好像很失望?”

    封焱脸上的笑容一僵,沉默了片刻才笑道:“伍德森夫人,我怎么想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为了这个官司准备了很久,到关键时候又退缩,实在不像你的作风呢!”

    他说到这里,顿了顿,又幽幽说道:“更何况,伍德森夫人不是还知道封洵父亲,我那个号称因为发疯而死去的叔叔其实根本没有死的事实吗?伍德森夫人,当初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你,让你有了和封洵对峙的筹码,你还记得答应我什么条件吗?”

    伍德森夫人眉头微皱,几乎是毫不迟疑地否定了封焱的说法,冷冷说道:“封焱,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封洵的父亲明明早就死了,当初他下葬可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你可不能胡乱造谣!”

    封焱差点没被伍德森夫人所说的这番话气得半死,这个狡猾的老妖婆,竟然失口否认这个事实,甚至不愿意承认和他谈过的条件?

    如今她一改之前答应他的态度,变得这么强硬,毫无疑问,肯定是之前在都灵她和她儿子封洵又达成了什么协议,从封洵那里得了一笔可观的封口费!

    封焱在心中狠狠地咒骂了伍德森夫人几句,竭力保持着冷静的语气,对电话那头的女人冷笑着提醒道:“伍德森夫人,你果然够狡猾,从我这里得了消息,然后去找封洵谈判,你觉得耍我很好玩吗?”

    伍德森夫人也听出了封焱语气里的怒火,不以为意地笑了笑,道:“封焱,你这话又说催哦了,封洵是我的儿子,我们到底是亲生母子,我如果拿你给我的消息去找我儿子谈判,这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难不成我真要和你联手对付我的亲儿子?”

    “你——”封焱气得脸色铁青,再一次被伍德森夫人的厚颜无耻刷新了认知!

    这个老女人,当年就够阴险,现在还依旧这么厚颜又狡猾,不愧是封洵的亲生母亲!

    “伍德森夫人,看来你是打算过河拆桥了!”封焱咬牙切齿地说完这句话,冷哼一声道:“你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但是你别忘了,我这里还有证明封洵父亲活着的证据,只要我把这个消息说出去,你说会是什么后果?”

    伍德森夫人听到他的威胁,平静的脸上出现一丝裂痕,但她到底是过来人,定了定神,才淡笑着开口道:“封焱,姓封的是你,不是我,说出去也不过是你们封家的丑闻,和我又有什么干系?我不会受到任何影响,但是你就不同了,就算你是封洵的堂兄,但是你真以为,封洵会放过你?”

    她说完这话,笑了笑,又提醒他道:“看在你也是我侄儿的份上,我好心提醒你,封焱,你当年斗不过我儿子,现在依旧是他的手下败将,你还是老老实实当你的纨绔子弟吧!”

    伍德森夫人话音落下,电话就直接被挂断,徒留封焱的表情变幻莫测。

    “贱人,都是一群贱人!”封焱的眸中飞快地闪过一抹阴鸷之色,狠狠地将手中的电话砸到点上,对手下阿肯吩咐道:“给我拿一瓶威士忌来,我要喝酒!”

    “焱少,您脚上的伤势还没好,而且您刚才吃了消炎药,不能喝酒的!”手下阿肯连忙尽职尽责地提醒道。

    “你也要气死我吗?”封焱恶狠狠地怒视他一眼,摆摆手说道:“给我拿酒来!”

    “焱少,您就听我一句劝吧,我知道您心里对封洵存有怨恨,但是事情并非没有转机,您如果就这么把自己灌醉,和药效发生反应,出了什么问题,到时候只会让封洵更加高兴,觉得不用他亲自动手就解决了麻烦!”

    手下阿肯说到这里,苦口婆心地劝道:“焱少,身体要紧,您千万不要为了一时之气伤害自己!”

    封焱也知道阿肯的忠心,听到他这么说,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你说的没错,是我刚才气急攻心……”

    他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又让阿肯给自己倒了杯温水,直到一杯温水喝完,怒气才暂时平息了一些,对阿肯问道:“你刚才说转机,是什么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爆萌小兽妃:邪王〕〔不流泪的春天〕〔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都市诸神降临〕〔邀约天下〕〔江湖封尘录〕〔猎魔奇异志〕〔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文艺的咸鱼人生〕〔我的巨星老婆〕〔明朝败家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