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神豪婿〕〔陆凡龙门龙魂〕〔重生名媛:渣夫后〕〔渣总追妻路漫漫〕〔夜少追妻99次〕〔战狼在世〕〔云清夜景川佟宁〕〔老公追妻火葬场〕〔杨程周慕雪〕〔她说深情难再回〕〔重生后,渣总追妻〕〔重生后,渣总追妻〕〔重生后渣总追妻火〕〔第一刺客女婿〕〔杨凡周慕雪〕〔老公追妻火葬场云〕〔她说深情难再回云〕〔永夜之王杨凡〕〔玉堂缘〕〔龙神丹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逢场作戏 第六十一章:每每心痛时。
    外界一直觉得顾家家族庞大,那是因为之前恒兴集团的各个重要部门及下属的子公司都是由顾家的一些旁系在打理。

    例如顾老爷子两个弟弟的子女还有顾老爷子女儿们的亲家。

    原以为都是亲戚,为了大家共同的利益所有人都会尽心尽力,没想到这些所谓的顾家人联合起来暗渡陈仓差点将恒兴集团掏空。

    不,不是差点,是已经把公司掏空。

    面临快要破产的公司,顾超国选择了自杀。

    顾夜恒接手公司后只做了一件事,把那些吞了钱的家伙一个一个找出来,然后全数让他们吐出来。

    也就是在那一次,顾老爷子才知道自己的这个孙子是个狠角色。

    所以他很放心地把恒兴交给他。

    但顾老爷子也有一个疑虑,那就是顾夜恒把顾家那些旁系清除后,万一以后有个什么事谁又能帮他一把。

    商界是一个瞬息万变的世界,想要站稳就必须要有自己的势力。

    联姻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之前顾老爷子想让顾夜恒娶曾家的女儿,曾家有某些背景,更重要的是他们也需要大财团进行合作发展。

    但最后曾家的那个女儿不知为何拒绝了这门亲事。

    后来温家的女儿回来后,顾夜恒高调跟她复和,顾老爷子想着温家这些年一直在安城为顾家效力,既然顾夜恒喜欢那就随他吧。

    没想到,顾夜恒不到一个月就跟温婉亭分手了。

    这次分手,顾老爷子内心是窃喜的。

    所以他才提议让顾夜恒出国散散心,他希望顾夜恒早一点从这件事情上走出来,然后选择一个更好的伴侣。

    徐家的这个女儿顾老爷子是很满意的。

    徐家在商界可以说是和顾家齐名的。

    他们的产业跟顾家也不重合,所以以后可以合作的地方很多。

    但顾夜恒似乎对结婚没多大的兴趣,这让顾老爷子有些忧心。

    顾夜恒三十了,该谈婚论嫁了。

    找了一个合适的机会,顾老爷子又跟顾夜恒提起关于跟徐家大小姐相亲的事。

    &ot;为什么是徐家?&ot;顾夜恒漫不经心地问。

    顾老爷子说道。&ot;徐家资力雄厚跟我们顾家齐鼓相当,也算是门当户对。&ot;

    顾夜恒笑了笑,都什么年月了还叫门当户对。

    不过他没有反驳。

    顾夜恒不冷不热的态度让顾老爷子吃不准他究竟愿不愿意相亲,于是他语重心长地说道,&ot;你不要只是笑笑,你究竟是怎么想的跟我说说。&ot;

    &ot;我只会娶我喜欢的女人当我的妻子。&ot;这就是顾夜恒的想法,婚姻如果都成了成功的筹码,那这种成功要来又有何用。

    男人在事业上的野心是靠智慧与手段,但绝对不是靠女人。

    虽然很多人会认为这也算是一种手段,但他不屑一顾。

    顾老爷子见顾夜恒这么说连忙说道,&ot;这你还没跟徐家小姐认识怎么会知道她是不是你喜欢的人,万一正好是你喜欢的类型呢。所以面还是要见的。&ot;

    &ot;再说吧。&ot;顾夜恒兴趣不高。

    &ot;你还放不下那个叫温婉亭的姑娘?&ot;顾老爷子问。

    &ot;她?我对她早就没感觉了,这次她回来我让她待在我身边只是想试探一下温家的态度。&ot;

    &ot;安城的事情还没处理好?&ot;顾老爷子对绑架一事一无所知。

    顾夜恒对这事也从未在顾老爷子面前谈及。

    &ot;安城事很复杂,&ot;顾夜恒想了想还是决定透露一点给老爷子,&ot;魏家找了一个替罪羊,但真正在背后策划的人另有其人。&ot;

