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天策〕〔极品透视民工〕〔云若月楚玄辰〕〔神医毒妃不好惹〕〔重生都市仙帝〕〔我的姐姐是天尊〕〔全职艺术家〕〔绝代神主〕〔在霸总的心尖撒野〕〔淘宝司冥寒〕〔宋妤秦深〕〔豪门总裁你欠揍〕〔我的极品美女总裁〕〔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斗战主宰〕〔闪婚少校娇妻〕〔全面兑换〕〔司少甜妻宠定了免〕〔奏静温乔舜辰〕〔薛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逢场作戏 第一百二十五章:临安的火灾。
    因为生父不详,九岁之前的顾谨森并没有什么朋友,就算他充满着善意想去结交,那些跟他玩的孩子们最后还是会被他们的父母拉回家里,告诫一句以后不要跟他玩就关上了门。

    所以,童年时候的顾谨森更多的会站在铁门外面看着被锁在家里的季溪,他觉得季溪跟他很像,甚至比他更惨。

    后来,母亲告诉他,他的父亲要接他回家,得知这个消息后他很高兴,但事实却让他再度陷入灰暗中。

    他的母亲只是他父亲的情妇,而他只是一个私生子。

    而且那个所谓的父亲并没有去拥抱他,甚至也没有要求他喊他爸爸。

    当时。母亲夏月荷笑着对他说,”不用在意,我们要的不是他的爱只是他的钱。”

    后来,他过上了非常优越的生活,但是他并不开心,因为他母亲情妇的身份让他在学校里抬不起头,他不仅受到同学们的排挤还遭到了校园霸凌。

    那种黑暗的生活一直跟随他到了高中,直到有一天,他挥拳把从小学一直欺负他到高中的胖子打倒在地后,他才知道什么叫厚积薄发。

    这个世界说任何话都没有关系,关键的时候还是要看拳头硬不硬。

    拳头代表着权力、掌控力。

    而这些东西如果先天无法拥有,那只能一点一点地积累,最后形成自己的力量。

    所以后来的他喜欢微笑,眯起眼睛弯起嘴角,因为这样谁也看不到他的野心,也就不知道他是在积累力量。

    听到夏月茶谈起自己的妹妹,还有生她的原因,顾谨森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不愧是他母亲干出来的事。

    他的母亲这一生所追求的东西除了钱就是钱。

    这可能跟她的童年经历有关。

    顾夜森知道他母亲家以前很穷,顾夜森的外公外婆靠扫马路为主,一家四口住在棚户区一间不到十平方的小房子里,夏月荷跟她哥哥初中都没有上完就出去打工。

    夏月荷在酒楼里当服务员。夏月荷的哥哥摆摊擦皮鞋。

    在顾谨森小的时候夏月荷常常给他讲这些经历,她说她之所以会到酒楼当服务员,是因为传菜的时候可以偷偷吃点好东西。

    ”那个时候太穷了,过年的时候都不见得有肉吃。”

    ”十八岁的时候我就暗暗发誓,我要改变自己的命运,成为有钱人当阔太太。”

    顾谨森想母亲现在应该对自己的生活很满意,因为她确实有钱了。被父亲带回家后,她每个月有固定的生活费,后来还把安城这边的核心业务弄到了自己名下。

    只是削尖了脑袋给有钱人生儿子的这个做法令顾谨森有些反感。

    得知他并不是唯一的工具时,他的这种反感变成了惊讶。

    ”那个女孩子呢,您怎么处理的她?”顾谨森问得轻描淡写,似乎对这件事情并不怎么上心,只是随口问问。

    夏月荷回答道,”我把她送到了郊区一所孤儿院里。”

    ”那季溪的母亲怎么会说季溪有可能是我的妹妹?”

    ”因为季溪小的时候也被送去过。”夏月荷说到这里笑了,”季晓芸的那点小伎量我是知道的,她是怕我破坏季溪跟顾夜恒两个人交往。你说她活着的时候不好好对季溪,这要死了突然就知道怎么当一个母亲了。”

    ”也许她真的是妹妹呢。”顾谨森看着夏月荷,”季溪是妹妹的话对你来说不是更有利吗?”

