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妾大不如妻〕〔鬼喘气〕〔超级警监〕〔瞄准你的心〕〔玩宋〕〔我若离去,后会无〕〔重生之嫡女不善〕〔城战系统〕〔武逆九天〕〔天下第肆〕〔陈黄皮叶红鱼免费〕〔医家女〕〔女神的兼职司机〕〔《无敌神婿》主角〕〔威震九州〕〔陈黄皮叶红鱼免费〕〔诅咒之龙〕〔陆州姬天道〕〔我就是超级警察〕〔姜童司长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逢场作戏 第一百四十八章:顾总的人设要崩。
    季溪跟叶枫饭吃到一半的时候,简碌也给季溪发了一个信息,这条信息上显示的是一个房间号。

    季溪想这可能是简碌的房间号。

    难道是知道她人在外面让她吃完饭过去?

    这样看来顾夜恒肯定是把他的奇思妙想告诉了简碌,所以简碌现在是想找她过去想对策?

    想到此时可能一脸无奈不知所措的简碌,季溪决定等一下还是去找找他。

    季溪回了一句好,正准备关屏幕,简碌又发了一条信息:顾总的母亲明天回帝都。

    嗯?

    云慕锦要回帝都,那她不管顾夜恒的事了?

    还是说今天顾夜恒出来就是劝说云慕锦回帝都的?

    如果是这样,也好。

    季溪不太想再跟这个云慕锦有任何交集。

    但随后她又觉得不对,顾夜恒都发信息给她说自己失忆了,他又怎么可能出面去劝说云慕锦。

    而且顾夜恒刚才还告诉她,他在酒店里碰到了温婉亭,从他的信息中可以分析出温婉亭是跟云慕锦在一起。

    想到温家跟魏家的关系,季溪觉得顾夜恒是不可能在出现到她们面前后还让她骗叶枫说他失忆了。

    那简碌的这条信息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温婉亭的出现才让云慕锦决定离开安城。

    那温婉亭跟云慕锦又说了一些什么?

    ”怎么了?”叶枫再次望向季溪,他发现季溪有些心事重重。

    ”哦,我刚才收到简秘书的信息,他跟我说顾夜恒的妈妈要离开安城回帝都。”季溪回答。

    ”是带顾夜恒一起回去吗?”

    ”不知道,顾夜恒虽然失忆了,但我并没有控制他行动的能力,现在他人在哪里我也不太清楚。”季溪是真的不太清楚顾夜恒现在人在哪里。

    ”学长呢,你什么时候回南城。”季溪把话题转移到叶枫身上。

    ”你希望我回去吗?”叶枫问。

    这个问题季溪很难回答,从顾夜恒交给她的任务上来看她是不希望叶枫回去的。

    可是现在让叶枫过来帮顾夜恒的云慕锦要回去了,她总不能自已来要求叶枫去帮顾夜恒吧。

    虽然她知道只要自己一句话,叶枫可能会全力以赴,但是她这样做对叶枫是不公平的。

    所以站在她的立场,她倒是希望叶枫回去,回到他应该在的地方去,过自己的生活。

    一时之间季溪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

    叶枫看出了她的心思,他微微一笑,问道,”是不是不知道怎么回答?”

    ”是的。”季溪坦率地回答。

    叶枫又是一笑,”你不知道怎么回答我来替你回答,你希望我回去,因为我们的相遇是一个意外。如果可以你可能一辈子都不想见到我。”

    季溪一听连忙摇头,”不是这样子的,我……”

    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她的情感。

    她是喜欢叶枫的,虽然这种喜欢比朋友要多一些但她也知道那不是爱情。

    但她绝对没有希望过一辈子都不想见他。

    ”叶枫哥,请你不要说这种话,你知道我对你一直都是愧疚的。”

    ”既然愧疚那就让我随心所欲一次,不要赶我走!”

    ”我……我没赶你走。你能来安城我很高兴。但是我不能揣着明白装糊涂,我……”

    ”你就装一下糊涂不行吗,或者你给我一次再关心你的机会,我只是想关心你而已。”

    ”不是,叶枫哥,顾夜恒他……”季溪想说从时间顺序上现在该找她理论的人应该是顾夜恒。

    但她话还没说完,叶枫就把她的话堵了回去。

    ”顾夜恒不是失忆了吗?”

