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神婿叶锋〕〔天神殿萧天策〕〔威震九州〕〔苏渊江云烟〕〔神医狂婿〕〔高天策高微微〕〔萧天策高薇薇最新〕〔萧天策高薇薇小说〕〔萧天策高薇薇〕〔最佳上门女婿〕〔萧天策高微微小说〕〔肖天策高微微〕〔陆先生的九胞胎〕〔太初符神〕〔云铮猫神的王者荣〕〔八岁,我瞒着爸妈〕〔舒柒柒冷奕宸〕〔头号战神〕〔我有九个神级姐姐〕〔顾南绯秦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逢场作戏 第八十章:上门叫嚣。
    最后藏品某国皇室的宝石皇冠登场后,拍卖厅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因为这顶皇冠的起拍价是一千万,每次加价一百万。

    季溪突然兴奋起来,她问章慧玲,&ot;这次我们举到什么价位就停?&ot;

    &ot;举到全场只有我跟顾夜恒对决时,你再举三次就停。&ot;

    季溪点点头,这操作可以量化,她心里有了底。

    这时,章慧玲站了起来。

    &ot;章副总?&ot;

    &ot;我去把那块玉的钱给付了,马上回来。&ot;

    季溪再次点头。

    皇冠开始起拍,第一轮十分激烈,很多都想拿下这个藏品。

    季溪也趁机举了两次牌子,但都被别人给压了下去。

    价格叫到了三千万。

    顾夜恒举了一下牌,直接加到四千万。

    &ot;37号顾先生四千万。还有要加价的吗?&ot;

    &ot;四千万一次……&ot;

    季溪举起了牌子。

    &ot;这边23号的女士……&ot;拍卖师翻手上的名单,似乎没有找到季溪的名字,于是继续说道,&ot;开到四千一百万。&ot;

    顾夜恒慢悠悠地举起了牌子。

    &ot;37号顾先生又加价了,四千两百万!&ot;拍卖师有些激动。

    季溪举牌。

    &ot;23号四千三百万!&ot;

    顾夜恒也举。

    &ot;37号四千四百万。&ot;

    季溪想最后一次,举完就不再举了。

    她含笑着把牌子举了起来。

    拍卖师一阵惊呼,&ot;23号四千五百万,看来这位女士是势在必得。&ot;

    no,她才不是势在必得,她只是抬高物价。

    季溪把牌子放到脚边,静等顾夜恒出价。

    但并没有。

    现场一片安静。

    一秒、两秒……

    拍卖师看了一眼顾夜恒,见对方没有意向,于是激动地宣布,&ot;四千五百万一次!&ot;

    季溪,&ot;……&ot;我去,这是什么鬼?

    她本来平静的心瞬间狂跳起来。

    她回头看同顾夜恒。

    顾夜恒歪着头看拍卖师,面无表情。

    举牌呀,加价呀,一百万对他来说不是毛毛雨吗?

    &ot;四千五百万两次!&ot;

    &ot;四千五百万三次。&ot;啪的一声重捶,皇冠被季溪拍到了手。

    全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因为拍卖师大声宣传感谢23号这位女士为本次慈善晚会捐出善款九百万。

    后面的话季溪全数听不见了。她再想这下子可把事情玩大条了。

    怎么跟章副总交待。

    她连四十五万都凑不齐。

    转身买给顾夜恒?

