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小保安〕〔顶级战医〕〔邪医兵少〕〔废后她命中带煞〕〔独宠太子妃月千澜〕〔谋君心废后倾城又〕〔月千澜君墨渊第一〕〔非我倾城独宠太子〕〔踏出生天〕〔重生倾城太子妃月〕〔月千澜君墨渊〕〔莫宛溪贺七少免费〕〔玄幻我什么时候无〕〔时黛霍靳川〕〔霸道总裁冷酷无情〕〔千金毒妃〕〔时黛霍靳川小说免〕〔腹黑老公专宠妻〕〔敖雨辛苏长离〕〔萧总,你家夫人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逢场作戏 第一百四十五章:变装大佬。
    季溪把像泥猴的儿子抱进浴室洗好澡,出来时就见顾夜恒老实地站在浴室外面。

    季溪瞅了一眼他,有些哭笑不得,”你站在这里干嘛,如果是想洗澡,你房间里不是有浴室吗?”

    ”来接受批评。”顾夜恒靠到了墙上,还歪起了头,那样子并不像是一个准备接受批评的人,倒像是一个准备跟季溪调情的男人。

    季溪用浴巾裹着儿子,拿眼斜了顾夜恒一眼,没说话,准备离开。

    顾夜恒却一把拉住她,然后把她跟孩子全数圈在自己怀里,他个子高身形也长。两手一撑倒是有足够的空间让两个人都在他怀里。

    ”你就批评一下,要不然下次我还会带小宇去玩泥巴。”

    季溪刚要开口,小宇却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妈妈,不要。”他摇着小脑袋,一副小可怜的模样。

    最后他憋了半天憋出一句话,”小宇想玩泥巴。”

    季溪,”……”这两人是在唱双簧吗?

    ”妈妈没有要批评叔叔的意思。”季溪跟小宇珂解释。

    小宇珂开心了,但顾夜恒却并不开心。

    他继续把双手按在墙上,问季溪,”你不想批评我,可是你为什么要把我穿的脏兮兮的照片发给我妈?”

    ”不是你同意的吗?”

    ”我是同意了,但我同意你可以发照片但不是说可以发我玩泥巴后的照片,这些天你手机是难道没有我的其它照片?”

    ”没有。”

    ”那你就有问题了。”

    ”我有什么问题?”

    ”当然是好问题。”顾夜恒微微俯下身有些逼近的意思,他继续对季溪说道,”你是不是故意的,试图制造我被你软禁的假想。”

    ”我疯了?”

    ”那就是你想告诉我妈,我现在有些不对劲了。”

    ”你想太多了。”

    ”我没有说你的意思,我是觉得你的想法非常不错。”顾夜恒打了一个响指,”当了大老板果然是不一样。”

    季溪漂亮的眉头都皱成川字,她是真的不明白顾夜恒要说什么。

    刁难她。又不像。表扬她,也不像。

    ”顾夜恒,你有什么话直说,我还要给孩子穿衣服。”季溪掂了掂怀里的小家伙。

    三岁的小宇珂已经有点重量了。

    顾夜恒连忙把儿子抱了过来,指着季溪住的屋子说道,”我们到屋里说。”

    说完,他率先进了门。

    季溪在身后叉着腰看着他。这个顾夜恒又要搞什么鬼?

    季溪跟着顾夜恒进了房间,直接把自己的疑问问出了口,”顾夜恒,你究竟想要表达什么?”

    ”我想表达的观点刚才不是已经说了吗,你试图想要营造我被你软禁的现象,而我对你的这一想法表示赞同。”

    季溪这才恍然大悟,”你的意思是我发一张你脏兮兮的照片过去是用了心机?顾夜恒,你太高我了,我刚才是发现你跟小宇不在屋里,我担心魏清玉那帮人查到了这里很是着急,想着都是生为人母,你妈妈不知道你的下落一样也是担心,就发了一张照片过去。”

    ”原来是这样!”顾夜恒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看来是云慕锦女士又误会你了。”

    ”她以为你被我软禁了?”

    ”应该是有这方面的想法。”

    季溪都快无语了,这个云慕锦怎么这么喜欢用恶劣的想法来想她。

    这要是等到那一天她知道小宇珂的存在,会不会脑洞大开的认为她想用孩子来谋取顾家的财产?

