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李锋张雪小说〕〔鼎天〕〔陆州姬天道〕〔赵东苏菲〕〔江酒陆夜白〕〔天降三宝:虐渣妈〕〔一胎三宝爹地找上〕〔一胎三宝江酒〕〔天降三宝江酒〕〔超强王者苏阳〕〔开局和女神离婚〕〔超品渔夫〕〔欢想世界〕〔赵东苏菲花都兵王〕〔都市潜龙〕〔战龙觉醒〕〔超级保安〕〔美女的近身龙卫〕〔潜龙腾渊赵东〕〔都市狂龙赵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逢场作戏 第八十八章:感冒了。
    季溪领着顾夜恒出门,然后又去敲了原本属于她的房间。

    徐子微穿着一条长袖丝裙就出来了。

    &ot;顾总在电梯口等您……&ot;季溪扫了扫徐子微的穿着,&ot;徐小姐就穿这一件出去?&ot;

    &ot;当然不是。&ot;她转身拿出一件貂皮大衣,全黑色的质地一看就是高档货。

    她把大衣搭在胳膊上,衣角拖在地毯上,扭着腰肢朝电梯走去,看背影倒是有几分风情。

    徐子微长得并不难看,但也不能称之为美女,如果给相貌打分,十分为满分的话,徐子微的长相可以打至五到六分的样子。

    不过她身材不错,腰细臀圆,就是胸若有些扁平。

    &ot;kevin!&ot;她笑着跟电梯口的顾夜恒打招呼。

    如果不是认清了她的真面目,季溪倒是挺喜欢听徐子微的声音。清脆如玉盘,落字如洒珠。

    顾夜恒朝徐子微点点头,然后把目光越过她落到季溪的身上。

    &ot;季助理,你要不要换身衣服?&ot;刚才出来的急,他没有注意季溪依然穿着薄丝袜。

    虽然大衣过了膝,酒店里有空调,但是半截小腿露在外面,顾夜恒还是担心外面这么冷的天季溪会冻到。

    &ot;不用,我也没衣服换。&ot;季溪笑着回答,然后伸出手按了电梯门。

    门开了,她招呼着顾夜恒跟徐子微进去。

    三个人到了大厅,季溪让顾夜恒跟徐子微在里面等一下,她出去看预约的车有没有到。

    外面的雪越下越大,季溪缩着脖子站在车道等预约的车,寒冷的夜风刮着,不到一分钟她的腿就失去了知觉。

    她跺着脚想,果然漂亮是要付出代价,想想那些明星们,大冬天走红毯还光着胳膊跟腿。

    想想都可怕。

    五分钟后,车来了。

    季溪返回大厅去喊顾夜恒跟徐子微,一冷一热她直接打了一个喷嚏。

    顾夜恒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出去的步伐加快了一些。

    徐子微也瞅了季溪一眼,然后从包里拿出一包纸巾递给她。

    &ot;谢谢。&ot;季溪连忙打开按住了鼻子,刚才她确实把鼻涕都冻出来了。

    &ot;季助理确实应该多穿一点,这么冷的天你身上的这种大衣是御不了寒的。&ot;

    季溪又打了一个喷嚏。

    徐子微用手挡着脸也快步地走了出去。

    幸好预订的餐厅温暖如春,不过季溪的鼻涕还是不停地往下流。

    她怀疑自己可能感冒了。

    主菜上来后,季溪随便吃了两口就跟顾夜恒请假。

    &ot;我吃完了想先回酒店。&ot;

    顾夜恒把自己的大衣拿过来递给她。

    季溪愣了一下。连忙说道,&ot;我不冷的,顾总您不有把衣服借给我穿。&ot;

    &ot;我是借给你穿吗?我是让你把衣服拿回去。这是手工定制的衣服不要给我拿起褶皱来。&ot;

    季溪伸手接了过来。

    正准备走,顾夜恒又叫住她,他把一张房卡递给她,&ot;八点半的时候帮我把浴缸放满水,水温控制在三十九度,高一度不行,低一度也不行,拿温度计量。&ot;

    &ot;这么严格吗?&ot;季溪小心地接过房卡,有些不敢相信地咕了一句。

    顾夜恒杀人的眼色就扫了过来。

    &ot;对不起,我多嘴了。&ot;季溪连忙道歉。

    她确实不是一个合格的助理,要是简秘书的话肯定会恭敬地说一声知道了。

    顾夜恒继续吩咐,&ot;你回去后还要给章副总发一份邮件,告诉她明天的会议我可能无法参加。&ot;

    &ot;好的。&ot;

    &ot;回去的路上给我买点药。&ot;

    &ot;什么药?&ot;

    &ot;胃……药。&ot;