    &ot;安城分社应该不会搞出多大的事来。&ot;顾老爷子似乎不太愿意相信顾夜恒所说。

    顾夜恒看了老爷子一眼,心想老爷子果然是对安城有感情。

    恒兴集团总部虽然在帝都,但二十年前最大的产业却在安城。

    而安城的这块业务稳定后,老爷子就让自己的得力助手魏长明过去管理。

    顾老爷子一直对安城十分放心。

    最主要是他对魏长明很放心。

    当然,安城分社那些年确实为恒兴挣了不少钱,看上去对恒兴也很忠诚,四年前的那次变故他们没有参与就说明这个问题。

    但是没参与并不表示他们会永远忠心。

    这两年,安城的业绩一年比一年差,派去的人员查了半天只是说最近行业不景气。

    顾夜恒亲自过去调查,就发现魏家把安城的资产瓦解分块偷偷地进行了转移。

    他让魏家给个说法,魏家却让魏海清当了这个替罪羊。

    所以安城分社突然之间不老实,顾老爷子并不知道。

    当然,安城为什么突然不老实,顾夜恒心知肚明。

    顾家不止他一个儿子,还有一个顾谨森。

    而顾谨森从小生活在安城,虽然他九岁时才被认祖归宗,但他确确实实是顾家的血脉。

    还有顾谨森的母亲夏芝光,那也是一个让人捉摸不透的女人。

    二十四年来她无名无份地跟着一个大她十来岁的男人,还甘心一个人带着孩子生活在贫民窟,被顾家接回顾家在安城的宅子里后也是深居简出不作不闹。

    但了解夏芝光的人都知道,夏芝光可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女人。

    她欢场出身,常年混迹于歌舞厅、洗浴中心……人称夏姐。

    一个深知人情世故的女人在给豪门生了一个儿子后却突然变了性情,到一个破旧的生活小区开了一家小超市,也不去找麻烦。

    这不得不让人起疑。

    顾夜恒并不想针对任何人。他对顾家的这些产业也没独占之心。

    恒兴集团是父辈打下的江山,给他经营他努力做到最好,拿回去给别人他也不会说二话。

    因为他并不觉的恒兴集团是他的。

    自己打下的江山才是自己的。

    例如他接管恒兴后独资创办的公司--星耀娱乐。

    星耀娱乐才是他真正的心血。

    叶枫,也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人才,可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喜欢上了他的女人。

    想到季溪,顾夜恒暗自知叹了口气。

    顾老爷子看顾夜恒暗自叹气,有些担忧地问,&ot;怎么,他们的手伸得很长吗?&ot;

    &ot;那倒没有,一些小事。&ot;顾夜恒不想让老爷子操心。

    &ot;手只要不是伸得太长,有些事情睁一只眼闭一眼算了。&ot;顾老爷子劝顾夜恒,&ot;我知道你眼睛揉不得沙子。但是魏长明跟我了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如果只是一些小利益,给他们。&ot;

    顾夜恒点点头。

    不过同时他也觉得恒兴集团之所以千疮百孔跟老爷子仁慈的行事作风有很大的关系。

    创业之初,仁义可以把人聚起来,但是在守业的时候就不能再仁慈。

    顾夜恒顿觉有些疲惫。

    老爷子又说话了,&ot;我听说你让顾安心跟着谨森处理公司整合的事情?&ot;

    &ot;是谨森要求的,他说他刚进公司对公司的人事布局不是很清楚,需要顾安心在一边辅佐。&ot;

    顾老爷子点点头,&ot;嗯,谨森这孩子做事倒是有板有眼,你这个做大哥除了要多照顾他以外,有些事也可以放手让他去做。&ot;

    &ot;我会的。&ot;

    &ot;我们这些年对他是有亏欠的。&ot;

    顾夜恒看了老爷子一眼,没再说话。

    顾老爷子也看了顾夜恒一眼,问道,&ot;你母亲现在还在f国?&ot;

    &ot;嗯。&ot;

    &ot;她再婚了?&ot;

    &ot;嗯。&ot;

    顾老爷子沉吟片刻又说道,&ot;你母亲当年走的那么绝决,怎么又让你回了国?她是不是怕我们顾家的产业落入夏芝光手里?如果是,那她也想太多了,你可是我们顾家的长子嫡孙。&ot;

