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尊归来〕〔陆筠言姜倾心〕〔霍先生撩错了〕〔第一甜妻:霍先生〕〔超品渔夫〕〔韩氏仙路〕〔权宠天下〕〔萌宝来袭:总裁爹〕〔一号战尊〕〔这个外援强到离谱〕〔李二蛋纪心雨〕〔婚约已至:总裁求〕〔天王传奇〕〔盛莞莞凌霄〕〔重启人生谈小天〕〔重生之全球首富谈〕〔戚卿苒燕北溟〕〔陆铭霍雨桐〕〔叶无道和陈雅〕〔重生都市仙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逢场作戏 第八十五章:我想重新开始。
    最后,吻是吻了,但顾夜恒的嘴角却破了,是被季溪咬的。

    顾夜恒摸着渗血的唇角,&ot;这是第二次。&ot;

    第一次是在海川。

    这家伙下口一次比一次狠。

    季溪跳到安全区域,一边擦着唇角的血迹一边说道,&ot;所以顾总以后不要动不动就对我动手动脚,我现在可不是寄居在你别墅里的女佣,就算是演追我的戏码也是发乎情止乎礼。&ot;

    &ot;给我买三角内裤也是发乎情止乎礼?&ot;

    &ot;这不是我买的,是徐子微。&ot;季溪把内衣从购物袋拿出来,果然是三角。

    &ot;徐子微说顾总你有洁癖,倒过手的东西不会再碰,因为不干净,我知道她是在暗讽我。说我跟过叶枫已经是个二手货,但我不在乎,因为徐子微在我眼里连个屁都不是。&ot;

    &ot;不过,她送给顾总你的这条内衣如果顾总不喜欢,倒是可以送给我,等到有一天高贵的徐小姐也成了二手货,我拿它当礼物送给她。&ot;

    说完她神气活现地用手指转着那条内裤。

    顾夜恒,&ot;……&ot;什么时候她变成了狂野的小辣椒?

    季溪见顾夜恒不说话,她也不再等待他的回答,她继续转着那条内裤,&ot;不回答我就当你默许了。&ot;

    &ot;时间不早了,顾总您早点休息,明天七点至九点二楼吃早餐,会议九点开始。&ot;

    说完她冷哼一声转过身去了房间,手指上依然顶着那条内裤。

    季溪走后,顾夜恒起身去了卫生间,他站在镜前查看自己嘴上的伤口。

    这次的伤跟上次虽然在同一侧,但是伤的地方不同,上次伤的是里面,所以表面上看不出来。

    但这次伤的是嘴唇外面,活生生地被她咬掉了一块皮。

    &ot;这个季溪。什么不见长,咬人的功夫倒是见长。&ot;说完他自己都笑了。

    刚才他确实有点过于心急,被咬也是活该。

    这种心急可能是来源于他一直认为季溪不曾是别人的,她一直是他的,那怕跟叶枫出双入对,在他心里那也就是叛逆的小孩离家出走。

    她还是会回来的。

    所以当季溪执意不肯想要彻底逃离他的掌控时,他觉得他该改变策略。不管是带着恨还是带着杀气,她一定要回来。

    曾经,他是想保护她的,把她藏在自己的羽翼之下,让她过着简单的生活。

    但事实证明,越想保护越无法保护,因为她是一个人不是一个物品,他藏得再好也抵不过她偷偷溜走。

    既然胆子这么大,在他的眼皮底下都敢跑出去,那就让她变成另外一个人吧。

    不能当天使那就当恶魔,属于他的恶魔!

    早上八点,季溪按响了顾夜恒房间的门铃。

    &ot;顾总,九点准时进会场,您还有一个小时的早餐时间。&ot;

    门开了,顾夜恒戴着口罩出现在她面前。

    季溪吓了一大跳,&ot;顾总,您感冒了?&ot;

    顾夜恒白了她一眼,迈步朝电梯口走。

    季溪连忙追了过去又问,&ot;如果感冒了我可以帮您去买点药回来。&ot;

    顾夜恒拉下口罩,把嘴巴上的伤亮给她看。

    他的嘴唇伤口已经结了痂但嘴唇却又红又肿。

    季溪,&ot;……&ot;怎么这么严重?

