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尊归来〕〔陆筠言姜倾心〕〔霍先生撩错了〕〔第一甜妻:霍先生〕〔超品渔夫〕〔韩氏仙路〕〔权宠天下〕〔萌宝来袭:总裁爹〕〔一号战尊〕〔这个外援强到离谱〕〔李二蛋纪心雨〕〔婚约已至:总裁求〕〔天王传奇〕〔盛莞莞凌霄〕〔重启人生谈小天〕〔重生之全球首富谈〕〔戚卿苒燕北溟〕〔陆铭霍雨桐〕〔叶无道和陈雅〕〔重生都市仙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逢场作戏 第一百零六章:郊外的一天。
    在溪水边慢步的时候顾夜恒一直紧握着季溪的手,两个人像普通情侣一样一边说着话一边欣赏着四周的风景。

    不知不觉两个人走到浅滩的深处,这里溪水不再湍急而是分成几条小溪流,一眼望去全是晒得发白的鹅卵石。

    远处有随风摇摆的芦苇,近处又是漂亮的石头,溪细流过折射出的光与影让这个地方宛如人间仙境。

    浅滩上,有几个美院学生模样的年轻男女三五散开架着画框正在进行素描写生。

    季溪对此很感兴趣。

    小时候因为家庭的原因,季溪从来都没有上过兴趣班、特长班,但她一直都很羡慕那些有一技之长的人。

    例如绘画,例如跳舞,例如会某种乐器,所以当得知跟顾夜恒相亲的人是国际大提琴手时。季溪对徐子微的初印象其实更多的是祟拜。

    同时,她也觉得就算徐子微长得并不漂亮,但是她的优秀是配得上顾夜恒的颜。

    看到几个美院学生模样的年轻人在画风景,季溪忍不住拉着顾夜恒要过去看。

    她跟顾夜恒的出现顿时引来年轻人的一片惊呼。

    &ot;你们是演员吗?&ot;一个约摸十八九岁的小姑娘捂着嘴角问两人。

    &ot;路人。&ot;顾夜恒不冷不淡地回答道。

    &ot;我们是来这边旅游的。&ot;季溪客气地回答。

    小姑娘看看季溪又看看顾夜恒,小声地问,&ot;他是你男朋友吗?&ot;

    季溪点点头。

    &ot;你男朋友好帅,你也好漂亮,你们两个好般配。&ot;小姑娘一连发出三次惊叹。

    &ot;谢谢!&ot;

    &ot;你们现在有事吗,&ot;小姑娘又问,&ot;如果没事的话你能当一下我们的模特吗,这里的景致虽好但是没有人物总感觉少了一些灵气。&ot;

    小姑娘话音一落,其它几个学生也纷纷过来邀请,有一个甚至都不等季溪回答就把她拉到一块大石头上坐下。

    顾夜恒瞬间黑了脸,&ot;你们这帮小鬼能不能不要强人所难……&ot;

    &ot;没关系。&ot;季溪朝他眨眨眼,&ot;反正我们也没事,给他们当一会模特,我也想知道别人眼中的自己是什么样。&ot;

    季溪说着大方地从到石头上,按照学生们的要求摆好了姿势。

    冬日暖阳之下。耳边是叮咚的溪水,背景是摇曳的芦苇,一切是那么的安静美好。

    半个小时后,默默关注画手进程的顾夜恒看不下去了,他走到一个小男生面前,指着对方的画作说道。&ot;我女朋友是长这个样子吗?&ot;

    小男生,&ot;……&ot;他有些无措地看着顾夜恒,那眼神似乎在说有问题吗?

    &ot;这么漂亮的一个人活生生的被你画成了村姑。&ot;顾夜恒非常不开心地把男生从位置上拉起来。

    然后他一屁股坐下,取下男生正在画的素描作品重新上了一张新纸。

    提笔,测量了一下比例,然后他刷刷刷的开始作画。

    几分钟后,被迫停止画作的小男生轻呼了一声。

    十几分钟后,其他几个人都跑到顾夜恒身边开始观摩。

    他们一边观摩还一边朝季溪看去,时而点头,时而思索,时而恍然大悟。

    季溪在石头上坐不住了,&ot;好了吗,我能动了吗?&ot;

    &ot;等一下。&ot;学生们齐呼。

    季溪,&ot;……&ot;

    他们这是在干啥?