    顾夜恒嘴角挑起一个孤傲的弧度。

    顾老爷子话峰一转又说道,&ot;不过,该谨森的那一部分还是要给谨森的。&ot;

    &ot;您是指那一部分?&ot;顾夜恒问,&ot;是指父亲遗书上说的恒兴集团5%的股份还是指爷爷您心中所想?&ot;

    顾老爷子双手搭在拐杖上侧过头看着顾夜恒,良久才反问道,&ot;你觉得我心中是怎么想的?&ot;

    &ot;爷爷您是一个注重亲情的人,所以我想您肯定觉得我跟谨森都是父亲的儿子,所以都有权继承恒兴集团,同理,恒兴集团可以给我管理也可以给他管理。&ot;

    顾夜恒垂下目光,笑得云淡风轻,&ot;可能在外人眼里我接手恒兴集团是因为父亲意外去世时我正好就在他的身边,而当时顾谨森刚满二十,我占了先天优势,所以接手显得顺理成章。但这并不表示恒兴集团是我的,爷爷心中所想的是不是这个?&ot;

    &ot;我是怕你被人垢病。&ot;

    &ot;我明白。&ot;

    顾夜恒心里一直都明白,虽然他回到了顾家管理着顾家的产业,但是在老爷子眼里他并不比身为私生子的顾谨森亲近很多。

    父母在离婚的那一瞬,他似乎被绝裂出来,在他的母亲执意要带他走的时候。这种绝裂无疑让他成为了一个外人。

    于是一直安安静静待在安城的顾谨森,倒像是为延续顾家而生。

    所以在九年后他重新回到顾家时,顾家对他不是持欢迎态度。

    除了父亲顾权恩。

    顾夜恒是被迫回到顾家的,他的回归其实是为了帮父亲解决恒兴集团的财务危机,两年的时间他找到了问题所在,只不过在执行解决方案的时候他的父亲突发了意外。

    他继续留在恒兴更多的是为了完成父亲的夙愿。

    仅此而已。

    不过,今日老爷子的一番话也提醒了他,虽然他对恒兴集团没独占之心,但其他人并不是这么想。

    所以他要尽快解开父亲顾权恩意外身亡之迷,然后离开这个他并不留恋的地方。

    他又想到了季溪。

    &ot;听说你把章萍安排到星耀去实习?&ot;顾老爷子又问。

    &ot;嗯,之前她在星耀待过。&ot;

    顾老爷子想了想说道,&ot;当年你为了拓展公司业务想进军娱乐产业,我不是不准是公司的那些老人思想不及你的活泛。&ot;

    &ot;没关系。&ot;

    &ot;那这次整合你会把星耀并进恒兴吗?&ot;

    顾夜恒一边把玩手上的打火机一边看向顾老爷子,良久他才说道,&ot;星耀是我个人投的钱,虽然我对外宣称星耀在恒兴旗下,但实际上它的财务核算是独立的,经营方针也是独立的,我觉得这更有利于星耀的发展。&ot;

    &ot;恒兴跟星耀两家公司,你忙得过来吗?&ot;顾老爷子看上去有些担忧。

    &ot;星耀我聘请了一个专业的经理人,他有非常好的职业操守,不需我……操心。&ot;

    &ot;就是那个叶枫?&ot;

    &ot;是的。&ot;虽然叶枫现在是季溪的男朋友,但顾夜恒并不吝啬对他的赞许。

    公是公,私是私。

    这也是为什么面对叶枫时,他从来都没有表露出你抢了我女人的不良情绪。

    女人可以用其他方法夺回来,但绝对不是辞退对手。

    &ot;这个人有什么背景吗?&ot;顾老爷子又问。

    &ot;我重用他是因为他的能力,至于背景……他出身书香门第,父母在在南城化圈有一定的知名度。&ot;

    &ot;哦。&ot;顾老爷子露出欣赏之色。

    &ot;难怪顾安心会倾心于他,他的能力与家世确实出众,可惜他有心上人。&ot;顾老爷子似乎谈性很浓,他又问了季溪的情况。

    &ot;那个小姑娘是什么家世?&ot;

    &ot;不太清楚。&ot;顾夜恒又转了转手上的打火机。

    顾老爷子倒很上心,&ot;要是他们两个成不了,你把那个叫季溪调到其他的分公司,到时候撮合撮合一下叶枫跟顾安心。&ot;