    顾夜恒黑着脸对她说道。&ot;我觉得季助理应该帮我去咨询一下医生,被人咬成这样是不是应该打一下狂犬疫苗。&ot;

    &ot;呵呵。&ot;季溪讪笑了两声,&ot;所以您还去吃早餐吗?&ot;

    &ot;现在连早餐都不让我吃?&ot;

    季溪知道顾夜恒这是在生气,他生气的时候特别喜欢曲解人意和说反话。

    但还能怎么办呢,确实是她把他的嘴给咬成了这样。

    &ot;要不,您先在房间里待着,我去给您买点早餐?&ot;

    &ot;嗯!&ot;顾夜恒冷哼了一声退回到房间。

    季溪当他是同意了。

    去附近买好了早餐,季溪还贴心地给她买了一盒创口贴。

    早餐,顾夜恒吃了,但是创口贴他拒绝。

    &ot;等一下我还要上台演讲,嘴巴上贴个创口贴算怎么一回事?&ot;

    季溪这才想到自己得知要跟顾夜恒一起出差时章慧玲说的话,&ot;顾总是特邀嘉宾,峰会上要做一个小时的演讲,这个我代替不了。&ot;

    那可怎么办?季溪着了急,该不该咬顾夜恒先放着不说,现在他可是在工作,嘴巴肿成这样确实会引人遐想。

    当然,他的帅气值倒是一点都没有打折扣,因为平时总是一副不苟言笑高冷的模样,嘴巴肿了以后他反而比平时亲和了许多,终于接了一点地气。

    &ot;要不我帮您紧急处理一下?&ot;季溪试探性地征询顾夜恒的意思。

    顾夜恒斜睨着她,抱着双臂嘲讽,&ot;你该不会是想把我另外一边的嘴唇再咬一口使其对称?&ot;

    &ot;我怎么会干这种事。&ot;

    顾夜恒指了指自己的嘴,意思是这是谁干的。

    &ot;现在聊的是顾总你等一下怎么上台演讲。&ot;季溪把他从位置上拉起来,&ot;去我房间,我跟你想办法。&ot;

    她还真的把顾夜恒带回自己的房间,接下来她打开了自己的化妆包。

    顾夜恒瞬间就明白了,他马上拒绝。

    &ot;试一下。&ot;

    &ot;不想试。&ot;顾夜恒站了起来。

    季溪把他又按了回去,&ot;还有二十分钟,顾总你如果不想太引人注目就相信我一回。&ot;

    说着,她挤了一点遮瑕膏在手背上试着想帮他擦。

    顾夜恒握住了她的手腕,&ot;你别胡来。&ot;

    &ot;相信我一回。&ot;

    顾夜恒想了想松了手,不过最后还是警告了一句,&ot;你要是借机整我,我把你从这楼上扔下去。&ot;

    &ot;好。&ot;

    顾夜恒坐了下来。

    季溪先用冰袋帮他敷了敷嘴角。然后在他红肿的地方涂了一点遮瑕膏,红肿的感觉立即就消失了。

    只是嘴唇的颜色也更加的苍白。

    季溪扭开了自己的口红。

    顾夜恒又站了起来,&ot;还要抹口红?&ot;这恐怕是他这一辈子遇到的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ot;我又不是女人。&ot;

    &ot;顾总确实不是女人,但是顾总的嘴巴就没有碰到过口红?&ot;季溪又把顾夜恒按坐到位置上,&ot;你就当这是女人嘴巴,只不过是贴在你的嘴巴上。&ot;

    顾夜恒又开始斜睨起眼看她。

    &ot;我不是全涂,就补点颜色。&ot;季溪说着用手指沾了一点口红然后在他的唇角晕开。

    顾夜恒的嘴唇瞬间就有了生气。

    季溪跟了顾夜恒两年。还从未如此近距离地触碰他,更何况是用手指一点一点往他的唇上涂口红。

    一时之间她有些恍惚,又有些感伤。

    曾经奢望的事情,现在却以这种形式达成。

    只是她不再小心翼翼不再患得患失,有的只是从容。

    绕了一圈回来,季溪终于发现一旦不再去爱,也就没有了畏惧。

    现在何许才是她跟他最好的相处模式。

    &ot;顾夜恒,你说我们会成为朋友吗?&ot;

    &ot;什么意思?&ot;

    &ot;我是说如果两年前你不让我报恩,我们没有发生关系,我们会成为朋友吗?&ot;

    &ot;你想听到什么样的答案?&ot;

    &ot;我想听你说可能会成为朋友。&ot;季溪收回手,把口红关上开始收拾化妆包。

    顾夜恒站了起来,他一边扣西服外套扣子一边回答道,&ot;我跟你之间永远都不可能成为朋友。&ot;

    他仰了一下头,&ot;因为我只想睡你!&ot;

    季溪,&ot;……&ot;妈的,当她白问。

    所以他说想追她也是为了睡她?

    哼,男人!

