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宴先生缠得要命〕〔异域神州道〕〔战神狼婿〕〔陈黄皮叶红鱼〕〔小阁老〕〔麻衣神婿〕〔赵旭李晴晴〕〔九星之主〕〔第一兵王〕〔近战狂兵〕〔一婚二宝:帝少宠〕〔第一兵王于枫〕〔极武狂狼〕〔于枫杨黎如〕〔狼牙狼王于枫〕〔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顶级神豪林云〕〔白卿言萧容衍〕〔重回1990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阮白和慕少凌免费阅读 第1105章 催眠治疗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蒂亚点了点头,看向助理,“你看着我的时间表做安排。”

    两人之前早就合好了话语,点头道:“蒂亚姐,您明天上午的时候有两个时空闲的时间,在九点到十一点。”

    蒂亚看向慕少凌,“慕先生,九点到十一点可以吗?我需要给病人做一个详细的评估,当然了,我不希望我做评估的时候会有别人在场。”

    “可以。”慕少凌点头,深邃的目光平静无波澜,他明白蒂亚的意思,于是允诺道:“我会做好安排,同时也会在酒店备好车,直接送你过去。”

    “好。”蒂亚举起酒杯,示意要与他碰杯。

    “哐”的一声,两个高脚杯碰了一下。

    蒂亚微微勾起红唇,把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

    恐怖岛内。

    阮白刚训练完,准备回房间照顾念念的时候,在拐角处听到了阿贝普与一个雇佣兵的谈话。

    “老板,a市那边传来消息,我们的人成功调换了样本,慕少凌已经相信我们的人就是真的阮白,同时还找了心理治疗师,准备对那女人进行催眠治疗。”

    阿贝普道:“这个安排太好了,省了我做安排的时间。”

    他没想到慕少凌居然会如此主动地安排催眠师对假阮白进行治疗,这个举动无疑是帮了自己一把。

    假的阮白本来就被催眠过一次,要再进行另外一次的催眠才能想起自己的任务。

    同时他们用了一种药物控制假的阮白,他也不怕她想起一切后会不听从自己的命令。

    本来阿贝普想着再等一段时间才对假阮白进行催眠治疗,这样子才逼真。

    但是现在慕少凌做这样的决定,就是帮了他,也省了让他安排人去给阮白做催眠。

    “现在慕少凌已经完全相信那个假的阮白就是真的,我们还要监视他的一举一动吗?”雇佣兵问道。

    “继续盯着,一直等假的阮白恢复正常后,才能放松下来。”阿贝普吩咐道。

    “是。”

    阮白在一边听得胆战心惊的又觉得悲痛欲绝,她知道阿萨之前收集自己的血液样本跟头发的用意,但是她心里还抱着希望。

    毕竟医院这种地方,不是什么人都能潜进去调换样本的。

    然而,阿萨做到了,不但做到了,还没露出马脚让别人怀疑,现在在他们的眼中,a市那个阮白,就是真的阮白。

    若是以后她出现在慕少凌的面前,她也只能是一个陌生人。

    阮白想到这里,心里忽然悲呛,想到慕少凌会把另外一个女人当成自己,她的心就一阵的不舒服。

    阿贝普走过来,看见她脸上没来得及收拾的悲痛,咧嘴一笑,“都听到了?”

    阮白沉默不语。

    阿贝普又道:“很快,我安排的人精神就会恢复正常,能完全代替你的身份,啧啧,没想到慕少凌会这么焦急,安排一个给她催眠的人,现在好了,有人帮忙我还担心什么。”

    “卑鄙!”阮白牙痒痒地道,他不但把她带来这个鬼地方囚禁起来,还安排了一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女人在慕少凌的身边,甚至还改变了她的容貌。

    这是一个正常人能做出来的吗?

    阿贝普就是一个变态。

    “卑鄙?你得对了,我就是卑鄙,未来我能做出更多卑鄙的事情来,你就在这里好好祈祷,慕少凌能见招拆招吧。”阿贝普笑着离开。

    待他的笑声越来越远,阮白感觉身上的力气被抽干了一样,她只能勉强地依靠在墙边,用力呼吸。

    阿乐尔路过,看见她脸色苍白的模样,立刻上前,“姐,您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我没事。”阮白只觉得心疼得很,为了自己与慕少凌的未来而心疼。

    她爱慕少凌,不愿意被另外一个女人给取代。

    想到慕少凌未来会遭遇很多挑战,都是源于自己,阮白便后悔,十分自责。

    “您的脸色很差,我扶您回去吧。”阿乐尔见她一脸痛苦不愿意多的模样,虽然担心,却无可奈何。

    阮白点了点头,任由她扶着自己回去。

    回到房间后,阿婶直接把念念递给她。

    阮白训练结束后,她照顾孩子的工作就完成,所以她一刻也不愿意停留。

    阮白接过念念,低头看着。

    孩子睁开眼睛看向她,朝着她笑了笑,阮白感觉心更痛,紧紧抱着孩子。

    许是抱紧了孩子觉得不舒服,念念瞬间扁了嘴,哗哗大哭。

    阮白立刻安抚,好会儿,孩子才停止了哭声,在她的怀里可怜兮兮地抽泣着。

    “姐,要不我来吧。”阿乐尔见她一脸的悲伤,低声道。

    “没事,你去打饭,我饿了。”阮白道,轻轻晃着孩子,她刚刚太过难受,才会让孩子哭的。

    她知道怎么样才能让孩子感觉到舒服。

    “让阿木尔去吧,我在这里陪着您。”阿乐尔道,看了一眼时间,又提醒道:“姐,该喂念念了。”

    “嗯。”阮白看着孩子因为刚才哭泣而憋红了一张脸,心里一阵内疚。

    关上房间的门后,阮白喂着孩子,一边低头看着孩子,一边想着阿贝普跟雇佣兵的话。

    她道:“阿乐尔,你觉得,阿贝普的计划会成功吗?”

    “姐,我相信您,如果您认为他的计划不会成功,那他的计划就不会成功。”阿乐尔道,他们姐弟两人的心早就忠诚与阮白,阿贝普的计划,与他们无关。

    现在还听从着阿贝普的话,那是因为他们还不够强大。

    “我不会让他成功的,我会带着念念,还有你们姐弟两人,脱离这个组织。”阮白恨恨道。

    怀里的念念喝着喝着,就睡着了。

    阮白低头一看,轻轻地把孩子放到婴儿床上,整理好衣衫后,把阿贝普刚才与雇佣兵的对话告知阿乐尔。

    “真卑鄙!”阿乐尔听完,不自觉地握紧拳头。

    再没接触阿贝普之前,阮白根本想象不了,一个人为了报复,能做出这样阴狠毒辣的事情来。

    她看着念念,默默握紧拳头,她一定要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摆脱阿贝普。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人族镇守使〕〔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雪中悍刀行〕〔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