    顾夜恒迟疑了两秒,&ot;……好。&ot;

    从老爷子那里回来,顾夜恒并没有急着回别墅,他一个人坐在车里抽烟。

    曾经,他坐在车里无处可去的时候他就会想到季溪,想到她在别墅里安静地等着他回去,不管有多晚,那盏等待他的庭院灯都会亮着。

    可是现在他把她弄丢了。

    他想给她打个电话,听听她的声音,但最后还是放弃了,他给简碌找了一个电话。

    &ot;顾总?&ot;不到一秒,简碌就接通了电话。

    &ot;在什么地方?&ot;顾夜恒问。

    &ot;东邻雅居。&ot;

    &ot;出来喝一杯?&ot;

    简碌想了想说道,&ot;顾总如果不介意的话到我这里来吧,我这里有一瓶好酒,一直没有开封。&ot;

    &ot;好。&ot;顾夜恒挂了电话,吩咐司机去东邻雅居。

    从顾家宅子到东邻雅居要经过星耀的办公大楼,顾夜恒看着夜幕下的这橦大楼,他的嘴角微微扬起了一丝笑容。

    他让司机停了车。

    &ot;顾总?&ot;司机很是不解。

    顾夜恒没说话,他拉开车门下了车,站在楼下再次看向这四个大字,然后迈步朝里面走。

    晚上的写字楼看上去毫无生机,连门口值守的保安人员也显得有些无精打采。

    司机过去跟保安打了招呼,两名保安一听大老板来了,萎靡的精神瞬间一怔,立正敬礼一头冷汗。

    大晚上的,传说中的背后老板突然夜访,任谁都会吓得腿肚子打转。

    &ot;顾总好!&ot;

    顾夜恒依然没说话,他径直上了楼。

    两名保安手乱脚乱地跟了过去。

    星耀核心部门叶枫的办公室和他的团队在六楼,顾夜恒虽然很少来公司但是对公司的情况还是了如指掌的。

    他径直上了六楼。

    保安人员帮其开了门,司机很机灵身板一拦把两名小保安拦到了外面。

    顾夜恒一个人进了办公区。

    他走到季溪的工位前,坐下。

    季溪的办公桌很干净,一台电脑一个件收纳盒几份资料放在案头。桌面上没有绿植没有装饰品,只有一只小巧可爱的水杯。

    顾夜恒拿起水杯,杯沿上残留着季溪留下来的口红印,杯里还有一些余水。

    他看着那半枚口红印,眸光渐浅,最后他覆到了那唇印上喝光了杯子里的水。

    水很凉,但却抚慰了顾夜恒那颗孤单的心。

    他放下杯子,笑了。

    他为自己点了一支烟,微仰着头慢悠悠地抽着,诺大的一间办公室只有季溪的工号位上飘着烟雾。

    站在门外的两个保安一脸懵逼,司机同样也懵逼。

    顾夜恒抽完烟站起来准备离开,目光在不经意间扫到了件收纳盒里的一个蓝皮小本。

    他在别墅的时候见过这个蓝皮小本,季溪喜欢在上面写写画画。

    他把蓝色的小本从收纳盒里拿出来打开。里面果然全记录着季溪的一些日常,她每天的花销还有她的一些所见所闻。

    例如喝到好喝的奶茶,她会在上面画上一杯奶茶,写出它的味道,还有她喝它时的心情。

    顾夜恒继续往后翻,他翻到了一个特殊的日子:七月一号。

    她在本子上画了一个冰淇淋,她没有写心情。

    顾夜恒也记得这一天,也记得那家冰淇淋店,他站在温婉亭身边,而季溪站在玻璃门的另外一边。

    他看到她,她也看到他。

    顾夜恒想也许在那一刻他就把她给弄丢了。

    他又坐了起来,从笔筒里拿出了一支笔。

    他想为这个冰淇淋做下解释,这时一张照片从笔记本里掉了出来。

    是季溪跟叶枫的合影,两个人站在海滩上笑得很开心。

    顾夜恒握笔的手顿了顿,他把笔又放回到笔筒里,他把照片反扣到桌面上,十指相抵神色凝重。

    他的目光又落到了季溪杯沿上的那半枚唇印上。

    第一次,他听到了心痛的声音!

