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婚后相爱:弃妇二〕〔杨潇唐沐雪顶尖高〕〔我的极品美女上司〕〔我的极品美女上司〕〔军婚甜蜜蜜:靳少〕〔一孕双宝:总裁爹〕〔妻来孕转〕〔妻来孕转:总裁轻〕〔爹地,妈咪要逃婚〕〔秦静温乔舜辰〕〔秦静温乔舜辰1〕〔阴缘难续〕〔孕妻不乖:总裁别〕〔杨潇唐沐雪〕〔第二人生杨潇和唐〕〔杨潇唐沐雪〕〔唯我中华〕〔奋斗在民国〕〔叩仙门〕〔王妃真给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逢场作戏 第一百四十九章:他还记得你。
    第二天一大早,季溪就按照顾夜恒的计划给叶枫打了一个电话。

    她告诉叶枫,顾夜恒能记起一些事了。

    叶枫听到这个消息心中一紧,他以为季溪这是在委婉的拒绝他。

    ”其实你没必要这样的,季溪!如果你觉得我在安城真的给你带来困扰我可以走,但请你不要用这样的借口拒绝我,我只想多照顾照顾你,不能当情侣可以当兄妹。”

    ”我……我说的是真的,不是……”怎么可能是真的,季溪连忙改口,她是真的不想在叶枫面前撒谎,”是顾夜恒他自己说的,他说他记起了安城的一个人。”

    ”不是你?”

    ”不是我,他的记忆点可能还没有恢复到认识我的那个阶段。”季溪心想叶枫要是相信她的这句鬼话那只能说明他现在变得单纯了。

    但叶枫相信了。

    他说。”原来是这样,看来是我多想了,对不起,季溪。”

    他还道了歉。

    季溪在心底把顾夜恒又骂了一遍,要不是为了他,她至于这样骗叶枫吗!

    这一刻她对叶枫又有了前所未有的良心不安,她也给他道了歉,”其实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因为顾夜恒的事情我麻烦到你。”

    ”没关系,我来安城就是为了解决顾夜恒的事情,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

    听叶枫这么说,季溪就没再客气,直接把自己找他的目的给说了出来,”我想让你陪我去一趟温家,因为顾夜恒想见温婉亭。”

    叶枫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他答应这么爽快倒把季溪准备的说词全数堵了回去。

    原本她以为叶枫会问她为什么要喊他陪她一起去温家。

    因为季溪把顾夜恒送到温家本来就是一件很蹊跷的事情。

    就算顾夜恒失忆了,但这个时候把顾夜恒送到云慕锦面前才是最好的选择。

    因为云慕锦是顾夜恒的母亲,而温家,除了一个顾夜恒记起的温婉亭,其它人似乎并不比云慕锦亲近。

    再说依叶枫的聪明,叶枫肯定能猜到顾夜恒现在的处境,因为当年魏清海绑架她跟温婉亭的时候他是知道。也跟魏清海交过手。

    而这次顾夜恒失踪,叶枫从南城赶到安城来寻找顾夜恒的下落,应该也做了一些功课,加上他也知道温家跟魏家的交情,所以把顾夜恒送到温家差不多等于把顾夜恒送到魏清玉面前。

    但,叶枫却答应了,还答应的这么爽快。

    这不像是叶枫的作风。叶枫一向是以心思细腻据称。

    季溪怀疑叶枫有可能识破了顾夜恒的失忆梗,他现在只不过是在配合顾夜恒演出。

    当然这也只是季溪的怀疑,因为她觉得只有这样才配得上叶枫的高智商。

    这种怀疑在叶枫见到顾夜恒时再一次得到证实。

    因为叶枫见到顾夜恒时没有自我介绍,而是喊了一声顾总。

    而顾夜恒也没有装模作样的问季溪对方是谁。

    而是朝他笑了笑,说了一声谢谢。

    这让站在一边的季溪忍不住想问,”我还要继不继续演戏?”

    这次是季溪开车,她把秋果儿留在家里照看小宇珂。

    车很快到了温家门口。

    季溪先下了车,她准备按计划去敲门,但跟着她下车的叶枫却一把拉住了她。

    ”我觉得你这样把顾总送到温家有些奇怪。”

    ”奇怪吗?”

