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尊归来〕〔陆筠言姜倾心〕〔霍先生撩错了〕〔第一甜妻:霍先生〕〔超品渔夫〕〔韩氏仙路〕〔权宠天下〕〔萌宝来袭:总裁爹〕〔一号战尊〕〔这个外援强到离谱〕〔李二蛋纪心雨〕〔婚约已至:总裁求〕〔天王传奇〕〔盛莞莞凌霄〕〔重启人生谈小天〕〔重生之全球首富谈〕〔戚卿苒燕北溟〕〔陆铭霍雨桐〕〔叶无道和陈雅〕〔重生都市仙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逢场作戏 第一百二十二章:所以我才这么专一。
    放走那个所谓的私家侦探,季溪跟袁国莉继续往华府花园的方向走去。

    路上,袁国莉问季溪,”你说是谁对顾总跟你的事这么感兴趣还派人专程来调查你,会不会是顾总以前在国外交的女朋友?”

    ”这世上那有这么闲的女朋友,我猜应该是顾夜恒的妈妈。”

    ”顾总的妈妈?她为什么要调查你?”

    ”自然是想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季溪笑着对袁国莉说道,”之前我听过他妈妈给他打过两次电话,两次都在说他跟人交往的事,从话语里可以听出顾夜恒的妈妈是一个极其挑剔的人。”

    袁国莉一听顿时翻起了白眼,”你说这些生儿子的女人怎么都这样,家里条件好点就各种挑三拣四,还特喜欢支配自己儿子的感情生活。我就纳闷了,敢情我们女生家里条件不好的都不配跟男人谈情说爱了?我们稀罕他们的钱了吗?”

    ”不是我们稀罕不稀罕的问题,是她认为自己的儿子值不值得的问题。”季溪对此想得十分通透,”没有谁应该为谁降下身段,我接受她的不喜欢,因为她是顾夜恒的母亲。”

    ”那以后你怎么办,万一他妈妈不同意……”

    ”顾夜恒说他不是妈宝男,现在也过了听妈妈话的年龄。”季溪抬头看着天空,”所以我也做好了跟他妈妈撕破脸的准备。”

    袁国莉有些担心,”你行不行呀!”

    ”你这么不相信我?”

    ”因为你有前科呀,”袁国莉小声说道,”我知道现在提学长你可能会不高兴,但是你跟学长分手不就是因为他妈妈不喜欢你吗?”

    ”是呀,所以我最后伤害了学长,如果我跟勇敢一些,就算最后不能改变结果但起码我努力了,总比一开始我就放弃要好的多。”

    袁国莉点点头认同了季溪的观点,”作为朋友我也帮不了你什么。因为我没有跟恶婆婆斗争的经验,但我永远支持你,不管你最后做什么样的选择,我都支持你。”

    ”谁说你没帮到我,让我租房子就是在帮我,你说的很对。我确实需要独立,只有这样才能跟顾夜恒妈妈在以后的交往中不会败下阵来!”

    ”去看房子吧。”季溪拉起了袁国莉的手。

    两个人到了华府花园,按照简碌给的单元楼栋号上了楼。

    简碌正在屋子里等她们。

    房子是三室两厅两卫的标准间,坐北朝南采光极好。

    ”怎么样还满意吗?”简碌问季溪。

    ”三千块租这样的房子当然满意了,只是简秘书你确定这房子用这样的价位租给我?”

    ”当然确定。”

    ”不会是顾夜恒逼迫你的吧,如果是这样我良心不安。”季溪是真的担心简碌会吃亏。

    简碌却笑了,”如果是顾总逼迫我的,那他肯定会补我差价的,所以你不用为这种事担心。”

    季溪笑了笑,如果顾夜恒真的补差价那跟他帮自己租房子有什么区别呢。

    哎呀,虽然她现在很想独立,但是有顾夜恒在,她真的很难独立。

    因为他总是会帮她把什么事都考虑清楚。

    以前她并不觉得,现在相处了一段时间后她发现他真的是一个万能的男朋友。

    不过这样的男朋友多少让人有些压力。

    简碌带着季溪和袁国莉在房间里转了一圈,然后就把大门钥匙给了她。

    ”什么时候搬过来?”简碌问,”你可以提前告诉我,我安排人帮你搬家。”

