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网游之幻世逍遥〕〔倘若你爱我〕〔穿到六零当姑奶奶〕〔蔓蔓婚路〕〔异世种田记之大陆〕〔九零后天师〕〔留学阴阳师〕〔宋北云〕〔萧战穆如雪全文免〕〔唯独你是不可取代〕〔大唐皇室第一狠人〕〔李锋张雪小说〕〔未来影视〕〔恶魔吻上瘾:小甜〕〔鼎天〕〔陆州姬天道〕〔赵东苏菲〕〔江酒陆夜白〕〔天降三宝:虐渣妈〕〔一胎三宝爹地找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逢场作戏 第一百五十三章:一出好戏。
    因为要拜访夏月荷,所以季溪下午的时候跟叶枫一起到商场为夏月荷挑选礼品,这个时候一个有些眼熟的号码打了过来。

    是顾谨森。

    对于顾谨森给自己打电话,季溪没有多吃惊。

    云慕锦回帝都后把顾夜恒在她这里的事情跟顾老爷子做了汇报,顾谨森肯定也知道了。

    再说她把顾夜恒送到温家,温婉亭跟顾谨森算是青梅竹马的关系,自然也会把这一信息传到顾谨森的耳朵里。

    顾谨森只要有心,打个电话就能查到她的手机号。

    &ot;季溪!是你吗?&ot;顾谨森的声音听上去很是急切,这让季溪内心不免一暖。

    她喊了一声谨森哥。

    &ot;这三年多你跑到哪里去了,你知不知道我哥四处在找你?&ot;顾谨森似乎还有些生气。

    季溪没有说话。

    顾谨森继续说道,&ot;我从来都没见过哥对谁这么上心过,就算以前哥跟温婉亭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有像这样四处去找。&ot;

    &ot;我们……能不能不要谈顾夜恒的事情。&ot;

    &ot;怎么了?是不是因为我哥失忆的事情,你不好想?&ot;

    &ot;并不是。我是觉得我跟他已经分手了,现在再说这些没有必要。而且他也失忆了,一时半会也不见得能恢复记忆。当然我恢不恢复也改变不了什么,都过去了。&ot;

    &ot;你又结婚了?&ot;顾谨森试探性地问。

    季溪看了一眼叶枫,正不知该如何回答,叶枫却十分配合地喊了她一声。

    &ot;小溪,是谁在给你打电话?&ot;

    叶枫的声音不大不小但是顾谨森能听到的范围。

    顾谨森也听出了叶枫的声音,他在电话另一头问,&ot;你跟叶枫在一起?&ot;

    季溪知道顾谨森问这句话的意思,她左顾而言他地回答道,&ot;是的,我们正准备买些礼物去看望夏阿姨。&ot;

    &ot;我妈?&ot;

    &ot;嗯。&ot;季溪看了叶枫一眼,朝他轻轻点了点头。

    她的暗示已传达了出去。

    叶枫对她的应变很是满意。

    季溪继续说道,&ot;我离开帝都后就怕顾夜恒来找我,所以我谁也没有联系,这次要不是偶然遇到顾夜恒,我想这辈子我恐怕也不会再去见夏阿姨。&ot;

    &ot;我妈很担心你的,你一声不吭离开帝都后她问过我好几次你的情况,还有你跟我哥的事情她也很想知道原因。&ot;

    &ot;没有什么原因,就是不适合。&ot;季溪又看了一眼叶枫。

    叶枫没有说话,他安静地站在她旁边示意她继续往下说。

    &ot;谨森哥,你也知道我跟顾夜恒不合适的。要不然你当初也不会在大家面前那么维护我。但是拼命维护并不能改变我的身世跟身价,我累了真的累了。&ot;季溪的这些话是真心的,所以她说的十分流畅。

    顾谨森也改了口吻,他说道,&ot;只能说你跟我哥是有缘无份,只是……我不知道他要是恢复记忆后能不能接受这个事实。&ot;

    &ot;我觉得他早就在我离开帝都的时候就接受了事实,他一直寻找我的下落并不是想要跟我重归于好而是想要讨个说法。&ot;季溪微微叹了口气。&ot;其实我挺庆幸他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这样我也不用害怕他来报复我。&ot;

    &ot;怎么会,大哥他是爱你的。&ot;

    &ot;但是我也有我的生活,不能说他爱我,我就要一辈子背负着沉重的十字架。&ot;

    &ot;说的也是。&ot;顾谨森开始关心起季溪的生活来,&ot;你现在过得怎么样?&ot;

    季溪看向叶枫,用眼神询问他该怎么回答。

    叶枫示意按计划行事。

    季溪一脸为难,朝叶枫露出一脸苦相。

    叶枫朝她走近一步,微低下头盯着她,那表情似乎在说都到这份上了,你还在坚持什么?