    夏月荷愣了一下神,疑惑地看着儿子顾谨森,”怎么会对我有利?”

    ”季溪嫁给哥,您不就成了哥的岳母,那你的身份跟云慕锦就是平起平坐。”

    ”云慕锦怎么可能会让季溪嫁到顾家,这事用脚指头想都知道结果,你看着吧,云慕锦的招多着呢,最后季溪肯定会跟顾夜恒分开的。”

    ”您呢,您持什么态度?”

    ”我?我当然是希望季溪跟顾夜恒在一起。顾夜恒要是真娶了像徐子微这样的女人,那你以后在恒兴就更难出头了。”

    ”这么说您希望季溪嫁给顾夜恒纯粹是为了我好,而不是因为她有可能是我的妹妹?”

    ”是的,所以我跟你说这件事情也是希望你私下多帮帮季溪,帮她就等于帮你,但如果……”夏月荷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如果什么?”顾谨森追问。

    夏月荷犹豫了半响,最后说道,”如果你有人问起你关于那孩子的事情,我希望你除了守口如瓶外,还要把那个问起来的人告诉我。”

    ”您是想知道究竟还有谁知道吧。”

    ”是的。”

    顾谨森笑了笑,说道,”如其这样还不如抹掉这些记忆,我是说知道这些人的记忆。”

    ……

    第二天,季溪按照秋果儿给的地址去了白事馆,买了祭祀的用品一个人去了墓园。

    在墓园工作人员的协助下,季溪给季晓芸烧了纸钱摆了供品,也算是尽到了她一个做女儿的心意。

    再次回到酒店,季溪原本想给顾谨森打电话,没想到手机掏出来顾夜恒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顾夜恒告诉她,他的母亲云慕锦回来了。

    ”你回来的机票买了吗?”他问她。

    ”还没有。”因为并不确定准确的回城时间,季溪并没有提前买,再说现在买票也很方便。

    ”怎么了?”她问顾夜恒。

    ”没什么,我是想说如果你订好了机票我好去机场接你,顺便带你去见见我妈。”

    ”不用这么着急,你也说了你妈不好对付,如果不是必须要见,我并不想见,马上要过年了,我怕堵心。”

    顾夜恒听她这么一说顿时松了口气,”既然你不想见那就不见,反正她在帝都也待不了几天,我也不想让她给你添堵,只是她回来了我不说这些话怕你有想法。”

    季溪笑了,顾夜恒以前可不是这种会照顾别人情绪的人。

    现在的他还真是越来越有男朋友的样了。

    ”墓扫了吗?”顾夜恒问。

    ”嗯,已经过去了。”

    ”那你接下来准备做什么。去买安城特产吗?”

    ”你这么一说还提醒了我,不过我准备让顾谨森陪我去,我还准备给他介绍一个女朋友。”

    ”给顾谨森介绍女朋友?”

    ”嗯,夏阿姨说的。”

    顾夜恒无奈地笑了笑,”她说你就真给介绍呀,你了解顾谨森吗?还有,给他介绍的女生能到帝都来吗?”

    顾夜恒两句话一下子问倒了季溪。

    确实。她并不了解顾谨森,而且秋果儿也不可能到帝都来。

    介绍朋友这件事情是她太草率了。

    当然,她也没说要真的介绍两个人相处,更多的也是希望顾谨森能利用他在安城分公司的影响帮助一下临安孤儿院。

    ”其实只是介绍他们认识,我的那个朋友需要一些帮助,而顾谨森对安城十分熟悉,可以帮助介绍一些工作呀私活呀给我的那个朋友。”

    ”她是想找工作吗?”顾夜恒问。

    季溪连忙否认,”也不是,就是拉一些业务什么的。”季溪怕顾夜恒又要为这种事费心,连忙说道,”只是一些小事情,你不用管。”

    ”真不用管?”

