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绝宠之军少溺〕〔叶不凡徐清婉〕〔星际男神是我爸〕〔重生南非当警察〕〔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陆峰穿越1〕〔楚千尘顾玦〕〔锦绣医妃之庶女凰〕〔太荒吞天诀〕〔剑临诸天叶玄〕〔秦雄〕〔权宠天下冷清欢〕〔权倾天下医妃要休〕〔权宠天下医妃要休〕〔新娘子她寻短见了〕〔女主冷清欢穿越〕〔医妃要休夫冷清欢〕〔权宠天下:医妃要〕〔凌画宴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逢场作戏 第八十九章:苍洲下雪了。
    以前,顾夜恒在别墅里留宿,季溪除了要喷他指定的香水外,还要提前洗好澡,事后,等他睡着了她会悄悄地离开回到她自己的房间,那感觉就像古时候侍寝的妃子似的。

    所以,季溪并没有多少跟顾夜恒同床共枕的经验。

    更别说从他的怀里醒来。

    醒来后还跟他四目相对。

    呃……

    季溪眨巴眨巴两下眼睛,然后翻身坐了起来,她整理了一下睡袍。

    &ot;那个……谢谢顾总收留我一晚。&ot;

    &ot;感冒好些了吗?&ot;

    &ot;好些了,好些了。&ot;季溪胡乱地摸了摸脸,她其实是有些不好意思。

    顾夜恒也坐了起来,他伸手摸了摸季溪的额头。

    顾夜恒是属于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男人,平时穿西装的时候觉得他身形特别修长。但是穿着睡袍之类的居家服,他宽阔的胸膛就会显现出来,靠近时会给人一种压迫感。

    特别是在季溪这种细胳膊细腿的人面前,他无疑就是强壮的代名词。

    所以他一靠近,季溪就下意识地往旁边躲了一下。

    &ot;你躲什么?&ot;顾夜恒摸向额头的手顺势拉住了她的胳膊,人瞬间也变得不悦起来。

    季溪缩着小脑袋解释,&ot;我……没躲,就是让了一下,我以为顾总您要起床。&ot;

    顾夜恒对她的解释并不满意,他的不悦更甚,&ot;都躺到一块了,你能不能不要一口一个顾总地叫?&ot;

    &ot;这不是您说的吗,要当个合格的助理,所以我必须随时随地地保持着恭敬。&ot;

    &ot;要恭敬也不用在床上恭敬,你别忘了你除了助理外,还是我顾夜恒要追求的女人,所以注意角色转换。&ot;

    说着,他跪到床上把季溪打横抱了起来。

    &ot;干,干什么?&ot;季溪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不轻。

    &ot;抱你去刷牙洗脸。&ot;

    &ot;不用了不用了,&ot;季溪挣扎着要下来,&ot;我只是偶感风寒不是行动不便。我自己去。&ot;

    &ot;你可以?&ot;

    &ot;当然可以,绝对可以,相当地可以。&ot;

    顾夜恒把她放到了床上。

    季溪翻身下床,一溜烟地奔到浴室锁好了门。

    她长舒了一口气。

    &ot;跟这个人待在一起简直是太危险了。&ot;她在心里想,同时她也意识到顾夜恒这个人撩起妹子来是一点都不输给温柔以待的叶枫。

    如果说叶枫的追求是春风细雨润物无声,那顾夜恒的追求就是狂风暴雨浇地三尺。

    你不回应还不行,客套也不行。反正什么都不行,除了接受不许有第二次选择。

    这就是顾夜恒,所以得习惯。季溪在心底给自己暗暗打气。

    洗完脸刷完牙,季溪出来时顾夜恒已经换好了衣服。

    他换的是一套她没见过的衣服,准确地来说是一套不是她准备的衣服。

    季溪狐疑地看着他。

    顾夜恒把手表戴上,走到季溪旁边拍了拍她的头,&ot;我去洗脸刷牙了,你也把衣服换上。&ot;

    说着,他用手指了指沙发上的一套羽绒服。

    季溪这才想起来,昨天顾夜恒回来时手上确实拿着一套衣服说是给她买的。

    没想到他还给自己买了一套。

    趁顾夜恒刷牙洗脸的时候,季溪把衣服换上了,羽绒裤一套上,她顿觉得精神气都不一样了。

    穿上打底衫再穿上羽绒服,季溪想今天自己再也不会冻成猴子了。

    只是……她瞅到了顾夜恒放在床上的另外一件羽绒服,很显然床上那件是他等一会儿要穿的,那一件跟她身上的这一件款式一样颜色一样。

    妥妥的情侣装呀!