    季溪再次叹了口气。

    &ot;我……我过得并不好!&ot;然后在叶枫的监督下她把自己独自回到安城后因为不想被顾夜恒找到她的行踪于是找了一份在山上种树的工作告诉了顾谨森。

    &ot;叶枫呢,他就让你在山上种树?&ot;果然,顾谨森上了钩。

    &ot;我没有去找他,后来也是顾夜恒到南城去我,叶枫才知道我已经从恒兴辞职了,所以……&ot;季溪没有把话说透,她觉得说得太透以后很难圆这些谎,于是她说了一些明面上的话,告诉顾谨森,她当初跟叶枫分手也是因为家里不同意。

    &ot;我这个人挺不详的,因为我。叶枫辞掉了工作等于放弃掉了一生的事业,而顾夜恒……因为要到安城来找我最后弄成这样,都是因为我。&ot;

    季溪这段绿茶级的表演顿时引来了顾谨森的同情,他连忙安慰季溪,让她不要这么想。

    &ot;有什么需要给我打电话。&ot;他说。

    结束完跟顾夜恒的通话,季溪再次叹了口气,她对叶枫说道,&ot;演这种戏我有很强烈的负罪感。&ot;

    &ot;因为你不想欺骗顾谨森?&ot;

    &ot;是的,小时候他真的很照顾我,虽然现在的他我完全不了解,但是儿时的记忆最为珍贵。&ot;

    &ot;我能理解,不过你演这种戏并不是为了伤害他,如果我们真的能拿到魏清玉利用安城分部来洗黑钱,这无疑也是在帮顾谨森铲除内鬼,恒兴集团现在不只是顾夜恒的也是顾谨森的,他也占有百分之五的股份。&ot;

    季溪想想觉得叶枫说的很有道理。

    &ot;所以我们现在也是在帮他,对吗?&ot;

    &ot;当然,所以不要想太多,嗯。&ot;

    季溪点点头,果然在做大事上,她永远都是这般不果断。

    选好了礼物,季溪跟叶枫两个人去拜访夏月荷,夏月荷见到季溪后顿时一阵希嘘。

    &ot;你这孩子跑哪里去了,谨森跟夜恒四处找都找不到你的人?&ot;

    &ot;我一直在安城。&ot;季溪回答。

    &ot;夜恒来过安城呀,也没有寻到你。&ot;

    &ot;我无心想让他寻到他自然是寻不到的。&ot;季溪说完给夏月荷介绍叶枫,&ot;这是叶枫,以前任星耀公司的经理,我以前在帝都的时候就是在他手下工作。&ot;

    夏月荷仔细端详了一下叶枫,然后伸手让他们入座。

    坐下后,她问叶枫,&ot;叶先生怎么会跟季溪一起过来?&ot;

    &ot;我现在是季溪的男朋友。&ot;叶枫边说边笑着看向季溪。

    季溪脸上的笑很不自然,她连忙低下了头。

    &ot;跟季溪在交往?&ot;夏月荷也看向季溪,见季溪低头假意端杯喝水,她又把目光投向叶枫,&ot;我听谨森说你们以前就交往过。是不是?&ot;

    季溪的眼珠子在眼眶中转了一圈,心想这个顾谨森果然是什么话都会说,看来他跟自己的这位母亲没少谈论她的事情。

    季溪点头,放下茶杯再次看向夏月荷时神情变得坦然了很多。

    叶枫见季溪点头,连忙回答道,&ot;是的,我跟季溪之前交往过一段时间。后来因为……因为顾总也喜欢季溪,所以……&ot;他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ot;这些事我也听谨森说过,他说顾夜恒之前为了追求季溪花了不少力气。那个时候顾夜恒陪着季溪回安城,我还担心因为我的原因会影响到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没想到回帝都后不久我就听说季溪走了。&ot;夏月荷说这些时目光转到季溪身上,神情哀怨,&ot;当时我还难过了很久,总想着是不是因为我。&ot;

    &ot;跟夏阿姨您没关系。&ot;季溪安慰道,&ot;是我跟他没有……&ot;

    季溪想说是她跟顾夜恒没有缘份,话还没有说完,叶枫却抢过了话头代替她说道,&ot;季溪当年跟顾总在一起是为了我。&ot;

