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尊归来〕〔陆筠言姜倾心〕〔霍先生撩错了〕〔第一甜妻:霍先生〕〔超品渔夫〕〔韩氏仙路〕〔权宠天下〕〔萌宝来袭:总裁爹〕〔一号战尊〕〔这个外援强到离谱〕〔李二蛋纪心雨〕〔婚约已至:总裁求〕〔天王传奇〕〔盛莞莞凌霄〕〔重启人生谈小天〕〔重生之全球首富谈〕〔戚卿苒燕北溟〕〔陆铭霍雨桐〕〔叶无道和陈雅〕〔重生都市仙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逢场作戏 第四十二章:我已经看透了他。
    季溪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被人五花大绑,嘴里还塞了一块毛巾。

    她像条咸鱼被人丢在地上。

    同样被人丢在地上的还有anlisa。

    这是怎么回事?

    季溪艰难地抬起头,借着微弱的光打量四周,这是一处有些杂乱的屋子,茶几上堆满了啤酒瓶与方便面盒,地上满是瓜子花生壳。

    茶几的另外一端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正斜躺在沙发上玩手机。

    见季溪醒过来,他连忙站起来奔到外面。

    隐隐约约中季溪好像听到他在跟人打电话。

    这时,anlisa也醒了,当她发现自己手脚被绑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拼命的挣扎呜呜的叫。

    季溪很想让她安静,可惜她嘴里塞着毛巾。

    &ot;呜呜呜呜&ot;anlisa也看到了她。

    季溪用眼睛示意人在外面。

    anlisa一见呜的更起劲了。

    粗犷男人进来,见anlisa也醒了,对着手机讲了一句另外一个也醒了就把手机揣进兜里。

    然后把anlisa跟季溪从地上拽起来扔到沙发上,警告道,&ot;别叽歪,老实点。老子图财不害命。&ot;

    anlisa可能是从小到大没碰到过这种事,她惊恐的睁大眼睛,嘴里呜呜的更大声。

    粗犷男人伸手啪地一声朝anlisa甩了一记耳光,小声骂道,&ot;妈的,跟你说了不要叽歪,你耳朵聋了是不是?&ot;

    anlisa这下老实了。

    不过眼里噙着泪,委屈又可怜。

    季溪没心情同情她。因为她自己也遭受着同样的遭遇。

    可是她们为什么会被绑架呢?

    粗犷男人说什么,只图财不害命。他是为了钱,绑架她们然后去要赎金?

    谁交赎金,顾夜恒?

    季溪想这下完了,如果顾夜恒过来为她交了赎金,那以后她跟他就更扯不清了。

    得逃!

    怎么逃?

    季溪试着活动了一下手腕,完全不行,绳子绑得很紧。

    她再看看四周,陌生的环境,外面没有车声没有人声,是一个偏僻的地方。

    她再看看那个男人,壮得像头牛似的。

    她瞬间就丧了气。

    只是她不明白,这个绑匪想要钱为什么连她一起绑了,她一不是千金小姐二不是有钱人,绑她做什么。

    季溪看了一眼anlisa,心里有了三分底,她是顺道绑来的。

    心情更丧。

    几分钟后,屋外好像来人了,有脚步声。

    粗犷男人站起来从背后操起一把刀叼着烟静静地等着。

    &ot;咚咚咚&ot;门敲了三下,然后一个低沉的男人声音传来,&ot;三儿。&ot;

    粗犷收了刀,快步过去打开了门。

    两个男人走了进来,他们一进来就关了屋里的灯,然后不由分说过去拽起季溪跟anlisa就往外走。

    anlisa惊恐地挣扎了两下,进来的男人警告,&ot;老实点别让我们动粗。&ot;

    季溪倒是很老实,儿时的经历让她明白,实力悬殊时没必要做无用的挣扎,静静等待把力气使在关键的时刻。

    她杀那个男人的时候就是这样。

    她们被人拖到外面,季溪扫了一眼发现她们刚才待的地方是一处废弃的旧工厂办公楼,平房,四周杂草丛生。

    她想再打量,眼睛却被人蒙了起来。

    她现在唯一的感观只剩下耳朵。

    后来的两个男人把季溪跟anlisa塞进一辆车里。然后呼拉一声关上车门,车外男人对那个叫三儿的叫,&ot;把屋里的东西清一下,赶快离开。&ot;

    那叫三儿的哦了一声也不言语。

    男人们上车,重重地关上门,车开了。

    半个小时后车停了,季溪跟anlisa被这两个人拖下了车,然后就是磕磕碰碰地走,不知道走了多久,最后她们被人推进了一个屋子。

    奇怪的是他们解开了她们的绳子。

    重新获得自由后,季溪迅速扯掉眼罩跟塞进嘴里的毛巾。最后发现她在一个漆黑的小房间里。

    我去,这又是什么地方?