    真的是浇地三尺呀!

    顾夜恒从浴室出来见季溪已经换好了衣服,他对她的速度跟觉悟十分满意,&ot;去试试鞋吧。&ot;

    &ot;还有鞋子?&ot;

    &ot;这种天气自然不能再穿皮鞋。&ot;

    所以……

    季溪跑到门口拿出两个鞋盒,是雪地靴,又是一模一样的款式。

    不过季溪并没有矫情,有的穿她就穿。总比冻个半死的强。

    她把鞋穿了。

    &ot;今天顾总有什么安排?&ot;她拿出笔记本跟笔等着顾夜恒吩咐。

    &ot;给客房部打电话让他们送两份早餐过来,接下来的事我来安排。&ot;顾夜恒说道。

    &ot;那徐子微小姐呢,需要帮她点一份早餐吗?&ot;

    &ot;你现在不是徐子微的助理。&ot;

    好吧,老总都这么说,那她也没必要去管徐子微。

    季溪走到房间外面给客服部打电话。

    走廊上,徐子微正从房间出来,她依然穿着长裙貂皮大衣。

    见到季溪在过道打电话,她迈步走到她面前。

    &ot;早上好,季助理。&ot;

    季溪挂了电话,对于徐子微突然的礼貌相待有些&ot;受宠若惊&ot;。

    &ot;早上好,徐小姐。&ot;

    &ot;我是来跟你说声谢谢的,谢谢你昨天晚上把房间让给了我。&ot;徐子微再次微笑,看上去像是真的在感谢。

    这让季溪更加摸不着头脑。

    &ot;徐小姐怎么突然之间这么客气。&ot;

    &ot;不像我是不是?&ot;徐子微叹了口气,&ot;其实一直针对你的我才不是真正的我。&ot;

    这又是什么意思。

    &ot;我要回帝都了,赶早上的动车。&ot;徐子微又说道,还下意识地看了看顾夜恒的房间。

    &ot;麻烦季助理跟kevin说一声,还有他昨天跟我说的事,我会好好考虑的。&ot;

    说完她转身又回到自己的房间。

    季溪,&ot;……&ot;

    十分钟,客服服务送了上来。

    西式早餐,烤面包配火腿跟煎蛋,还有牛奶。

    季溪坐在顾夜恒对面,一边往面包上沫花生酱一边问,&ot;顾总昨天跟徐小姐说了一些什么?&ot;

    &ot;怎么了?&ot;

    &ot;今天早上她怪怪的。&ot;

    &ot;怎么怪怪的?&ot;

    &ot;本来我们是撕破了脸皮,但今天早上她突然对我客气了,而且还自己回去了。&ot;

    季溪说完看向顾夜恒,&ot;徐子微为什么要在我面前用假面?&ot;

    &ot;人有时候面孔多了连自己都分不清那一个是真面那一个是假面,也许徐子微一时错乱了。&ot;

    徐子微是不是错乱了季溪没兴趣知道,但徐子微变得如此客套,这对季溪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她到恒兴来有一半的原因就是给徐子微找不痛快,她想看到的是徐子微的痛苦与悔恨,现在徐子微突然平静下来以假面示人,这仿佛是在告诉她,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老娘不陪你玩了。

    那这事还怎么搞?