    季溪把化妆包扔到桌上,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然后公事公办地说道,&ot;顾总,还有十分钟。请您移步到会场。&ot;

    &ot;怎么,不高兴了?&ot;

    &ot;怎么会。&ot;季溪挤出一个职业假笑,&ot;刚才是我唐突了,身为您的助理我应该遵守本份,不应该问一些废话。&ot;

    &ot;确实是废话。&ot;顾夜恒又开始整理袖口,&ot;一个男人肯在一个女人身上花时间从来都不是为了做朋友。&ot;

    他还歪了一下头,&ot;所以季助理。我让你删掉默守城的微信是为了你好,免得别人想睡你,你却想着跟人做朋友,被人骗了都不知道。&ot;

    &ot;谢谢!&ot;

    顾夜恒扯起嘴角笑了笑。

    稍加修饰后的嘴角被他这么一扯,很有一点邪魅的味道。

    季溪在他身后翻了一记白眼。

    两个人从季溪房间出来时,对门的徐子豪也在秘书的陪同下出了房间。

    因为昨天季溪耍酒疯的事,徐子豪对顾夜恒跟季溪没什么好脸色,他冷哼了一声率先走了。

    倒是他的秘书客气地跟顾夜恒打了招呼,只是看向季溪的眼神有些古怪。

    季溪想这个秘书大概在心里嘀咕,从来都是秘书来喊老板,那有老板来喊秘书的。

    确实,不过她可不是一般的秘书。

    会场全是一些商界大佬,会上讲的内容除了国内经济形式就是国际金融结构。

    季溪是一句也听不懂。

    她听不懂,徐子豪似乎也听不懂,不到一个小时他就出去抽烟了。

    季溪觉得此时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机会,一个激怒徐子微的机会。

    她跟了出去。

    在吸烟区,她笑着跟徐子豪打招呼。

    徐子豪并不怎么待见她。

    &ot;昨天晚上我喝多了,徐总,多有得罪。&ot;

    徐子豪继续冷哼。

    季溪微微一笑,&ot;不过徐总昨天晚上说话确实有欠不妥,您是徐小姐的哥哥,而顾总又是准备跟徐小姐订婚的对象,这种关系您当着顾总的面说我是他的小秘,您这是把徐小姐摆在什么位置上?&ot;

    &ot;哼!&ot;徐子豪又是一记冷哼,&ot;什么叫我把我妹妹摆在什么位置上,你应该问问顾夜恒把我妹妹摆在什么位置上,昨天可是他亲口跟我说他把你从安城弄到帝都,就是想让你当他的女人。&ot;

    &ot;徐总,亏您还是做大事的人,顾总说的这些话您也信?&ot;季溪真诚地看着徐子豪,&ot;我呀只不过是顾总婉拒徐小姐的一个借口罢了。&ot;

    季溪坐到了徐子豪身边,&ot;您想想这世上谁不想当顾太太?如果顾夜恒真喜欢我,我能离开他跟别人交往?&ot;

    季溪叹了口气,&ot;都是假相,我也算看透了。所以我接下来的人生规划就是努力挣钱嫁一个女男人。&ot;

    &ot;所以……&ot;季溪看向徐子豪,&ot;我特别厌恶别人在我耳边说我是顾总的情人、小秘这种话,昨天我真的喝了不少酒,但徐总您确实也说错了话。&ot;

    徐子豪可能也意识到自己昨天晚上确实说错了话,不过他并不想承认,他说道,&ot;你即然这么厌恶那就不要围在顾夜恒身边。&ot;

    &ot;我也想走。但是我走不了。&ot;季溪微微一笑,&ot;我欠了顾总很多钱。&ot;

    &ot;你是说顾夜恒资助你上学的钱?&ot;

    &ot;不止。&ot;季溪指了指自己耳朵上的粉钻耳环,&ot;前两天的慈善晚会我拍了一对耳环,两百一十万,找顾总借的钱。&ot;

    &ot;没想到季溪小姐也是一个贪慕虚荣的女人。&ot;

    &ot;女人,谁不贪慕虚荣?&ot;季溪莞尔一笑,&ot;所以我才说顾总在跟徐总您编瞎话,他要是真喜欢我,我还会欠他的钱?&ot;

    &ot;你这么漂亮,主动投怀送抱顾夜恒应该不会不肯。&ot;

    &ot;那徐总您太不了解顾总了。我以前在顾总的别墅里当了四年的工人,看过太多的过眼云烟,顾总这个人从来都不会善待那些投怀送抱的女人。&ot;

    季溪又是一笑,&ot;您也说了我这么漂亮,漂亮就是我的资本。我为何要在一些不可能的事情上浪费时间,更何况我还需要恒兴的这份工作。&ot;