    &ot;您的胃又不舒服了吗……好的。&ot;季溪果断地闭了嘴。

    &ot;回去吧。&ot;顾夜恒继续吃自己的东西。

    季溪朝徐子微示意了一下,举着顾夜恒的大衣朝餐厅外走去。

    看着季溪的身影消失在餐厅门口,徐子微微笑着看向顾夜恒,&ot;kevin你刚才给衣服她是担心她冷吗?&ot;

    &ot;不是担心是关心。&ot;顾夜恒叉起一块牛排放里了嘴里,他吃东西一向很慢,所以吃相十分优雅。

    &ot;两者有区别吗?&ot;

    &ot;担心是被动,关心是主动。我一向喜欢主动。&ot;

    &ot;那你跟我说的捧杀只是什么意思?&ot;徐子微放下刀叉蹙起了眉头,她觉得自己被顾夜恒给耍了。

    顾夜恒也放下刀叉,&ot;只是一个借口,希望徐小姐帮我的借口。&ot;

    &ot;帮你?&ot;

    &ot;是的,我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行事从来都不追求光明磊落,因为我在意的从来都是结果,而不是过程。&ot;

    &ot;我……&ot;

    &ot;理解不了?通俗点说我不是什么好人,为了达成目标我会利用任何人,包括徐小姐。&ot;

    &ot;你在利用我?&ot;

    &ot;徐小姐何必这么惊讶,你我之间本是交易,交易就是互相利用的过程。&ot;顾夜恒又拿起了刀叉,&ot;目前来看徐小姐完成的还不错,作为条件我会帮徐小姐成名的。&ot;

    &ot;呃?&ot;徐子微没想到顾夜恒把话题转到这上面来。

    她顿时来了兴趣。

    &ot;怎么帮?&ot;

    &ot;那要看徐小姐对那一方面有兴趣,如果想演电影,我可以投资,如果想继续上综艺节目,我帮你联系,任何资源只要徐小姐开口。&ot;

    &ot;如果我要的不是这些呢?&ot;

    &ot;我还有一套方案,跟我订婚,为期三个月,三个月后徐小姐在社交平台发布我们解除婚约的声明,把自己塑造成一个为了事业放弃家族联姻的女人,你肯定会出名。&ot;

    &ot;现在是让我选择吗?&ot;

    顾夜恒摊了一下手。

    &ot;我能问为什么要我跟你订婚,之前kevin你不是说没有订婚的欲望吗?&ot;

    &ot;我是没欲望,可我想把季溪留在身边。但是她继续待在恒兴的条件就是让我跟你订婚,她说如果我不订婚,外界就会揣测她在我身边的动机,她说她只想好好工作不想跟任何人有感情纠葛,这任何人中包括我。&ot;

    &ot;你是为了她才跟我订婚?&ot;徐子微的目光暗谈下来,这一刻她甚至有些心痛。

    顾夜恒的话让她更心痛。

    &ot;是,如果不是因为她,我可以连看都不会看徐小姐一眼。&ot;

    &ot;如果我拒绝呢。&ot;

    &ot;没关系。我说过,跟我订婚的人可以是任何人,包括曾丽珠小姐。只要能让季溪打消顾虑,我不在乎跟谁有婚约,婚约而已又不是在结婚证上写名字。&ot;

    &ot;你就这么喜欢她?&ot;

    &ot;徐小姐,我再跟你说一遍,我不是什么好人,我所做的一切只为追求一个结果,这个结果我不可能告诉你。这是我的秘密。&ot;

    顾夜恒说完端着红酒杯喝了一口,然后用餐巾擦了擦唇角,问道,&ot;还吃吗?&ot;

    徐子微摇了摇头。

    顾夜恒招了招手,喊来服务人员结帐。

    分开之后,徐子微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敲开了对面的房门。

    徐子豪那张痘印脸露了出来。

    &ot;吃完饭了?&ot;他问徐子微。

    徐子微点点头,把貂皮大衣扔到了沙发上,她一屁股坐下来然后从茶几上拿出烟。

    &ot;顾夜恒那小子什么态度?&ot;徐子豪问。

    &ot;他说要跟我订婚。&ot;

    &ot;什么?&ot;徐子豪准备坐下去的屁股又抬了起来,&ot;他要跟你订婚,他在搞什么飞机。&ot;

    &ot;他说是季溪要求的,因为季溪不想被人非议。&ot;

    徐子豪坐了下来,摸着下巴思考道,&ot;这么说季溪这个女人说的都是真的,她对顾夜恒没什么兴趣。&ot;

    &ot;应该是吧,有兴趣的话也不会跟那个叫叶枫的谈恋爱。&ot;徐子微点燃了烟。

    徐子豪依然摸着下巴,&ot;顾夜恒玩养成,小姑娘又不愿意……这小姑娘跟男朋友分手会不会是顾夜恒暗中搞的鬼。&ot;

