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李锋张雪小说〕〔鼎天〕〔陆州姬天道〕〔赵东苏菲〕〔江酒陆夜白〕〔天降三宝:虐渣妈〕〔一胎三宝爹地找上〕〔一胎三宝江酒〕〔天降三宝江酒〕〔超强王者苏阳〕〔开局和女神离婚〕〔超品渔夫〕〔欢想世界〕〔赵东苏菲花都兵王〕〔都市潜龙〕〔战龙觉醒〕〔超级保安〕〔美女的近身龙卫〕〔潜龙腾渊赵东〕〔都市狂龙赵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逢场作戏 第六十三章:他发现她心里还有他。
    吃完饭洗完澡已经是九点了,季溪一个人到厨房去处理海产品,叶枫则在书房处理一些事务。

    几分钟后,叶枫从书房出来,走到餐厅见季溪一个人在厨房里忙,他正想过去问却看到置物架上有一个新买的保温桶。

    他把包装打开,保温桶不大淡绿色的桶身,很是小巧可爱。

    &ot;这家伙难道还要把爱心早餐带到公司去?&ot;叶枫小声嘀咕,再看厨房的季溪时目光里全是温柔。

    他喜欢这种感觉,自己心爱的女人为了他们的一日三餐在忙碌,这种温馨中透着满满的烟火气息。

    是他向往的生活。

    他甚至开始幻想跟季溪两个人的婚礼以及他们婚后的生活,每天一起上班一起下班,然后生两个可爱的孩子,他甚至开始想孩子的名字。

    他脸上的那份温柔慢慢地变成了一种幸福。他把保温桶装好放回置物架去了厨房,从身后抱住了季溪。

    他把下巴搁在季溪的脖颈之间看着她手上的大虾,&ot;怎么还在忙?&ot;

    &ot;清理好了明天早上好熬粥。&ot;季溪回答。

    &ot;熬粥这么麻烦呀,下回我们改吃西式早餐烤点面包煎个鸡蛋,我也学一学,以后我做给你吃。&ot;

    季溪扭过头看着叶枫完美的侧颜,她温柔地嗯了一声,&ot;这粥也是我最后一次熬,以后不会了,再也不会了。&ot;

    &ot;是呀,太麻烦了。&ot;叶枫并不知道季溪的话里有所指,他依然沉浸在自己的幸福中。

    他把季溪又抱紧了一些,吻细细密密地落到她的后脖颈上。

    &ot;叶枫哥?&ot;

    &ot;真好闻。&ot;叶枫绕到她前面在她侧颈上又亲了一下,&ot;有蜜糖的味道。&ot;

    &ot;叶枫哥,这厨房全是海腥味那有蜜糖味?&ot;

    &ot;你身上有。你知道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给我拉椅子,我就闻到了你身上的蜜糖味,我心里就想这个小女生擦得什么香水呀,怎么这么好闻。&ot;

    &ot;后来我才知道那其实是你的体香,&ot;叶枫又把吻落到季溪的吻边。&ot;一个男人如果对一个女人动了心连鼻子都敏感起来,闻过一次就终生难忘。&ot;

    &ot;气味对你们很重要吗?&ot;

    &ot;当然。&ot;

    &ot;那……如果你恨一个人也会记住她的味道吗?&ot;

    &ot;我没有恨的人。&ot;

    &ot;苏熔呢?&ot;季溪看着他,目光清澈,她只是想弄明白顾夜恒让她喷anlisa专属的香水是不是如顾夜恒所说不想爱上她。

    &ot;为什么提到苏熔?&ot;

    &ot;我就是想知道,如果我身上有她的味道你会喜欢吗?&ot;

    &ot;你身上怎么会有她的味道。&ot;很显然叶枫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但季溪想,她再次追问,&ot;如果我喷跟她一样的香水。你会反感吗?&ot;

    叶枫,&ot;……&ot;

    &ot;我就是想知道,你如实地回答我好不好?&ot;

    叶枫想了想,&ot;如果我记得她喷过什么香水,你要是跟她用同款,我可能会让你换掉。不过我并不记得,你喷什么香水我都无所谓,当然你跟我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最好不要喷香水,我喜欢闻你的味道。&ot;

    说完,他问季溪,&ot;你为什么要问这些。&ot;

    &ot;就是好奇,不过现在不好奇了。&ot;季溪转过身双手撑在水槽上,她想关于香水的事情顾夜恒让她用,何许真如他所说他不想再陷进爱里。

    但这件事情本身也说明一个问题,当初顾夜恒一定是对anlisa爱得很深,只有刻骨铭心的爱才会滋生出不可抹灭的恨。

    所以她的替身论并没有问题,顾夜恒并没有真正地喜欢过她。

    因为顾夜恒这个人爱也爱得张狂,恨也恨得执着。

    而他对她没有爱也没有恨,有的只是背叛后愤怒,仅此而已。

    季溪耸了耸肩,继续挑虾线。

    叶枫单手支在厨房案台上歪着头看着季溪。&ot;你是不是在意今天苏熔过来找我?&ot;

