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阴缘难续〕〔第二人生杨潇和唐〕〔杨潇唐沐雪〕〔唯我中华〕〔奋斗在民国〕〔叩仙门〕〔王妃真给力〕〔红楼攻略〕〔空亡屋〕〔闺趣〕〔回到秦朝当皇子〕〔七界战仙〕〔混在娱乐圈的日子〕〔诸天私人梦游〕〔从道果开始〕〔万千世界许愿系统〕〔重生日不落当海盗〕〔天禄星今天又在水〕〔穿越六十年代农家〕〔木叶之宇智波的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逢场作戏 第一百六十一章:强硬的追求手段。
    跟着顾夜恒走进酒店大厅时,季溪想这个时候她是不是应该很自然的到前台去为自己订一间客房。

    因为她到南城是受顾夜恒之邀一起去见薛菇清,而不是私下幽会。

    但随后她又想,自己要是到前台订房间,依她对顾夜恒的了解,这个人势必会表现出不开心或者是生气的样子跟她在这家酒店大堂拉拉扯扯,到时候引来酒店里的客人围观反而更不好。

    正在左右为难间,顾夜恒却停下脚步对季溪说道,&ot;把身份证给我,我去帮你订房间。&ot;

    季溪看着他,一时没反应过来,因为这不是她预想到的结果。

    顾夜恒见季溪迟疑不决,突然变了一张严肃的面孔一本正经地说道,&ot;这是酒店规定。入住人员都要登记,除非你想蹭我的房间。&ot;

    说完他朝季溪伸出手,一副我并不想让任何人占我便宜的模样。

    季溪连忙从包里拿出身份证递给他。

    顾夜恒帮季溪办好入住,两个人一起上了楼。

    到了入住的楼层,季溪以为顾夜恒会把她的行李箱还给她然后在走廊里跟她道别,没想到顾夜恒却径直朝一间客房走去,刷卡开门,拧着季溪的行李就走了进去。

    季溪想可能顾夜恒是想帮他把行李放进去,她连忙跟上,人一进去顾夜恒就在她身后关上了门,然后十分自然地把季溪的行李放在行李架上。

    季溪在房间里看到行李架上还有另外一个行李袋,这是顾夜恒的房间。

    &ot;你怎么把我的东西拿到你房间来了?&ot;季溪去拿自己的行李,&ot;我可不想蹭你的房间,我房间几号?&ot;

    顾夜恒手一收躲过季溪想拿行李的手,下一秒,他就托起她的头吻住了她的唇。

    &ot;刚才只是掩人耳目,我怎么会让你一个人住。&ot;他在她的唇边微笑,然后又想再去吻。

    季溪推开了他,&ot;我们不需要掩人耳目,我们本来就不应该在一间客房里,因为现在的你是不记得我的。&ot;所以她得回自己的房间。

    顾夜恒笑了。问她,&ot;你是不是生气了?&ot;

    &ot;我生什么气?&ot;

    &ot;因为我刚才在车里跟你表白了,但是回到酒店后又让你自己订房间,这跟你的心里预期有些不一样你有些失落所以生气了。&ot;

    &ot;你真的是……&ot;季溪无奈地摇头,&ot;顾夜恒,我早就过了矫情的年龄好不好,再说我为什么要为这种事情失落。我到南城来是受你之邀又不是来跟你偷情,我没有任何期待。&ot;

    &ot;这么说是我狭义了?&ot;

    季溪认真地点点头,伸出手向他讨要自己的行李。

    顾夜恒却在摇头,&ot;我是有所期待的。&ot;

    季溪笑着白了他一眼,也就没在坚持,大家都是成年人,有些事情没必要太当真。

    &ot;但是我饿了,我想吃东西。&ot;

