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李锋张雪小说〕〔鼎天〕〔陆州姬天道〕〔赵东苏菲〕〔江酒陆夜白〕〔天降三宝:虐渣妈〕〔一胎三宝爹地找上〕〔一胎三宝江酒〕〔天降三宝江酒〕〔超强王者苏阳〕〔开局和女神离婚〕〔超品渔夫〕〔欢想世界〕〔赵东苏菲花都兵王〕〔都市潜龙〕〔战龙觉醒〕〔超级保安〕〔美女的近身龙卫〕〔潜龙腾渊赵东〕〔都市狂龙赵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逢场作戏 第五十三章:他其实也很脆弱。
    章萍还在哭,而季溪心有余悸不敢再下水,浮潜之旅就这样结束。

    不知是不是云丽瑶为了弥补遗憾,反正不一会儿一艘游艇开了过来,叶枫也从岸边过来,一行人全数上了游艇。

    后来才知道,那游艇是顾夜恒的私人游艇。

    游艇很大,双层,内舱有客厅、大床房和卫生间。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经验丰富的船长外及一个厨师和医生。

    于是,浮潜活动变成了在游艇上垂钓。

    大家换下潜水服,云丽瑶让季溪跟章萍先到房间休息,等一下让随行的医生帮她们检查一下。

    &ot;只是呛了几口水,没什么事的。&ot;季溪是真的觉得没这个必要,她这身体素质还不至于娇弱成这样。

    但云丽瑶坚持,&ot;我表哥说必须要检查一下,肺部要是进了水今天下午的行程就取消。&ot;

    为了不扫大家的兴。季溪只好接受检查。

    最后自然是无大碍。

    但章萍却因为检查身体这件事情没由来地露出了笑脸。

    哭跟笑之间的点让季溪摸不着头脑。

    寻了一个合适的机会,季溪问章萍,&ot;你刚才在水里是不是吓到了,为什么哭得那么厉害?&ot;

    &ot;没有,我只是觉得羞愧。&ot;章萍的脸红了一下,&ot;你说的很对我确实是因为太过于高兴得意忘了形。&ot;

    呃?

    季溪一听,心想章萍突然提她刚才说过的话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她该不会以为她在嘲笑她吧?

    她连忙解释道,&ot;我刚才说这句话不是在说你,我是在说我自己得意忘形。&ot;

    &ot;不是在说我?可是你在水下的时候明明朝我比了一个大姆指。&ot;章萍皱起了眉头,&ot;难道是我会错了意,你不是在告诉我你已经帮我打听了?&ot;

    季溪很难讲出你确实会错了意这几个字,她怕章萍听了脸上更挂不住,要是又哭了怎么办。

    &ot;竖大拇指这事你没会错意。&ot;季溪只好顺着她的意思,&ot;我侧面的帮你打听了一下。&ot;

    &ot;夜恒哥怎么说?&ot;章萍一下子变得急切起来。

    &ot;我没有问他,而且我觉得你喜欢他跟他喜欢什么样的女生没什么关系。最好的两性关系不是把自己变成他喜欢的样子,而是让他喜欢你本来的样子。&ot;季溪搬出了叶枫平时对她说教的那一套,开始跟章萍聊玄学,最后她才说道。

    &ot;所以我就了解了一下顾总接下来的感情计划,顾总回帝都后可能会去相亲。&ot;

    &ot;啊!&ot;章萍一惊,&ot;跟谁相亲?&ot;

    季溪没有告诉她,&ot;我只知道这么多,其他的事你自己决定。&ot;

    季溪想走,章萍在身后说道,&ot;你的意思是我想表白的话要趁现在?&ot;

    &ot;你想表白吗?&ot;季溪盯着她的眼睛问。

    章萍的目光躲闪了一下最后还是迎了上来。不过她没有说想也没有说不想。

    季溪把她手放到她的胸口,又说了一句玄学的话,&ot;如果想就遵循自己的内心,随性而为。&ot;

    &ot;随性而为?&ot;

    &ot;嗯,这是我男朋友教我的,人要遵循内心随性而为。&ot;

    &ot;真羡慕你有这么好的男朋友。&ot;

    &ot;你这么可爱也会遇到的。&ot;季溪丢下一句鼓励的话转身走了出去。

    门外,顾夜恒正单手插着裤兜站在外面。

    季溪,&ot;……&ot;她头一低准备绕开他。

    &ot;你在教她怎么追我?&ot;顾夜恒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冷成了冰。

    季溪看了他一眼,想到一门之隔的章萍,不敢接茬,跑开了。

    回到甲板上,叶枫正在等她,见她出来上前问了一下情况。

    &ot;没事,是云小姐太紧张了。&ot;

