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彪悍奶爸〕〔极品废少〕〔逆天废柴〕〔仙君重生〕〔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叶凡董玥君〕〔奶爸逆袭记叶凡〕〔林北苏婉〕〔都市我为尊〕〔陆峰穿越1〕〔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透视神医女婿〕〔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柳浩天平步青云〕〔万古神尊〕〔我有三千大世界〕〔特种兵之神级提取〕〔虎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阮白和慕少凌免费阅读 第679章 儿子好样的,干得漂亮!
    阮白抱紧了怀里的淘淘,皮笑(肉rou)不笑的扫向薛文:“薛二少有事吗?”

    薛文看起来斯文清俊,似笑非笑的,长着一张连宠物狗都能欺骗的桃花相,脸皮也生的白净秀气,若他再留长点头发,换上一(身shen)女装,保证是个回头率百分百的美女。

    但是他的心,却分外的黑,根本和他的长相截然相反。

    薛家背景深厚,但因为支系多,勾心斗角也极厉害,薛文能够在激烈的家族斗争中脱颖而出,并且深得薛老爷子的宠(爱ai),不仅仅是靠这副没用的皮囊,他自己也是相当的有本事。

    论(阴yin)险狡诈,他绝对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a市曾有流言,宁愿得罪一只鬼,也别得罪薛二少,可见这个男人平时有多么的可怕,邪佞。

    但阮白,因为拒绝他的追求和示好,不但得罪他了,甚至还将他给得罪的彻底。

    所以,薛文这两年来一直在商业上打压她,多亏有林文正和周卿的扶持,她才能继续带领着t集团走下去。

    不然的话,t集团早在薛文的强力打压下,变得支离破碎了。

    薛文左手撑在车窗上,姿态风(骚sao)的点了跟烟,目光锁定了阮白:“没事就不能过来看看你吗?阮姐,我想我真是对你着了魔……这一段(日ri)子没看到你,我心里总是发慌怎么回事?你,我是不是中了你的毒?我是不是生病了?”

    阮白压抑住(胸xiong)口的怒气,假笑道:“薛先生,既然生病了,你就应该去医院,而不是耗在这里和我纠缠。如果你不知道医院的路,我可以告诉你,顺着这条路往前走个一千米左右,有一家三甲医院,那里的精神科看病不错,需不需要我给你介绍个精神科的医生?”

    她明目张胆的讽刺。

    薛文深知阮白的个(性xing),他也不恼,反而趣味的抿紧薄唇,一直邪肆的盯着她看,直到瞧的她恼羞成怒。

    阮白暗暗告诫自己要冷静,可嘴里蹦出来的话,却像是点燃了炸药:“薛先生,我有夫有子,是不是要我把的结婚证拿给你,你才会相信我是已婚妇女?你这样真的很没意思,你知不知道你的行为是犯法的,你这是在(骚sao)扰已婚少妇?”

    薛文吐了一口烟圈,不正经的道:“阮姐,我想跟你澄清几件事实,一,你所谓的丈夫已经死了,你现在是寡妇。既然是寡妇,我自然有资格追求你。二,我现在在堂堂正正的追求你,一没使用暴力胁迫手段,二没违规犯法,你怎么可以我(骚sao)扰你?”

    阮白被他吹出来的烟雾,熏的差点吐出来。

    很奇怪的事(情qing)。

    慕少凌抽烟的时候,她不仅不讨厌,甚至有一点迷恋他抽烟时候慵懒的姿态,但这个男人抽烟,却徒惹她的厌恶,反感。

    阮白二话没,抱着淘淘转(身shen)就想离开。

    薛文长腿一伸,痞痞的拦截住了她的去路,拽住了她的胳膊:“阮姐,我想请你吃个饭,赏个脸吧。”

    t集团正值下班高峰期,人来人往的,很多员工路过的时候,都会复杂的瞥上一眼,但怯于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低气压,没人敢上前。

    “薛文,放手!”阮白不悦的皱眉,恨不得将他的咸猪手甩掉。

    但是男人的力气实在太大了,柔弱的她,根本甩不开他的束缚。

    阮白急的冷汗都要滑下来了。

    正当他们拉扯的时候,被夹在两人中间的淘淘,突然对薛文一笑,嫩藕似的胳膊,迎向他的怀抱:“蜀黍……抱抱……”

    “乖,那叔叔不是什么好人,不可以随便让陌生人抱!”阮白耐心的哄着淘淘。

    薛文弹了弹烟灰,眉头挑的老高,原本他对孩子没什么兴趣,但看到这家伙长得虎头虎脑的,又萌又乖,再加上阮白防自己跟防狼似的行为,他的逆反心理上来,直接从她怀里夺过家伙,抱到了自己怀里。

    东西特别的柔软,又白又嫩,仿佛一个圆圆的糯米团子,薛文抱在怀里,心里有一股奇异的感觉。

    家伙一点都不认生,反倒对他笑的特别开心,那双鬼精的大眼睛,笑嘻嘻的望着他,手还去揪他的耳朵。

    “你……”阮白气急,刚想怒骂淘淘几句,但看到儿子手足舞蹈的兴奋模样,只能暂时将话吞咽下去。

    “哟,这东西好像还蛮喜欢我的,看来我跟他还是很有缘分的……”薛文喜滋滋的。

    但还没等他的话完,就突然觉得自己脖颈处,有一道温(热re)的水流直直的喷溅了过去。

    接着,他便嗅到了一股淡淡的尿(骚sao)味!

    薛文呆愣了有那么几秒,继而,整条街都能听到他的怒吼:“这混蛋,竟然敢在我(身shen)上撒尿?!”

    他的怒吼刚落,只听得“噗”一声,家伙又接连放了几个臭(屁pi)。随之,便有淡黄色的带着臭味的稀状东西,从他的(屁pi)股处滑落,好死不死的,那些脏污全都落到薛文雪白的西装上。

    薛文:“……”

    这兔崽子简直反了天了,不但尿老子一(身shen),竟然还敢拉老子(身shen)上?

    阮白:“……”

    偷笑,儿子好样的,对待恶人,就得用这种方法折腾他!

    “不好意思,薛先生,我儿子还,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很抱歉弄脏了你的衣服。您看,要不要到我公司休息室去洗一下?”阮白嘴上着抱歉,但眉眼间的幸灾乐祸,却根本不加掩饰。

    怕薛文恼羞成怒,她急忙的将淘淘从薛文手里夺回来。

    阮白一边帮儿子擦(屁pi)股,一边装模作样的,在他(屁pi)股上轻拍了几下:“你个淘气,真是不乖。”

    薛文有洁癖,他直接将自己那件,沾满孩子便便的名贵外(套tao)脱下来。

    然后,他径自扔到了一旁的垃圾桶,脸色简直臭到不行:“不用了,我先回去了。”

    薛文狠狠的瞪了淘淘一眼,但家伙却睁着一双清澈无邪的大眼睛,对他“呵呵”傻笑,那不谙世事的天真模样,让薛文简直有气无处发。

    算了,他一个成人跟一个(屁pi)孩计较什么?

    憋了一肚子火气无处可泻,薛文直接上了车,发动引擎,咆哮而去。

    阮白为淘淘做好清洁工作以后,狠狠的亲了亲他的脸蛋,简直笑的不行了。

    她家儿子真是神助攻,干得漂亮!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阮白和慕少凌免费》,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有一棵神话树〕〔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地摊卖大力〕〔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莫求仙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