    &ot;你现在才问我在不在意?&ot;季溪斜睨了他一眼,故意逗他。

    叶枫恍然大悟,&ot;哦,刚才你那么主动是因为这件事情,你在宣布主权?&ot;他像是发现了新大陆,&ot;因为你吃醋了?&ot;

    &ot;我没有吃醋,&ot;季溪不想叶枫误会,&ot;我相信你,也相信我们的感情。&ot;

    &ot;那你为什么这么主动,这可不像你?&ot;

    因为她想确定自己的心,她想用肌肤之亲来修补她心中的那条缝隙,让自己不要摇摆,不要再去想顾夜恒。

    但这些她不能告诉叶枫。

    &ot;我偶尔也想主动一下。&ot;季溪抬眸看向叶枫,用反问来掩盖事实,&ot;难道不行吗?&ot;

    &ot;行,当然行。&ot;叶枫俯下身吻了一下她的唇,&ot;只要你想我随时听从差遣。&ot;他顿了顿问她,&ot;你现在想不想?&ot;

    &ot;现在?&ot;他们不是有过一次吗?

    &ot;我还要处理这些虾。&ot;

    &ot;那我先去夜跑,跑完回来后我们再继续。&ot;叶枫朝她意味深长地眨了眨眼睛,然后出了厨房。

    听到关门声,季溪挑虾线的手都开始抖了。

    叶枫在这方面的战斗力一点都不输顾夜恒,虽然他温柔一些,但他也挺能折腾。

    他们才刚开始同居呀!

    晚上,他们果然还是继续了。

    第二天,季溪熬好粥后,叶枫还没有起床,她没有等他而是给他留了一张纸条,匆匆拧着保温桶出了门。

    她赶到医院,医院却告知她顾夜恒昨天下午就办了出院手续。

    季溪连忙给简秘书打电话。

    &ot;顾总在别墅里面静养。&ot;

    &ot;那粥怎么办?&ot;她也不能送到别墅去。

    简秘书总是那么善解人意,他让季溪把粥送到他的住处,&ot;我等一下要去顾总那,我帮你带过去。&ot;

    &ot;谢谢!&ot;

    季溪打了一辆车,这时叶枫的电话打了过来。

    &ot;怎么一个人先走了?&ot;

    &ot;啊,我要回宿舍取点东西。&ot;季溪用事先编好的理由搪塞。

    &ot;很重要的东西吗,还特意跑过去?&ot;

    &ot;是呀。粥你喝了吗?&ot;季溪转移了话题。

    &ot;正在喝,早上起来喝碗粥胃里暖暖的,谢谢你季溪!&ot;

    &ot;不用谢,桌上还有鸡蛋跟火腿,也要记得吃。&ot;

    &ot;嗯。&ot;叶枫挂了电话,目光落到了置物架上,昨天放在上面的保温桶已经不在了。

    他以为是季溪把熬好的粥给袁国莉送了过去。所以并没有多想。

    他吃完早餐正准备换衣服出门,这时辛秘书的电话打了过来。

    &ot;叶总,今天上午总部的会议取消了。&ot;

    &ot;取消了?&ot;这是很早就定下来的会议,也是恒兴第四季度最为重要的会议,怎么临到要开的时候取消了。

    &ot;什么原因?&ot;他问辛秘书。

    &ot;没说原因。&ot;辛秘书问道,&ot;您还在家吧?&ot;

    &ot;嗯,正准备出门。&ot;

    &ot;那我开车过去找您吧,会议虽然取消了,但是星耀马上要上的这个项目还是要找顾总签字的,我来拿件。&ot;

    昨天晚上叶枫已经审核了星耀的这个项目,他原计划是准备今天开会时提前到顾夜恒办公室把审批给签了。

    但没想到会议临时取消。

    想到辛秘书过来还要来回的跑,叶枫说道,&ot;件我拿过去签吧,我这里离总部大楼近一些。&ot;

    &ot;那我直接到公司了。&ot;

    &ot;嗯。&ot;

    结束跟自己秘书的通话,叶枫马上给简秘书去了一个电话,他想询问一下顾夜恒的行程。

    会议既然取消顾夜恒肯定是另有安排,他想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过去最为合适。

    &ot;我等一下要去见顾总,如果叶总你有要事的话,我们一起过去。&ot;

    &ot;顾总怎么了?怎么突然取消了会议?&ot;

    &ot;顾总病了。&ot;

    啊!