    &ot;为了你?&ot;这句话成功吸引了夏月荷的注意。

    于是叶枫就把自己家里不同意他跟季溪交往的事情告诉了夏月荷,还说季溪是为了不让他跟家里闹矛盾故意答应了顾夜恒的追求,目的就是为了让他死心。

    听完叶枫的叙述,夏月荷无限感概,&ot;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当时网上闹得佛佛扬扬,我就觉得奇怪,季溪又不是什么公众人物,怎么一天到晚就被人拿出来评论,什么故意推那个叫徐子微的。还有说是上学的时候当别人的情人,乱七八糟的一大堆。&ot;

    季溪偷偷地跟叶枫交换了一下眼神,两个人心里都在想这个远在安城的独居妇人没想到平时这么关注网上的这些消息。

    夏月荷说完这些话峰一转问季溪,&ot;你现在跟叶枫两个人重归于好,顾夜恒知道吗?&ot;

    &ot;他知道的,前些日子他受了伤就在我哪里养伤,不过失忆了。完全不记得我是谁,知道不知道现在跟他也没有什么关系。&ot;

    &ot;他失忆的事情我也听说了。&ot;夏月荷弯腰端起茶杯,但并没有把茶送到口中,而是端着茶杯问季溪,&ot;他是真的失忆了吗?&ot;

    季溪还是那句话,真的假的她不清楚,她不是医生,反正他昏迷后醒来问她的第一句话就是她是谁。

    &ot;不过他认识叶枫,还说他到安城来是为了处理他的父亲顾先生的后事。&ot;

    &ot;这么说他的记忆是又回到他第一次到安城来?&ot;夏月荷放下茶杯,略有所思地想起事情来。

    最后她又问道,&ot;他人现在在哪里,回帝都了吗?&ot;

    &ot;没有,他想见温婉亭,我把他送到温家去了。&ot;

    &ot;温婉亭?&ot;夏月荷做沉思状,最后她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说道,&ot;如果是他第一次到安城来,那时间倒是对上了,那个时候温婉亭好像出了国。&ot;

    &ot;是的,顾夜恒跟温婉亭的事情我之前听他说起过,当年安城分公司遇到危机,顾先生到安城来处理不幸车祸身亡,而那个时候温婉亭突然不辞而别一个人去了国外,当时顾夜恒对她也是一往情深。&ot;

    &ot;是呀,那个时候他们两个正是热恋期,也不知道怎么了温婉亭就出了国,那段时间顾夜恒是四面楚歌,公司一大摊子的事情,权恩又遭遇到车祸,而温婉亭又要出国,幸好顾夜恒这个人还算坚强挺了过来,要不然恒兴就垮了。&ot;夏月荷说到这里还擦了擦眼角,仿佛顾夜恒才是她儿子似的。

    季溪对夏月荷了解不深,不过她母亲的日记里倒没有把面前的这个夏阿姨描绘成一个关心朋友的好人,反倒是字里行间透露出对夏月荷的敌意来。

    而且母亲还多次用那个心机女来形容夏月荷。

    所以此时的季溪对夏月荷这段情深意重的话语更多地认为她只是在表演。

    想到顾夜恒跟她说夏月荷跟魏清玉之间的关系,季溪不免感叹。这个夏阿姨不仅善于表演,还善于伪装。

    难怪叶枫要跟着过来,就她这样的段位在夏月荷面前分分钟就能被碾成渣。

    &ot;顾夜恒顾总是挺厉害的。&ot;这时叶枫随声附和道,&ot;我跟了他五年很了解他过人的手段。&ot;说完,他抿着嘴笑了笑。

    这笑有些意味深长,又有一些不以为然。

    这话再一次成功地吸引了夏月荷,她调整了一下坐势故意用一种漫不经心的语气问叶枫。&ot;那你说说看,他有哪些过人的手段。&ot;

    &ot;整合十三家分公司把财务大全拿到自己手上就是一个了不起的手段。&ot;叶枫真诚地看向夏月荷,&ot;只是这关健时候他却失忆了,接下来该怎么做我不知道他有没有跟顾谨森经理做一些交待,如果没有交待,我反而担心顾谨森经理会踩一些雷。&ot;

    &ot;踩雷?&ot;夏月荷一下子紧张起来了,&ot;踩什么雷?&ot;

    &ot;具体我也不知道,必定我离开星耀公司也三年多了,不过凭我跟顾夜恒顾总的这些年经验,顾总这个人做任何事都会留一手,例如像安城分部,如果他发现中间有些问题,他可能不会直接处理而是绕一圈,用最可靠可安全的方法把这个问题给解决掉。&ot;