    ”真不用管。”

    但最后季溪还是让秋果儿跟顾谨森见面了,见面的原因是秋果儿主动打电话过来问季溪,那个可以资助一下孤儿院的爱心人士愿不愿意跟她见面。

    ”我不是要攀高枝,就是想跟他介绍一下我们临安孤儿院,看他能不能给我们孤儿院介绍一些活,增加一下我们的收入。”

    这跟季溪给顾夜恒的推辞不谋而合。

    她想对于秋果儿来说,介绍一个能帮孤儿院渡过难关的人比跟她介绍一个有钱的男朋友要靠谱的多。

    于是她还是打电话给顾谨森,告诉他,她马上要回帝都,回去之前想请他吃顿饭。

    顾谨森如约而至。季溪给他介绍秋果儿,”这是我在安城认识的新朋友秋果儿。”

    ”您好!”秋果儿大方地朝顾谨森伸出了手。

    顾谨森也微笑着伸出了手。

    一切都很正常,直到季溪告诉他,秋果儿现在在临安孤儿院工作。

    ”临安孤儿院?”顾谨森转眸看向秋果儿,”你说的是不是位于南郊的那家孤儿院?”

    ”是的。”

    两天时间,他同时听到两个人提到这家孤儿院,这让顾谨森不得不重新审视他妈妈夏月荷说的事。

    难道上次季溪回来时她母亲季晓芸跟她说了一些什么。她这是在试探他知不知道自己有一个妹妹的事?

    他转眸又看了一眼季溪。

    季溪的表情显得有些惊讶,她挑着眉头问他,”谨森哥知道这家孤儿院?”

    ”上学的时候学校会组织社会实践,所以我听说过。”顾谨森再次看向秋果儿,”你怎么会到孤儿院工作,我听说那家孤儿院是私人办的。”

    ”是私人办的,我是一个孤儿,一直生活在孤儿院。”秋果儿回答。

    ”那怎么认识季溪的?”顾谨森又问。

    季溪回答,”我小的时候被我妈送到孤儿院待了一个多月所以就认识了秋果儿。”

    ”你们孤儿院现在有多少人?”顾谨森再次问。

    秋果儿回答,”现在住在孤儿院的有十七个孩子,不过有四个孩子智力有问题不能去上学,其它的孩子都很健康。”

    ”你说的十七个孩子最大的有多大?”顾谨森问。

    ”最大的也就十五六岁。”

    ”但我听说这家孤儿院都办了三十几年。”

    ”哦,你是说这个呀,我们孤儿院更像是一个大家庭,小的时候院长妈妈会照顾我们,但等我们长大了能自力更生了就会出去工作然后再回馈家庭,所以孤儿院的孩子到了一定年龄就会离开孤儿院自己生活。”

    ”原来是这样。”顾谨森朝秋果儿露出同情的神情,”也就是说你现在是在帮院长打理孤儿院,对吧?”

    ”算是吧,不过我能力不行。”秋果儿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你已经非常了不起了,想想我小时候不管怎么说身边还有一个妈妈,而你……你想过要找自己的父母吗?”顾谨森问这话的时候偷偷地观察季溪的表情。

    季溪的表情有些紧张。

    他更加怀疑她的动机。

    但他并不知道季溪之所以紧张是怕他勾起秋果儿的心事。

    身为一个孤儿怎么会不想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呢,像她也一直想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

    没想到秋果儿微笑着回答道,”我不想知道,我从来也没有动过想要去寻找他们的念头,我想他们既然把我丢到孤儿院就是不想要我,那怕有一千万种理由也不可能得到我的原谅及。再说人又不是小狗,是不会对不想要她的人摇尾巴的。”

    ”对不起,我好像问了一个蠢问题。”顾谨森跟秋果儿道歉。

    ”没关系的,很多人都会这么问我。”秋果儿又是一笑,”不过我只认一个妈妈,那就是邝院长。”

    顾谨森喝了一口茶。

    季溪见话说到这里,连忙把她约顾谨森出来的原因跟他说了。

    ”介绍一些业务呀!”顾谨森还真的认真在想,”安城这边主要经营的是交运跟货运,很少有需要加工的零星的散活。不过安城分公司在临郊有块生态植物园,这是一项惠民工程,是跟政府合作的,植物养护方面倒是需要人手,到时候我让人划一片给孤儿院负责管理,以项目分包的形式进行合同款结算。”

    季溪一听连忙鼓起掌来,”太好了。谨森哥,我代表临安孤儿院感谢你的支持!”