    &ot;没事就好,章萍小姐呢?&ot;

    季溪回头看了看房间的方向,顾夜恒没有出来,章萍也没有出来。

    季溪吃不准自己这次有没有办错事,她想问问叶枫,想了想又觉得不妥。

    这以后的路还长着呢,她不能什么事都来问叶枫。

    叶枫曾经也说过,有些事不需要坦诚。

    特别是关于顾夜恒的事。

    &ot;她也没事。&ot;季溪收回目光朝叶枫笑了笑,&ot;云小姐呢她们在干什么?&ot;

    &ot;船上的工作人员正在教她海钓,还挺有趣。&ot;

    于是,季溪跟叶枫手牵着手到了船头,看云丽瑶跟顾谨森钓鱼去了。

    不知道是云丽瑶的运气不错,还是在海里远航的游艇碰到了鱼群,季溪看了一会云丽瑶的钩就挂到了一条漂亮的三鱼。

    &ot;这鱼趁新鲜的时候做刺身非常好吃。&ot;厨师拿着鱼兴高采烈地对众人讲,&ot;正好到了午饭时间,我先给你们处理做前菜。&ot;

    说着,厨师进了厨房。

    船长邀大家到二楼客厅就坐,顾谨森坐下来后问众人。&ot;我哥呢?章萍呢?&ot;

    说完他把目光投向季溪。

    季溪指了指楼下医务室,&ot;我最后跟章萍是在医务室分开的。&ot;

    至于顾夜恒有没有进医务室她不清楚。

    不过一楼除了厨房,外面只有那间医务室,季溪在甲板上看云丽瑶钓鱼并没有看到顾夜恒跟章萍上二楼,也就是说他们只能在医务室。

    半个小时过去了……

    季溪不在往下想了,顾夜恒这个人的道德底线在什么位置上她并不清楚。

    反正帝都传言他身边的女人如过江之鲫,说喜欢他主动投怀送抱的女人更甚,他会不会因为对方是纯情少女而矜持,季溪不知。

    &ot;我去喊他们上来。&ot;顾谨森起身要去。

    云丽瑶反应很快连忙拉住了他,&ot;让季溪去喊,你留下来开酒。&ot;

    说完,她朝季溪示意。

    季溪明白云丽瑶的意思,她是怕章萍现在在跟顾夜恒表白,被顾谨森撞见会尴尬。

    必定在这群人里,她是章萍官方认可的知情人。

    就算撞见也无所谓。

    季溪只好站起来。

    叶枫十分休贴地拉住了她的手,&ot;我跟你一起。&ot;

    两个人到了一楼医务室,叶枫抬手正要敲门,门却从里面打开了,顾夜恒一边往外走一边在扣衬衣。

    季溪,&ot;……&ot;这是发生了什么吗?如果是,那顾夜恒还真是……她不知道用什么词语来形容。

    叶枫倒是稳重,当什么都没有看见似的喊了一声顾总就把云丽瑶钓了一条三鱼的事给说了。

    &ot;我们都在二楼。&ot;

    顾夜恒点点头。

    &ot;那我们先上去了。&ot;叶枫说完拉着季溪往回走。

    季溪跟着叶枫的脚步没有回头看。

    不过她的心还是被扎了一下。

    顾夜恒,渣男,实锤。

    两个人回到了二楼,不一会顾夜恒也上来了。

    顾谨森在倒酒,问他要不要一杯,顾夜恒拒绝了,招手朝船长要了一杯热水。

    几分钟后章萍上来了,小脸蛋红扑扑的经过顾夜恒的时候还刻意地绕开了一些,最后坐到了云丽瑶旁边。

    她也向船长要了一杯热水。

    船长把热水给章萍端了过去,章萍道了一声谢谢,偷偷拿了一颗什么东西塞进了嘴里,然后看了顾夜恒一眼。

    顾夜恒继续喝自己的热水。

    季溪把目光移到了船舱外,突然就笑了。

    她的最后一颗稻草好像复活了,不知道anlisa小姐知道后会是什么心情。

    反正她的心情挺复杂的。

    很快,片好的三鱼端了上来,大家拿起筷子就着厨师准备的酱汁开始品尝。

    顾夜恒没有动筷。

    顾谨森不解,问顾夜恒,&ot;哥,你怎么不吃?&ot;