    &ot;anlisa?&ot;她试着喊了anlisa一声。

    &ot;我在这里。&ot;anlisa的声音在颤抖。

    季溪试着朝她走过去,这时屋子里的灯亮了。

    突然的光明让季溪的眼睛出现了短暂的混乱,她连忙闭上眼缓解了一下,再睁开时她看到了房间里有一个大沙发。

    除此之外再没有其它陈设。

    季溪转过身打量这间四四方方的房间,雪白的墙上在角落里有一个监控器,没有通风孔连灯都是镶嵌式的。

    她跟anlisa像两只被关进笼子里的小白鼠。

    &ot;有人吗?&ot;这时,anlisa突然叫喊起来,还跑到门口去拍门。

    &ot;有人。&ot;季溪平静地告诉她,然后指了指监控器,&ot;我们正被监视着。&ot;

    anlisa回过身看向那架监控器,此时的她漂亮的礼服皱皱巴巴,盘起来的头发也七零八落的,样子有些狼狈。

    季溪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心想幸好是短头发,被人推来拖去倒是没有乱了发型。

    只是……她从顾夜恒哪里偷回来的发夹又不见了。

    &ot;这帮人为什么要绑架我?&ot;anlisa过来质问季溪。

    &ot;这个你得问他们,不过……我猜,&ot;季溪走到沙发处坐了下来,继续打量四周,&ot;可能是因为顾先生太有钱,你是他女朋友所以才绑架你。&ot;

    anlisa冷哼了一声,&ot;那为什么也绑架了你?&ot;

    &ot;显而以见是因为我倒霉。&ot;

    &ot;也许这帮人想要绑的人是你。&ot;

    季溪笑了,绑人图财能绑到她身上,这帮人眼睛八成有问题。

    她现在总资产还不到一万块,还不够这几个人分。

    不过现在也不是她们两个人瞎想的时候,他们这帮人为什么要绑架她们,得问问。

    季溪看向那个监控器。

    anlisa也看向那个监控器。

    她略有所思地看了一会儿,然后回头问季溪,&ot;你有手机吗?&ot;

    &ot;没有。&ot;

    &ot;我们得出去。&ot;anlisa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似乎在想办法。

    季溪倒是很冷静,&ot;他们帮我们松了绑,这说明他们根本就不担心我们会逃跑,这个房间我们出不去。&ot;

    &ot;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ot;

    &ot;那你问问他们。&ot;季溪指了指那个监控器,&ot;看他们是因为什么要绑架你。&ot;

    说话间,门突然&ot;嚓卡&ot;一声开了,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走了进来。

    这人脸上有道疤,浑身上下散发着让人害怕的暴戾之气。

    &ot;谁是顾夜恒的女人?&ot;他问。

    anlisa看了季溪一眼。

    季溪也看了她一眼。

    &ot;她!&ot;anlisa居然指向了季溪。

    季溪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这个anlisa小姐不会是失忆了吧,几个小时前可是她在自己面前宣布主权的。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很快季溪就明白了,如果进来的这个刀疤是顾夜恒的仇家,那么现在谁是顾夜恒的女人谁就有危险。

    这个叫anlisa的女人脑子转得挺快。

    可是有用吗?

    男人一进来就这么问很明显绑架她们就是冲着顾夜恒来的,他们要对付顾夜恒肯定会调查顾夜恒。

    季溪不相信这帮人不会看新闻,不知道谁是顾夜恒的女人?