    ”是,”季溪只好改口,”所以我现在要忙他的事。”

    ”我们一起帮忙。”叶枫说着伸出手握住了季溪的手。

    季溪看着他,却看到了他眼里的无限柔情。

    此时的她有些不忍将手抽回,只能说道,”叶枫哥,你是我这辈子遇到的对我最好的人,但是我怕你对我的这种好最后又是一种错付,我不想让自己成为再次伤害你的那个人。”

    ”没关系,没关系的季溪,那怕是错付,我也开心,因为我愿意。”叶枫的手加了一些力量,他把季溪的手拽的更紧。

    季溪只能一声叹气。

    结束跟叶枫的约会后,季溪领着小宇去找简碌。在去的路上季溪不停地叹着气。

    ”妈妈,怎么啦?”被季溪抱着的小宇珂问。

    面对儿子季溪不愿露出不良的情绪,她笑着回答道,”妈妈很好。”

    可是她一点都不好,现在叶枫跟顾夜恒两个人同时都表达了想跟她重新开始的意思,而且这两个人不管她怎么说都我行我素的坚持他们的想法,季溪甚至都怀疑这两个人是不是特意在这个时候来找她复仇的?

    如果不是,为什么都要在她明确表示不想跟他们继续的情况下还要坚持。

    胡思乱想间,怀里的小宇珂又说话了。

    ”妈妈,叶叔叔跟顾叔叔谁是我爸爸?”

    ”啊?”季溪一愣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小宇珂,这孩子怎么会问这么问,”小宇,谁跟你说什么了?”

    ”嗯……”小宇珂微微皱起了眉似在回忆,”顾叔叔说他是我爸爸,可是刚才叶叔叔问我愿不愿意让他……做我爸爸。”

    ”他们什么时候说的?”

    ”顾叔叔上午说的,叶叔叔是妈妈去卫生间的时候说的。”

    这两个人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难道他们的复仇手段就是抢走她的儿子?

    那确实挺绝的。

    这时小宇珂说了一句惊人的话。

    ”妈妈,我能两个爸爸都要吗?”

    ”这怎么可能,傻儿子。”

    ”可是我想让顾叔叔陪我玩,又想让叶叔叔陪我吃儿童套餐。”

    季溪不说话了,快三岁的小宇珂确实缺失了很多男性的陪伴,他需要一个爸爸。

    但是,现在的问题是不管是顾夜恒还是叶枫,他们都不可能成为他的爸爸。

    正如她所说,如果可以,她当初也不会一走了之。

    因为所有不能在一起的原因都没有改变,唯一变了的是她有一个儿子。

    但儿子并不是她嫁给谁的筹码,她的儿子不是筹码。

    ……

    季溪进去简碌的房间时,顾夜恒正把两条大长腿放在桌面上,手上翻看着一些资料。

    见季溪进来他只是挑了挑眉,不过看到小宇珂时他马上放下腿坐起身做了一个快点过来让我抱抱的动作。

    小宇珂也不客气,冲过去就窜到了顾夜恒怀里。

    ”晚饭吃了一些什么?”顾夜恒问他。

    ”吃了肉还有菜还有……”小宇珂还真的一本正经的回答。

    两个人的画面十分和谐,仿佛他们两个像是一对亲人。

    季溪没想到顾夜恒会在这里,她把脱下的外套放到房间的挂衣架上挂好,然后偷偷地问简碌,顾夜恒怎么在这里。

    简碌就回答是吃完饭顺道过来找他。

    顾夜恒跟小宇珂这边聊天继续。

    顾夜恒又问小宇珂。”你妈妈跟那个叔叔除了吃饭还在干什么?”

    季溪站在旁边跟简碌说话,并没有在意顾夜恒跟小宇珂的对话。

    直到她听到小宇珂说叶枫牵她的手。

    ”就这样抓着,叔叔抓着……”

    季溪连忙过去捂住了小宇珂的嘴巴。

    她把儿子抱到自己怀里,然后若无其事的问简碌,”你让我过来是带你们顾总回去吗?我觉得他没必要回去了,反正失忆了随便住哪里都可以。”

    顾夜恒没有理会季溪的这些话,他歪着头坐在沙发上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然后说道,”你跟叶枫的这顿饭似乎吃的很愉快?”