    季溪觉得这个办法可行。

    拍卖结束,人员散去。

    因为季溪是最大客员,有几个保安过来开始&ot;护送&ot;她。

    季溪让他们等一下。

    她跑过去拉住顾夜恒,&ot;等一下!&ot;

    顾夜恒站定,看着她。

    &ot;能不能借一步说话?&ot;她小声对他讲。

    没想到顾夜恒却阴阳对气地回了一句,&ot;又找我借钱?季助理,你的一些行为很让我迷惑。四千五百万眼睛都不眨一下地拍了,拍完却要找人借钱?&ot;

    季溪&ot;……&ot;她的行为确实很让人迷惑的,可是她也是按吩咐办事。

    顾夜恒也知道她加价肯定是章慧玲授得意,没必要在这里冷嘲热讽。

    下一句,他说的更过份。

    &ot;你知不知道你的行为会让章副总破产。&ot;

    &ot;有这么严重吗?&ot;问这句话的人是徐子微,她问完还一脸担忧地看着季溪。

    仿佛季溪是一个净给人添麻烦的人。

    &ot;我不知道事情会这样。&ot;季溪回答。

    徐子微阴阳怪气地来了一句,&ot;不知道你还不停地举牌?&ot;

    季溪没理她直接跟顾夜恒说出自己的目的,&ot;顾总,要不那个皇冠我四千四百万转让给你。&ot;

    &ot;四千四百万?&ot;

    &ot;这是你最后出的价。&ot;

    &ot;可我的心理价位是四千三百万。&ot;

    四千三百万?

    &ot;好,就四千三百万。&ot;季溪说着把包里的那副耳环拿了出来,&ot;这是两百一十万,我就算两百万,顾总你去把钱付了。&ot;

    这应该没毛病吧。

    &ot;季助理挺会做生意。&ot;顾夜恒看到她手上的耳环,又看了看她另外一只手上的画,&ot;这副画该不会也是季助理做的一笔生意?&ot;

    &ot;这是章副总那块玉的赠品。&ot;

    顾夜恒朝季溪走近了一步,&ot;你居然为了十万块去找人要赠品,季助理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ot;

    季溪懒得跟他解释。

    顾夜恒傲骄起来,&ot;我只愿意出四千三百万,两百万的差价我可以帮季助理付,不过我不接受以物来抵的借款方式。&ot;

    说着,他把季溪手上的耳环推了回去。

    &ot;那你要怎么样?&ot;

    &ot;打借条。带利息的那种。&ot;

    还要利息?

    季溪看着正往这边走来的章慧玲,她不愿意这事被章慧玲知道,于是心一横同意了。

    &ot;好。&ot;

    &ot;明天把借条送到我的办公室。&ot;顾夜恒说完转身去了交易大厅。

    季溪看看自己手里的耳环跟画。

    打借条还要利息,这是在逼她再去卖这些东西。

    为什么要逼她,他脑子是不是有病?

    章慧玲看着顾夜恒去了交易大厅,也看到了顾夜恒身边不太高兴的徐子微,她有些奇怪地问季溪,&ot;是不是皇冠的价没有抬起来?&ot;

    &ot;最后的拍卖价是四千五百万。&ot;季溪回答,抬没抬起来她不知道,反正这么贵。

    章慧玲扯了一下唇角,露出一个不屑的神情,&ot;四千多万了,那她还有什么不高兴的,臭着一张脸。&ot;

    季溪没有回答,她把画递给章慧玲,&ot;这个给您。&ot;

    章慧玲看了一眼那画,她想到季溪刚才跟她说这画好像是那块玉的赠品。

    所以这画是默守城送给季溪的。

    章慧玲笑了,她觉得季溪单纯的可以,别人说是赠品就真当赠品,连男人追求她的手段都看不出来。

    &ot;你真以为这是赠品?&ot;

    &ot;默先生说是赠品我就当是赠品。&ot;季溪叹了口气,&ot;这里的人好像一个个跟钱有仇似的,十万的东西当赠品,两百多万的东西当垃圾。&ot;

    &ot;两百多万?&ot;

    季溪自知自己说漏了嘴,她低下头从包里拿出那副耳环。

    章慧玲看了一眼,&ot;顾总送给你的?&ot;

    &ot;也不是送。&ot;季溪把刚才的事告诉了章慧玲。

    &ot;看来他是在为你把他之前送的包拿去卖了的事在生气。&ot;

    包?

    卖了?

