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宴先生缠得要命〕〔异域神州道〕〔战神狼婿〕〔陈黄皮叶红鱼〕〔小阁老〕〔麻衣神婿〕〔赵旭李晴晴〕〔九星之主〕〔第一兵王〕〔近战狂兵〕〔一婚二宝:帝少宠〕〔第一兵王于枫〕〔极武狂狼〕〔于枫杨黎如〕〔狼牙狼王于枫〕〔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顶级神豪林云〕〔白卿言萧容衍〕〔重回1990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阮白和慕少凌免费阅读 第813章 穿着艳色风衣的女人
    见阮白一直在东张西望,一直在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似乎在查找逃跑路线……

    其中一个匪徒不悦的用枪托,狠狠的敲了下她的脑袋,大声呵斥道:“给我老实点,再东张西望,心把的眼珠子挖掉!”

    阴森森的回声,响在废弃的工厂里,显得更加诡异。

    阮白急忙的收回了视线,只觉得自己的脑袋,被枪托砸的“嗡翁”的疼。

    她怒目瞪着使用暴力的匪徒,却看到他们将她推到厂内,一根约莫有两人粗的铁柱子旁。

    铁柱的位置在厂门的里面。

    那个尖嘴猴腮的匪徒,用粗壮的绳子,将阮白死死的缠绕到了柱子上,缠绕的几乎没有一丝缝隙。

    然后,他用那双黑乎乎的黏腻的手,在她脸上掐了一把,啧啧淫笑道:“嫩啊,美人果然是嫩啊……”

    原来,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放弃对阮白的觊觎之心,掐着她那弱柳扶风般的蛮腰,嗅着她身上传来的淡淡的馨香气息,瞬间,尖嘴匪徒蠢蠢欲动。

    果然,慕少凌的女人就是够味,真不知道倘若将这样的尤物压在身下,该是怎样的**。

    等雇主过来以后,办妥了她交代的事情,他一定要尝尝这女人什么滋味。

    阮白厌恶至极的盯着匪徒那作恶的手,她脆弱的胃部翻腾着呕液,恨不得立马吐出来。

    若是现在她手里有一把尖刀,她定会将它直捅他的心窝。

    但她知道此刻并不是激怒歹徒的时机,强忍着作呕感,她冷笑的望着劫匪:“好啊,等事后我一定要尝尝所谓的‘滋味’!”

    尖脸歹徒见阮白还算识相,又贱笑着在她白嫩的脸上,揩了一把油:“不错,很识趣的妞儿,既然这样我也不会让太为难,也不会让的孩子吃太多苦。等会儿好好伺候爷,不定爷高兴了,还会留一条命。”

    阮白只是冷冷的睨着他,那目光又寒又冷,仿佛极地的冰,竟然让尖脸歹徒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差点以为自己看到死神的镰刀。

    望着女子被五花大绑的可怜模样,又瞟了一眼她那弱不禁风的模样,尖脸歹徒忍不住在心里淬了自己一口。

    他的胆子真是越来越了,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且落入他们手中的纤弱女人罢了,他怎么会以为她是死神呢?

    可笑!

    不一会儿,有其他匪徒召唤,尖脸匪徒应声而去,离开之前,他又好生威胁了阮白一番。

    阮白见他转身离开,这才缓缓垂下了眼眸。

    忧心忡忡的目光,落到几个宝宝们的身上。

    孩子们的身子骨比起成年人,毕竟承受能力差了很多,也不知道那些匪徒究竟给他们喂食了多少量,他们居然到现在还没有醒,此时的她,开始担忧起他们的安危。

    他们还这么,会不会承受不住浓郁的药力,出什么事儿?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因为废弃厂房内没有门窗,再加上夜风吹来,被绑缚在铁柱上的阮白,只觉得浑身发冷。

    如今已经到了秋初,晚风是带着沁骨的凉,吹到人身上会起一层鸡皮疙瘩。

    可是,孩子们还没有醒来,阮白这才真正的慌了心神,她声的呼唤宝宝们的名字:“湛湛,软软,淘淘,宝贝们快点醒过来,们看一眼麻麻好不好?”

    “水,水……”

    昏迷中的软软一直在喊着水,阮白只恨不得自己能挣脱束缚,给女儿喂点水。

    可是,她现在完全动弹不得。

    “软软……”阮白的声音越来越大,带着悲怆的哭腔和哀啼,结果没有唤醒孩子们,她却看到坐在副驾座的匪徒走了过来。

    那个男人扯掉了蒙在头上的黑丝袜面具,露出一张黝黑的,毫不出色的普通面孔。

    上下打量了阮白一眼,看到她几乎急的落泪的模样,匪徒又扫了一眼地面上横七竖八的躺着的三个精雕玉琢般的孩子……

    他竟然开口解释道:“他们只是被喂食了一些安眠药,沉睡的时间会比成人要长那么一两个时辰,暂时不会有什么事,不用担心。冤有头债有主,阮姐,也知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们也只是按照规矩办事,只能得罪了!”

    完,他又看了喊水的软软一眼,稍稍犹豫了一下,对属下摆摆手,嘱咐了一句什么。

    不一会儿,属下拿来一瓶矿泉水,匪徒首领拧开盒盖,将水喂到了软软嘴里。

    阮白眯眼望着他的行为,讽刺的勾唇:“这匪徒作恶多端,如果真有那么一丝善心,就不会来绑架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还有三个懵懂不知人事的幼儿。以为给我女儿喂点水,就能收买我的人心不成?或者,笃定我老公会救我们母子出去,还奢望着我向他为求个情?”

    男人莫名的愣了一下,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突然发善意,给那个姑娘喂水究竟怎么回事,甚至他有些迷惘自己竟然跟被绑架者这样好声好气的话。

    实话,他在黑色世界亡命多年,靠的就是心狠手辣,手里沾染着数条人命,自然称不上什么好人。

    可是,这次行动他却总觉得莫名的心慌。

    也可能是他亡命天涯多年来的直觉,总觉得这次绑架事故会出意外,匪徒首领更第一次有些后悔接了这趟生意。

    阮白扬起倔强的脸,冷冷的嗤道:“匪就是匪,别以为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就能变成什么好人了。我告诉,一旦我被救出去,我肯定不会放过们!我老公更不会!”

    黝黑男人只是挑挑眉,可他身后的跟班却是恼羞成怒了,“啪”的一巴掌甩到了阮白脸上:“臭婊子,别给脸不要脸,马上就要命丧黄泉了还在这逞威风,找死呢!”

    阮白的脸被煽到侧面,嘴角也渗出了艳红的血丝。

    只是她却死死的咬紧牙关,不让自己痛哼出声,一双眼睛却死死的盯着高大黝黑的匪徒首领,那眸子里的光泽烁亮,诡谲,有一种惊人的寒意,让那个男人的心瞬间有些动摇了几分。

    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沉默无言的抽了半支烟,然后,便转身离去。

    阮白重新闭上眼睛,思着各种逃生的方法,可惜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出什么好的办法。

    大约又过了十多分钟,废旧工厂内突然传来一阵高跟鞋“啪嗒”,“啪嗒”的声音,接着,一个穿着艳色风衣的女人,她唇角抿着阴冷的笑意,缓缓的走了进来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阮白和慕少凌免费》,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诸天兼职成神〕〔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人族镇守使〕〔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