    ”不用麻烦了,我东西又不多。一个人就行了,再说不是有袁国莉在吗。”

    ”我是没问题。”袁国莉马上表了态,”不过搬家这么大的一件事,顾总应该会亲自出马,因为这是男朋友表现的时候。”

    听袁国莉这么一说季溪这才想起来她还没有把自己租到房子的事告诉顾夜恒。

    她掏出手机想给顾夜恒打过去说一声。

    简碌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他连忙说道,”季溪,这个电话还是我来打吧,我把房子租给你的事情还没有跟顾总说。”

    原来简碌并没有跟顾夜恒说,看来刚才她是多虑了。

    ”行,那你打吧,我跟袁国莉到阳台上看看。”季溪收了手机,领着袁国莉去参观阳台。

    这套房子是真心不错,不仅采光好阳台也很大,如果在阳台上摆几组沙发还可以一边听音乐一边喝下午茶。

    季溪正在跟袁国莉讨论着以后对这个阳台的规划,两个人越聊越兴奋,不仅声音大了一些。

    这时,从隔壁的阳台处探过来一张笑脸,他先是十分吃惊地看着季溪,然后喊了她一声。

    ”季溪,怎么是你?”

    季溪侧过头就看到顾谨森那张略带惊讶的笑脸。

    ”谨森哥?”季溪连忙过去趴在阳台上也探出头看着他,”你住在这里吗?”

    ”是呀,我刚租的房子搬过来没几天。”顾谨森指了指季溪,”你这是……在别人家做客吗?”

    ”不是,我也在租房子。”

    ”所以你这是来看房子的。”

    ”是呀,不过我已经打算租下来了。”

    ”是吗?”顾谨森显得更加高兴,”那太好了,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他说着朝季溪示意了一下,”我马上过去找你。”

    季溪看了一眼身边的袁国莉,袁国莉也看了一眼她。

    ”嗯。这么巧,小叔子住在旁边。”袁国莉打趣地说道,”这下子可热闹了。”

    季溪也觉得这下子可热闹了,怎么就这么巧呢,她返回客厅去给顾谨森开门。

    简碌正在给顾夜恒打电话,简短地把自己为什么会把华府花园季溪名下的这套房子租给季溪的原因说了一下。

    顾夜恒问简碌。”你之前没有跟季溪透露这房子的事?”他其实是想确定。

    简碌回答道,”透露过,不过我想季溪可能都忘记了。”

    简碌确实跟季溪透露过,那个时候他是给季溪解释顾夜恒为什么会让她从别墅里搬出来。

    不过当时季溪很激动,可能压根就没有听进去。

    ”你这租房合同怎么签?”顾夜恒问简碌,”万一季溪认起真来要看你的房产证怎么办?”

    ”应该不会吧。”简碌想就他跟季溪两个人的关系,季溪不应该不会相信他。

    但顾夜恒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情,他担心季溪怀疑这房子是他的。

    因为就简碌的工资是不可能在华府这种地方买一栋一百多平的房子。

    两个人正说着,简碌就看到季溪从自己面前奔了过去,然后就看着她打开了门,再然后他就看到了顾谨森从门后走进来。

    简碌愣了一下神。

    顾谨森进来后却给他打招呼,”简秘书,怎么,我哥有事吗,让你陪季溪看房子?”

    简碌,”……”

    顾夜恒在手机里问,”我怎么听到顾谨森的声音。”

    ”是,是的。”简碌连忙回答道。”顾谨森经理突然来了。”

    ”突然来了是什么意思?”顾夜恒停顿了一秒,”季溪是让他陪她看房子吗?”

    ”应该不是,顾经理才刚来。”

    顾夜恒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我马上过来。”说完,他就挂了电话。

    简碌见顾夜恒要过来,做为秘书他势必先要把情况搞清楚。于是在顾夜恒挂了电话后他走到了顾谨森的身边问,”顾经理您是来陪季溪看房子的吗?”