    &ot;章副总怎么知道这件事?&ot;

    章慧玲微微一笑,&ot;国际商城那家奢侈品二手店是我开的。&ot;

    季溪惊讶不己,她没想到帝都城这么小,同时她也意识到章慧玲对于她跟顾夜恒的关系早就心知肚明。

    刚才在露台问她,只是想确定。

    &ot;这么说顾总把这副耳环给我是在取笑我眼里只有钱?&ot;季溪很想知道这一点。

    如果是这样,那顾夜恒取笑他人的方式还不是一般的奇葩。

    章慧玲笑了笑,她没有回答季溪的这个问题,因为她知道顾夜恒把耳环送给季溪绝对不是为了取笑。

    他或许是故意给她的。

    因为徐子微向他表示地她很想要这副耳环。

    顾夜恒把耳环给了季溪这不疑会挑起徐子微的嫉妒之火。

    徐子微现在可是顾夜恒正牌的女朋友,在这种场合他不把拍卖来的珠宝送给女朋友,而是送给一个曾经还跟他闹过绯闻的小助理。

    这不就是在拉仇恨吗?

    仇恨拉满,会有两个结果。一。徐子微主动结束这段关系,跟顾夜恒分手;二,徐子微以正牌女朋友的身份打压季溪。

    顾夜恒想要那个结果呢?

    也许他两个都想要。

    一,他并不喜欢徐子微,这从他带徐子微到家里吃饭时就能感觉出来,他接受徐子微纯粹是为了应付老爷子。

    二,利用徐子微打压季溪。这也有可能。因为季溪之前喜欢过他,后来转身喜欢了别的男人?

    虽然这帝都城喜欢过他的女人不止季溪一个,转过身去喜欢别的男人的女人也不计其数。

    但顾夜恒绝对不会像今天为难季溪这样去为难她们。

    他为什么偏偏要针对季溪。

    理由很简单,他喜欢季溪!

    男人只有被自己在乎的女人背叛后才会处心积虑。

    章慧玲看着季溪那张连女人都会爱上的脸,笑了。

    自视清高的顾夜恒也有被小姑娘耍的时候。

    章慧玲想,当顾夜恒知道季溪跟叶枫交往时,他的脸色肯定十分的难看。

    可惜,她没有看到。

    不过现在她倒可以看看顾夜恒能在这个叫季溪的小姑娘面前使多少坏。

    章慧玲有些期待。

    于是她劝季溪,&ot;不管是不是取笑你,他既然送给你,你就收下,跟这副画一样,大大方方的收下。&ot;

    &ot;可是我住的地方不方便放这些东西。&ot;这是季溪目前最为头疼的事情。

    简秘书跟她找的临时住所是公司设备层的一间不用的杂物间。

    当然,简秘书也帮她找过恒兴集团附近的房子,可是季溪觉得一个月七八千的租金太贵。

    就算简秘书说他会承担费用,但是她跟简碌也只是普通朋友,她怎么可能要他付房租。

    季溪决定继续跟袁国莉住在过去的宿舍里。

    但宿舍到恒兴坐地铁要两三个小时,中间还要换一趟线,简碌觉得她一个单身小姑娘这样往返太危险。

    于是他在恒兴找了一间没人注意的小杂物间,是恒兴大楼的十六楼,十六楼是设备层。恒兴大楼的供水供电空调管网等所有的设备端口都在这一层。

    在角落里有一间约二十平方的小房间,里面光照充足,通风条件也非常不错,除了电梯上下行的时候有些吵外,无懈可击。

    只是洗澡与上卫生间有些不方便,洗澡要到二楼的客服中心去洗,哪里有淋浴间。卫生间要下一层楼。

    所以这种临时住所放一副十万元的画跟两百多万的耳环,季溪觉得她上班都不安心。

    章慧玲知道季溪住的地方,简碌给季溪安排住所时,还是她打电话让后勤部给的钥匙。

    &ot;没关系的,我们恒兴大厦的安保系统应该没有问题。&ot;