    &ot;我没有听懂。&ot;夏月荷微皱起眉头。&ot;叶先生,你能不能说得更浅显一些,你看我一个家庭妇女也不管商场的一些事情,不浅显一点我听不懂。&ot;

    叶枫笑了笑,反问夏月荷,&ot;你知道三年前魏清海的事情吗?&ot;

    &ot;魏清海呀!&ot;夏月荷目光躲闪了一下。

    季溪想夏月荷绝对知道,而且还知道内幕。只是她现在不知道该说出那一部分,因为她不知道叶枫跟她知道多少。

    &ot;我听说魏清海好像利用职务之便私吞了一笔款子,最后好像还是魏清玉查出来的,不仅追回了那笔款子还把魏清海弄到牢里去了。&ot;夏月荷最后给出了这个版本。

    季溪想,处理魏清海的事情时顾谨森可是全程参与,当时还是顾谨森给魏家带着话,让他们给个说法。

    她不相信什么都跟他妈说的顾谨森不会把这件事的真相告诉夏月荷。

    因为吞钱款的人不一定是魏清海。魏清海只不过是被推出来垫背的。

    叶枫否定了夏月荷的说词,他摇头说道,&ot;事实并不是这样,其实顾夜恒很早就知道真相,但是他一直都没有处理,等的就是某些人耐不住性子先起水。&ot;

    &ot;是吗?&ot;夏月荷喝了一口茶,不过她端水杯的手有些抖。

    叶枫笑了笑。再次反问夏月荷,&ot;温婉亭被魏清海绑架的事情顾谨森经理没有告诉您吗?&ot;

    &ot;啊,还有这事?&ot;

    &ot;那天我也被绑架。&ot;季溪在一旁说道。

    &ot;哎呀,我都不知道。&ot;夏月荷拍了拍胸脯,&ot;怎么会发生这么可怕的事情。&ot;

    &ot;是呀,现在想想还真是挺可怕的。&ot;叶枫继续说道,&ot;幸好温婉亭小姐没事。如果有事温家跟魏家两家维系了这么多年的关系可就要破裂了。&ot;

    说完,他朝夏月荷再一次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夏月荷不傻,自然领悟到了叶枫话里的意思,温家跟魏家一向交好,叶枫话里的意思是说顾夜恒有可能是为了挑起两家的矛盾所以才一直压着这件事情不处理。

    然后又让人带话给魏家,让他们给一个说法。

    魏清海这个人行事鲁莽,自然会铤而走险。而当时顾夜恒高调跟温婉亭复合,所以魏清海绑架温婉亭更像是一个局。

    她开始联想季溪刚才的话,顾夜恒失忆是真是假她并不知道。

    季溪的这句话是不是在给她暗示,暗示顾夜恒并没有失忆。

    他没有失忆为什么要装成失忆?

    想到安城分部的那些暗潮涌动,夏月荷突然觉得这个时候自己的儿子接手恒兴集团并不是一件好事。

    搞不好这一切都是顾夜恒的诡计,他这是想找个人来当垫背的。

    如果是这样……

    正在夏月荷思忖着这些事情时,季溪却起身要跟她告知。

    夏月荷连忙挽留,&ot;你们难得来一趟,吃了饭再回去。&ot;

    &ot;不用了,叶枫下午还有一个工作面试。&ot;季溪故意说道。

    夏月荷连忙问道,&ot;什么工作面试?&ot;

    &ot;是这样的,叶枫辞去星耀的工作后就回到南城当了一名大学老师,本来他在南城的工作挺不错的,可是我在安城所以他想换一份在安城的工作。&ot;

    &ot;为什么要换安城的工作,你可以到南城去呀!&ot;

    季溪微笑着摇摇头没有说明原因。

    夏月荷想到以前网上的那些传言,马上就懂了季溪的意思。

    叶枫的父母无法接受她,所以她不能去南城,只能让叶枫到安城来找她。

    这样也显得她有些身份。

    &ot;我能理解,我能理解。&ot;

    在送季溪跟叶枫出门时,夏月荷再一次看向仪表堂堂的叶枫,突然间她脑海里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顾夜恒想拉自己的儿子来当这个垫背的,她为什么不拉另外一个人在垫这个背?

    眼前的这个叶枫就是一个不错的人选。

    她的嘴角扬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开局签到十万年〕〔神羽战尊〕〔我的治愈系游戏〕〔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