    ”行,既然你妈这么想,那你收拾一下东西我把你送到她的酒店去,然后让她来保护你。”

    ”你这是生气了?”

    ”是的,我很生气。”

    ”为什么要生气,云慕锦女士的这种以为对我们是有利的。”

    季溪连忙纠正。”可能是对你但并不是对我,不要说我们,没有我们。”

    怀疑她软禁顾夜恒,这对她有什么好处,事后说不准直接报警就把她给抓了。

    季溪确实气得有些够呛。

    顾夜恒却在一边微笑。

    这让季溪更生气了,她没好气地说道,”顾先生,我觉得你是真的该收拾东西走人了。”

    ”为什么要走,被你软禁多好呀,我还想充分享受一下俘虏的生活。”顾夜恒居然双手放在脑后悠闲地靠在了沙发上。

    季溪白了他一眼。

    顾夜恒笑得更开心。

    等他笑完他才正色地对季溪说道,”我刚才是逗你的,云慕锦女士看到我的照片有那么一刹那确实是怀疑我被你软禁了,不过简碌已经跟她解释了。”

    ”但是她的这种错觉对于我们来说真的是一件好事。”顾夜恒继续说道,”现在恒兴集团有了新的人事变动,公司马上就要被顾谨森接手了。”

    季溪愣了一下,”你才失踪半个月,恒兴集团就进行了人事调整?”季溪觉得这顾老爷子未免也太无情了。

    顾夜恒却平静地说道,”这样的安排是合理的,恒兴集团这么大一家公司不可能一直没有人主事,现在老爷子也快八十高龄,我父亲意外身亡,而他也只有我跟顾谨森两个儿子,现在我下落不明自然是顾谨森接手。”

    ”那你妈岂不是要气死,她那么在乎你的继承权。”

    顾夜恒漠然一笑,长叹一声说道,”所以有些事情不是她在意就应该让一切按照她的意图发展,她生气又怎么样,假如我真的死了,她生气能让一切都改变过来吗?”

    顾夜恒自问自答,”不能。”

    顾夜恒继续对季溪说道,”其实云慕锦女士在意的不是恒兴集团的继承权,她真正在意的是夏月荷的儿子来继承恒兴集团,她虽然出身名门但是心胸跟一个市井女人差不多,她的逻辑思维是她不可能把好处让给丈夫在外面跟别的女人生的儿子身上,她不是在我而争。是她自己咽不下那口气。”

    季溪笑了笑,顾夜恒说的很对,云慕锦三年前回国拆散她跟顾夜恒时给的理由也是这个。

    她不能为顾夜恒继承恒兴集团带来任何好处,反而是扯了他的后腿。

    她还能怎么说,只能说一句可怜天下父母心。

    ”季溪!”顾夜恒侧过身看着季溪,有些深情地喊了她一声,”我们不能当云慕锦一己私欲的牺牲品。我们的人生是自己的不是为了满足她而存在的。”

    ”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

    ”我跟你说这些是想让你不要像云慕锦那样,自以为是为我好其实就是为了满足自己的一己私欲。”

    ”我满足自己什么私欲?”

    ”觉得你很伟大,你放弃自己的爱情成全了我,说出去可能所有的听者都会为你流泪,这种沽名钓誉的作法难道不是私欲吗?”顾夜恒手指指天,”你们都用上帝视角来对我进行审判,还搞一些花样让我去恨去愤怒,我顾夜恒一个三十几岁的男人,整天让你们带节奏,还要生气还要恨,你们是不是怕我活得太长!”

    季溪急了,”不是说你妈妈吗,怎么扯到我身上来了。”

    顾夜恒耸了耸肩,”因为你跟我妈是一类人。”

    ”我可没让我儿子霸占着恒兴集团的继承权!”

    ”所以我才说你这个人喜欢沽名钓誉。”

    ”你想气死我对不对!”季溪抄起沙发上的抱枕就向顾夜恒砸去。

    顾夜恒连忙用手接住,还一脸坏笑地说道,”对,我就是想让你气死,谁让你之前天天气我。”

    ”我气你什么了?”

