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宴先生缠得要命〕〔异域神州道〕〔战神狼婿〕〔陈黄皮叶红鱼〕〔小阁老〕〔麻衣神婿〕〔赵旭李晴晴〕〔九星之主〕〔第一兵王〕〔近战狂兵〕〔一婚二宝:帝少宠〕〔第一兵王于枫〕〔极武狂狼〕〔于枫杨黎如〕〔狼牙狼王于枫〕〔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顶级神豪林云〕〔白卿言萧容衍〕〔重回1990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阮白和慕少凌免费阅读 第1087章 取消合作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不是吧,不就以为我没办法了?我现在就推了这个合作。”唐严峻见她怎么也不肯实话,很是失望。

    “爸爸,我都了,我不知道什么迷药,我们的合同都已经签订了,你怎么毁就毁,这样子我们要赔很多的钱!”麦香一听他要撤资,顿时慌了。

    毁合同是事,这点钱盛京还是能够赔得起,但是阿贝普不是普通的男人啊。

    若是这次他们毁掉合同,阿贝普不高兴要对他们做点什么?她一点自卫的能力也没有!

    麦香听夏清荷过,阿贝普的厉害,他能够杀人于无形之中,这样狠厉的一个男人,若是不开心追究起来,她能怎么办?

    “麦香,你到底对我隐瞒了多少?”唐严峻握住了拳头,若不是夏婉茹在前面挡着,她的另外一边脸恐怕也要肿起来。

    他是很偏爱这个女儿,但是面对着唐家的声誉跟命运,这点偏爱,就显得渺得可怜。

    夏婉茹对丈夫这样的做法很不理解,护着女儿道:“慕少凌的事情怎么又牵扯到制药公司身上?女儿难得想开展事业,你这个做父亲的也是答应的。”

    “我就是太纵容她,把她给纵坏了!”唐严峻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着妻女两人,“这种迷药是新型的,黑市都没有的东西你女儿怎么弄到的你有没有想过?”

    夏婉茹张了张嘴,结合他的话,想起慕少凌的话,忽然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

    她转过身,严肃地看着麦香,“麦香,现在没有别人,你这些迷药是怎么来的?”

    “我不知道!”麦香坚决道,她不能,就算他们是自己的父母,也不能。

    “好,你不知道,要是警察真的调查起来找上门的时候,你也这么跟他们。”唐严峻对她特别的失望,转过身,给助理打了一通电话。

    麦香清楚听到他吩咐助理把与阿贝普签订的合同毁掉后,内心便是一阵的绝望。

    “爸爸……”她想要挽救一下。

    唐严峻严肃着一张脸,走出房间,不再看她。

    “妈妈,我该怎么办?”麦香忍不住扑到夏婉茹的怀里哭泣,“这份合同不能毁掉啊。”

    夏婉茹不理解她为何反应这么大,只当她一直在温室里长大没经历过这种失败所以难过,她安慰道:“宝贝,你爸爸太生气了,所以才这样做,别哭别哭,以后有的是投资创业的机会,等你爸爸的气消了,你可以再选择公司投资,我们一定会支持你的。”

    麦香的哭声更大,他们根本不懂自己心里害怕的。

    要是阿贝普追究起来,她该怎么办?

    ……

    恐怖岛里。

    阿贝普接到了麦香的邮件,“怕”的一声响起,他脸色阴沉。

    “老板,怎么了?”一旁的雇佣兵看着办公桌被拍出了裂痕,吞了一口唾液,要是这巴掌拍到人的身上,怕是再硬的骨头也要裂掉。

    “该死的女人!”阿贝普黑着一张脸走出办公室,来到阿萨的研究室。

    “有什么事?”阿萨在忙,他在做着最后的配方工作,这是要给阿贝普申请专利的。

    “麦香那个贱人把老子的事情给搅黄了。”阿贝普冷着一张脸道。

    阿萨停下手中的工作,看向他。

    “这个贱女人,是要取消合作。”阿贝普道,公司那些他都开始准备了,现在才告诉他要撤资,这算什么?

    阿萨明了,继续低头记录配方,“这有什么?”

    “哼,一切的计划都被打断,你这没什么?”阿贝普气愤至极,本来公司成立后,申请专利,然后公司能跟着申请上市,但是现在恐怕连成立的资金也不够。

    “他们已经跟你签订了合同,毁约会赔偿一定的毁约金,有这笔钱,加上之前罗勃尔存下的那笔财富,也够你创立一间制药公司。”阿萨道。

    阿贝普沉着一张脸,罗勃尔的存下的财富他是知道的。

    那笔钱他不太想动。

    “如果你不想动那笔钱,你可以继续去找合作商,不过你这样频繁进出恐怖岛,迟早要被发现的。”阿萨提醒道。

    “要知道这个女人不靠谱,我就先不回来了。”阿贝普本是信心满满的,但是现在闹这么一出,他只好听阿萨的。

    毕竟外面还有几波人在盯着恐怖岛,这样进进出出,被发现的风险很大。

    阿贝普风风火火的离开。

    阿萨看了一眼门口,继续低头记录着配方,这些药要申请专利,还要等阿贝普的公司成立后进行临床实验,一系列的事情下来直到申请完专利,恐怕要花上好大的一笔钱,所以他不爽也是有道理。

    不过,资金跟公司运营的事情不关他事,阿萨继续淡定地做着手头的事情。

    阿乐尔站在门口,深呼吸一下后敲了敲门。

    阿萨抬眸看了她一眼,指了指桌边的药剂,“这个你拿回去。”

    “是,阿萨先生。”阿乐尔是来替阮白拿药剂的,自从阿萨帮她保胎后,这些药剂每天都没停过。

    阮白的情况也是一天比一天好。

    阿乐尔走进研究室,心跳禁不住加快,她放轻步伐,心翼翼地拿起桌子边上的药剂,然后转身离开。

    直到远离阿萨的研究室后,她的心跳才慢慢平静下来。

    自己的心事出来后,阿乐尔就无法直视阿萨。

    她要不断的给自己心理暗示,不能喜欢阿萨,不能与阿萨有过多的眼神跟肢体接触,才能勉强稳住自己的情绪。

    “姐姐?”阿木尔走过来,疑惑地看着站在墙角的阿乐尔。

    “啊?”阿乐尔回过神来,看着弟弟。

    “你站在这里做什么?”阿木尔看了一眼她手上的药剂,心里了然,看来她的不对劲,是因为看见阿萨。

    “没什么。”阿乐尔摇头,往阮白的房间走去。

    阿木尔看破不破,看着她离开,只希望她会快些走出来。

    他们与阿萨这种人,注定是走不到一起去的。

    阿乐尔捧着药剂走回房间,阮白坐在床上看着书,听到脚步声,抬眸看着她,“回来了?”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人族镇守使〕〔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雪中悍刀行〕〔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