    ”按常理你是知道顾总是谁的,就算顾总现在只能想起温婉亭,你也不应该直接把人送到温家。”

    ”那我要直接送给谁?”

    ”温婉亭。”叶枫指了指温家的别墅大门,”顾总想见的是温婉亭不是想到温家去,所以现在你要单独约见温婉亭。”

    ”可是人都来了。”季溪望着车里的顾夜恒。

    顾夜恒安静地坐着,对于外面的讨论两耳不闻。

    叶枫说道,”我开车带顾总先去别的地方,你进去试探一下温婉亭的口风,温家跟魏家的关系顾总现在不清楚你是清楚的,所以怎么试探你应该知道。”

    说着,他伸手拍了拍季溪的肩膀。

    季溪再次把目光投向车里,顾夜恒的目光移了过来,不过他的目光落到了叶枫放在季溪肩头的手上面。

    他朝季溪做了一个你给我注意点的手势。

    季溪没理他。而是朝叶枫点点头。

    ”好,我听你的。”说着,她把车钥匙递给了叶枫。

    叶枫接过来再次叮嘱季溪,让她小心一点。

    季溪在朝叶枫再次点头的时候又把目光落到了顾夜恒身上,他居然在笑。

    季溪想,顾夜恒搞这莫名其妙的失忆梗,该不会是在给叶枫下套吗,因为只有这样叶枫才会尽全力地去帮助她。

    难道这就是他想出来的解决方法?

    如果是这样,那他可真是腹黑,居然利用叶枫的这种心理。

    果然是只千年的狐狸。

    季溪冷哼一声又看了看车里的顾夜恒,这才转身朝温家大门走去。

    叶枫坐到驾驶位上,一边发动汽车一边问顾夜恒,”顾总真的失忆了?”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顾夜恒看着车窗外,”叶枫,我们找个地方抽支烟。”

    某条僻静的小道上,叶枫停好车看了一眼顾夜恒。

    ”下去走走。”顾夜恒建议。

    两人下车顺着小道朝更为僻静的深处走去。

    顾夜恒掏出烟盒弹出一支递给叶枫。

    叶枫想了想接了过来。

    随后顾夜恒叼了一支在嘴上,他又拿出打火机点燃,然后把打火机点着的火苗凑到了叶枫面前。

    叶枫歪着头点燃了烟。

    两个男人就站在路边上开始吞云吐雾。

    一根烟抽完。

    叶枫问顾夜恒,”顾总你为什么要跟季溪说自己失忆了?只是为了让季溪更好地帮助你?”

    顾夜恒笑了笑,回答道,”并不是,我现在的处境不用跟季溪提任何要求,她也不会袖手旁观,虽然她嘴巴很硬说了很多绝情的话,但是我真有什么事,最为担心的人是她,我说自己失忆是为了骗温婉亭,当然也是为了你。”

    ”为了我?”

    ”是的,三天前我跟季溪要求让她给你打电话请你出山,因为你对恒兴集团的业务很熟,而且你在大学的时候研究生修的是金融专业,我想让你帮我查一下安城分部的帐。”

    ”季溪拒绝了?”叶枫问。

    顾夜恒点点头,”是的,她说她不想打扰你平静的生活。而且去安城分部查帐是有风险的,她不想让你为了我涉险。”

    叶枫笑了,他陶醉于季溪对他的保护。

    顾夜恒说道,”但听在我耳朵里季溪的这些话都是借口,她真正不愿意的是不想欠你的人情。”

    叶枫一愣,他没有明白顾夜恒的意思。

    顾夜恒看了叶枫一眼,问道。”你是不是准备再一次追季溪?”

    叶枫十分坦然地回答是的。

    顾夜恒一笑,”所以说女人的第六感是很准确的,季溪可能是预感到你对她还抱有情感所以才不肯答应我。不过我跟她说这些并不是真的希望她打电话给你,我只不过是在试探她,看她会不会给机会你,事实证明她不会。”

    ”顾总这是在劝我吗?”