    因为跟叶枫住到了一起,所以季溪不用再挤公交,上班的时间自然要比平时早。

    而且她也希望自己早一点坐到工位上。

    虽然她跟叶枫的关系在新员工群里炸开了锅,但在公司里她还是希望低调一点。

    低调的第一条准则就是不要在上班的高峰期一起进办公室。

    所以这也是季溪早到的原因。

    她开了茶室的饮水机,拧了抹布擦拭了一下桌面,然后端起自己的水杯到茶水间去洗。

    打开杯盖,她发现自己昨天喝剩下的半杯水已经没有了。

    是章萍帮她倒了吗?

    季溪没有多想,清洗杯子后开始接水。

    季溪不爱喝茶也不爱喝咖啡,她只爱喝白开水。

    以前,她只有白开水可以喝,久而久之也成了习惯。

    她把水杯端回到座位上,接着去开电脑,手伸向电源开关时她看到了自己的那个蓝色小本。

    她记得这个手帐本是放在第二格的,怎么到了第一格?

    她拿起来狐疑地看了看四周,难道是她昨天去送资料时有人过来翻了她的东西。

    她上班才两个多月,工位上的东西少的可怜,谁没事会到她的办公桌上找东西。

    会不会是章萍觉得无聊拿出来打发了一下时间。

    季溪连忙去查看蓝色小本上的内容,这本是她用来记帐的小本子,不过在记录买什么东西的时候她喜欢发表一些看法。

    她怕里面有些内容让章萍看出她跟顾夜恒之前有过交集。

    粗略翻看了一下,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妥。

    她决定把蓝色小本收起来,当往包里放的时候又觉得那里不对。

    她拿出来又翻了一遍。

    她知道那里不对了,她中间有一页被人给撕了。

    还有里面夹着的照片也不见了。

    我去。谁呀!

    季溪站起来看看四周,办公区大门处大家陆续的进来,已经来了的也开始准备上班。

    一切正常。

    难道又是章萍?

    章萍撕她的记帐本干什么?

    还有她拿她跟叶枫的合影又有什么用?

    这时,章萍也来了。

    她进来后虽然还是很礼貌地跟人打招呼,但脸上并没有多少生气。

    她看到了季溪,&ot;季溪姐,早。&ot;

    &ot;早。&ot;季溪拿着蓝色手帐本看着章萍的反应。

    章萍没有任何反应,她坐到自己位置上问季溪,&ot;今天我们的工作是什么?&ot;

    季溪没有回答她而是问,&ot;昨天我去送资料的时候有谁到过我工位上来吗?&ot;

    &ot;没有人。&ot;章萍连忙站起来,&ot;是有什么东西不见了吗?&ot;

    &ot;没有。&ot;

    看来不是章萍。

    季溪倒起水杯喝了一口,重新又打开了自己的手帐本,她翻到了最后一页。那页纸上赫然出现了一行字。

    这行字差点让她被口里的水给呛了出来。

    ほ好想你,季溪!ぺ

    好想她?谁写的?

    这字迹不是叶枫的,因为她跟叶枫一起寄过明信片,叶枫的字她认识。

    叶枫书写有个习惯,字喜欢向右倾斜,字体不大但笔画清晰。

    但这几个字行如草书,字体很大,狂妄自大中还带有一股傲骄气。

    难道是有人在暗恋她?

    季溪连忙合上手帐本把它塞进自己的包里,然后一边若无其事地整理着桌面一边观察着四周的情况。

    重点是年轻的男同事。

    大家都在忙碌,没人往她这边看。

    季溪试着咳嗽了一下,倒是吸引了几个人的注意,其中有一个还问她是不是感冒了。

    &ot;这入秋了容易感冒,季溪你要注意一点。&ot;说完这人就扭过头去忙自己的了。

    &ot;哦,好。&ot;

    没有一丝迹象呀!

    季溪决定不去追究这事,说不准是那个暗恋叶枫的女员工故意在她本子上写的呢。

    她坐下来开始忙工作,只是心里有些慌。

    这种慌张持续了半个小时,直到简秘书打电话过来。

    看到简秘书的来电显示,季溪没有马上接,而是奔出去找了一个角落偷偷地接听。

    &ot;什么事,简秘书?&ot;

    &ot;你能来一下医院吗?&ot;

    &ot;啊,现在吗?&ot;

    &ot;是的。&ot;

    &ot;哪家医院?&ot;