    季溪是真的肚子饿了,谈完工作上的事情她就直接到了车站,到现在她都没吃任何东西。

    顾夜恒自然是心疼季溪的,听说她肚子饿了马上拿过外套带她出去找吃的。

    顾夜恒这人对吃的东西一向挑剔,就算到南城这个对于他来说完全陌生的地方,他还是通过手机软件选了一家口碑不错的餐厅。

    因为错开了晚餐的高峰期,顾夜恒跟季溪走进这家餐厅时,餐厅的客人正陆陆续续的结帐往外走。

    季溪跟在顾夜恒身后在服务人员的带领下走到一个空桌前坐下,这时邻桌的两位正好准备离开。

    其中一个年轻的女性对一位年长的女性客气地说道,&ot;今天真的很谢谢雨燕阿姨您,但是我跟叶枫的事……不是我的问题,所以不好意思。&ot;

    说完,她抱歉地站起来,先行走了。

    季溪本是无心想别人讲话的。但因为她跟那年轻女子是背靠背坐着,加上她刚坐下注意力还没有集中在自己的小区域里所有就听到了一些。

    当然对方说的内容她其实也没仔细听,只是对方言语中叶枫两个字一下子把她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去。

    她在整理自己的裙摆时下意识的往后看了一眼。

    餐厅为了营造良好的就餐氛围,室内灯光不会很亮,这家餐厅也一样,只有餐桌上方有一盏吊灯,在光影的衬托下季溪没有看清那个年轻女子的脸,不过年长的那个人她倒是看清了脸部轮廓。

    季溪的心咯噔了一下,心想这人跟人之间的缘分还真是奇妙。想见的人穷其一生去追求也不见得能见到,并没有准备碰面的人,偏偏就在那亿万分之一的可能下给碰到了。

    因为,那个年长的女性是叶枫的母亲洛雨燕。

    所幸,洛雨燕并没有在意邻桌入坐的两个人是谁,她见年轻女子离开,一个人在座位上略有所思的坐了一会,然后起身也走了。

    季溪扭过头看着她离开,然后有些不可思议地低头笑了笑。

    她的这种突发发笑成功地引起了正在点菜的顾夜恒的注意。

    &ot;你在笑什么?&ot;

    &ot;在笑人与人之间的缘分!&ot;季溪再次微笑,她问顾夜恒,&ot;顾夜恒,你相信缘分吗?&ot;

    &ot;我不太相信。&ot;顾夜恒一边翻菜单一边说道,&ot;因为所有的缘分到最后都取决于一个人的选择。&ot;

    &ot;例如?&ot;

    &ot;例如我第一次见到你,如果我拒绝帮你报警,那么我跟你现在可能是完全陌生的两个人。&ot;

    季溪再次看向餐厅出口。

    顾夜恒也看向季溪,&ot;怎么了?&ot;

    &ot;没什么,我觉得你说的很对,缘分都是选择的结果。&ot;

    所以她选择自己没有认出洛雨燕。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季溪的手机突然响了。

    季溪拿起来一看,是叶枫打来的。

    季溪看向顾夜恒。

    顾夜恒也看着她,&ot;叶枫?&ot;

    &ot;嗯,你先吃吧。&ot;季溪拿着手机走出了餐厅。

    顾夜恒放下了筷子,心里醋意满满。

    前男友这种生物确实容易让人不爽。

    他想,叶枫肯定也有同感,因为他也是季溪的前男友。

    一想到自己是季溪的前男友,顾夜恒心底的不爽更甚了。

    叶枫并不知道季溪在出差,他打电话给季溪是想问她是不是让魏一宁的妹妹进入了她的娱乐公司。

    &ot;你消息挺灵通。&ot;季溪打趣地问道,&ot;谁告诉你的?&ot;

    &ot;顾安心。&ot;

    &ot;她是怎么知道的?&ot;

    &ot;你猜?&ot;电话另一端的叶枫心情似乎不错,还逗起季溪来。

    季溪想了想试着说出一个人的名字,&ot;温婉亭?&ot;

    &ot;嗯。&ot;这表示季溪猜对了。

    其实季溪应该马上能猜到是温婉亭,杜阿生签约后季溪很快就给他安排了工作,接下来很长时间杜阿生都不会在安城,而且季溪还明确地告诉陆阿生。想要发展事业就不要再跟一些人不清不楚。