    又过了一会儿,顾夜恒终于停下了画笔,他指着自己的画作对旁边的男生说道,&ot;我女朋友应该长这样,眼睛水灵灵的。鼻子水灵灵的,嘴巴也是水灵灵的。&ot;

    小男生问,&ot;这位哥哥你是搞美术的吗?&ot;

    &ot;不是,业余爱好。&ot;顾夜恒取下画站起来,大手一挥,&ot;你们继续写生吧。&ot;

    说完,他过去把季溪从石头上扶下来。

    季溪活动了一下僵硬的四肢,问顾夜恒,&ot;你怎么坐下来画画了。&ot;

    &ot;他们画的太一言难尽,我实在看不下去。&ot;

    &ot;所以你也画了一副?&ot;

    顾夜恒点头,把自己画的速写递给季溪,&ot;送给你。&ot;

    季溪拿过来一看顿时惊为天人。

    顾夜恒画的非常好,好到她都以为是专业人士画的。

    &ot;你学过画画?&ot;季溪惊讶的问。

    &ot;很奇怪吗?&ot;

    季溪笑了,她想顾夜恒的童年肯定每天都走在培优之路上。

    像大多数殷实家庭一样,四岁练钢琴,五岁练书法,七岁学画画八岁学跆拳道。

    怪不得他打架那么厉害,还会鉴赏画作,一眼就相中了默守城给的那幅赠品画。

    原来他从小是被当精英培养的。

    果然,人跟人从一开始就不在一条起跑线上。

    季溪再次感到跟顾夜恒之间的距离。

    不是有钱跟没钱,而是眼界跟学识。

    他们从一出生接触到的就不是一个层面的东西。

    &ot;能送给我吗?&ot;季溪拿着画真诚地看向顾夜恒。

    她是真的想留下这幅画。

    &ot;喜欢就送给你!&ot;

    &ot;谢谢!&ot;季溪又欣赏了一会,然后拉过顾夜恒的手,&ot;我们回去吧。&ot;

    他们又顺着溪水往回走。

    回去的路上季溪问顾夜恒,&ot;你能跟我讲讲你小时候的事情吗?&ot;

    &ot;没什么可讲。&ot;

    &ot;是不想讲还是……&ot;

    &ot;字面意思,就是没什么可讲的。&ot;顾夜恒停下脚步给自己点了一根烟。

    他吸了一口,轻描淡写地说道,&ot;我小时候是家里的保姆带大的,我父亲要忙公司里的事,我母亲也有自己的产业。&ot;

    &ot;留守儿童?&ot;

    &ot;差不多吧。&ot;

    原来富人也有苦恼。季溪微微一笑,但就算是有苦恼。他们的苦恼更多的是精神层面的,而穷人的苦恼却是实实在在的。

    穷人的苦恼只有一个:钱。

    &ot;这世上钱最重要。&ot;怪不得章慧玲会这么说。一个普通家庭出身的女孩子突然被豪门收养,她的感知最为实际。

    所以,她也要实际一点,不要总是假清高。

    &ot;你在想什么?&ot;顾夜恒见季溪不说话,忍不住问。

    &ot;在想以后的事。&ot;

    顾夜恒停下脚步侧过身看向她。他想知道她想的内容。

    她的以后有没有他。

    &ot;我觉得我应该多存点钱。&ot;季溪说道,&ot;这样我要是有小孩子的话,我就不出去工作了,在家里陪她。&ot;

    &ot;那你一定是个好母亲。&ot;

    &ot;好不好我不知道,但我绝对不会做我母亲那样的女人,胡乱的生个孩子却又不管她的死活。&ot;

    &ot;你恨她吗?&ot;这是顾夜恒第一次问季溪这个问题。

    季溪笑着摇头,&ot;我没有权力去憎恨一个给予我生命的人,如果真要恨,我恨我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如果没有我,她可能会活的更轻松吧!&ot;

    &ot;你有想过回去看她吗?&ot;顾夜恒盯着季溪的眼睛。

    季溪垂下了目光,&ot;还是算了吧,见面了也不知道说什么。&ot;

    顾夜恒不再问,同时他也把她母亲患病住院的事情全数压了回去。

    反正他已经安排护工在照顾她母亲的日常护理,她知道后只会平添一些忧愁。

    两个人回到房车上,季溪把顾夜恒画的画收好后就开始处理中午摘回来的草珠子。

    顾夜恒午休过后就坐在车窗边上看书。

    桌台上放着切好的水果,电磁炉上煮着香浓的奶茶,一个人看书。一个人挑草珠子的珠心,倒是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

    直到暮色降临,季溪才发现时间过的真快,她真起身伸了一个懒腰。

    &ot;晚上吃什么?&ot;她问顾夜恒。

    顾夜恒还没回答,季溪就开始警告,&ot;可别说想吃我这种玩笑话。我不太喜欢男朋友太色。&ot;