    果然,看到anlisa指着季溪说她是顾夜恒的女人,那张刀疤脸露出了阴险的笑,他招了招手,房门外进来两个人。

    &ot;把这个不是顾夜恒的女人给我拖出去,随便找个地方给埋了。&ot;刀疤脸指着anlisa。

    anlisa一听顿时花容失色,她连忙改口道,&ot;我刚才说错了,我是顾夜恒的女朋友。&ot;

    &ot;那她是谁?&ot;刀疤脸指着季溪问anlisa。

    &ot;她……&ot;anlisa看了一眼季溪,&ot;她只是顾夜恒资助过的一个女人。&ot;

    刀疤脸看向季溪,&ot;是这样的吗?&ot;

    &ot;对,就是这样,你们可以把我埋了。&ot;

    刀疤脸大笑,&ot;埋谁不埋谁我说了不算,要看顾夜恒怎么选择。&ot;

    说完,他转身出了门。

    门再次关上。

    房间里一片死寂。

    季溪看了一眼anlisa,扯了扯嘴角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

    她严重怀疑这个刀疤脸是anlisa请来的群演,至于目的也许就是想搞清楚她究竟是不是顾夜恒的情人。

    有钱人的想法有时候挺奇葩。

    ……

    顾夜恒坐在房间里一声不吭,他前面的桌面上放着一个发夹,这个发夹他认识,是季溪让叶枫从他外衣口袋里拿走的那个。

    这个发夹的底端少了一颗装饰珍珠,所以他可以确定。

    &ot;anlisa跟季溪应该是一起不见。&ot;简秘书一脸担忧地说的,&ot;绑走她们的人事先做了很多准备,应该不是临时而为。&ot;

    &ot;看来魏清海到了帝都。&ot;顾夜恒抬眸看了看墙上的时钟。

    &ot;她们应该不会有事,只是今天晚上可能会难熬。&ot;

    &ot;anlisa应该没事,但季溪说不准,这帮人很显然是来绑anlisa的,正好季溪在旁边就一起绑了。&ot;简秘书是真的很担心季溪,&ot;万一他们觉得带着季溪麻烦……&ot;

    &ot;也许他们就是冲着季溪来的。&ot;顾夜恒如暗黑一般的眸子眯缝了起来,他伸手拿起桌上的发夹放在手中把玩了两下,然后放进了外衣内侧的口袋里。

    他把头埋在双手之间,修长的十指在额头上轻敲。

    简秘书知道他的头疼病又犯了。

    &ot;要给您拿药吗?&ot;

    &ot;不用,吃药影响思考。&ot;顾夜恒开始揉自己的太阳穴。

    &ot;简秘书,如果绑匪打电话过来问我anlisa跟季溪谁是我的女人,你觉得我该如何回答?&ot;

    &ot;anlisa小姐是您公开的女朋友。&ot;

    &ot;这不是他们想要的答案。不,应该说这不是他们已知的答案,他们同时弄走两个人其实是为了让我做选择题。&ot;

    顾夜恒站了起来,他在分析事情的时候身上散发着一种强大让人神往的迷人气质。

    这种气质让简秘书折服,所以他心甘情愿地待在他的身边为他处理各种事务。

    &ot;但我顾夜恒从来都不做选择题。&ot;他仰起头仿佛睥睨着世间万物,手指一挥吩咐道,&ot;给顾谨森打电话,让他到我这里来。&ot;

    顾谨森赶到顾夜恒房间时感觉像是刚睡下不久。

    &ot;你已经睡了?&ot;

    &ot;是,我有早睡的习惯。&ot;

    顾夜恒扯了扯嘴角,&ot;温婉亭不见了。&ot;

    &ot;温婉亭不见了?&ot;顾谨森显得很平静甚至还笑了笑,&ot;是不是哥又惹她生气了?&ot;

    &ot;她被人绑架了。&ot;顾夜恒说的也很平静。

    &ot;绑架?&ot;顾谨森又是一笑。&ot;在酒店里怎么会被人绑架?是不是她在跟哥你开玩笑。&ot;

    &ot;我也希望是玩笑,但是人确实是找不到了。&ot;顾夜恒问顾谨森,&ot;你有魏清海的联系方式吗?&ot;

    &ot;魏家一直在找他都没有找到,他应该关了所有的联系方式。&ot;顾谨森反问道,&ot;哥怀疑是他绑架了温婉亭?&ot;

    &ot;嗯。&ot;

    &ot;哥你想好了对策了没有?&ot;

    &ot;对策倒没有,不过我帮魏清海想到了一个交换的条件。&ot;