    &ot;他为什么要搞鬼?&ot;

    徐子豪嘿嘿一笑,&ot;你不懂男人,更不会懂像顾夜恒这样的男人,你说这帝都城他想玩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可是他偏偏喜欢路边捡回来的一个野丫头。但这个野丫头呢又不愿意跟他,跑出去跟了别人,他会咽得下这口气?&ot;

    &ot;所以呢?他把季溪留在身边又有何意义?&ot;

    &ot;先追求,追到手后玩一段时间再把她甩了,男人的报复手段。&ot;徐子豪歪着嘴一脸可惜。

    徐子微抽了一口烟,她要想顾夜恒最后的那句话,&ot;我不是什么好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追求一个结果。&ot;

    他的结果真的是要报复季溪吗?

    徐子微开始回想季溪跟叶枫的分手的时间点,照说苏熔在网上爆的那些料,最后被顾夜恒出面全数给压了回去。

    不仅如此,最后得不偿失的人是苏熔并不是季溪。

    而且据说叶枫早就知道季溪跟顾夜恒是资助跟被资助者的关系,按道理说他是不会为了网上的传言跟季溪分手。

    可是他们最后还是分手了。

    所以说不定还真像哥哥徐子豪说的那样,季溪跟叶枫分手的真正幕后黑手是顾夜恒。

    如果是这样的,那她岂不是可以坐在旁边看一场好戏?

    徐子微嘴角一扬,笑了。

    ……

    季溪在回去的路上听话地去了药店给顾夜恒买了胃药,于是她又成功地挨了一次冻,等她回到酒店时,她的喷嚏是一个接一个,清鼻涕流得更厉害了。

    季溪知道,她可能感冒了。

    回到顾夜恒的房间,季溪先裹了一床被子,然后按照顾夜恒的吩咐给章慧玲发了一封邮件。

    这时的她开始头重脚轻昏沉沉的,想着八点半还要帮顾夜恒放洗澡水,她只能强撑着不让自己倒下。

    但客房里的空调实在是太暖和了,她又受了一点寒,在这样的环境下眼皮自然是不听使唤的。

    于是,她成功地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顾夜恒回到房间时,季溪已经睡得两腮通红,此时的她其实已经出现发烧的症状。

    顾夜恒看了一眼沙发上躺着的人儿,然后把西装外套脱下来挂到衣架上,他看到了刚才让季溪拿回来的大衣。

    那大衣平平整整地被季溪挂着。

    &ot;她没穿?&ot;顾夜恒摸了一下大衣,然后走到季溪身边,伸手摸了一下她的额头。

    有点烫。

    &ot;季溪,吃药了没?&ot;他问她。

    迷迷糊糊的季溪睁开眼睛,&ot;药?哦,药在……给你。&ot;她从沙发上摸出帮顾夜恒买的药递了过去。

    顾夜恒一看,就一瓶胃药。

    &ot;这就是你买的药?&ot;顾夜恒把药举到她面前。

    季溪爬起来,她咳嗽了一声,&ot;药买错了吗,&ot;她从沙发起来,&ot;那我帮你去换。&ot;

    &ot;行了,我去换吧。&ot;顾夜恒又摸了一下她的额头。然后去了浴室。

    不一会他出来,&ot;热水我已经放好了,你先去泡个热水澡,我一会儿就回来。&ot;

    &ot;呃?&ot;季溪这下全清醒了,&ot;为什么让我泡热水澡?&ot;

    &ot;你受了寒泡个热水澡舒服一些,别顶嘴别废话,按我说的执行!&ot;顾夜恒下了命令。他拿下大衣再次警告,&ot;我回来之前你要没泡好澡,今天晚上我就让你死在这里。&ot;

    说完,他出了门。

    季溪,&ot;……&ot;死在这里,他这是去买刀吗?

    季溪根本就不怕顾夜恒的威胁,不过她身子确实乏力的很,也知道自己现在急需要泡个热水澡缓和一下。

    临时订房间免不了一顿折腾,而且她也担心自己再出去吹一下风明天可能会挂在苍洲。

    不需要顾夜恒弄,她也会死在这里。

    季溪听话地去了浴室,当整个人埋进热水里时,她才感觉到自己又活了过来。

    真暖和,真舒服!