    季溪也就不再坚持了。

    她拿着那副画还有顾夜恒送给她的天价耳环跟着章慧玲出了酒会现场。

    停车场,先出来的顾夜恒并没有先上车,而是站在夜风里等着章慧玲跟季溪。

    &ot;怎么了?&ot;章慧玲走过来问。

    &ot;听说你拍的那块玉还有赠品?&ot;顾夜恒问。

    章慧玲回头看了一眼跟在自己身后的季溪,回答道,&ot;哪有什么赠品,这画只不过是默少爷借花献佛而已。&ot;

    &ot;既然是借花献佛,不如把这副画送给我,我书房正好缺一副画。&ot;

    章慧玲没有说话而是转过头再次看向季溪。

    季溪把画给了他。

    顾夜恒接过画递给了司机,转身坐进了车里,连看都没有多看季溪一眼。

    徐子微提着裙摆也准备上车。

    &ot;徐小姐!&ot;章慧玲却叫住了她,&ot;我听说那顶皇冠拍到了四千五百万,这份厚礼顾夜恒有没有送给你?&ot;

    徐子微脸上有了一丝的难堪,她拨了拨头发说道,&ot;这件拍卖品随后保险公司会送到恒兴集团。&ot;

    说完,她挤出一抹笑跟章慧玲点点头,快步上了车。

    章慧玲看着启动的车,嘴角弯了弯,顾夜恒拍下来的皇冠并不是送给徐子微的。

    但他把之前拍的粉钻耳环送给了季溪,这仇恨拉的,不愧是顾夜恒。

    上车后,徐子微的心情阴郁又复杂,她以为自己在苏熔跟季溪的战斗中推波助澜之后,季溪会选择离开星耀。

    但没想到的是叶枫最后选择了离开,而季溪因祸得福成了章慧玲的助理。

    这季溪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她看了一眼顾夜恒,她想起了季溪从包里拿出那款粉钻耳环的样子,毫不在乎甚至有些嫌弃。

    那款耳环可是她一心想要的,为此她还耍了一点小聪明跟章慧玲示意了一下。

    她想,就顾夜恒的财力,那怕她只是他找来演戏的女人,在公众面前他多少会表示一下,两百万。并不多。

    但没想到他跟季溪表示了。

    两百万转手就给了她。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真如他所说的第二种可能,激发她的斗志,借她的手对付季溪。

    是这样的吗?

    徐子微看了顾夜恒一眼。

    试探地问道,&ot;kevin,那款粉钻耳环你送给了季溪小姐?&ot;

    &ot;有什么问题吗?&ot;

    &ot;问题倒是没有,东西是kevin你的,你愿意给谁就给谁。只是我这个合作伙伴有些不明白,你上次跟我说的话有几分真有几分假?&ot;

    &ot;我说全数是真你也不一定相信,所以我也说过,徐小姐对于我说的话不要太当真,因为我也不知道徐小姐会相信那一句不相信那一句。&ot;

    &ot;只要是你说的,我都相信。&ot;

    &ot;那我们还有什么讨论的必要?&ot;

    徐子微笑了笑,&ot;我好像变成了一个蠢女人。&ot;

    顾夜恒也是一笑。

    徐子微悠悠地说道,&ot;恋爱中的女人都会变成蠢女人,所以我很在意kevin你的每一句话,反复琢磨力求全数弄懂。&ot;

    &ot;恋爱中……徐小姐什么意思?&ot;

    &ot;我从见到kevin你第一眼起就喜欢上了你。&ot;

    &ot;喜欢我什么,对你爱搭不理?&ot;

    &ot;喜欢你的独特魅力,你的说话方式,你的一举一动。&ot;

    &ot;所以?&ot;

    &ot;所以我很在意kevin你对季溪小姐的态度,很想搞清楚你究竟想对她做什么?&ot;