    说着,她差点要站起来给顾谨森鞠躬。

    顾谨森连忙按住她,”你跟我说什么谢谢,这个工程是五年前哥到安城来的时候谈的合作,要谢你回去谢谢你男朋友。”

    秋果儿坐在旁边似乎听出了一些玄外之音,不过今天她从季溪这里有了这么大的收获,她觉得有些事还是不要问,听听玄外之音就行。

    帮孤儿院解决了资金来源问题,季溪想打道回府,但顾谨森提议要去孤儿院看看。

    到了孤儿院,顾谨森问了很多关于孤儿院孩子收养的程序,以及如果有家人来找,怎么认领。

    邝院长告诉他。除非能准确地说出丢弃孩子的时间是几几年几月几日,要不然还真不知道他们说的孩子是那一个。

    ”当然,现在医学这么发达,倒是可以做鉴定,只是他们忘记了丢弃的准确时间,我们也不知道该跟谁做鉴定,因为有时候一个月会有三四个孩子被送过来。”

    顾谨森哦了一声。

    ”那院长知道这些孩子是什么时候送过来的吗?”

    ”孩子这么多我那记得住。不过我有一个专门的小本子记着。”邝院长说着指了指自己的房间。

    ”那这些孩子们的生日怎么过?”顾谨森又问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旁边的秋果儿笑着代为回答,”我们院里所有的孩子只有一个生日,每年的五月十五日,这是我们孤儿院成立的日子也是我们所有孩子共同的生日。”

    ”这非常有意义!”顾谨森夸赞道,”因为有了这家孤儿院孩子们才能获得新生,以后孩子们每年过生日也会记得这里!”

    参观完孤儿院后,顾谨森把具体的合作事宜简要的跟秋果儿讲了一些。然后让她第二天到安城分公司去找这方面的负责人。

    ”我已经跟他们打了招呼了,如果有问题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

    ”好的,谢谢你,顾大哥!”秋果儿不停地跟顾谨森鞠躬。

    顾谨森连忙扶住她,告诫道,”时至年关,你们这家孤儿院又这么偏。院里除了孩子们就是你跟院长两个人,晚上要注意安全。”

    ”嗯,我知道了!”

    第二天,顾谨森跟季溪两个人一起回到了帝都,但是当天晚上秋果儿就给季溪打电话,说孤儿院着了火灾。

    这下子可把季溪吓坏了。

    ”人没事吧?”

    ”人没事,不过院长房间里的一些资料都烧没了。院长也很自责,说都怪她走的时候没有拔电源插头。”秋果儿说道,”不过这也怪我,院里很多地方的线路都老化了,因为不想花钱所以一直都没有换,幸好这次没事。”

    ”那赶快换了吧,钱不够的话我给你们打点过去。”

    ”不用打钱。我告诉你这件事情不是找你要钱,是因为这次换线路我们是准备用你上次捐的钱,想告诉你一声。”

    ”钱既然捐给了孤儿院,怎么花你们说了算,不用特意告诉我的。”

    秋果儿笑着说道,”这怎么行,院长说了,你现在是我们临安孤儿院的名誉院长,用钱方面的事要告诉你一声。”

    季溪也笑了,她把自己之前想到孤儿院领养一个孩子的事情告诉了秋果儿。

    ”啊,你还想到我们孤儿院领养一个孩子,看来你很想当妈妈呀!”

    ”我就是觉得如果有一个孩子喊自己妈妈依念着自己会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是呀,所以我们以后会是一个好妈妈,就算有人遗弃了我们,但我们绝不会遗弃自己的孩子!”

    ”对,绝不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