    这些人自然是包括温的。

    那怕陆阿生接近温是为了寻找自己父母的消息,但是媒体是不会这么写的,温也不会这么说,如果有一天红了,这些事很有可能就是黑料。

    及时消除不良影响是一个艺人的基本修养。

    陆阿生的远离与划清界线对于温来说无疑是一种打击,但是喜欢陆阿生的温是不会把这种打击归于陆阿生的错,她只会算到陆阿生的公司,也就是她季溪的头上。

    所以温跑去跟温婉亭说这些事情并不奇怪。

    &ot;又是连锁反应!&ot;季溪笑了起来,在她的生命中这种连锁反应的事情太多,曾经想追求叶枫的顾安心故意在温婉亭面前透露她是顾夜恒情人这件事情,最后把本已经结束的事情又变得纠缠不清。

    过去这么多年顾安心还真是一点都没有变,总喜欢在中间搞化学反应。

    季溪问叶枫,&ot;顾安心告诉你这个消息的目的是什么,不会只是纯粹想要告诉你一声吧?&ot;

    &ot;当然不是,&ot;叶枫回答,&ot;她是想确定我跟你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ot;

    季溪明白了,也就是说顾安心是不相信她跟叶枫又重新走在一起。

    不过站在顾安心的立场,季溪突然之间跟叶枫重新在一起确实很突兀,因为叶枫跟薛茹清分手才半年,而她离开帝都后一直处于失联状态,这种状态连顾夜恒都找不到。叶枫又是怎么找到她的。

    就算是机缘巧合两个人遇到了,季溪也不可能在顾夜恒四处找她的情况下又选择跟叶枫重新开始,如果脑子不是被门夹坏了,一般人是干不出这种事来的。

    季溪也知道她跟叶枫的这种关系也只能在夏月荷面前暗示一下,其它处在当年事件中的人应该没一个人会相信。

    她跟叶枫是怎么分的手,顾安心十分清楚。

    她跟顾夜恒又是怎么重新开始,顾安心也十分清楚。

    &ot;看来顾安心也是一个长情的人。都这么久了她还是对学长念念不忘。&ot;季溪打趣地说道,&ot;如果她之前不做那些事情,我倒是觉得她这份真情挺令人感动的。&ot;

    叶枫听季溪这么说并不是什么开心,&ot;我还以为你多少会有一些醋意,没想到你说的如此轻描淡写。&ot;

    &ot;学长,你知道的,我心里真正爱的人一直是顾夜恒。&ot;季溪觉得顾夜恒说的很对,自己棱模两可的态度只会更加伤害到叶枫,&ot;所以我怎么会吃顾安心的醋,相反的,如果真的有一个优秀的女人追求学长你,我可能满心期待你们能有一个好的结果。&ot;

    &ot;你的意思是我们没有可能,就算没有顾夜恒我们也没有可能?&ot;

    又是这种假设,季溪想她之所以总是给一些错误信息,主要原因就是她回答的都是一些假设性的问题。如果没有顾夜恒,她会不会选择叶枫?

    平心而论,如果她没有遇到顾夜恒,如果她生活的开端就是在接受叶枫的追求,她肯定毫无犹豫地选择叶枫。

    曾经,她是动过心的,这不可否认。

    但是世上没有如果,没有假设,她先遇到的人就是顾夜恒,先爱上的人也是顾夜恒。

    人生出场顺序真的很重要。

    对于叶枫来说,他的喜欢可能也是因为她在他人生最为重要的一个时刻出现了。

    &ot;我的世界不可能没有顾夜恒!&ot;季溪回答道,&ot;没有顾夜恒我也到不了帝都也不可能遇到学长你,所以学长你以后不要再问我这种问题,这个问题没有任何意义。&ot;

    &ot;我知道了,以后不会再问了。&ot;叶枫说道,&ot;但是我还是想告诉你,我不会放弃追求你。&ot;