    ”是挺愉快的,这种愉快不是顾先生您最希望的吗?”季溪反击。

    顾夜恒站了起来走到季溪面前,叉着腰微微俯下身盯着她,他脸上似笑非笑的神情并没有变,但是紧绷的下巴线条显示,他在生气。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亲自对付魏清玉不劳叶枫帮忙。”

    ”顾夜恒,你怎么亲自对付魏清玉,用你失忆的身份?”季溪再次反驳,”再说了你之前求我帮忙的时候可是各种游说,怎么一到关健时刻你先改变了主意?”

    ”我是让你跟他去说一说,没说让你把自己搭进去,叶枫对你是什么心思你应该清楚。”

    ”我很清楚又怎么样,你又不知道我是什么心思,如果我想跟他重新开始呢,这不是两全齐美吗?”

    ”啊,原来是这样。”顾夜恒居然松了表情还跟季溪道了歉,”不好意思,刚才是我激动了,既然季小姐也有心思。那我就不多说什么了。”

    说完,他又退回到沙发上坐下。

    最后补了一句,”不过孩子必须给我。”

    ”什么意思你?”季溪抱着小宇珂走到他面前。

    顾夜恒指了指小宇珂,”我说小宇必须跟着我,我可不会让自己的儿子跟别人姓。”

    ”小宇是我的孩子!”

    ”哈,你单细胞繁殖?”

    简碌见两个人一见面就吵,连忙过来劝架。

    ”好了。顾总、季溪,我们现在最要紧的是怎么对付魏清玉,你们不要吵了。”

    ”谁跟他吵了,是他莫明其妙!”季溪抱着孩子坐到沙发上。

    小宇珂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些害怕地抱住了季溪,大眼睛一会儿看向顾夜恒一会儿看向季溪。

    顾夜恒也觉得当着孩子的面发泄自己的情绪不太好。

    再说,他也知道季溪刚才说的是气话,她要是想跟叶枫重新开始何必等到现在,要真的想跟他在一起她从帝都一回来就可能去他。

    那怕那个时候她怀着孩子,他相信只要她开口,叶枫肯定会娶她。

    叶枫这样的男人他太了解了,他是一个可以为爱牺牲自我的男人,而且他对季溪的喜欢已经超过常人。

    当然,他顾夜恒可不是常人。

    既然这样,那大家公平竞争,这次可不要说他没给他机会。

    季溪也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她问简碌,”你们有想好什么对策吗?”

    简碌看了一眼顾夜恒,然后挨着季溪坐下,低声说道,”顾总准备住进温家。”

    ”温家,温婉亭?”季溪看向顾夜恒。

    顾夜恒没说话,只是含笑着也看向她。

    季溪连忙躲开目光,她觉得顾夜恒这是故意的,其目的不详,但绝对是故意的。

    ”挺好的呀,温婉亭是顾先生的前女友,这前男友有难去找前女友--合理。”季溪问简碌,”那我是不是让果儿把他的东西送过来,然后你再把这些行李跟人一起送到温家去?”

    ”自然是不行的,现在顾总可是失忆者。”

    季溪瞬间就明白了,”你们让我过来该不会是想让我把顾夜恒送到温家去吧?”

    简碌望向顾夜恒,顾夜恒没说话,他坐在沙发上安静地看着季溪,目光灼灼。

    季溪也看向顾夜恒。见他不表态心态有些崩了,她站起来抱起儿子想离开这里。

    ”喊我过来又什么都不说,不说那我走了。”

    ”不是不说,是不知道怎么说。”简碌拦住季溪,他又看了顾夜恒一眼,然后附到季溪耳边把顾夜恒刚才告诉他的一些情况说给季溪听。

    季溪越听眉头皱得越紧,最后她忍不住骂道。”这个温家还会血口喷人,叶枫明明是到安城来打听顾夜恒的下落,怎么到了他们嘴里就变成了加害顾夜恒。”

    说完她十分气愤地看向顾夜恒,”所以你现在是相信温婉亭了,决定从我哪里搬出去然后住进温家,你害怕我跟叶枫一起联手把你弄死?”

    ”季溪,别激动,顾总不是这个意思。”简碌代替顾夜恒解释。

    季溪才不听,她走到顾夜恒面前再次质问,”是不是这样,你倒是说话!”

    顾夜恒指了指自己的头,”小姐,我现在是失忆者,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你让我说什么。”

    ”你……”季溪气得想过去打人。不过马上她又觉得好笑。

    ”顾夜恒,还没到你演戏的时候,我现在是想听你是怎么想的?”