    &ot;我不吃生食。&ot;

    季溪看了一眼他。挑起筷子把一大块生鱼片塞进嘴里。

    顾夜恒确实不怎么吃生食,平时喝水也是,除了喝一种国外进口的矿泉水外就是热茶。

    咖啡都很少喝。

    这人对吃很挑剔,但某些方面真的不敢恭维,简直就是来者不拒。

    很快,厨师给顾夜恒端上来一碗海鲜粥,并没有询问其他人,看样子是单独为顾夜恒准备的。

    季溪继续往嘴里塞生鱼片。

    叶枫小声提醒季溪。&ot;生鱼片好吃也不能多吃,这些生食吃多了的对胃不好。&ot;

    &ot;会吗?&ot;季溪犹豫着要不要再去夹。

    &ot;当然会了,除非你胃十分强劲。&ot;

    季溪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从小到大她别的本事没有,胃特别强劲,冷的冰的生的东西吃下去从来都没有疼过。

    这也许就是穷人的胃,娇气不起来。

    说话间,顾夜恒吃完了粥,擦了擦嘴起身走了。

    章萍连忙站了起来,喊了一声夜恒哥,目光追随着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顾夜恒朝她摆摆手,&ot;你吃你的不用管我。&ot;然后又交待云丽瑶,&ot;你们吃完午饭先自由活动,我想休息一会,休息好了我们再去鬼洞。&ot;

    说完,径直去了隔壁的休息室。

    也许顾夜恒有午休的习惯,所以云丽瑶跟顾谨森都没有过多的在意。

    只是顾谨森对顾夜恒的饭量提出了疑议。

    &ot;昨天晚上他就没怎么吃,今天就喝一碗粥。&ot;顾谨森问云丽瑶,&ot;我哥饭量一直这么小吗?&ot;

    &ot;我没怎么注意。&ot;云丽瑶不好意思笑笑,&ot;我跟表哥六七年都没见面了。&ot;

    旁边的章萍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但最终什么都没说。

    不一会儿厨师拿出一些拌好的沙拉、面包,还有一些烤好的三鱼和浓汤。

    五个人不在说话,专心用餐。

    吃完饭,顾谨森又有了潜水的兴致。云丽瑶就让船长陪着他一块下水。

    余下的几个人就坐在客厅里吹着海风喝着热咖啡。

    &ot;你们明天就要回帝都吗?&ot;云丽瑶问叶枫跟季溪。

    叶枫点点头,&ot;我们订的航班是明天下午两点的。&ot;

    &ot;这次我有可能跟表哥他们一起去帝都。&ot;云丽瑶主动说出自己的行程。

    &ot;是游玩还是……&ot;叶枫问。

    &ot;我打算留在帝都。&ot;云丽瑶推了推脸上的墨镜,有些向往的说道,&ot;我早就想回国了,之前我爸一直不同意,这次我表哥给我做了担保。&ot;

    &ot;为什么需要顾总做担保?&ot;季溪很好奇,云丽瑶已经成年了而且做事也很周到,要说去帝都人生地不熟需要顾夜恒照顾她倒可以理解。

    怎么用了担保这个词。

    云丽瑶晃了晃脑袋。回答道,&ot;因为我要是不回来继承这家酒店我表哥就要帮我爸经营啦,这是他的担保。&ot;

    原来是这种担保。

    云丽瑶又说道,&ot;其实是我爸不想经营酒店,做服务行业很累的,幸好我们家就觅林岛这一家,其它的都由我姑姑在打理。&ot;

    &ot;云姐姐,你说的姑姑是夜恒哥的妈妈吗?&ot;章萍问。

    &ot;是的,他们生活在f国,那里有两个酒庄和一个大庄园,我姑姑喜欢安静就在f国定了居。&ot;

    他们?