    ”明明是我的儿子,却跟我说有可能是叶枫的,你觉得是个男人听到这种话能不生气吗?”

    原来是为了这件事。

    季溪不再说话了,她自知理亏。

    顾夜恒这时却从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身份证。然后放到了沙发前面的茶几上,”哄我开心也很简单,明天到民政局跟我把结婚证拿了。”

    季溪,”……”这是什么哄人方法。

    顾夜恒见她不说话,坐直身体瞅着她,不太高兴地问道,”怎么。不愿意?”

    ”我现在是季纯希。”

    ”少骗我了,我知道你从云慕锦女士哪里拿到了你的身份证跟户口本。”

    消息还真是灵通!

    不,简碌传消息的速度还真是快。

    季溪继续不说话。

    顾夜恒却把身份证收了起来,”行,你不愿意那我明天再来问问,反正我现在闲着也是闲着,天天问总有一天你会答应的。”

    ”顾夜恒,你怎么这么喜欢逗我?”

    顾夜恒却笑了,”我一个人在这里,方圆十里没有人烟,我不逗你逗谁?”

    ”不过,我是真的想跟你结婚。”顾夜恒伸手握住了季溪的手,”我们已经错过了这么多年,你忍心让我一直错过吗?”

    ”可是……”

    顾夜恒探身用唇堵住了季溪的嘴。

    穿好衣服坐在床上的小宇珂看到这一幕连忙捂住了眼睛。

    顾夜恒对儿子的表现非常满意,也不枉他今天带着他玩了半天的泥巴。

    季溪最后也意识到小宇就在旁边,她连忙推开顾夜恒去看小家伙。

    却发现小家伙撅着屁股把头埋进被子里。

    季溪,”……”这是谁家的儿子。

    正在愣神,顾夜恒却又重新覆上她的唇。

    ”我们继续。”

    季溪还是推开了他。

    正好,她的手机响了。

    季溪站起来去拿电话,因为心慌意乱她看都没看是谁打就接了起来。

    ”喂。”

    ”季溪,是我。”是叶枫的声音。

    ”学长?”

    ”嗯,我一直在等你的电话。”叶枫说道。

    季溪这才想到她答应过叶枫一结束跟云慕锦的谈话后就会跟他回电话。

    可是她把这事给忘记了。

    ”不好意思,我……学长找我有什么事?”

    ”我想约你出来一起吃个饭,本来是想约中午,现在看来只能约晚上了。”

    季溪犹豫着要不要答应。

    叶枫却说道,”把孩子带上吧,公园附近的一家儿童餐厅,等一下我把地址发给你。”

    说完,他挂了电话。

    季溪,”……”

    她偷偷瞟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顾夜恒。

    顾夜恒正煞有介事地看着她。

    季溪决定把叶枫打电话过来约她吃饭的事告诉顾夜恒,虽然就他们目前两个人的关系她没有这个义务,但想到顾夜恒眼线众多且又十分爱吃醋的性格,她想她没有必要再回来被他一顿审问。

    真是奇了怪了,明明这里是她的家,他一个寄人篱下的人怎么就那么理直气壮地给她摆臭脸。

    而且每次他生完气。她还觉得确实是自己欠他的。

    所以,这么多年了,她在他面前一直都处于下风。

    唯一占上风的时候就是她成为他女朋友的那些日子。

    顾夜恒倒是听话的不得了。

    ”我通知你一件事。”季溪正了正自己的脸色,让自己看上去显得一本正经,”我现在成功地被你拉下了水,而且也愿意为三年前我的不辞而别做一些补偿,所以等一下我要出去谈点事。”

    ”什么事?”

    ”说服叶枫帮你。”季溪指了指小宇珂。”我跟小宇一起去,你就在屋里待着,晚上我会给你带蛋炒饭的。”

    ”这件事情你不是拒绝了吗,我也说了我自己来对付魏清玉。”

    ”我是拒绝了可是你真的能自己对付魏清玉吗,你整个容然后换一个身份自己进入安城分部查帐?”