    得知顾夜恒在半山别墅养病,叶枫内心还是挣扎了一下,他知道季溪曾经也住在哪里。

    虽然他能理解也不介意季溪的这些过往。可是让他到别墅里直接面对里面的一景一物,他自知这需要一点勇气。

    因为他会想象,想象着别墅里曾经发生过的事。

    带着这种挣扎,叶枫还是去了半山别墅,他在门口等了一会儿,简秘书的车过来了。

    他下了车,手里拧着一个保温桶。

    这个绿色外观的保温桶一出现。叶枫的眼皮就跳了一下。

    这是季溪昨天买的保温桶,怎么会出现在简秘书手上。

    &ot;你先到了,一起进去吧。&ot;简秘书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上前推开了院门。

    &ot;我还是在外面等吧。&ot;叶枫并没有上前,而是去件递给了简秘书,&ot;这是星耀要上的一个项目,需要顾总审批。&ot;

    简秘书想了想伸手接过件。

    叶枫看了一眼保温桶,问道,&ot;顾总病了没人照顾吗?&ot;

    &ot;顾总这个人平时喜欢独来独往,不喜欢陌生人在身边,生病了也是如此。&ot;

    &ot;所以简秘书您过来给顾总送早餐?&ot;

    &ot;是呀,顾总是胃上的毛病,只能喝粥。&ot;简秘书把保温桶微微隐到了身侧。

    叶枫退下了台阶,目送着简秘书走了进去。

    简碌在进别墅的时候下意识地也看了一眼保温桶,然后转过身瞟了一眼院外。

    对于叶枫跟季溪两个人发展,他并不知道到了那一步,所以下意识的这一眼也仅仅只是他的一种下意识。

    别墅里,顾夜恒已经起来了,跟昨天相比他今天的气色更难看,一天一夜未进食让他本来立体的五官更深邃了。

    &ot;胃还难受吗?&ot;简碌关切地问他。

    &ot;好一些了。&ot;他支起手开始按额头。

    简碌把保温桶打开推到顾夜恒面前,然后到厨房拿了一个勺子。

    他知道顾夜恒头疼的毛病也犯了。

    顾夜恒其实并没有像他外表看上去那么强悍健康,恒兴出现问题的那两年,顾夜恒都是靠安眠药才能入睡。

    他的胃病、头疼的毛病也是那个时候落下的。

    后来他跟季溪在一起后,他的情况就好了一些,胃上的毛病很少再犯过。

    睡眠质量也比以前要好。

    现在季溪走了,他的身体也垮了。

    &ot;叶枫在外面。&ot;他把这件事情禀报给了顾夜恒。

    &ot;他怎么过来了?&ot;

    &ot;为了星耀的新项目。&ot;简碌把件打开放到顾夜恒面前,&ot;这个需要您审批。&ot;

    顾夜恒把件推开,他开始喝粥。

    简碌就不再说签字的事了,他坐到顾夜恒的对面开始聊这粥。

    &ot;是海鲜粥,季溪说在觅林岛的时候看你喝过,觉得你应该喜欢所以就熬了。&ot;

    顾夜恒拿勺子的手滞了一下,如墨染的眸子微微颤动了一下,他抬眸看向简碌,&ot;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ot;

    &ot;季溪母亲的事情您不打算告诉她吗?&ot;

    顾夜恒喝了一口粥,没有说话。

    &ot;顾总。爱一个人要说出来而不是默默地付出!&ot;

    &ot;你又在教我做事了?&ot;

    &ot;没有。&ot;

    顾夜恒又看了简碌一眼,他的声音变得低沉,&ot;季溪母亲的事情只是举手之劳,没必要告诉她,而且我也没像你想的那样喜欢她,她只不过是长得好看了一些。&ot;

    简碌知道顾夜恒这么说只不过是在麻痹自己,或许他自己也不知道他有多爱季溪。爱到喝醉后一遍一遍地喊着她的名字。

    季溪回不来了,他心里也很清楚。

    &ot;那叶枫呢,还让他继续待在星耀?&ot;简碌问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

    &ot;他只是喜欢季溪,工作上又没有失误。&ot;

    未了,他警告简碌,&ot;我从来都没有在叶枫面前提起过季溪跟过我的事情,你也不要提。季溪难得谈一次恋爱,她既然想要,就给她!&ot;

    顾夜恒又喝了一口粥。

    简碌点了点头。

    真正爱一个人也许就是这样,你想要的我全部都给你,那怕自己陷入深渊。

    简秘书出来把签好的件递给叶枫。

    &ot;顾总刚出院,所以还得静养两天,不过生病的事情没有对外公布,主要是怕老爷子担心。&ot;

