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李锋张雪小说〕〔鼎天〕〔陆州姬天道〕〔赵东苏菲〕〔江酒陆夜白〕〔天降三宝:虐渣妈〕〔一胎三宝爹地找上〕〔一胎三宝江酒〕〔天降三宝江酒〕〔超强王者苏阳〕〔开局和女神离婚〕〔超品渔夫〕〔欢想世界〕〔赵东苏菲花都兵王〕〔都市潜龙〕〔战龙觉醒〕〔超级保安〕〔美女的近身龙卫〕〔潜龙腾渊赵东〕〔都市狂龙赵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逢场作戏 第一百一十五章:安城之行。
    晚上,季溪在跟顾夜恒相遇的那家酒店住了下来,而且她还专门挑了顾夜恒当天入住的那间客房。

    8612。

    拿着房卡刷开房门时,她侧过头看了一眼当年她被母亲带进去的那间客房8613,如果母亲不是为了钱把她推进那间房,如果她没有反抗任由那个老男人欺负,她现在可能已经是另外一个天地,或许不堪污辱去自杀,或许自暴自弃跟她母亲一样。

    所以她也不是百无一用,在命运的边缘她也知道要反抗。

    她的情绪又好了一些。

    进入房间后她用新买的充电器给手机充上电,刚开机就听到不停推送过来的信息提示音。

    她点开,发现全是顾夜恒给她发的。

    &ot;季溪。开机了给我回个电话。&ot;

    &ot;季溪,开机了一定要给我回个电话。&ot;

    &ot;季溪,我没有生气。&ot;

    &ot;季溪,我错了。&ot;

    &ot;季溪……&ot;

    &ot;季溪……&ot;

    季溪翻了一下差不多有一百多条。

    她连忙给他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响了好几声都无人接听。

    季溪看看时间都晚上十点多了,顾夜恒可能睡下了。

    他睡眠一直都不太好,还是不要吵醒他。

    季溪放下手机去卫生间洗了一把脸,然后摸了摸自己饿了一天的肚子。

    得去吃点东西。

    因为手机要充电,季溪没有拨房卡,而是拿着自己的包出了门。

    她刚进电梯,房间里的手机就响了,是顾夜恒回过来的。

    顾夜恒只是去洗了一个澡,一出来就发现漏接了季溪的电话,再打过去却没有人接。

    &ot;这么晚了手机又不带她干什么去了?&ot;顾夜恒看着自己收拾好的行李,然后给她发了一条信息。

    &ot;你现在在什么地方?&ot;

    想了想,他把这条信息给删了,然后给聂昆打了一个电话。

    聂昆是他在安城那边安插的眼线,对于自己的威胁顾夜恒很清楚,他也知道恒兴下面的子公司最为复杂的是安城这边。

    安城分公司表面上是魏家管理。但真正的决策者是夏月荷,夏月荷虽然只是顾夜恒父亲的情人,但是她的身份摆在那儿,而且当年她搬到顾家在安城的宅子里后,并没有要求成为顾夜恒父亲的太太,只是提出一个要求那就是进入安城分公司。

    父亲死后。顾夜恒也听到过不少关于夏月荷和顾老爷子之前的秘书,也就是顾家从安城搬到帝都之后被派到安城担任总经理的魏清玉,据说两人之间有些不清不楚。

    上次清盘,顾夜恒本想瓦解夏月荷的实力,但没想到最后魏家把魏清海推出来做了替罪羊。

    顾夜恒就也就让聂昆待在了安城,暗中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

    他对恒兴虽没有多大的兴趣,但是他也不允许任何人在他的眼皮底下做小动作。

    电话给聂昆打过去,顾夜恒让他帮忙查查季溪入住的酒店是那一家。

    &ot;季溪?&ot;聂昆对这个名字有点印象,&ot;是顾总之前从安城带走的那个小姑娘吗?&ot;

    &ot;是的。&ot;

    &ot;顾总跟她……&ot;

    &ot;她现在是我女朋友。&ot;

    聂昆哦了一声不再问了。

    调查一个人入住在哪家酒家对于聂昆来说不是什么难事,安城不大,好一点的酒家也就那么几家。

    季溪既然是顾夜恒的女朋友自然不会去住小旅社,他让手下的小啰啰们跑了一趟,很快就查到了季溪入住的地点。

    &ot;金湖湾大酒店。&ot;聂昆打电话告诉顾夜恒。

    顾夜恒听到酒店的名字就笑了,金湖湾大酒店是他跟季溪相遇的地方。

    这家伙是去找回忆吗?