    顾夜恒摇摇头,”我不能控制任何人的情感,当然也包括你,你喜欢季溪想跟她重新开始那是你的事情,我无权干涉。就像之前那样,我明明知道你在打她的主意也没有当着你的面说一句不行,我能做的就是不断地去挽回我跟季溪两个人的感情。但是这一次我还是要把丑话说在前面,季溪现在依然是我的女朋友,我们没有分手。”

    ”可是她已经离开了你。”

    ”离开并不等于分手。”顾夜恒看着叶枫,”她没有郑重地跟我提出分手,而我也没有给予她肯定的回复,所以我们两个人还在恋爱续存期。只不过这一次她又擅自一个人离开了,离开顶多算是给彼此一个冷静的时间。就像她第一次离开我一样,只不过这一次她冷静的时间有点长。”

    ”这只是顾总你这么认为。”

    ”也许。但我这个人一旦认定的事是不会改变的,所以作为她的男朋友我必定警告你一句不要打她的主意。”

    ”一个女人再没有成为另外一个男人的妻子时,任何人都有权力追求她。婚姻受法律保护,但处于冷战期的男女好像没有,我追求季溪不犯法。”

    叶枫又说道,”更何况,你们的关系季溪已经单方面宣布结束,顾总坚持的只是你自己的不甘。”

    ”这么说你是不愿退出了?”

    ”我爱她,不比顾总你少。”

    ”好。既然这样那我们公平竞争。”顾夜恒看向叶枫,”虽然我有求于你,希望你能出手帮我,但是在季溪的问题上我是不会让步的。”

    ”这是顾总找我出来真正的原因?”

    ”是的,君子之交淡如水,我一直觉得我跟你虽然同时喜欢一个女人,但是我是欣赏你的,能跟你成为竞争对手我很自豪。”

    叶枫低下头微微一笑,他对顾夜恒何尝不是,就算他之前把季溪从他身边抢过来,但是他对顾夜恒这个昔日老板是十分钦佩的。

    季溪喜欢顾夜恒,对于一直暗恋季溪的他来说并不觉得丢人。

    ”既然顾总这么说了,那我一定会全力以赴的去追求季溪,用我对她的爱一点一点地将她的心悟热,我相信我以前可以,现在也可以。”

    ”不过,”叶枫继续说道,”对于顾总你刚才说的事情,我会认真考虑的。但是我也要把话说在前面,我帮顾总你并不是因为你曾经救过季溪,而是我担心魏清玉会再一次拿季溪来威胁你,我只是想保护季溪。”

    ”谢谢。”顾夜恒伸出了手。

    叶枫想了想,也伸出了手。

    两个男人世纪言和。

    季溪并不知道在她走进温家别墅的时候,两个男人已经为怎么追求她达成了共识。

    如果她知道,她可能会朝两个大男人吼一句,”你们公平竞争有没有问过我的意见?”

    她要他们竞争了吗?

    因为她现在努力去帮顾夜恒,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尽快让顾夜恒的生活步入正轨,然后大家再各自安好地生活下去。

    温家的工人把季溪领进屋子里,然后客气让季溪在客厅里等一下,她马上就去喊小姐下来。

    于是,季溪就安心地在客厅里等。

    这时,屋外又进来两个人,一男一女。

    季溪连忙从座位上站起来,她不知道进来的这一男一女是温家的什么人。不过看其中的那个女生一副随意的样子,似乎是跟温家人有关的人。

    莫名地,季溪觉得这一男一女她有些眼熟,但是在什么地方见过,她又完全没有印象。

    ”咦,这屋里怎么有人?”化着大浓妆的女人走到季溪面前,她并没有要跟季溪说话的样子。而是上下打量着季溪自言自语。

    自言自语完后,她招呼身后的男人去坐,”阿生,你先坐一会儿,我给你倒水。”说完,她又瞅了一眼季溪,”这谁呀,怎么一个人在我们家坐着。”

    她依然是自说自话也不理会季溪。

    季溪略有些尴尬,只好主动回答道,”我是来找温婉亭的。”

    ”哦,我姐的朋友呀!”对方拿过一个杯子接了一点凉水然后走到男人面前递给他。

    她对男人倒是殷勤,一边给他端水一边问他热不热。

    这个叫阿生的男人似乎有些害羞,白净的脸上因为见到季溪没由来地红了起来。

    季溪朝他看了一眼,越看越觉得他眼熟。

    ”这个男人好像真的在什么地方见过。可是在什么地方呢?”她就是想不起来。

    可能是因为季溪看男人的眼神变得奇怪起来,那个喊温婉亭为姐的女人有些不太高兴地瞟了一眼季溪,略有些不太礼貌地问道。

    ”喂,你是我姐什么人?”