    叶枫明白简秘书的意思。他点了点头。

    不过他还是问了一句,&ot;顾总去医院了吗?&ot;

    &ot;去了,昨天下午出的院。&ot;

    &ot;哦。&ot;叶枫跟简秘书寒喧了两句就上了车。

    开车回星耀的时候他的情绪不太好。

    因为他怀疑昨天季溪请假赶到医院照顾的人其实是顾夜恒。

    顾夜恒生病,她第一个赶去照顾,这说明她心里一直都有他。

    是呀,她曾经为了跟顾夜恒表白那么认真地写了一份计划书,如此热烈怎么能说不爱就不爱。

    叶枫自己也知道季溪说交往的时候。更多的是因为他为她受了伤。

    她感动了,但并不是因为她爱上他。

    她爱的人始终是顾夜恒,所以昨天晚上她主动求欢是因为她意识到这一点,她想用跟他的肌肤之亲来稳住她有些动摇的心。

    回到公司楼下,叶枫没有马上上去,他一个人在车里坐了一会儿,他想平复一下自己的情绪。

    他不想让季溪看出他已经窥视到了她的内心。

    他真的很喜欢她。喜欢到那怕她心里有人他也不在乎。

    他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推门下车却看到季溪正站在他车门前,她看着他,一脸忐忑。

    季溪上班后见叶枫一直没来,她偷偷地给辛秘书发了一条信息。

    辛秘书告诉她,叶枫要先去顾总那里签一份件再过来。

    季溪得知这个消息后脸瞬间就白了。

    叶枫要跟顾夜恒见面,那他岂不是会看到她让简秘书送过去的粥。

    那粥叶枫也吃过。他那么聪明,只要看一眼全都会明白。

    季溪一个上午都坐立不安,她甚至开始祈祷希望叶枫去找顾夜恒的时候,简秘书还没有到。

    签一个字也不需要多少时间。

    她点子不会这么低的。

    可当她下到停车场准备在叶枫的车位上等他时,她看到了早已经回来的叶枫。

    他坐在车里,一言不发,脸阴沉的可怕。

    季溪的心瞬间掉入了冰天雪窑。她觉得叶枫肯定知道了。

    叶枫看到她后连忙从车里下来,&ot;你怎么在这?&ot;

    &ot;我,我看你一直没回来,我……&ot;季溪想现在解释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昨天她在医院里得知是顾夜恒生病的时候她就应该说的。

    现在解释应该已经晚了,而且刚才叶枫的脸色那么难看,也许她解释也没有用。

    她确实因为顾夜恒分了神。

    &ot;我去找顾总签字去了。&ot;叶枫知道在为怎么跟他解释为难,他先说道。&ot;不过没碰到他的人。&ot;

    季溪明显地松了口气,她问道,&ot;他不在公司吗?&ot;

    &ot;是呀,简秘书说他出差了。&ot;

    出差了?

    季溪想这也许是简秘书为她找的托词。

    &ot;你没事先打个电话问就过去了?&ot;她随口说道。

    叶枫笑了笑,&ot;这个项目很急,我也没想到顾总临时会出差。&ot;

    季溪低下了头,踌躇半天还是问了出来,&ot;那你怎么不上去,一个人坐在车里。&ot;

    &ot;因为苏熔的事,她又给我打电话了,我有些苦恼。&ot;

    &ot;苏熔?&ot;季溪立刻警觉起来,&ot;她的事不是已经处理好了吗,她又为什么事给你打电话?&ot;

    &ot;还是为了跟我们公司艺人合作的事情。&ot;叶枫想起了一件事,&ot;对了,你说要调到艺人管理部,这事我已经安排好了,你下午就可以到艺人管理部报道。&ot;

    &ot;我负责跟谁?&ot;

    &ot;钟素。&ot;

    季溪脸上马上有了神彩,钟素可是国内非常有实力的一名艺人,不仅影视界很有影响力,在乐坛也有一点地位,虽然已经过了四十岁,但是外貌并不输那些当红的小鲜肉。

    &ot;我在他团队里做什么?&ot;她激动地问叶枫。

    &ot;现在依你的资历只能当个纪经人助理。&ot;

    &ot;啊,不是他的助理?&ot;

    &ot;当艺人助理要天天跟片场的,影视基地离帝都这么远,你想跟我异地恋?&ot;叶枫捏了一下她的脸。

    季溪笑了笑,没有说话。

    两个人一起朝公司大楼走时,叶枫看着她的背影,心里不免又一次失落。

    因为季溪并没有回应他异地恋的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开局签到十万年〕〔神羽战尊〕〔我的治愈系游戏〕〔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