    再也不学章副总要风度不要温度了。

    章副总的那副身子骨八成是铁打的。

    季溪并不知道此时的章慧玲正在自己的房间里关注着苍洲的天气,当她得知苍洲已经下起了大雪时。她的嘴角扬了起来。

    &ot;小季溪穿那么少肯定感冒,就不知道顾夜恒会不会照顾人。&ot;

    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生病的时候都是最脆弱的,这个时候顾夜恒如果能给予关怀,他们两个也许会有进展。

    章慧玲又想起了叶枫请辞时说的那句话,&ot;我不相信季溪要跟我分手的原因,但是她提出来了肯定是做了取舍。就像以前离开顾总一样,万不得己却又无可奈何,但我觉得爱并不会因为分手而消失,它只是隐藏起来了。我亦如此季溪也亦如此,只是她现在选择了让我错过,而有个人选择了重新开始。&ot;

    谁选择了重新开始,当时的章慧玲并不明白。现在想想那个选择重新开始的人有可能是顾夜恒。

    章慧玲甚至怀疑季溪跟叶枫的分手,顾夜恒并不像他表现的那样高风亮节。

    帮忙澄清,帮忙还击,看上去像是在维护季溪跟叶枫的感情。

    实际上,他可能做了另外一些事。

    这就是顾夜恒,就算他当着你的面亮出了底牌,但那也不是他真正的底牌。那只是他想让你看到的底牌。

    但不管怎么样,章慧玲希望顾夜恒幸福,她虽然在他的姑姑,但是四岁的年龄差距让她觉得她更像他的姐姐。

    是的,她一直把自己当成顾夜恒的姐姐,她看着顾夜恒从一个婴儿长成少年,看着他越来越沉默。看着他越来越孤单。

    看着他心硬如铁。

    她不想他这样,她希望他柔软起来,希望他感受到爱,给予爱!

    &ot;季溪,拜托你了,再爱他一次吧!&ot;

    季溪正准备从浴缸里起来时,顾夜恒回来了。

    他敲了敲浴室的门。&ot;在里面吗?&ot;

    &ot;在,我马上穿衣服,顾总。&ot;

    顾夜恒看了一眼季溪还未打开的箱子,朝里面说道,&ot;洗了澡就不要穿脏衣服,先穿浴袍出来,我给你买了衣服。&ot;

    啊!

    季溪从浴室门缝里探出半个脑袋,&ot;顾总还给我买衣服了?&ot;

    &ot;不买衣服你打算继续穿着一套裙子跟大衣缩成猴子在我面前晃?&ot;

    &ot;也没必要形容我是猴子。&ot;季溪说完猝不及防地打了一个喷嚏。

    顾夜恒眉头皱了起来,&ot;别光着身子说话,穿好浴袍出来。&ot;

    季溪乖乖听话,穿着浴袍出来了。

    &ot;床上躺着去。&ot;顾夜恒又命令。

    &ot;不用,我马上查酒店。&ot;季溪说着过去又想拿手机。

    顾夜恒再次把手机夺了过来,&ot;你在担心什么?担心我饥不择食?我是想睡你,但绝对不会睡一个病人。躺着去!&ot;

    季溪只好躺到了床上。

    顾夜恒端了一杯温水过来,坐到床边打开了一个药品袋。

    &ot;这是什么?&ot;季溪问。

    一张嘴,顾夜恒就把一根温度计放进了她的嘴里。

    &ot;别说话,好好量体温。&ot;

    说完,他从袋子里拿出几盒药,开始看说明。

    季溪不说话了,不过她有些不自在。

    她见过发脾气的顾夜恒,也见过孤傲高冷的顾夜恒,但从来都没有见过照顾她的顾夜恒。

    以前,她偶感风寒,如果他要过来,她都会跟简秘书说她身上不方便。

    他也就不再过来了。

    十五分钟后,顾夜恒把温度计从她嘴里拿下来,看了看,&ot;三十七度八,有点低烧,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只穿一条薄丝袜出门。&ot;

    他的语气中带着些许的宠溺。

    接下来他剥好药丸递给她。

    季溪想用手接,他摇摇头,执意要喂进她的嘴巴里。

    季溪只好张嘴,接下来就是喂水。

    &ot;睡觉吧,睡一觉就好了。&ot;他揉了揉她的头。

    这是第一次他揉她的头,比叶枫还要温柔。

    季溪连忙钻进被子里。

    不一会儿她听到了水声,顾夜恒在洗澡。

    这个场景让她有些恍惚,以前顾夜恒到别墅里跟她欢爱之后也是她躺在床上,他去沐浴。

    现在……略有些尴尬。

    不一会,浴室的水停了,又过了一会顾夜恒打开浴室的门走了出来。

    季溪连忙闭上眼睛,装睡。

    房间的暗了,有一只略带着湿气的手摸了摸她的额头,紧接着她身侧的床榻微陷,顾夜恒躺到了床上。

    房间里再无其它声音,只有外面的雪不停地下着。

    季溪的眼皮越来越沉重,迷迷顿顿中有一具温暖的身躯向她靠近。

    她无意识地钻进了这温暖之中。

    她梦到了自己的母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开局签到十万年〕〔神羽战尊〕〔我的治愈系游戏〕〔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