    &ot;这么说你以前喜欢我是因为我不好色?&ot;顾夜恒依然慢条斯理地翻着书。

    他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眼镜,正襟危坐地坐在床上,窗外暮色渐暗,车内灯光微黄,看上去极具禁欲之美。

    季溪答不上来,说实话,顾夜恒给人的感觉确实挺禁欲的,穿着方面永远是透着薄情寡义的黑白灰,发型也是,虽飒但给人一种强硬之势,只有洗完澡垂下发梢时才能让人感觉到一丝的亲和。

    某些方面更是极具攻击性。

    但攻击性跟好不好色并不能划等号。

    他的攻击性属于能力范畴,好色这个问题应该属于本质问题。

    季溪想了想说道,&ot;我以前不太了解你,虽然听说你女人挺多,但是你跟那些女人在一起是因为好色还是其它什么原因我并不知道,我喜欢你只是因为你的皮相好。&ot;

    &ot;始于颜值?&ot;

    季溪点点头。

    &ot;没想到你这么庸俗。&ot;顾夜恒合上了书,&ot;不过我喜欢你的庸俗,我确实皮相完美,但有一点我要纠正一下,我跟你在一起的时候可从来都没有碰过其它女人。&ot;

    &ot;那天在玉府陈铭浩带过来的那个红发女生你没碰?&ot;季溪煞有介事地问道。

    顾夜恒伸长了腿,脚尖开始拨弄季溪身上的大衣,一下两下也不回答。

    &ot;怎么?&ot;

    &ot;既然你聊起这件事情那我问你,第二天你为什么要拿一盒紧急避孕药过去?&ot;

    &ot;为了你好呀,因为你在这方面从来都不做措施。&ot;

    &ot;我只是跟你……&ot;顾夜恒停顿了一下,&ot;你在给我挖坑?&ot;他用两条腿夹住季溪的腰,然后慢慢地把她拖到自己面前。

    &ot;我在你眼里就这么不洁身自好?&ot;

    &ot;我说了,我不太了解你。&ot;

    &ot;没关系,现在了解也不迟。&ot;

    季溪笑了笑。

    &ot;晚上我们吃泡面吧。&ot;顾夜恒提议,&ot;我来煮。&ot;

    说着,他在季溪脸上亲了一下。然后翻身下床。

    顾夜恒煮面的手法很熟练,这让季溪相信他大学的时候确实一个人在外面住过。

    两包泡面两个鸡蛋还加了一根意式甜肠,顾夜恒把煮锅直接端到桌上,而且他只拿了一双筷子。

    季溪,&ot;……&ot;一双筷子怎么吃?

    她试着从位置上起来,想自己去拿一双筷子过来。

    顾夜恒却按住她。&ot;干什么去?&ot;

    &ot;去拿筷子呀。&ot;季溪眨着懵懵的大眼睛回答,吃饭的时候还能干嘛。

    &ot;不用,我喂你。&ot;

    &ot;……&ot;

    顾夜恒说着挑起一口泡面,先吹了吹然后送到季溪旁边。

    这……

    &ot;我是想让你先试一下毒,看辣不辣,如果不辣我再吃。&ot;顾夜恒说着努了努嘴,让季溪张嘴。

    季溪笑了,这人宠起人来还这么毒舌,她张大了嘴一口把泡面唆了进去。

    但是……烫。

    她张着嘴不停地哈气,逗得顾夜恒哈哈大笑。

    季溪只能拿眼瞪他。

    &ot;对不起,对不起。&ot;可能是感受到季溪眼神的杀伤力,顾夜恒连忙道歉。然后嘟起嘴帮她吹。

    季溪总算把第一口面吃下肚。

    &ot;味道怎么样?&ot;顾夜恒问。

    &ot;一点都不辣。&ot;

    &ot;哦,是吗?&ot;顾夜恒回头看了一眼被他扔进垃圾蒌的泡面袋,房车里的食材虽然是简碌准备的,而且他从来都没吃过泡面。

    但泡面袋上可是写着辣,他这么说只不过是想喂她吃面。

    &ot;你可以尝尝。&ot;季溪拿过筷子,还十分温柔地来了一句。&ot;我来喂你。&ot;

    说着她也挑起一坨,不过她比顾夜恒要有耐心,面条吹了半天直到确定不烫嘴才送到了顾夜恒面前。

    顾夜恒直摇头。

    &ot;吃一口,不吃我可生气了。&ot;

