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极品捡漏王〕〔万妖圣祖〕〔无敌医仙战神〕〔都市逍遥医神〕〔第一兵王〕〔至尊神医〕〔武映三千道〕〔北雄〕〔玄浑道章〕〔最强药王〕〔极道狼王于枫〕〔第一兵王于枫〕〔极武狂狼〕〔于枫杨黎如〕〔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狼牙狼王于枫〕〔权宠天下〕〔修罗剑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阮白和慕少凌免费阅读 第1089章 真假阮白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慕少凌刚松下来的神经,又瞬间的绷紧起来,一步步的往里面走去,他看到了那个女人。

    一张与阮白一模一样的面孔。

    他的瞳孔顿时缩紧,脚步停在那里,怎么也迈不开下一个步子。

    “白……”慕少凌张开嘴,声音变得干涩难忍。

    靠在床上的女人抱着膝盖瑟瑟发抖,对于他的呼唤,好像没听到一样,她疯狂地笑着,尖叫着,仰起头,脖子上的疤痕清晰可见。

    这个情景就像一把刀刺入了慕少凌的眼中一样,这是他的阮白,这也不是他的阮白!

    “你们都是坏人,都是坏人!”女人扯着自己的衣服,下一秒又抓紧,“你们别碰我,我告诉你们,别碰我,滚,滚啊!”

    没有一个人靠近床边,她却表现地很是癫狂,把枕头扔向慕少凌那边,“滚,你们都是坏人,滚!”

    脏污的枕头打在他的脸上,一阵恶心的味道扑鼻而来,他没有躲开。

    几个保镖面面相觑,均看着慕少凌,所以这是他们的太太吗?

    他们都不敢确定,所以等着他话。

    “她为何会变成这样?”慕少凌问道,想要上前一步,可只是刚迈开腿,她又是一阵疯狂的尖叫。

    无奈之下,他只好停下脚步。

    一个保镖回答道:“在这种地方,女人都是要受尽煎熬的……”

    他的隐晦,可大家都明白,这个女人这种精神状态,明显就是受到了男人的糟蹋或者其他的折磨才变成这样。

    “叫救护车。”慕少凌吩咐道,只要一有男人上前,她就会疯狂地折腾自己,担心阮白会自我伤害,他不敢继续上前。

    “是。”董子俊立刻转过身,拨打了一二零,报上地址。

    很快,救护人员赶到这里,因为董子俊提前打过招呼,他们带了安定,在一顿慌乱后,安定注射到阮白的身上,她终于安静下来。

    救护人员合作把阮白放到担架上,慕少凌跟在他们的身后,下楼的时候想到什么,他吩咐道:“把这座大楼的人彻底盘查一次,看看她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

    九个月过去了,他终于找到阮白,但是却是出现在这种地方。

    慕少凌握紧拳头,发誓一定会帮阮白报仇。

    “是!”董子俊停下脚步,吩咐着保镖分楼层去调查这件事。

    慕少凌跟着救护车赶往医院。

    一个男人站在马路边上,看着阮白被送进救护车,身后还跟着个慕少凌的时候,他咧开嘴一笑,拿起手机打了一通电话。

    ……

    恐怖岛内,阿贝普接到了电话,露出满意的笑容。

    他走进阮白的房间,推开门,看着她半躺在床上,肚子高高隆起,笑容更深。

    阮白放下书,警惕地看着他,“你来做什么?”

    她的孩子已经九个多月,因为没有那些先进的仪器,阿萨没有办法推出准确的预产期,不过按照脉搏来,这段时间她便有生产的可能。

    阿贝普站在门口,咧着嘴道:“我有一个好消息要跟你分享。”

    他所谓的好消息阮白一点兴趣也没有,不过嘴角的那抹坏笑让她无法安心下来。

    阿贝普见她没有半点反应,没有阻碍他要告知的兴致,直接道:“五个月前,我安排了一个女人。”

    “少凌不会上当的。”阮白淡定道,以为他安排了一个女人在慕少凌身边。

    她对慕少凌很有信心,他不是那种能被其他女人美色迷惑的男人。

    “如果那个女人模样跟你一模一样呢?”阿贝普道。

    阮白愣在那里,坐直了身体瞪着他,“你什么?”

    “五个月前,我安排了一个女人,并且按照你的模样帮她整了容,现在,她就在慕少凌身边,阮白,别的女人他不会上当,但是有着你模样的女人呢?你他会不会上当?”阿贝普道。

    阮白想起五个月之前,阿萨对她的脸进行了研究,她那时候还疑惑着,但是不爱跟他们有过多的交流,所以她没有问为什么。

    万万没想到,阿萨居然是为了给另外一个女人整容。

    “阿贝普,你真卑鄙!”阮白咬牙切齿道,双眼带着恨意看着他。

    这个恶魔一样的男人,居然做出这种事情来。

    阿贝普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她怎么也不会激怒他,毕竟现在他的心情大好,看着阮白苍白的脸色,他笑眯眯道:“你刚才不是信誓旦旦地慕少凌不会上当吗?”

    阮白:“……”

    “我的人看见慕少凌上当了,他亲自送那个长的跟你一模一样的女人送上救护车,并且陪同着,看来他是觉得,他的妻子终于回来了。”阿贝普道。

    阮白忽然觉得肚子一阵闷痛,她撑着床板不叫出声,用力的忍着。

    她不能让阿贝普看见自己的懦弱。

    “你一定好奇那个女人是谁对吧,她就是我的一个女俘虏,平时就是在训练营服侍那些训练出色的士兵,嗯,她整容完成后,我也把她丢到男人堆,并且让阿萨给她进行了催眠,前期嘛,她的这里会有点问题。”阿贝普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阮白的额头布满了汗珠。

    阿贝普继续道:“不过后期嘛,她会完全执行我们的命令,阮白,你慕少凌会发现吗?就算他觉得不对劲,也只能有一种解释,就是那个女人被男人过度的折磨,所以精神不正常,不会怀疑,眼前的人到底是不是真的阮白。”

    阮白听着他的话,咬牙切齿地道:“变态!”

    阿贝普瞬间大笑,“我很好奇,要是那个女人彻底耍疯,慕少凌能忍多久?他将要受到两重的折磨哦。”

    阮白知道他指的折磨是什么,一是来自那个女人的折磨,二是来自外界的折磨。

    阿贝普肯定不会就此罢手,他应该还会把那个女人服侍过很多男人的事情散布出去,到时候,每个人都知道,“慕夫人”服侍过很多的男人。

    是个正常的男人,都不能忍受自己的女人被别人这么。

    阿贝普的笑声越来越肆意,阮白紧紧地抓着床,想要把他的声音屏蔽再外,却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有一棵神话树〕〔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莫求仙缘〕〔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