    他看了看简碌给自己订的飞机票,明天早上八点半的航班,一个多小时就能抵达安城。

    &ot;老聂,明天派人到机场去接我。&ot;他吩咐聂昆。

    &ot;顾总也要到安城来?&ot;

    &ot;我去接女朋友。&ot;

    &ot;哦,好。我明天亲自去接您。&ot;

    这个时间点季溪不知道酒店附近有没有吃饭的地方,坐了将近五个小时的动车她也有些困乏,也没有心情顺着街道一家一家的找,于是她随便进了一家小超市买了一些饼干跟泡面就回了酒店。

    因为出来时没有取房卡,她去了前台希望前台通知客房部帮她开门。

    &ot;您是几号房?&ot;

    &ot;8612。&ot;

    &ot;季小姐是吗?&ot;前台查看了入住信息。

    季溪点点头。

    &ot;麻烦您出示一下身份证,我核对一下。&ot;

    季溪把身份证放到柜台上。

    这时,从外面跌跌撞撞进来两个人,一男一女两个人相拥着感觉像是喝了不少酒。

    &ot;开间房!&ot;男人把身份证拍到柜台上。

    季溪吓了一跳,连忙朝旁边挪了挪,然后侧过身打量对方。

    男人很年轻,个子不算高也不矮眉眼之间似乎上了妆,他留着一头韩式发型,微卷的刘海配上闪亮的耳钉,很是新潮。

    他搂着的女生也是一脸浓妆,这么冷的天穿着紧身齐膝裙裹着一件羽绒服,两要腿光溜溜的丝袜都没有穿。

    季溪打量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这时前台小姐已经帮她核实了身份。

    &ot;季溪小姐,你的身份证。&ot;她把身份证还给了季溪。

    季溪接过来。

    &ot;我马上通知客房部,您可以上去等。&ot;

    &ot;好的。&ot;季溪跟前台小姐道了谢,转身朝电梯方向走。

    刚走了两步,身后有人喊了一声等一下。

    季溪回头就看到那个耳钉男朝她奔过来。

    &ot;你是季溪?&ot;他问她。

    季溪再次打量了他一眼,有些眼熟。

    &ot;您是哪位?&ot;她问。

    &ot;我是邱泽仁。&ot;

    邱泽仁,季溪哑然失笑,她回安城遇到的第一个熟人居然是邱泽仁,这个在高中一直跟她表白,最后因为他差点让她背负杀人罪名的男同学。

    &ot;对不起,我不认识你。&ot;季溪回头,按了电梯。

    &ot;阿仁,他谁呀?&ot;浓妆女扑过来搂住邱泽仁的胳膊,嘟着嘴问。

    邱泽仁没有回答她。只是定定地看着季溪。

    季溪没有躲闪他投过来的目光,电梯来了,她若无其事地走进去,然后按了关闭健。

    电梯缓缓地关上了门,季溪这才吐了口气。

    &ot;这也能碰到。&ot;她摇头自语。

    回到自己的房间,客房部的服务员还没有过来。季溪只好拧着购物袋站在门口等。

    这时,电梯响了,有人出来。

    季溪回头,又看到了邱泽仁跟那个浓妆女。

    季溪朝房门走近了一步让开了道。

    邱泽仁走到季溪旁边呆呆地看着她,季溪仰着头看门牌号。

    &ot;季溪!&ot;他又喊了她一声。

    季溪回头略有些冷漠地看着他,&ot;这位先生,你再突兀地喊我的名字我会报警的。&ot;

    &ot;我是邱泽仁。&ot;

    &ot;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你,请别再自报家门。&ot;

    这时,客房部的服务人员来了,她一边拿着钥匙一边奔过来,连声说着对不起,&ot;刚才有个客人过来说房间里的空调坏了耽误了一下。&ot;

    她帮季溪刷开了门。

    季溪道了谢,进去反手就把房门关上。

    门外,浓妆女有些不太高兴了,&ot;邱泽仁你什么意思呀,跟我来开房半路又跟别的女人搭讪,你当我是什么?&ot;

    &ot;当你是什么?你自己是辆公交车你不知道?&ot;

    &ot;啪&ot;女人甩了邱泽仁一记耳光。邱泽仁反手也给了她一记耳光。

    &ot;他妈的给你脸了是不是?&ot;

    季溪在猫眼里看到邱泽仁跟浓妆女突然互扇耳光,连忙后退两步按下房间请勿打忧的按纽,飞奔回到房间。

    我去,现在的年轻人这么猛吗?