    简秘书报了一家医院的名字。

    季溪不在问了,简秘书这个时间给她打电话肯定是真的需要帮忙,想想他一个人在帝都整天围着顾夜恒转,根本就没有时间交朋友,这生了病确实需要有个人照顾。

    她二话不说地回到工位上,简单地给章萍布置了一下工作然后去了组长那请假。

    &ot;怎么一上班就请假?&ot;季溪的组长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虽然对季溪跟叶枫的事情有所耳闻但并不知道他们已经在交往,所以例行公事地问了一句。

    &ot;我朋友病了,我要赶出医院。&ot;季溪回答。

    组长在请假单上签了字,笑着提醒季溪,&ot;一个月请假不能超过三次。&ot;

    &ot;我知道了,这次是真有急事。&ot;

    季溪请好假回到工位上拿包,扭头看了一眼办公室的叶枫。

    叶枫正在跟几个部门的部长们在交待事情,季溪想了想决定等一下到了医院看了简秘书的情况后再在微信里跟叶枫说这事,于是直接出了办公室大门。

    赶到医院时,季溪连忙跟简秘书打电话,&ot;我到医院,你在哪里?&ot;

    &ot;刚洗了胃现在在病房里。&ot;简秘书报了一个病房号。

    是位于这家医院顶楼的特级病房。

    简秘书洗了胃?

    我的天呀!季溪急得连跟叶枫发微信的事都忘了,直接奔向住院部电梯。

    电梯到了特级病房所在的楼层,一出电梯就有一位漂亮的女护士过来询问。

    季溪说明了来意,护士领着她去了里间。

    里间只有了间病房,不仅如此病房布置的十分温馨,窗明几净绿植围绕,跟季溪印象中的病房完全不一样,没有焦急如焚的家属,没有坐在病床上呻吟的病人,没有进进去去的医生护士。

    果然是特级病房。

    &ot;季小姐,病人在里面,您可以直接进去。&ot;护士小姐站在门外客气地对季溪说道。

    季溪点点头,弯下身子推开了病房里的门。

    简秘书果然在里面。

    只不过是站着不是躺着。

    季溪蹙了一下眉,正在发问却意外发现床上还躺着一个人,不过门厅的茶柜挡着她只看到了一半。

    她进去关上门,压低声音喊了一声简秘书。

    简秘书连忙过来。

    &ot;你不是说你洗了胃吗?&ot;季溪上下打量他。

    &ot;是顾总洗了胃。&ot;简秘书的目光落到病床上。

    季溪绕过门厅的茶柜,伸着头看了一眼病床,病床上躺着人果然是顾夜恒。

    她的眉头蹙得更紧了。

    顾夜恒洗了胃喊她来干什么?

    她有些想发脾气,一抬眸就看到简秘书担忧的眼神。

    难道顾夜恒的病很严重?

    &ot;他怎么回事?&ot;季溪面无表情地问。

    &ot;昨天晚上喝酒喝伤了胃,吐了很多血。&ot;

    吐血?

    季溪心慌了一下,&ot;他不会死吧?&ot;

    &ot;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不过顾总一直都有胃痉挛的毛病,之前检查过一次说是情绪影响的,这次胃出血医院又检查了一次……&ot;

    简秘书说到这就不再说了。

    季溪觉得顾夜恒八成离死不远了,她的心更慌了,可是她觉得这种时候她不应该慌,顾夜恒死不死跟她有什么关系。

    她让自己镇定了一下。

    &ot;怎么会这样,通知他家人了吗?&ot;季溪问。

    简秘书一脸苦笑。&ot;顾总只有一个七十几岁的爷爷。&ot;

    季溪想了想那坐在轮椅上行动都不便的顾老爷子,突然觉得顾夜恒这个人活着也很可怜。

    没日没夜的工作,生了病身边就一个秘书。

    &ot;为什么不通知章萍?&ot;季溪又问,目前来看章萍是他身边最为亲近的女人。

    &ot;章萍?&ot;简秘书一脸奇怪,&ot;你是说章副总的侄女,顾总生了病为什么要通知一个客人?&ot;

    &ot;客人?&ot;季溪眨了眨眼睛,指了指病床上的顾夜恒又指了指简秘书,&ot;他跟章萍两个人搬到别墅里的事,你不知道?&ot;

    &ot;别墅里现在只有顾总一个人住并没有章萍小姐,章萍小姐是住在顾家宅子里,顾总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搬出来的。&ot;

    啊!

    原来她搞错了。

    难道那天在游艇上他们两个人没有发生关系?