    ”怎么想的,我当然是相信我自己的女人看人的眼光,再说叶枫虽然跟我一样有一颗恋爱脑但是还不至于为爱杀人,而且你这么爱我,他干掉我那岂不是挖你的心。”

    ”谁爱你了。别往自己脸上贴金。”季溪白了他一眼,但是不知为何她的心里却被顾夜恒撩得痒痒的。

    这个男人让人上头。

    ”好了,坐下来,我们聊一下我们接下来的计划。”顾夜恒示意季溪坐到他身边。

    简碌见状连忙拉着季溪坐到了沙发上,小宇珂又趁机钻到了顾夜恒的怀里。

    顾夜恒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点开一个动画视频让小宇坐在旁边看,他则开始跟季溪还有简碌讲他的计划。

    ”现在我们三个人是一个团队。以后大家彼此要信任,不能互相怀疑,特别是季溪你,不要总拿话气我。”说着,他指了指季溪。

    季溪,”……”谁拿话气他了,明明是他整天拿话气她。

    还有。怎么他们三个就成了一个团队,这是强行绑定吗?

    季溪正要张口,顾夜恒却竖起食指在唇边嘘了一声,明显就是让她闭嘴的意思。

    季溪翻了一记白眼。

    这个白眼也遭到了顾夜恒的不满,”还要不要总拿白眼看我,我现在是整个计划的核心人物是你的首领。”

    ”喂,顾夜恒。我只是过来帮忙的,怎么就变成了你的马仔?”

    ”什么叫过来帮忙,你是还债的,还债的人要有还债的觉悟,不要再顶嘴了,要给孩子竖一个榜样。”顾夜恒朝他身边示意一下,让季溪认清形式。

    季溪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这个顾夜恒比叶枫难搞。

    叶枫好歹打的是深情牌,他打的是威胁恐吓外加理直气壮,每一招都挺狠但每一招说的都好有道理。

    你不得不服!

    ”好吧,我洗耳恭听。”季溪做了一个妥协的姿势。

    顾夜恒笑了笑,开始讲自己的计划。

    ”明天季溪你跟叶枫约温婉亭出来,告诉她我从昏迷中醒了过来,然后再告诉她我失忆的事情,但我失忆是有点的,我的记忆停留在九年前。”

    ”九年前?为什么是九年前?”季溪很好奇,这是一个什么时间点。

    简碌解释道,”九年前顾总的父亲在安城出了车祸,当时顾总从帝都赶过来也发生过一场意外。”

    这件事情季溪从未听顾夜恒说起过,她连忙看向顾夜恒,”有人九年前就想弄死你?”

    ”是呀,我能活到今天还得感谢老天爷。”顾夜恒朝季溪调皮地眨了眨眼睛,”所以你是不是更加要珍惜我?”

    季溪又想翻白眼了。

    曾经冷酷无情的那个人现在怎么变成了一个随时随地都喜欢撩少妇的男人。

    他脑子确实有问题。

    坐在一旁的简碌看着自己的老板又开始发功,有些好笑地低下了头。

    在季溪没有来之前,顾夜恒就问过他一个问题,他问他如果叶枫想跟季溪重新开始,他们有几成的可能?

    ”我跟季溪又有几成可能?”

    简碌想了想回答道,”叶枫是一个很懂得女人心思的男人,他心思细腻而且又对季溪一往深情,他跟季溪之间的问题跟顾总您跟季溪之间的问题一样,都是家人反对,不过叶枫的父母似乎更通情达理。”

    简碌觉得他说的是事实,叶枫如果一直坚持保持单身不结婚,时间长了,叶枫的父母可能会妥协,因为季溪除了有一个当陪酒女的妈,身上并没有其它问题,更何况她的母亲已经过世了。

    人一死一切都成了云烟。

    但顾总就不一样了,云慕锦女士可是一块不好啃的骨头。

    顾夜恒听到简碌的分析后沉默了良久,最后他说了一句,”我得改变一下战略才行,要不然儿子正跟别人姓了。”

    所以,这就是顾总的战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小说女主叫云若月〕〔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天蚕土豆〕〔万界圆梦师〕〔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后院是异界〕〔兵者为王〕〔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1990〕〔保持爱你〕〔弄花香满衣〕〔特种教官〕〔纵意人生秦浩〕〔从红月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