    ”不是,我住在隔壁,刚才在阳台上看到了季溪就过来打声招呼。”顾谨森说完再次看向季溪,”季溪,要不要到我屋里坐一坐。”

    季溪跟袁国莉一路过来正好口渴,听顾谨森邀请过去坐一会儿,她也没有推辞,不过她还是下意识地看了简碌一眼。

    简碌,”……”这个时候他也不能说顾夜恒马上要过来。

    三个人到了顾谨森住的地方,季溪这才发现顾谨森租的这间房子格局跟她准备租的房子一模一样,装修风格也是一样。

    ”这里的房子都是统一精装,所以风格一样。”简碌跟她解释。

    ”统一精装,那购买价格岂不是更贵!”季溪看着简碌,”你三千块租给我会不会太亏?”

    ”隔壁的房子是简秘书你的?”正在给众人倒茶的顾谨森听到季溪跟简碌的对话,好奇地问。

    ”是,是呀!”简碌只好硬着头皮回答。

    ”看来简秘书这几年挣了不少的钱。”顾谨森说着把一杯热茶递到了简碌面前,脸上的笑意意味深长。

    简碌接过了茶水没有回应这个话题。

    两个男人间的微妙变化自然是被季溪捕捉到了,她意识到自己刚才说的话似乎有些不妥。

    想想身为顾家二少爷的顾谨森现在是在这里租房子住,而身为恒兴集团的一个总裁秘书却能买得起这里的天价房。

    两人一对比感觉顾谨森这个二少爷还不如恒兴的一个秘书。

    而顾谨森刚才的话里多少有这个意思,所以简碌自然是这里最为尴尬的人。

    季溪连忙岔开话题,问了顾谨森一些在这里住上下班交通还有日常购物方面的问题。

    顾谨森笑着说道,”以后我们成了邻居,上下班你可以搭乘我的车,就不用司机来回接送了。”

    季溪,”……”原本想岔开话题的,怎么最后话题又落到她身上。

    不要司机来接送搭乘顾谨森的车上下班从节约成本方面核算自然是好,只是顾夜恒肯定是不会同意的,而且季溪也不太愿意。

    因为这不仅会麻烦到顾谨森还会惹顾夜恒不高兴,得不偿失。

    于是。季溪直接拒绝了顾谨森的好意,”我还是坐自己的车吧,这样我来去也自由,而谨森哥你也不用老惦记着我要坐车。”

    ”我没关系的。”

    ”你现在肯定没关系,但要是你谈了恋爱就会觉得十分不方便。”

    顾谨森瞬间就明白了,”你是不是怕我哥生气?”

    ”你哥才不会为这种事生气。是我觉得不方便,因为偶尔我也会住在公司十六楼的房间里,本来我是来去自由的,要是跟你拼车就要天天跟你汇报,多麻烦。”

    季溪把话说这么透,顾谨森也就不再坚持。

    当然,季溪也只是觉得他这是在跟她客套客套,也没当一回事。

    只是旁边的简碌觉得这个顾经理有些故意为之。

    顾夜恒现在是公开在追求季溪,而且季溪话里的意思也那么明了,他们两个人现在在交往。

    身为小叔子,不是应该要避嫌吗?

    怎么会主动提出一起上下班。

    三个人在顾谨森屋里坐了一会儿,简碌计算着时间觉得顾夜恒差不多该过来了。他起身让季溪跟袁国莉过去。

    ”屋里的电表水表怎么看我再细细跟你说一遍。”

    ”不用了,简秘书,季溪要是不懂的话我可以过去教她。”顾谨森似乎并不希望季溪离开,他继续说道,”今天难得在这里碰到,正好我也是搬过来不久。要不大家一起吃个饭,算是为我庆祝乔迁。”

    顾谨森边说边热烈地看着季溪。

    季溪只好把目光投向简碌。

    这个时候简碌觉得自己有必要要把顾夜恒在过来的路上这件事情告诉顾谨森。

    ”我哥要来,该不会是听说我住在季溪隔壁不放心特意赶过来了吧?”顾谨森说完还哈哈大笑起来。

    简碌,”……”还真是肆无忌惮呀。

    季溪连忙解释道,”不是,是我让他过来的。我们之前就说好了,我租到房子后他过来帮我参谋参谋。”

    ”简秘书的房子租给你,我哥肯定是放心的,还有什么好参谋的。”

    季溪笑了笑。

    十分钟后顾夜恒果然赶了过来。

    他先是看了看季溪租的房子然后又去了顾谨森租的房子。

    ”你什么时候搬出来的?”他问顾谨森。

    ”哥上回在爷爷面前说要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人交往的第二天我就从宅子里搬出来了,说起来我还是托了哥你的福。”

    ”因为我先造了反?”