    这样看来顾夜恒这个人也不是很渣,知道什么可为什么不可为,没有用下半身思考

    季溪对他的好感值提升了0.5。

    但这个0.5还不至于让她待在这里听简秘书讲他的病情。她怕自己越听心越乱。

    &ot;他要是真有事你还是通知他的家人吧,顾老爷子身体不好不是还有章副总吗,她也算是他名义上的姑姑。&ot;

    &ot;可是顾总他想见你,昨天晚上他喝多了一直喊你的名字。&ot;

    喊她的名字?

    季溪甩了甩头,&ot;简秘书,我现在有男朋友了,所以我跟他之间的那些事请你不要总拿出来说。&ot;

    &ot;我知道,可是你跟顾总之间真的有误会,顾总他一直以为你只是出去散心不知道你要离开他,你上次说要去旅行,他还很高兴地让我帮你去办护照,季溪,顾总很喜欢你,是打心里喜欢你。&ot;

    &ot;顾夜恒让你说的?&ot;

    &ot;不,是我觉得顾总他不能没有你,你回到他身边吧!&ot;

    &ot;我有男朋友了。&ot;季溪又重声了一遍。

    简秘书摇了摇头,&ot;季溪,你选择叶枫更多的是因为感动不是因为你真的喜欢他,时间久了他也会觉察到的,你心里爱的那个人一直都顾总,只是你自己一直在忽略它罢了。&ot;

    &ot;我……&ot;季溪想说她没有,可是知道顾夜恒会死的那一瞬间她确实心慌了。

    她还是在意他的。

    可是现在她不应该在意他,他……只是她的恩人而已。

    &ot;我是打算跟叶枫结婚的。&ot;季溪看向简秘书,&ot;而且我现在是越来越喜欢他,我觉得他给予我世上最好的爱情,这是顾先生不能给予的。&ot;

    &ot;是的。我曾经爱过顾先生,但我也被他深深地伤过。也许你会说那些都是误会,但我的心当时是痛的,这是真实的。&ot;

    &ot;所以简秘书你不要再劝我了,就算我现在回头跟了顾先生,可是我也只能做他的情妇,我要的是爱情不是偷情。&ot;

    &ot;你在意你的身世?&ot;

    &ot;不,我不在意,是顾先生身份会在意,而且从顾老爷子的态度上来看,像顾先生这样的人会娶的女人不是曾家小姐就是徐家小姐,有钱人的游戏规则里从来都没有白王马子跟灰姑娘。&ot;

    &ot;简秘书,你劝我也只是劝我当他的情人而不是妻子。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如果我是你的妹妹你还会这样劝我吗?&ot;

    &ot;我是觉得顾总他可能并不在意这些,因为他还没有做选择。&ot;

    &ot;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我不能一直等着他选择。&ot;

    简秘书败下阵来,&ot;小溪,我从来都没有想到你口才这么好。&ot;

    &ot;以前我为了待在顾先生身边隐藏了很多技能,因为他喜欢听话乖的女人,所以我从不争辩。&ot;

    &ot;所以我都是装的。&ot;

    简秘书摇了摇头,季溪是真的变了,变得越来越像顾夜恒了。

    可能她都没有意识到。

    两个人在说话的时候,病床上的顾夜恒挣扎着坐了起来。

    &ot;顾总!&ot;简秘书连忙奔过去把枕头拿起来想让他靠着。

    顾夜恒摆摆手拒绝了他的好意,因为是醉酒吐血来洗的胃,他整个人还有点宿醉的感觉。精神不是很好。

    这让季溪更加相信他命不久矣。

    她心中不免又慌了三分,她虽然不想再见到他,但她却从未想过他会死。

    &ot;你怎么样?&ot;她也走到他病床前紧张地询问。

    顾夜恒这才看到季溪。

    &ot;你怎么把她喊来了?&ot;他问简碌。

    他的声音也是沙哑低沉没有一丝力气。

    &ot;我是来照顾你的。&ot;季溪代为回答道,&ot;你要是不愿意,我马上走。&ot;

    她说完转身。

    顾夜恒伸手扣住了她的手腕,他的意思很明显,他并不想让她走。

    简秘书本是希望两个人能坐下来好好把话说清楚,就算没有结果他也希望顾夜恒能全数放下,不要总是这样伤害自己的身体。

    因为这样的顾夜恒,他从未见过。

    于是他说道,&ot;是我让小溪过来的,顾总你胃出血的事我没有告诉老爷子,所以公司的事情您还是要处理。我先回公司把所有件拿过去给您审批。&ot;