    &ot;什么交换条件?&ot;

    &ot;放魏家一条生路,&ot;顾夜恒坐在沙发上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坐姿,&ot;一个小时前我让聂志兵带人封了魏家十八个堂口,二十三家店,我相信明天一早魏清海就知道该用什么跟我讲条件。&ot;

    &ot;哥你这么做……&ot;

    &ot;我只是想保温婉亭的安全,所以你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无轮用什么办法。得把这条信息传达到魏清海的耳朵里。&ot;

    &ot;我……&ot;

    &ot;你一直待在安城,应该有这个能力。&ot;

    &ot;好,我试试看。&ot;

    顾谨森走后,简秘书走到顾夜恒面前问,&ot;顾总,您这是想让魏清海做选择题?&ot;

    顾夜恒笑了,&ot;也不仅仅是想让他做一次选择,我更想看看魏家拉的这只替罪羊究竟有多大的决心揽下这些事。&ot;

    &ot;当然,我正好借这个机会把魏家清理掉。&ot;说完,他闭上眼靠在了沙发上。

    &ot;简秘书,我眯一会儿。&ot;

    &ot;好。&ot;简秘书关掉了房间的灯。

    anlisa一夜没睡,她蜷缩在沙发上密切关注着外面的一举一动。

    季溪倒是心态好,一个窝在沙发里睡着了。

    这也不怪她心态好,最主要是她不知道自己该保持什么心态。

    顾夜恒会不会拿钱赎anlisa的时候随便把她赎了?她不敢奢望也不愿意有这样的结果。

    所以在活着的时候该干嘛干嘛,明天的事情她左右不了,还不如睡觉。

    不知过了多久,她被anlisa把给推醒。

    &ot;季溪。&ot;

    季溪睁开眼坐了起来。

    担惊受怕了一晚上,anlisa整个人显得憔悴不堪,脸上的妆容不在精致,浮肿的黑眼圈也十分明显。

    毫无女神的模样。

    &ot;怎么啦?&ot;

    &ot;有人来了。&ot;anlisa朝门口示意一下。

    季溪侧耳细听还真的有脚步声。

    她连忙站起来。

    不一会门开,刀疤脸又走了进来。

    身后还跟着两个人。

    他一进来后面的人就把门给关上,其中一个人还把一把椅子放到了刀疤脸身后,动作熟稔一看就是经常这么干。

    &ot;我跟顾先生没任何过节。&ot;他开门说了这么一句话,&ot;所以等一下我送你们过去的时候,你们幸运的话能见到顾先生一定要好好在他面前为我说说话,我可没虐待你们。&ot;

    &ot;不是你要绑架我们?&ot;季溪问。

    &ot;当然不是,我们只是拿钱办事。&ot;

    &ot;让你们办事的人要你绑架我们两个?&ot;这是季溪最想知道的。

    &ot;是。&ot;刀疤脸还十分郑重地点了点头。

    anlisa看了季溪一眼,季溪抱起了双臂,&ot;一开始你就知道要绑架两个人,之前为什么要说把不是顾夜恒的女人给埋了?&ot;

    &ot;我想看看你们中间谁怕死。&ot;刀疤脸哈哈大笑起来,&ot;看来顾先生也很了解你们,所以他选择了让你做他的女人去面对这一切。&ot;

    说完,他用手指了指季溪。

    季溪皱了一下眉头。

    &ot;什么意思?&ot;anlisa冲出来问。

    刀疤脸摊摊手。&ot;这你得去问顾先生。&ot;

    说完,他站起来朝身后的人使了一个眼色。

    两个人上前,从身后掏出了绳索。

    季溪瞬间就明白了,他们又要把她们绑起来。

    只是最后她被绑得更结实一些。

    ……

    叶枫处理完事情后回到酒店已经快十二点了。

    这时,袁国莉给他打了一个电话。

    &ot;学长,有个事我还是想要告诉你。&ot;

    &ot;什么事?&ot;

    &ot;季溪还没有回来。&ot;

    &ot;还没回来,你是说她还在椰林道上等我?&ot;

    &ot;也不是,我去找过她,她不在那个地方,后来简秘书帮我去找她,可是都十二点了她还没有回事。会不会有什么事?&ot;