    想想顾夜恒那么狠的一个人,也没有狠到打女人,更没有带个公交车来开房。

    轮渣。还是安城人民强。

    季溪烧了一壶水,坐到床边查看手机。

    手机里有一通未接来电,是顾夜恒打过来的。

    还有一条撤回去的信息,也是顾夜恒发过来的。

    顾夜恒这是给她发了什么又撤回去了。

    季溪想问问他,刚准备输入信息,门外传来敲门声。

    季溪皱起了眉,心想这家酒店客房部的服务还真成问题,开门迟迟不来,亮了请勿打忧的灯还来敲门。

    她过去打开了猫眼,却看到邱泽仁的脸。

    在酒店大堂里季溪就闻到邱泽仁一身酒气,想必他跟那个女生是在外面一起喝了酒然后过来开房。

    这种情况,她开门无疑是给自己找麻烦。

    邱泽仁对于她来说是一个很复杂的存在,她并不喜欢他,高中的时候甚至对于他的追求有些不堪重负,因为那个时候学习真的很紧张,她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应付他。

    所以她总是躲,或是用毕业以后再说来拖延。

    但没想到一毕业这个人居然偷了家里的钱要跟她私奔。

    当然,如果不是他,他妈也不会拿十万块出来让他二叔来买她,她也不会捅了他二叔三刀最后遇到顾夜恒。

    她的人生转折,这个邱泽仁从中也添了一笔浓墨。

    只是她跟他的关系在她捅他二叔三刀的时候就画了句号。

    &ot;季溪!&ot;他开始捶门。

    季溪返回房间,拿起电话给前台打了一个。

    &ot;我房间外面有人在耍酒疯,请你们酒店上来处理一下。强调一下这个人我不认识,如果他说认识我还说出我的名字,可能是我刚才在前台跟你们核实身份的时候听到我的名字,所以你们不好好处理,我会投诉的。&ot;

    季溪说完,挂了电话。

    这时,她的手机响了,是顾夜恒打过来的。

    &ot;你怎么一直处于输入模式。这么半天都没有把信息发过来是不知道跟我说什么?&ot;顾夜恒的声音低沉温柔还有些小宠溺。

    季溪,&ot;……&ot;她没有想到顾夜恒会一直盯着手机看。

    &ot;不好意思。&ot;她跟他道歉,&ot;我没有告诉你一声就请了假,希望你不要生我的气。&ot;

    &ot;嗯……本来是有点生气的,不过你跟简碌说手机没电了我想你应该是没有机会告诉我。&ot;

    &ot;也不是,我今天情绪很不好。&ot;季溪实话实说。&ot;我怕跟你打电话会说一些伤人的话。&ot;

    这时,酒店的人员似乎上来了,外面闹轰轰的,然后就听到邱泽仁的声音在大叫,&ot;季溪,我知道是你,你出来见见我好不好!季溪、季溪!&ot;

    &ot;怎么了?&ot;顾夜恒似乎也听到外面的声音。

    &ot;有人在外面耍酒疯。&ot;季溪的声音很平静,&ot;这家酒店隔音效果不好。&ot;

    &ot;但我怎么听到有人在叫你的名字。&ot;

    看来,隔音效果是真的不好。

    &ot;我在安城。&ot;季溪告诉他。

    顾夜恒十分轻松地回答道,&ot;我知道。&ot;

    &ot;你怎么知道的?&ot;

    &ot;我让人查了你的出行信息。&ot;

    季溪诧异,顾夜恒还真是神通广大,她也暗自庆幸自己从他哪里弄到钱偷偷逃走的计划没有实施。

    就顾夜恒的神通。别说她跑到安城,就算跑到世界尽头他都有办法找到她。

    &ot;那你知道我现在住在哪里吗?&ot;

    &ot;金湖湾大酒店。&ot;

    &ot;你不会在我手机上安装了追踪器吧?&ot;

    顾夜恒微微一笑,&ot;我还没这么变态。&ot;

    这时,门外再次传来砸门声。

    季溪的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她让顾夜恒等一下,然后走到门口打开了门。

    邱泽仁正跟酒店的工作人员在拉扯。其它房间的住客也出来了,一时间季溪的房间门口围了不少人。

    看来这个邱泽仁是真的喝了不少酒。

    季溪有些生气,她冷冷地看了一眼邱泽仁,警告道,&ot;这位先生,我不认识你。请你不要打忧我休息,再说这里是酒店不是你们家,你再胡闹下去也会影响其它人。&ot;