    ”老相识。”季溪回答。

    ”我姐的朋友我都认识,我怎么没见过你?”

    ”是帝都的朋友。”

    ”哦,你是从帝都来了?”女人似乎对季溪有了一点兴趣,她继续问道。”这么说你认识顾谨森罗?”

    ”认识。”

    ”谨森哥现在怎么样了?”女人翘起了二郎腿,一条包裹在黑丝袜里的腿在季溪面前晃了晃。

    跟优雅的温婉亭相比,这个”妹妹”似乎有些不拘小节。

    季溪没多大兴趣跟这种人交谈,她轻描淡写地回答了一句还不错,就扭过头看向通往二楼的楼梯。

    这时,千呼万唤的温婉亭终于下楼了。

    她穿着一袭裸色长裙,长发披肩。跟四年前相比模样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少了一些神色奕奕的精神气。

    季溪再一次站起来,喊了一声anlisa小姐。

    这个对外宣称的洋名字是温婉亭出席高端酒会时才用的,后来到了帝都她为了彰显自己的身份,跟顾夜恒身边的人介绍自己时都是用anlisa这个名字。

    在安城这边,因为都是家里人跟旧识,所以大家都喊她本名。

    这一声anlisa小姐。不仅让温婉亭本人吃了一惊,连坐在沙发上对季溪并不怎么友好的温家二小姐也吃了一惊。

    这个长相出众的女人不会是帝都的豪门吧。

    这是温家二小姐的想法。

    温婉亭站在楼梯上打量了一下季溪,很快她就认出了她。

    ”季溪?”

    ”好久不见,anlisa小姐!”

    ”你怎么会到我家里来?”温婉亭快走两步,奔到季溪面前。

    季溪得体的一笑,从随身拿着的手包里拿出一张照片,她把照片递给温婉亭。

    温婉亭看了一眼照片。大惊失色地看着季溪。

    季溪问道,”方便聊一下吗?”

    温婉亭连忙对坐在客厅里的温说道,”,你能不能带着你的朋友上楼去?”

    ”什么我的朋友,这是我的男朋友。”温把手勾到了男人的臂弯里。

    男人有些不太自在地抽出了胳膊,但是温却又把他的胳膊给拉住了。

    那个男人看了季溪一眼,然后马上垂下了眼眸。

    他的这种不自在让季溪怀疑他是不是认识她。

    难道真的见过面?

    在什么地方呢?

    在温婉亭的要求下。温拉着男人上了楼。

    季溪重新坐下,屋里的工人端来了茶水。

    温婉亭喝了一口茶,问季溪,”你有kevin的消息?”

    ”是的,顾夜恒失踪的这段时间一直在我哪里。”季溪平静地回答道。

    温婉亭端杯子的手一滞,她不动声色地打量了季溪一眼。

    此时的她心里在想,难道自己的父亲说的都是真的,顾夜恒这次在安城遇险都是面前这个女人一手策划的?

    就是为了报四年前顾夜恒拆散她跟叶枫的仇?

    可是她为什么又来找她,还拿着顾夜恒一身污渍的照片?

    ”kevin现在人在哪里?”温婉亭问。

    ”他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不过他现在有点小意外。”季溪也在观察温婉亭的表情。

    当她说到顾夜恒出了一点小意外时,温婉亭的神情明显有了担忧之色,她看向她的眼神多了几分防备之意。

    ”什么小意外?”

    ”他不小心伤到了头,很多事情不太记得了。”

    ”什么意思?”

    ”就是失忆了,不过他还记得你,真是幸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