    &ot;徐子微只说她要回去吗?&ot;顾夜恒问。

    &ot;还有说顾总昨天晚上跟她说的事她会好好考虑。&ot;季溪放下抹花生酱的餐刀。&ot;顾总昨天晚上究竟跟她说了什么?&ot;

    &ot;想知道?&ot;

    &ot;是的。&ot;

    &ot;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季助理现在只是我的一个助理。&ot;

    季溪,&ot;……&ot;

    顾夜恒喝了一口牛奶,望向季溪,说了一句欠扁的话,&ot;不过季助理可以猜,猜对了我会点点头。&ot;

    &ot;没兴趣猜。不说拉倒。&ot;季溪咬了一口面包,脸朝着窗外摆出一副不太开心的样子。

    顾夜恒瞅了她一眼,一如继往的慢条斯理的处理着盘子里的食物,他把火腿、煎蛋、面包切成小份,然后用叉子一块一块的叉起来放到嘴里。

    跟季溪咬面包的样子比起来,优雅的像贵族公子。

    看着季溪的臭脸,贵公子一样的顾夜恒非常有涵养的笑了笑。

    &ot;季助理,你如果没有做好被我追求的准备,请不要在我面前做出女朋友生气的表情,这样我会误会的。&ot;

    &ot;我又没生气。&ot;季溪又把脸转了回来,&ot;我的意思是顾总不愿意说我就不问了。&ot;

    &ot;我没说我不愿意说,只是不愿意跟工作伙伴说,女朋友的话,我是愿意的。&ot;

    还给她挖坑?她才不跳。

    &ot;那就等顾总女朋友问您的时候您再回答吧。&ot;

    &ot;那你什么时候准备再问?&ot;

    季溪,&ot;……&ot;

    顾夜恒放下了刀叉,&ot;是不是你再问的时候就成了我的女朋友?&ot;

    坑挖了她没跳,现在又开始用逻辑来下套?

    &ot;顾总,我拒绝跟您聊天。&ot;

    顾夜恒又是一笑。

    季溪咬了一口面包,想了想又觉得挺窝囊,为什么在言语交峰这方面她总是说不过顾夜恒。

    顾夜恒这人平时也没什么话,能用眼神表达的确对不张口。

    就这样的一个男人为什么每次都能三言两语的把她怼的无话可说。

    回去。她得好好捉摸一下这事。

    吃完早餐,季溪履行职责询问顾夜恒接下来的行程。

    &ot;滑雪。&ot;

    &ot;顾总想去滑雪。&ot;季溪开始掏手机,她对苍洲不熟,也不知道这里有没有滑雪场。

    &ot;您等一下,我查一下看有没有滑雪场。&ot;

    &ot;不用查了,没有专业的滑雪场,但是有非常不错的滑雪去处。&ot;

    &ot;顾总知道。&ot;

    &ot;我在国内上学的时候最后一次旅行就是来的苍洲。&ot;

    国内上学?最后?

    云丽瑶说顾夜恒十五岁出的国。十五岁的话应该是高中一年级。

    &ot;顾总年少时有朋友吗?我是说学校里。&ot;季溪问。

    她觉得顾夜恒应该没有,这么臭屁又自大,谁跟他做朋友。

    没想到顾夜恒却说,&ot;我在学校可是很受欢迎的,也有很多朋友。&ot;

    瞧,这就是臭屁。

    季溪笑了笑。

    &ot;季助理呢,少女时代有朋友吗?&ot;

    季溪抿了一下嘴,&ot;没有。&ot;谁会跟一个连学费都交不起的人做朋友。

    &ot;一个朋友都没有?&ot;顾夜恒咂了一下嘴,&ot;果然漂亮的女生容易被孤立。那……喜欢你的男生呢,有吗?&ot;

    季溪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说了一声没有。

    &ot;没有?&ot;顾夜恒斜眯起眼看着季溪,&ot;我怎么听说有一个叫邱泽仁的男生高中时一直喜欢你。&ot;

    季溪一惊,连忙看向顾夜恒问道,&ot;你怎么知道的?&ot;

    &ot;我带你去执法部门处理你误伤他人的事件时他也去了。&ot;

    季溪垂下了眼帘略有所思。

    &ot;是你男朋友?&ot;顾夜恒问。

    &ot;不是,是我同学,高中的时候我们同过桌。&ot;

    &ot;啊,原来是同桌呀,我看他挺紧张你的,一直在外面等到很晚都不肯走。&ot;

    季溪再次抿了抿嘴,她不想告诉顾夜恒当年那个在酒店的男人是邱泽仁的母亲找的人,而为了凑成这事邱泽仁的妈妈还给她妈十万块。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高中的时候邱泽仁喜欢她,表白过无数回还写过很多情书。

    季溪都以想好好学习为由拒绝了他,最后他把她逼在角落质问:为什么不愿意?