    叶枫的情绪有些不太好,他以为顾夜恒又把季溪给弄走了。

    &ot;你去休息吧,我去把她找回来。&ot;

    叶枫去了顾夜恒入住的房间门口,想了想还是没有去敲门。

    他觉得自己没有任何立场去顾夜恒的房间找季溪,也没有证据表明季溪现在在顾夜恒的房间里。

    他一个人坐到园区的休息椅上抽烟。

    这个时候他看到顾谨森去了顾夜恒的房间,十分钟后他出来了,不一会儿简秘书也出来了。

    他觉得情况不对,连忙拦住了简秘书的去路。

    &ot;是不是季溪出事了?&ot;他问简秘书。

    &ot;叶经理还没有休息?&ot;

    &ot;袁国莉说季溪到现在还没有回房间。&ot;

    &ot;嗯,她被人绑架了,一起被绑架的还有anlisa小姐。&ot;

    &ot;谁绑架的?&ot;

    &ot;现在不知道,绑匪没有打电话过来,我们只有等。&ot;简秘书挤出一丝微笑,&ot;放心吧,顾总会处理的。&ot;

    &ot;怎么处理?现在季溪肯定很害怕,我们就这样坐着等?&ot;

    &ot;季溪很坚强。&ot;

    &ot;坚强不是我们忽略她的理由,顾总要等那就让他等吧,我自己想办法。&ot;叶枫说完转身奔进了夜色中。

    简秘书望着他的背影叹了口气,&ot;顾总他同样也在受煎熬。&ot;

    叶枫的女同学叫梁美丽,从大学到现在梁美丽一直对叶枫表示着自己的好感。

    这些叶枫都知道,但是他对这个海川姑娘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那怕她性格开朗可爱又聪明。

    今天他为了员工的事情已经麻烦过梁美丽,再次给她打电话他有些抱歉。

    &ot;我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ot;他的声音很疲惫,&ot;但是我很焦急。&ot;

    &ot;又出什么事了吗?&ot;

    &ot;我……手下另外一名员工不见了。&ot;

    &ot;你说的不会是季溪吧?&ot;梁美丽知道季溪,之前叶枫参加他们的同学会,半路上遇到了这个一个女生然后没有去成。

    于恩泽说那个女生漂亮的不像话,简直能用倾国倾城来形容。

    事后,梁美丽向叶枫的好朋友于恩泽打听才知道那个女生叫季溪,还在叶枫所在的公司上班。

    她跑到星耀去偷看过那个女生。

    果然好看到让她连嫉妒都觉得多余。

    叶枫这么晚给她又打电话,还如此焦急八成应该是为了季溪的事情。

    &ot;一个大活人怎么会不见了。&ot;

    &ot;很有可能是被人绑架了。&ot;叶枫说道,&ot;不,应该是确定被绑架了。&ot;

    &ot;绑匪有打电话过来?&ot;

    &ot;目前来看应该没有,跟她一起不见的还是另外一个女生。&ot;叶枫分析,&ot;我想很有可能是有人想要绑架对方,刚好季溪在她身边,绑匪把她一起绑了。&ot;

    &ot;所以就算绑匪打电话过来也只会跟另外那个女生的家人打,你……无法得知信息。&ot;梁美丽果然很聪明,一下子猜到叶枫真正焦虑的原因。

    &ot;是的。&ot;

    &ot;你能猜到原因吗?&ot;

    叶枫没有回答。

    梁美丽知道了,叶枫肯定能猜到是什么人绑了季溪。

    &ot;你需要我帮什么忙?&ot;她问叶枫。

    &ot;我想调监控,调酒店沿途的监控。&ot;这是叶枫给梁美丽打电话的真正目的。

    梁美丽想了想,&ot;你来接我吧。&ot;

    当季溪五花大绑被人再次塞进车里时,她没有做任何的挣扎。

    这种平静连刀疤脸都觉得奇怪。

    &ot;我还从来都没有见过像你胆量这么大的女生。&ot;他坐在她旁边有些佩服地看着她,&ot;遇到这种事情很多女人都会哭,因为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有可能会要了你的命。&ot;

    &ot;是吗?&ot;季溪看着车窗外,天已经亮了。

    她笑了笑,&ot;我的命不值钱。&ot;