    顾谨森笑了笑。

    顾夜恒也笑了,他伸手拍了拍顾谨森的肩膀。”看来我这个做哥哥没有带好头。”他话峰一转突然问了另外一件事,”安城的事你听说了吗?”

    ”你是说魏清玉被人刺伤的事?”顾谨森点了点头,”我听我妈提了一下,但具体怎么回事我不太清楚。”

    ”是关于安城几条公交路线的经营问题,这几条线路的经营权一直分包给你舅舅,但是今年分公司想要拿回经营权。你舅舅就找人跟魏清玉去理论了一下。”

    ”哥的意思是我舅找人刺伤了魏清玉?”

    ”表面上来看是这样的。”顾夜恒说到这里没有再往下说了,而是又问顾谨森怎么看待这件事。

    ”需要我回去协调一下吗?”顾谨森问。

    ”我觉得你出面应该能很好地解决。”

    顾夜恒跟顾谨森说完这些,这才把注意力放到季溪身上,他问她。

    ”房子想要租下来吗?”

    ”简秘书出的价格这么低,房子又这么好我当然要租。”

    顾夜恒没有再说什么。

    他的这一反应让季溪有些始料未及,季溪刚才听到简碌说他等一下要来。以为刚才简碌给顾夜恒打电话的时候把顾谨森住在隔壁的事情告诉了他。

    加上之前顾谨森跟顾夜恒开玩笑说是要追求她,季溪想顾夜恒过来肯定是不放心顾谨森住在她旁边,他来说不准寻一堆理由让她放弃租这间房子。

    如果是这样的一个结果,季溪自然是不开心的,因为她在外面租房子不仅仅是为了给自己充门面,更多的是想让自己看不去更为独立,这样在顾夜恒母亲面前她不至于像个一直依附着他生活的寄生虫。

    没想到顾夜恒任何话都没有说,他尊重了她的选择。

    这人……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大度了。

    午饭顾谨森坚持要请,顾夜恒也觉得顾谨森从家里搬出来理应庆祝一下。

    择日不如撞日,一行人就在华府花园附近找了一家餐厅坐了下来。

    席间,顾夜恒没有再说关于安城的事,仿佛这件事情就是一起十分简单的纠纷,现在顾谨森回去处理,他就把这件事抛于脑后。

    吃完饭,顾谨森询问季溪要不要帮她搬家。

    这次,袁国莉倒是机灵,笑着跟顾谨森打趣道,”顾经理,搬家的事情现在轮不到我们了,顾总现在是季溪的男朋友,理应由他表现,我们这些朋友要退居二线。”

    ”说的也是,哥以后要是跟季溪结了婚,那季溪就是我大嫂了,看来我以后也得跟季溪保持点距离。”

    ”保持距离倒没必要,不管怎么说你小的时候照顾过她,我这个当男朋友的还不至于心胸窄小到这种地步,反而是因为你跟季溪的这种关系,我倒觉得你跟我更加亲近了一些。”顾夜恒说着再次拍了拍顾谨森的肩,”以后该照顾的地方还是要照顾。”

    ”……是!”

    一行人分开,顾谨森回到了自己的住所,简碌听从顾夜恒的安排开车送袁国莉回她住的地方。

    季溪则跟着顾夜恒回到了恒兴大厦。

    一进季溪的房间,顾夜恒就把华府花园的那套房子是在她名下的事情告诉了她。

    ”在我名下?”季溪对此大吃一惊,”可是简秘书说……”

    ”他是怕你跟我吵架才这么说的。”顾夜恒敲了一下季溪的头,”也不能怪他,最近我确实给了他太多的压力。”

    ”是你跟我买的吗?”

    ”嗯,我把你从别墅里赶出来总要补偿一点东西给你。”

    ”拿几千万的房子补偿我?”季溪都被他气笑了,”幸亏你只有我一个情人,要是有十个八个,恒兴都会被你送成空壳了。”

    ”所以我才这么专一。”

    呃……这是什么理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隐婚总裁的神秘宠〕〔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