    她说,她想通过上大学离开这里,所以她不会接受任何男生的追求。

    高考结束后,邱泽仁拿了家里的一笔钱说要带她离开,最后被他妈发现了。

    这些事季溪一开始是不知道,后来她妈把她带到酒店后才告诉她。

    &ot;他妈敢出这价让男人破你的身,明摆着就是不想让你跟她儿子有来往,你呀还是趁年轻多挣点钱才实际,爱情这玩意不能当饭吃。&ot;

    就算顾夜恒出面帮她摆平这些事情,但顾夜恒也只知道一些表面情况。

    最后季溪伤人被判决为正当防卫,而季溪的母亲因为非法收受他人钱财逼未成年少女从事非法活动判了七年。

    那一年季溪未满十八。

    &ot;我还以为他是你的小男朋友。&ot;顾夜恒淡淡地说道,&ot;所以你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ot;

    &ot;我什么样子?&ot;

    &ot;因为自己母亲的过去而跟爱你的男人分手。&ot;

    季溪不说话了。因为顾夜恒说的很对,她确实因为母亲不耻的职业才跟叶枫分了手。

    但这不是全部。

    &ot;我不是因为母亲的过去才跟叶枫分的手,&ot;季溪第一次跟顾夜恒坦露心声,&ot;我母亲是陪酒女,但那是她不是我,我没觉得自己有多无耻,我跟叶枫分手真正的原因是他的家人无法接受这个事实。&ot;

    &ot;你是说叶枫的母亲?&ot;

    &ot;是的。我不愿意看到爱我的男人为了我跟家人撕破脸,我没有家,但我不想叶枫也没有家。所以叶枫如此,顾总也如此。我之前跟顾总你表白也不是为了求一个未来,我也知道我跟顾总你不可能,我说我喜欢你只代表我喜欢你,没有更进一步的意思。&ot;

    &ot;你跟我说这些是不是想说不管我怎么追求你,你都不会答应。&ot;

    &ot;是的。&ot;季溪笑了笑,&ot;因为徐子微的关系,我愿意跟顾总您玩这种游戏,仅限于是为了给徐子微找不痛快,并不是真的想跟顾总您重新开始,我以前不敢奢望现在更不会奢望。当然,我也知道您跟我说追求我也是一种策略。一种拿我当炮灰的策略,因为我母亲是个什么人,您最清楚,像您这样的豪门更不可能跟我有未来,我在您这里捞到唯一好处,可能就是钱。&ot;

    顾夜恒不说话了,他久久地看着季溪。

    这一刻他才发现不管他怎么做。面前的这个女人都不会相信他有真心。

    而且她也不会再拿出她的真心。

    既然这样,他也就不跟她讲什么仁义道德。

    于是他问她,&ot;我们的交易呢,季助理是打算不作数的吗?&ot;

    &ot;作数,当然作数。&ot;季溪挑了一下眉毛,&ot;如果顾总您跟徐子微真的订婚,我可以接受顾总的追求继续做您的情人。&ot;

    她说的很认真。因为她觉得顾夜恒跟徐子微的订婚八成会黄。

    如果徐子微有意想跟顾夜恒发展,她是不会对她笑脸相迎的。

    也许昨天晚上徐子豪开导了一下她,因为顾夜恒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徐子微没必要还上赶着联姻,那太失身份了。

    &ot;口说无凭,我们还是立个纸据。&ot;顾夜恒从酒店书桌里拿出一张a4纸推到季溪面前。

    季溪又把纸推了过去,&ot;我们都是成年人。说过的话自然算话,顾总您就放心吧。&ot;

    &ot;我不相信你。&ot;