    &ot;你的命怎么可能不值钱,那个顾先生既然说你是他的女人,肯定是觉得你比那个女人重要。&ot;刀疤脸挠了挠头,&ot;这个顾先生是不是喜欢你,这种情况下做这种选择让人很意外呀!&ot;

    &ot;跟我一起的那个女人你们会怎么处理?&ot;季溪问刀疤脸。

    &ot;我们收钱绑人当然是送到雇主哪里去,怎么处理是雇主的事。&ot;

    季溪不再问了。

    车行到一个路口,刀疤脸下车把季溪从车里拉下来,然后推到了另外一辆车上。

    刚坐稳,一把冰凉的匕首横在她的脖子上,&ot;早上好呀,小姑娘!&ot;

    季溪整个都紧崩起来。她的皮肤可以敏锐地感觉到那把匕首的锋利,这个人就是真正要绑架她们的人。

    不过她听出这个人是安城口音。

    安城人?

    她似乎知道这个人为什么要绑架anlisa,他想用anlisa来威胁顾夜恒,可是……

    &ot;这位先生,你是不是绑错了人,我跟顾夜恒并不熟。&ot;季溪小心地防备着那把匕首。

    说不怕死,那都是假的,谁不怕死。

    &ot;我知道。&ot;男人的语气很轻松,&ot;顾夜恒的女朋友叫anlisa,昨天那伙人帮我绑她的时候把你也一起绑来了,可是没关系。顾夜恒说你是那我就当你是。&ot;

    &ot;你拿我去要赎金恐怕一分钱都拿不到。&ot;

    &ot;我知道。但是顾夜恒坚持说用你当交换条件我也没办法,现在我处于劣势,我得听他的,要不然他不答应我的条件怎么办?&ot;

    男人用匕首挑起季溪的下巴,随后砸了砸嘴,&ot;可惜你这么漂亮的一张脸,等一下我跟顾夜恒谈判的时候肯定会在你脸上划上两刀,我不划,我怕他心不软。&ot;

    &ot;这顾夜恒这也老谋深算,知道我穷途末路所以让你这个小可怜当了替罪羊,小美人,等一下要是弄疼了别怪我,要怪就怪顾夜恒。&ot;

    原来是这样。

    季溪垂下双眸眼底涌起悲伤。

    最后,她又成了anlisa的替代品。

    他让她老实待在他身边,大概是算到了这一步,他那么聪明肯定知道安城的这个背叛者会孤注一掷。

    在他的计划里,她季溪一直都是anlisa的替代品,所以她的离开对于他来说是一件不可原谅的事情。

    她让他差点失去了一个筹码。

    很幸运,昨天这帮人绑了她跟anlisa,让他的筹码又回到他的手中。

    所以他毫无悬念的选择了她这只替代品。

    一方面他保护了他爱的人,一方面他又站到主导的位置。

    他真是狠呀!

    又狠又毒。

    果然不是什么好人,这次做了恶。他又会行什么善?

    下次的下次,他又会找谁来当这只替罪羊?

    &ot;这位先生,等一下你下手的时候麻烦利索一点,不要划一半就不划了。&ot;季溪说完闭上了眼睛。

    顾夜恒独自提着一袋钱站在交易地点,天边已显出了鱼肚白,天马上就要亮了。

    这时,他的耳麦里传来简秘书的声音,&ot;魏清海是雇得人来绑架的。&ot;

    顾夜恒对此并不意外,&ot;查到那伙人的住处了?&ot;

    &ot;嗯,查到了,不过我们过去的时候他们已经走了。这帮人很狡猾。&ot;

    &ot;他们绑人的时候动作那么快还能干扰酒店的监控系统一看就是专业人士,我喜欢专业人员,最起码不会情绪激动。&ot;

    顾夜恒点了一根烟,吩咐简秘书,&ot;等一下魏清海带温婉亭过来时肯定会先处理季溪,你让人盯紧一点,不要让他伤到季溪。&ot;

    &ot;知道了。&ot;

    &ot;人雇好了吗?&ot;

    &ot;雇好了,特种部队下来的,载着季溪的车一出发他会过去救人。&ot;

    &ot;嗯。&ot;

    &ot;您那边?&ot;

    &ot;魏清海不会对anlisa怎么样的,他只是作戏而已。&ot;

    又等了十分钟,一辆黑色的车行了过来。

    顾夜恒扔掉烟头。拧起了地上的旅行包。

    当车门打开,季溪五花大绑地被魏清海推下车时,顾夜恒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怎么会是季溪?