    季溪很好奇云丽瑶口中的他们指的是顾夜恒的母亲跟谁,但是她的身份不允许她去好奇。

    她喝了一口咖啡。

    这时云丽瑶叹了口气,有些抱怨地说道,&ot;其实我姑姑很想念我表哥的,但是……&ot;

    她没有说下去,她不说季溪也不好问。

    章萍也没有问,只是在云丽瑶说话的时候她有些心不在焉,好几次都朝顾夜恒休息的房间望去。

    最后她还是没有忍住,起身倒了一杯热水一个人去了顾夜恒的房间。

    云丽瑶看着章萍的表现偷偷地笑了笑,然后跟季溪使眼色示意季溪也去看。

    季溪低下了头抱以了微笑。

    &ot;我要收回刚才的话。&ot;云丽瑶伸手将耳前的头发挽到耳后,笑着对季溪说道,&ot;我觉得章萍跟我表哥也不是没有可能,人在失恋的时候最为脆弱,最需要温柔以待,章萍这样子也许可以打动我表哥的心。&ot;

    &ot;你表哥……&ot;季溪看了一眼身边的叶枫,最后把想要说的话给收了回去,敷衍道,&ot;会得到幸福的。&ot;

    云丽瑶并不知道季溪这句是在敷衍,她继续说道,&ot;这次回帝都真是值了,不仅可以了解你跟叶枫先生的爱情,还能近距离观察我表哥跟章萍之间的发展,想一想都很兴奋。&ot;

    季溪看了她一眼,云丽瑶的样子确实很兴奋。

    她不明白云丽瑶兴奋的点是什么,但她也没有问。

    这时,章萍又回来了,手上依然端着那杯水。

    云丽瑶问,&ot;我哥没喝吗?&ot;

    &ot;不是,他睡着了。&ot;章萍把热水放在桌上,有些沮丧。

    &ot;顾总一直有午休的习惯。&ot;叶枫抬腕看了看手表。&ot;做我们这一行晚上多有应酬,如果想要保持一天的活力中午小歇一下是最好的。&ot;

    季溪知道叶枫也有午休的习惯,他办公室里有一个小间,可供休息。

    季溪倒没有这个习惯,中午休息的时候她一般跟袁国莉在职工休息区聊天打屁。

    &ot;你要小歇一会吗?&ot;她问叶枫。

    &ot;我确实有点困。&ot;叶枫摸了摸季溪的头发,&ot;不过没关系,陪女朋友聊天更重要。&ot;

    &ot;我们三个女生聊天,你一个男人多无趣呀。&ot;季溪并不需要叶枫当二十四孝男友。&ot;露台上有躺椅,你去睡一会儿。&ot;

    &ot;可以吗?&ot;

    &ot;当然可以。&ot;

    叶枫过来在季溪唇上亲了一下,然后朝云丽瑶跟章萍打招呼,&ot;那我去休息一会儿,你们聊。&ot;

    说着他去了露台。

    三个女生的目光都追随着他而去。

    看到叶枫在露台躺椅上躺下,云丽瑶回头对季溪说道,&ot;你跟他结婚的时候一定要请我呀,我想给你们当伴娘。&ot;

    &ot;啊,这个……&ot;季溪还没想这么远。她跟叶枫确定恋爱关系才十来天,结婚还早。

    &ot;你见过他父母吗?&ot;云丽瑶又问。

    季溪摇摇头,&ot;我们才开始谈恋爱,见父母差不多要等感情稳定下来再说吧。&ot;

    &ot;说得也是。&ot;

    话题在这里也就终止了。

    季溪又看了一眼露台,海风而大还带着海水的潮气,露台的方向并不向阳,季溪有些担心叶枫会被海风吹感冒。

    她想到自己背包里有叶枫的外套。

    她站起来在客厅里转了转。

    &ot;找什么?&ot;云丽瑶问。

    &ot;我在找我的背包。&ot;

    &ot;好像被谨森哥拿到休息室去了。&ot;云丽瑶指了指顾夜恒休息的房间。

    季溪,&ot;……&ot;她在考虑要不要去拿。

    章萍连忙问。&ot;姐姐,需要我帮你进去拿吗?&ot;

    太需要了。

    &ot;好,谢谢!&ot;

    章萍去了,不一会儿却空手回来了。

    &ot;没有吗?&ot;云丽瑶问。

    章萍哭丧着脸说道,&ot;有,不过在床上,我想拿但吵醒了夜恒哥,他说是谁的让谁进去拿。&ot;

    &ot;我表哥这臭脾气。&ot;云丽瑶站了起来。

    季溪拉住她。&ot;算了,我去拿吧,免得顾总再发脾气。&ot;

    一个包,还让章萍跟云丽瑶两个人进去帮她拿,她一不是什么大小姐二又不是什么珍贵的客人,那这么矫情。

    季溪去了休息室,本想敲敲门但想着章萍进进去去已经吵醒了他,敲门就算了。

    她直接推开门进去。然后站在门口跟顾夜恒汇报,&ot;我是来拿包的。&ot;