    &ot;我想让她变成一个贪慕虚荣的女人。想让她产生妄想,想让她变成一个坏女人,徐小姐想帮忙?&ot;

    徐子微想了想,回答道,&ot;只要你需要,我全力以赴。&ot;

    &ot;那你去找季溪要回你想要的东西,然后遣责一下她的不轨行为。能做到吗?&ot;

    &ot;当然。&ot;

    &ot;祝你成功。&ot;

    第二天,徐子微还真的去找了季溪,一大清早,恒兴集团的人都没有上班,徐子微就打电话给季溪说想见一面。

    &ot;最好带上kevin给你的那对粉钻耳环,不要弄坏了。&ot;

    她的口气十分嚣张,还带着得意洋洋。

    季溪知道她是来找茬的。这也难怪,昨天她当着徐子微的面把耳环拿出来,徐子微没有发飙真的是涵养不错。

    如果换成像曾丽珠那样的女人,可能会当面开撕。

    这样看来顾夜恒选择一个懂得顾全大局的女人当未婚妻还算明智。

    不过季溪也不带怕的,她也很想跟徐子微见一面,把一些话说清楚。

    季溪跟章慧玲请了一小时假,去了相约的地点。

    徐子微在喝咖啡。见季溪进来微微抬了一下眼皮,傲慢之色尽显正牌女友本色。

    季溪坐了下来,拒绝了点单的服务,&ot;我很快就走。&ot;

    徐子微又喝了一口咖啡,优雅的放下杯子笑着对季溪说道,&ot;这家店的咖啡对你来说确实贵了一点,没关系。我来买单。&ot;

    &ot;谢谢,我不想喝。&ot;季溪公事公办地问道,&ot;徐小姐找我有什么事?&ot;

    &ot;我是来拿回我未婚夫的东西。&ot;

    &ot;你是说耳环吗,&ot;季溪点点头,&ot;可以,不过徐小姐要给我写个收据。&ot;

    &ot;收据?&ot;

    &ot;是的,顾总昨天把耳环给我是让我拿去卖的。忘了告诉你,我平时也做点二手奢侈品买卖,珠宝之类的正在涉及。&ot;

    &ot;但我怎么听说是你威胁kevin强行让他给你的。&ot;

    &ot;kevin是谁?&ot;

    &ot;顾夜恒。&ot;

    原来是顾夜恒的英名字,还真是高级。

    &ot;我还能威胁到顾总,徐小姐你可真会开玩笑。&ot;

    &ot;怎么不能,&ot;徐子微说的很认真,&ot;季溪小姐不是当过kevin的情人吗,我是不在乎的。这帝都城想当kevin情人的女人太多了,曾丽珠还跑到我面前以kevin前女友自居,所以说对于往自己脸上贴金的女人,我瞧得懒瞧一眼。&ot;

    &ot;徐小姐是懒得瞧,不过背地里使得阴招倒不少,我很好奇,顾夜恒知不知道你是一个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虚伪小人?&ot;

    徐子微看了季溪一眼,她没有想到季溪居然敢这么跟她说话。

    &ot;我再怎么虚伪也比季溪小姐你要高尚的多,起码我不会在断送了一个男人的前程后还厚着脸皮继续在恒兴上班,不仅如此还又想着试图勾引一个快要结婚的男人。&ot;

    &ot;你说我勾引顾夜恒?&ot;

    &ot;难道不是吗?&ot;徐子微再次冷笑,&ot;叶枫没搭上,又想回来搭kevin这条船,季溪小姐你都不会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的吗?&ot;

    &ot;我当然会掂量,&ot;季溪站了起来,&ot;徐小姐,有本事你今天就跟顾夜恒把婚给结了,没本事就不要在我这里叫嚣。还有,那对耳环,是你的男人送给我的,你想要回去,找他,别找我。&ot;

    说完,她扬长而去。

    徐子微气得差点把咖啡给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十万年〕〔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治愈系游戏〕〔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