    顾夜恒只好凑过去接住。

    下一秒他的脸就涨得通红。

    &ot;不许吐出来,这是爱心泡面。&ot;季溪笑着强调。

    顾夜恒只能仰起脸忍着掉眼泪的冲动将面吃了进去,然后他奔到茶水台前去喝水。

    一连灌了好几口他才止信辣意。

    &ot;你怎么试毒的。想谋害本王?&ot;顾夜恒气呼呼地说道。

    季溪咯咯地大笑,&ot;你居然会相信我这样的臣子,你也是大意。&ot;

    说完,她把泡面全数拉到自己面前,然后呼呼地吃了起来。

    顾夜恒看着她,温柔地一笑。他坐到她身边看她狼吞虎咽。

    他知道季溪为什么会这样吃饭,因为她挨过饿。

    他记得他把她从安城接到帝都时,她还不到八十斤,一张小脸蜡黄蜡黄的,虽然漂亮的让人疼惜,但却严重的营养不良。

    顾夜恒想。他把她从一个蜡黄蜡黄的野丫头喂养成这般模样,中途差点被狼仔子给叼走了,他确实是大意了。

    季溪吃着面内心还是有些过意不去的,因为顾夜恒一口都不能吃。

    &ot;要不我等一下给你煮点不辣的面?&ot;她问他。

    顾夜恒摇头,含笑着看着她。

    季溪见他不要,就把锅里的甜肠夹起来放进嘴里咬了一口。&ot;嗯,这甜肠不辣,你要不要吃一口?&ot;

    顾夜恒再次摇头。

    季溪诱惑他,&ot;你不吃那我就吃完了。&ot;说着,她咬了一口。

    顾夜恒看着她不说话。

    季溪又咬了一口,这时顾夜恒突然咬住甜肠的另外一端,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全数咬进了他的嘴里。

    最后还把季溪含在嘴里的一截也抢了过去。

    季溪,&ot;……&ot;

    这人怎么总喜欢虎口夺食!

    &ot;好甜。&ot;他说。

    &ot;那上面有我的……&ot;他不嫌脏吗,他不是有洁癖吗?

    &ot;没关系。&ot;顾夜恒吃完甜肠又喝了一口水,然后望着季溪笑。

    季溪觉得顾夜恒这笑不太妙,她朝房车的小床上挪了挪。

    顾夜恒把面锅移到别处,直接爬了过来,脸上的坏笑依旧。

    &ot;你别过来,这是在外面!&ot;季溪指了指车窗,外面还停着其它的房车。

    顾夜恒把房车窗户上的窗帘拉上。

    &ot;顾夜恒。&ot;

    话音还未落,她整个人就被顾夜恒给拖了过来,他在她耳边轻语,&ot;只接吻,不做别的。&ot;

    季溪松了口气。

    顾夜恒关了灯,侧过身子吻住了她的唇。

    十分钟后,他又在她耳边轻语,&ot;你脖子酸不酸?&ot;

    季溪点头,她的脖子早就酸了。

    顾夜恒抱着她一起躺要小床上,吻继续。

    在这方面,顾夜恒的技术非常好。

    以前,季溪一直觉得顾夜恒技术好是因为他阅人无数。

    但渐渐地她觉得,顾夜恒这么会应该是天生的,因为在这方面他并不喜欢女生占主导。

    以前,季溪也试着想要主动一下,但每次都被他叫停。

    &ot;我不需要你教!&ot;他总会恶狠狠地说。

    季溪也就不敢了。

    后来跟叶枫在一起的时候她才敢大胆一点。

    又过了十分钟,顾夜恒终于放开了她,他支起头看着她,看着季溪心里有些发毛。

    她只能直挺挺地躺着在暮色中眨着大眼睛。

    &ot;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可不要生气。&ot;他说。

    &ot;什么问题?&ot;

    &ot;我怎么觉得你接吻的时候总是老样子。&ot;

    &ot;什么老样子?&ot;

    &ot;就是不太会,跟以前一样总是我做引导,叶枫没教你一些新技巧吗?&ot;

    季溪伸手想去揍他。

    顾夜恒却握住了她的手腕,他凑到她耳边如恶魔一般说道,&ot;我对这一发现很是高兴。&ot;

    什么呀,怎么从他的口气里还听出了得意之色,季溪心里更气了。

    &ot;季溪,你跟他接吻的时候会不会想起我?&ot;

    季溪推开他想坐起来。

    顾夜恒却把她按住。

    &ot;我说了不要生气,你不许生气!&ot;

    季溪不说话。

    顾夜恒却笑了,&ot;因为生气就代表我说中了,那么接下来我再教你一种新吻法。&ot;

    季溪瞪大了眼睛。

    顾夜恒却用手捂住了她的眼睛,&ot;投入一点,好好感受!&o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隐婚总裁的神秘宠〕〔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