    顾夜恒一听顿时来了精神,”这倒是一个好主意。”

    季溪却白了他一眼,”行了,就你这长相你到整容院去谁会跟你整呀。”

    ”我是跟你说真的。”顾夜恒还真是一副认真的模样。

    ”你真要整容?”这倒是把季溪吓了一跳,就顾夜恒这模样不管动哪里都是一种破坏,而且想要换一个身份自然要完全不像是他本人。

    想着顾夜恒变成另外一个人的模样,季溪一时还有些接受不了。

    她想应该不仅是她,顾夜恒身边的所有人都可能接受不了。

    ”没必要吧顾夜恒,一个魏清玉而已,如果你相信我。我一定帮你把这件事情解决,你可千万不要突出奇想去整容。”季溪劝道。

    顾夜恒大笑,伸手敲了一下季溪的头,”谁说我要去整容了,我说的是换一个身份。”

    ”跟我一样?”

    ”是的,当然我还需要乔装打扮一下。”顾夜恒说着急忙往外走,边走边跟季溪说让她等一下。

    季溪不知道他要搞什么。只好坐在屋里等。

    十几分钟后,顾夜恒进来了,顶着一头红火的头发架着墨镜穿着一套嘻哈服,耳钉唇钉外加斜挎的一个肩包,猛一看就像街头那些潮流达人。

    季溪惊讶地张大了嘴,”你这是从什么地方弄到的行头?”

    ”这是聂昆的,之前他要去外地。他女朋友帮他配的几身衣服说是方便伪装,怎么样?”顾夜恒问。

    季溪看着他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这身行头确实不会让人认为他是顾夜恒,因为这比她给他买的t恤跟牛仔裤还要夸张。

    顾夜恒平时的穿衣风格多是商务风,就算日常外出也是熟男打扮,从来都不可能穿这种一二十岁男生穿的衣服。

    ”行是行,可是你的这个头发是不是太显眼了。这么红的颜色感觉像葬爱家族,虽然魏清玉的人不见得认出你,可是你在外面这也太招摇了。”

    顾夜恒摸了摸自己那头确实略有些夸张的红头发,十分诚恳地问季溪”你的建议?”

    季溪认真打量了一下顾夜恒,然后拉着他的两只胳膊让他转了一圈,最后才说道,”我觉得你可以戴一顶时下流行的渔夫帽。架一副厚重的眼镜,然后学现在的年轻男生适当的化一下妆,修个容外加画一下眼线,加重一些奶油气息,耳环可以保留,但是唇钉就算了。”

    ”好吧,那你帮我弄吧。”顾夜恒坐到了沙发上。

    季溪指了指时间。”你说现在,可是我要出门。”

    ”弄好了我跟你一起出门,免得你又晚回来让我挨饿。”

    ”你的意思是要跟我一起去叶枫?”

    ”当然不是,我说过叶枫到安城来找我是因为你,他以为我失踪了,是在帮你寻找我,如果我们见面他可能不会趟这浑水。”顾夜恒耸耸肩,”这不就是你不愿意帮忙的原因吗。”

    确实是。

    ”可是你一个人出去,我有些不放心。”季溪还是担心魏清玉的爪牙。

    ”放心吧,你也说了安城是法治社会,只要我行事低调是不会出问题的。”

    顾夜恒把季溪拉到身边,”而且我也想亲自去见见云慕锦女士,你不是说她误会你软禁我了吗,我去跟她解释。”

    见顾夜恒坚持,季溪只好答应。

    按照季溪的想法重新帮顾夜恒打扮后,季溪就让秋果儿开车过来接他们出门。

    秋果儿从车上下来,看着气质感觉完全不一样的顾夜恒一时间都不敢相信面前的这个嘻哈潮男就是之前她所看到的魅力熟男。

    不得不说三十三岁的顾夜恒做这种潮男打扮一点都不违和,只能说帅哥的可塑性太强了。

    ”没有认出来?”顾夜恒问她。

    秋果儿点点头,”你这打扮我怀疑你亲妈不一定都能认出来。”

    ”我亲妈都不一定认出来?”顾夜恒玩味的品着秋果儿的这番话,”嗯,秋小姐倒是提醒了我,我知道怎么跟我敬爱的云慕锦女士见面了。”

    说完,他打了一个响指,略有些兴奋上了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