    &ot;把门关上!&ot;顾夜恒果然语气不善。

    季溪想着房间里亮着台灯又想着顾夜恒这臭脾气,听话地把门关上了。

    她开始搜索自己的包,如章萍所说她的背包跟其它人的包一起放在顾夜恒躺着的那张大床上。

    因为是游艇,床是靠着船舱摆放的,顾谨森这个人也挺&ot;好心&ot;把她的背包放在最里面,想要拿就要爬到床上越过顾夜恒才行。

    &ot;不好意思。&ot;季溪说了一句,然后半跪在床沿上伸手去拿自己的包。

    手刚碰到背带。她整个人却被顾夜恒给抱上了床。

    他侧过身压住了她,然后吻住了她的唇。

    这些动作一气哈成,没有给季溪反抗及思考的时间。

    妈的,这顾夜恒是不是睡糊涂了,以为她是来投怀送抱的?

    季溪一边抵制着他的唇舌袭击一边使劲推他。

    &ot;顾夜恒,你他妈看清楚,我是季溪。&ot;

    顾夜恒不再去吻她而是把头抵在她的怀里。

    季溪这才发现他额头上全是汗,人也在发抖。

    &ot;你怎么啦?&ot;她问。

    &ot;别说话。让我抱一会。&ot;他钻进她的怀里整个人蜷缩起来。

    似乎很难受。

    可是再难受也不能这样对她。

    而且外面还有叶枫跟章萍。

    &ot;顾夜恒!&ot;她想去推他。

    他握住她的手,声音带着哀求,&ot;就一会儿。&ot;

    季溪心软了。

    事后她想她之所以心软可能是因为顾夜恒从来都没有哀求过她吧。

    在那一刻她母性泛滥了,仅此而已。

    一分钟过去了。

    季溪觉得一会儿也该到了,她再次推他,顾夜恒松开了手。

    她连忙从床上跳下来,当然也没忘拿过自己的包,然后能十米冲刺的速度奔出房间。

    房间里。顾夜恒额头上的汗渐渐少了,他侧过身用脸颊去感受季溪刚才躺过的地方,努力去寻找她身上的味道,然后慢慢地平静下来进入了梦乡。

    季溪从背包里拿出外套盖到了叶枫的身上,虽然很轻但还是惊醒了叶枫。

    &ot;我怕你冷。&ot;季溪解释。

    &ot;不冷。&ot;叶枫挪了一下身子,&ot;要不要一起睡?&ot;

    躺椅很大,但季溪担心它能不能承受两个人重量。

    &ot;可以的。&ot;叶枫拉她。

    季溪笑着躺到他的怀里,两个人就着海风盖着外套闭上了眼睛。

    顾夜恒不知道是从何时起他有了胃痉挛这个毛病,也许是当年顾家的那场危机消耗了他太多心力,身体落下了毛病,也许是他发现了anlisa接近他的动机,让他神伤吃不下饭搞出了胃病。

    反正只要他心情一不好一不吃饭胃就会痉挛。

    后来他去医院检查,胃没有问题。他的主治医生告诉他,他会这样可能是跟他的情绪有关。

    医生建议他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要大喜也不要大悲。

    顾夜恒是一个不太愿意被情绪支配的人,所以他很讨厌自己的这个小毛病,这两年来他一直克制着自己的情绪,让人看不出他的喜也看不出他的悲,这个毛病也就从来都没有再犯过。

    他以为他已经修练成仙,没想到季溪跟顾老爷子介绍她是叶枫的女朋友时,他的胃痉挛了。

    毫无预兆。

    那天他滴米为进,要不是后来季溪误闯进他的房间他抱了她吻了她,他的胃可能还要作祟。

    刚才也一样,季溪到来虽然只有一分钟,但是奇怪的事他的胃突然就不疼了。

    果然是情绪所致。

    但他现在不应该有这样的情绪,季溪想要自由,他同意给她自由,三个月虽然不短但是他答应了她。

    人总要为自己的承诺付出代价。

    他已经在地狱了,那就允许她在天堂待三个月吧。

    顾夜恒告诫着自己,同时他也知道接下来的时间他还需要历练。

    只是他没有想到,历练的过程这么快就来了,当他走出房间看到季溪跟叶枫两个人相拥着挤在躲椅上睡觉时,他的胃又翻江倒海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开局签到十万年〕〔神羽战尊〕〔我的治愈系游戏〕〔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