    &ot;顾总就这么想睡我?&ot;

    &ot;是。&ot;

    &ot;我现在可是二手货。&ot;

    &ot;这句话跟其它男人说有效,跟我说无效,因为我是你的第一个男人,顶多算是物归原主。&ot;

    &ot;我没想到顾总您这么想得开。&ot;

    &ot;我也没想到做为二十一世纪的女性,季助理还有这么陈旧的思想,像你这么说。现在男女有三四个前任的都不应该结婚,因为他们都给下一任戴了一顶绿帽子。&ot;

    &ot;我可没这么说。&ot;

    &ot;但你想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ot;顾夜恒笑了笑,&ot;我顾夜恒不是一个守身如玉的男人,所以我不会要求我的的女人在遇到我之前为我守身如玉,床上这种事跟想睡的人一起做更重要。&ot;

    季溪不说话了,因为她知道她要是再说下去。顾夜恒说不准会开车。

    果然,他又来了一句,&ot;其实你有过其它男人更好,这样子你就知道谁的技术……&ot;

    &ot;顾总,我们聊一下接下来的行程。&ot;季溪几乎是用讨好的口吻再向他央求。

    顾夜恒看了一眼季溪涨红的小脸,住了口。

    他知道季溪脸皮子薄。

    那就放过她吧,他开始吩咐,&ot;收拾一下行李,去滑雪之前我们要到火车站接个人。&ot;

    &ot;接人,谁?&ot;

    &ot;云丽瑶跟简秘书。&ot;

    &ot;啊?&ot;

    &ot;昨天老爷子打电话过来让我帮徐子微找间住宿的地方,我就跟他说今天去滑雪,云丽瑶听到了非要一起,凌晨五点的火车,九点半到苍洲。&ot;

    &ot;那简秘书呢,为什么会来?&ot;

    &ot;简秘书是来打理行程的,我对你这个助理不太放心。&ot;

    季溪不着痕迹地白了顾夜恒一眼。

    出一趟差,别的事没干,却到机场跟火车站接了两波人。

    不过接云丽瑶跟简碌,季溪是开心的,她简单地收拾了出行的行李跟着顾夜恒下了车。

    楼下,酒店为顾夜恒提供的车已经到了,是一款越野车,为了防滑车轮上已经安装了防滑链。

    季溪以为会有司机跟着,没想到顾夜恒从酒店经理手上接过车钥匙径直坐到了驾驶座上。

    &ot;顾总,又是您开车?&ot;

    &ot;你会开吗?&ot;

    &ot;不会。&ot;

    &ot;所以我对你这个助理不是很放心,抽点时间考个驾照,这是行政人员的基本技能。&ot;

    季溪,&ot;……&ot;又被呛了。

    九点四十分,云丽瑶跟简碌的身影出行在出站口,季溪兴奋地朝两个人招手。

    &ot;他们来了!&ot;她对顾夜恒讲。

    顾夜恒抱着双臂站在原地,仰着脸看着从出口走过来的两个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一个大老板混到来火车站接人,整个恒兴也就季溪有这种本事。

    最主要是她还不自知,总是偷偷朝他翻白眼。

    所幸简秘书十分有眼力劲,跟顾夜恒和季溪汇合后,直接接过顾夜恒手上的车钥匙。

    接下来的行程自然是由简碌来开车。

    不仅如此他还连顾夜恒要去的目的地都搞清楚了。

    苍山渡假区。

    &ot;这里有不错的滑雪场吗?&ot;季溪伸长脖子问简碌。

    简碌来了后,她基本上就不跟顾夜恒说话了。

    她怕顾夜恒继续呛她。

    &ot;应该是的。&ot;回答她的是云丽瑶,&ot;来的时候简大哥说苍山渡假区是我表哥的一个同学开的。&ot;

    &ot;高中同学。&ot;云丽瑶强调。

    季溪瞅了一眼顾夜恒,心想怪不得他会跟她显摆自己上学时人缘不错,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她。

    顾夜恒的高中同学,不知道是男是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开局签到十万年〕〔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治愈系游戏〕〔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