    但是很快他又恢复了镇定,朝魏清海走去。

    &ot;顾少,没想到吧,意不意外?惊不惊喜?&ot;魏清海一只手牵制着季溪一只手把匕首架在季溪的脖子上。

    态度嚣张。

    顾夜恒把钱袋扔到他面前,面无表情地问道,&ot;什么意思,魏清海?&ot;

    &ot;就是这个意思,顾少,这就是我的诚意。&ot;

    &ot;少耍花招。你们魏家跟我这么多年,你是知道我的脾气的,拿着钱,滚吧。&ot;顾夜恒又点了一支烟。

    &ot;我要的可不只是钱。&ot;

    &ot;你想要什么?&ot;

    &ot;让魏家继续经营安城堂口跟店铺。&ot;

    &ot;魏家把所有责任都推到你身上,你现在还要为魏家说话?&ot;

    &ot;之前的事是有人在陷害我们魏家,我到帝都只是为了把话说清楚。&ot;

    &ot;但你说话的方式错了。&ot;顾夜恒指着季溪,&ot;你随便找个女人就来给我讲条件,你哪来的自信?&ot;

    &ot;我可不是随便找的,我听说顾少你很舍不得她,还想把她养在笼子里当金丝雀。&ot;

    &ot;金丝雀而已又不是凤凰。&ot;

    季溪笑了笑,顾夜恒这句话真精辟。要不是双手被人绑着她都想为他鼓掌了。

    魏清海也在笑,&ot;既然顾少你一点都不在乎这个小美人,那我就不客气了。&ot;

    他说着突然从身后抄起一把枪对准了季溪的头。

    &ot;顾少,对不起,我给您添麻烦了,您放心我把她崩了我饮枪自尽,黄泉路上有个美人相伴我也值了。&ot;

    顾夜恒慢悠悠地吸着烟,烟雾中无法让人看清他的脸。

    他没有说话。

    四周安静极了,除了那把嚣张的枪。

    &ot;顾少,我真的会开枪的。&ot;

    &ot;不要开枪!&ot;一个声音突兀地出现。

    季溪木纳地转过头就看到叶枫无比焦急的脸。

    &ot;请你冷静点。&ot;

    &ot;你又是谁?&ot;

    &ot;我是她的男朋友。&ot;叶枫回答,然后慢慢地朝魏清海走近。

    &ot;不要过来!&ot;魏清海把枪从季溪头上移向叶枫。

    就在这时。顾夜恒一个飞踢,踢掉了魏清海手上的枪。

    魏清海失了枪,顿时慌了,他举起拿着匕首的手就向季溪刺来。

    叶枫连忙过去抱住了季溪,匕首划过他肩膀,顿时鲜血直流。

    顾夜恒又是一脚,这次他踢得是魏清海。

    &ot;带她离开。&ot;他吩咐叶枫,然后弯腰拾起了地上的枪,对准了魏清海的头。

    叶枫忍着痛抱起已经吓软的季溪朝大路跑去。

    那里,梁美丽正等着他。

    成功被解救回来后,季溪一天一夜没有说话。

    袁国莉不明所以但看她情绪低落也不敢问。

    anlisa情况比她要好一些,解救回去后在医院里进行了一下简单的外伤处理,就被顾夜恒接了回去。

    回到帝都后,简秘书过来看她。

    &ot;小溪,顾总给你找了一个心理医生。&ot;

    &ot;替罪羊的待遇?&ot;季溪笑了笑,&ot;不用了,他要是实在过意不去,就好好跟anlisa小姐交往,早点结婚白头到老,不要再来打扰我就行了。&ot;

    &ot;小溪,你误会顾总了。&ot;

    季溪不想再听到这种苍白的解释,&ot;好了,简秘书,你就不要再来为他说好话,我季溪就受了他十万块钱的恩惠,给他白睡了两年还想让我搭条命?&ot;

    &ot;小溪……&ot;

    季溪打开了房门,&ot;简秘书,你回去吧,以后不要再为顾夜恒的事情来找我,我已经看透了他。&o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隐婚总裁的神秘宠〕〔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