    邱泽仁愣愣地看着她,最后在工作人员的劝说下回到自己的房间。

    季溪再次关上门回到房间拿起了手机。

    &ot;小混混?&ot;顾夜恒问。

    &ot;不是,其它房间的客人喝多了乱敲门。&ot;

    &ot;你一个人在外面小心一点,晚上睡觉锁好门。&ot;

    &ot;嗯。&ot;

    季溪挂了电话。然后拨下充电器插头,拿起包拧着自己的购物袋出了房间。

    她退了房,理由是她在这里被人骚扰。

    酒店方面自然是连连道歉。

    季溪走出酒店,回身看着酒店上方金湖湾三个大字,四年前这家酒店差点成了她的噩梦,现在她不想这家酒店再一次成为她的噩梦。

    季溪入住了距离金湖湾不远的另外一家酒店。很快她在安城的第一晚过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去了安城市女子监狱。

    &ot;季晓芸?&ot;工作人员翻看着记录本,&ot;哦,季晓芸半年前就保外就医了。&ot;

    &ot;保外就医?&ot;季溪不敢相信地看着工作人员,她母亲生病了?

    &ot;她得的什么病?&ot;

    &ot;肺癌。&ot;

    &ot;啊!&ot;季溪整个人都被这个消息给震住了。

    她母亲得了肺癌,还是在半年前。而她却什么都不知道。

    &ot;她的情况严重吗?&ot;季溪问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回答道,&ot;这你得到医院去问,查出她得了肺癌后我们试着联系过她的家人,后来是一个叫顾夜恒的男人来给她办理的保外就医。&ot;

    顾夜恒!

    听到这个名字后季溪更震惊,也就是说她以为顾夜恒要重新跟anlisa在一起的时候,他其实还在帮她打理母亲的事情。

    那怕是后来她离开了他,这种琐碎的事他在她面前依然是只字未提。

    &ot;她在哪家医院。&ot;

    工作人员翻了翻记录,&ot;在市第一人民医院。&ot;

    半个小时后,季溪赶到第一人民医院,在一间重症监护室里她看到了戴着呼吸机的母亲。

    一直帮助护理季晓芸的护工见有人来看望病人,连忙过来打招呼。

    &ot;你是顾先生派来查看情况的吧?&ot;

    季溪望着病床上的母亲没有说话。

    &ot;季小姐喝了一点燕窝粥睡下了。&ot;护工说道,&ot;顾先生真是善人,跟季小姐非亲非故却肯花这么多钱给她看病,而且季小姐还没有医保,就这病房一个月也得上十万。&ot;

    &ot;我……她病了多长时间。&ot;季溪问护工。

    &ot;九个多月了。&ot;护工看了季溪一眼,又问道,&ot;小姐,你是顾先生派来查看情况的人吗?&ot;

    &ot;我是她的女儿。&ot;季溪说着拉开病房的门走了进去。

    季晓芸似乎感觉到有人进来,她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当她看到季溪时,她脸上露出冷漠的微笑。

    &ot;是你?&ot;她冷哼了一声,&ot;你终于知道我快死了?&ot;

    季溪在她身边坐下,她想伸手去握握母亲的手,但最后她放弃了。

    &ot;我不知道你病了,这次回来也不是专程来看你的。&ot;季溪的声音也很冷漠。

    &ot;那你回来干什么?&ot;

    &ot;我想问你一句话,你用十万块把我买给一个老男人,当时心里是怎么想的?&ot;这是季溪一直压在心里的一个结。

    &ot;怎么想的?&ot;季晓芸闭上了眼睛,缓缓地说出一句话,&ot;这你得问你亲生的母亲。&ot;

    &ot;什么?&ot;

    这时,季晓芸的心电监控器突然响了起来。

    护工马上冲了进来,然后趴在床上喊了两声季小姐,不一会儿医生也进来了。

    &ot;这位小姐请先出去一下,病人需要抢救。&ot;

    季溪退到病房外,脑子里却不停地闪现季晓芸最后的那句话。

    &ot;你得问你的亲生母亲。&ot;

    她的亲生母亲难道不是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开局签到十万年〕〔神羽战尊〕〔我的治愈系游戏〕〔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