    季溪觉得自己说的也差不多了,也该聊回正题。

    她正色道,&ot;所以我十分在意自己的名声,想用自己的外貌跟名声为自己谋一条出路。本来我是谋到了,遇到一个不错的男人,他有能力有前途也不会拿我当过眼云烟。可惜……&ot;

    她转向徐子豪,&ot;可惜因为有像徐总这样的人,不了解情况就信口开河地往我身上泼脏水,导致我们分手了。这个毁掉我所有的人好巧不巧的正是徐总您的妹妹徐子微。&ot;

    &ot;我不知道她是出自什么目的,也许是因为没我漂亮生出了自卑,也许是因为顾总资助过我心生芥蒂,反正明里暗里使了一些坏。&ot;

    &ot;我跟徐总说这些没别的意思。就想让徐总传个话,她有本事就把我从恒兴弄走,没本事就好好当她的大小姐,如果是害怕我跟顾夜恒有一腿挤了她未来顾太太的位置,那就提升一下自己的魅力搞定他,别搞我。&ot;

    &ot;你这是在跟我妹妹叫嚣?&ot;

    &ot;不,是善意的提醒。顾夜恒并不想跟她订婚,保持貌合神离也是为了搪塞顾老爷子。徐大小姐如果总这么弄,我可能会改变初衷配合一下我们顾总把她踢她出局,也让她尝尝啪啪打脸的滋味。&ot;

    &ot;你!&ot;徐子豪气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ot;你以为你是谁?&ot;

    季溪也站了起来。

    &ot;我是恒兴的员工也是章慧玲副总的助理,地位虽不高但好在有一个六亲不认的老板,徐子微跟我斗。天时地利人和没有一样占便宜,她如果聪明应该多巴结巴结我,必定徐大小姐走的是亲和友善的完美人设,不巴结也没事但别搞事。&ot;

    说完,她理都不理气的吹胡子瞪眼的徐子豪,进了会场。

    徐子豪是真的被季溪气的差点心脏病发作。

    季溪一走,他就拿起手机给徐子微打了过去。

    &ot;你在搞什么?顾夜恒出差带个小助理。你就在家里躺着睡大觉?&ot;

    季溪回到会场,顾夜恒正坐在他的位置上看手上的演讲稿,他看她进来回过头看了她一眼。

    季溪朝他露出职业微笑。

    顾夜恒给她发了一条信息:你又在搞什么?

    &ot;跟徐总道了一个歉。&ot;

    顾夜恒:什么说词?

    &ot;当然是把顾总您的计划和盘托出,您知道的,我不会撒谎。&ot;

    顾夜恒不在问了,收了手机。

    这时,主持人正好开始介绍顾夜恒。

    顾夜恒从容地上了台。

    季溪知道顾夜恒这个人十分自傲,但今天她终于知道他有自傲的资本。

    面对台下的一百多个人,他从容不迫,淡定自如,不仅如此他的演讲还非常具有感染力。

    举手投足之间光芒万丈。

    说是演讲仿佛是在表演,他独自的表演。

    这是季溪第一次见到如此不同的顾夜恒,以前她只知道他说一不二,他霸道独断,他矜贵高冷,但从未发现工作中的顾夜恒也是如此魅力四射。

    其实叶枫很像星星,在无数个寂寞的夜晚你抬起头他总会远远地朝你眨着眼睛,给予你足够的安全感。

    顾夜恒更像是太阳,独一无二,从不为何任人改变轨道,但是却总能激起你炙热的向往。

    季溪举起手机为顾夜恒拍了一张照片,然后点开放大看着他无人媲美的脸。

    她伸手触摸了一下,然后又抬头看向台上的他。

    她的心间划过一个小小的声音:她是痴迷于他。

    但是另外一个声音却在告诉她:痴迷又怎样,她跟他一样不会有结果。

    可是……坚持留在恒兴,她并不是为了寻找一份爱情,寻找一份跟他的结果。

    她的爱情在选择跟叶枫分手的时候那一天就已经宣告死亡。

    所以就算她心里对面前的这个男人还有痴迷还有爱,那也是一份必须剔除掉的爱,因为她不想再让自己痛苦一次。

    而且,她并不相信顾夜恒是真的喜欢她。

    他跟叶枫不一样。

    所以互相利用吧。

    成为他的棋子,也让他做她的棋子。

    大家各取所需。

    想到这里季溪无奈地笑了笑,她深吸了一口气把顾夜恒的照片发给了简碌。

    &ot;我想重新开始!&o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隐婚总裁的神秘宠〕〔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