    说完他吩咐了季溪两句就走了。

    期间,顾夜恒一直扣着季溪的手腕。

    那手劲倒不像是一个快要死的人。

    也许顾夜恒还不知道自己身体出现了状况。

    倒是简秘书,她来的时候谈起顾夜恒一脸疼惜,这人刚醒他又回公司拿件让他看。

    他现在可是一个病人。

    想到此,季溪开始心疼起顾夜恒,正应了章萍那句话,顾夜恒这个人很可怜。

    &ot;我不走,你可以放手了吗?&ot;心疼归心疼,季溪并没有给他什么好脸色。

    顾夜恒松了手,懦弱的半靠在病床上。

    这时,护士小姐端着托盘走了进来。

    &ot;顾先生,您醒了,感觉怎么样?&ot;

    &ot;胃还是有点痛。喉咙也有点不舒服。&ot;顾夜恒回答。

    &ot;您的胃情况很严重,以后少喝点酒。&ot;护士小姐递过来两颗药。

    顾夜恒服了下去。

    她又给了顾夜恒一颗含片,&ot;这会让您舒服一些。&ot;

    顾夜恒照做。

    护士出去了。

    季溪连忙跟了出去,问护士,&ot;我们能为他做点什么?&ot;

    &ot;二十四小时禁食,不要喂他东西,期间胃可能会不舒服,尽量让他保持心情愉悦。&ot;

    &ot;二十四小时过后呢?&ot;

    &ot;可以吃些流食。&ot;

    季溪记下了,回到房间,顾夜恒已经从病床上下来了。

    季溪从未见过穿病号服的顾夜恒。

    感觉那个冷漠的男人突然之间没有了距离感,有的只是形单影只。

    她过去扶了一下他的胳膊。

    &ot;你还是躺下吧。&ot;

    &ot;我想抽支烟。&ot;

    &ot;你都快要死了还抽什么烟?&ot;季溪突然就暴燥起来。

    顾夜恒看向季溪,&ot;医生跟你说我要死了吗?&ot;

    季溪,&ot;……&ot;

    顾夜恒轻声问她。&ot;我死了你会想我吗?&ot;

    季溪撇了撇嘴,她还不太习惯这样说话的顾夜恒,于是她故作冷静地来了一句,&ot;等你死了再说吧。&ot;

    顾夜恒笑了,他听话的回到了病床上。

    季溪过去想帮他盖一下被子,这时她的手机响了。

    她拿出来一看,是叶枫打过来的。

    她这时才想起来她还没跟他说明自己请假的原因。

    不过现在她也不好说明,总不能说她请假过来照顾顾夜恒吧。

    可是这电话还是要接的。

    她按了接听健,一边把手机放在耳边一边准备往外走。

    顾夜恒再次拉住了她的手腕。

    &ot;不要走!&ot;他说。

    手机里叶枫的声音也传来,&ot;季溪,你怎么请假了?&ot;

    &ot;我……&ot;季溪看了顾夜恒一眼,只好压低声音对叶枫讲,&ot;我一个朋友病了在医院。&ot;

    &ot;突发的疾病吗?&ot;

    &ot;嗯。&ot;

    &ot;在哪家医院要不要我过去?&ot;

    &ot;不用了,叶枫哥,我应付的来。&ot;她话音刚落,顾夜恒却把她拉进了怀里,下一秒他就吻住了她的唇。

    季溪,&ot;……&ot;

    手机另一端的叶枫并没有发现异常,他关切地问道,&ot;真的不需要我过去吗?&ot;

    顾夜恒咬了一下她的嘴唇,季溪痛的哼了一声。

    &ot;季溪?&ot;叶枫问。

    季溪脑子全乱了,她不知道是该跟叶枫呼救还是该反抗。

    显然,两样她都做不了。

    因为她的嘴被顾夜恒堵着。

    而她的一只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被顾夜恒反扣着。

    慌乱片刻后她这才想到要挂电话,要不然顾夜恒这个家伙突然说些虎狼之词,那叶枫岂不是发现她在骗他。

    她连忙去挂电话,顾夜恒却把她的手机夺过来扔到了一边。

    他把她按到了病床上,吻依然继续。

    手机里,叶枫的声音也在继续,&ot;季溪,你怎么不说话了,季溪?&o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