    说完,叶枫挂断了电话。

    季溪无奈地叹了口气。

    回到餐厅,顾夜恒坐在位置上目光零零散散地落在季溪的身上,一副我想要知道答应你最好先开口告诉我的模样。

    季溪拿起筷子吃了一口菜,没理他。

    &ot;你知道我胃不好的。&ot;他坐正身子。双肘搁在餐桌上,又开始用他惯用的语气跟季溪施压。

    &ot;怎么,我不主动坦白你会消化不良?&ot;季溪又吃了一口菜,一点都不示弱。

    没想到,顾夜恒十分认真地点了一下头,目光期待地看着她,等着她开口。

    季溪放下筷子。表情也变得认真起来,她问顾夜恒,&ot;你喜欢我什么?&ot;

    随后她又说道,&ot;我是想问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你一定要跟我在一起?&ot;这是季溪最为疑惑的事情,为什么顾夜恒跟叶枫非要跟她在一起,她没看出自己有多好。

    &ot;想知道答案?&ot;

    &ot;是的,我不认为自己魅力大到可能同时吸引你跟叶枫两个如此优秀的男人。&ot;

    &ot;哦,叶枫又跟你表白了?&ot;

    &ot;我是在问你,不要岔开话题。&ot;

    &ot;我也不知道,其实我也很想知道答案,我为什么就这么迷恋你。&ot;顾夜恒朝季溪凑近了一些,&ot;难道因为我是男人,食色性也。&ot;

    顾夜恒说着目光微微下移,大胆而又赤裸地扫了一眼季溪现在更为傲人的部位。

    季溪连忙用手挡住。这个男人还真是越来越大胆。

    她轻咳了一声正色道,&ot;顾总这么肤浅吗?&ot;

    &ot;我当然不会这么肤浅,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喜欢你,可能是因为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只是单纯地爱我这个人而不是我的外在条件。&ot;

    &ot;所以你喜欢我的品性高尚!&ot;

    顾夜恒笑着点点头,他再次朝季溪凑近了一些,&ot;你现在是不是在心里筹划着让自己变成一个品性不端爱慕虚荣的女人,好让我放过你?&ot;

    季溪瞅了他一眼。

    顾夜恒微微一笑。&ot;这招在我顾夜恒面前不好使,所以你除了努力开创自己的事业外,就是安心当我顾夜恒的老婆。&ot;

    &ot;二选一?&ot;季溪以为是事业跟嫁给他之间二选一。

    顾夜恒用手指点了点她的脑袋,&ot;你什么耳朵,我说的是二选一吗?&ot;

    &ot;那能不能二选一呢?&ot;季溪也把手肘搁到餐桌上,&ot;你这么喜欢我,忍心让我这么累吗?&ot;

    &ot;当然可以。只要你不认为我让你当全职太太是男权主义,你怎么样都行。&ot;

    &ot;我的意思是我能不能只选择事业。&ot;

    &ot;当我老婆很累吗?&ot;

    &ot;当然累,你可是顾夜恒呀,外人眼中独一无二的单身贵族,当你的老婆不仅要受到云慕锦女士的审核还得要受其它不相干的人品鉴,一般人那当得起,更何况你现在还失了忆。&ot;

    &ot;所以我才没让你二选一。因为你总是喜欢自我定义,这段时间我也想了很多,我觉得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当个乖乖女吧,我说什么你做什么。&ot;

    &ot;招之即来挥之则去?&ot;

    &ot;是。&ot;

    &ot;你不是失忆了吗?&ot;

    &ot;那就换你对我招之即来挥之则去。&ot;顾夜恒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菜递给季溪,&ot;季溪,这可是天载难逢的机会。&ot;

    &ot;谢谢!&ot;季溪把顾夜恒夹过来的菜挡了回去,&ot;我不需要。&ot;

    &ot;可惜了。&ot;顾夜恒把菜放进了自己的嘴里。略有些失落。

    季溪以为自己的这么明显的拒绝会让顾夜恒了解她的心意,起码在她到他房间拿行李的时候会高傲的挽尊。

    但是他并没有,他坐在沙发上,态度暧昧地说道,&ot;行李都放在一起了,这个时候回自己房间是不是有些刻意,或者是你觉得我现在是一个追求者不值得尊重?&ot;

    &ot;我没有。大家都是成年人,我还不至于这么矫情。&ot;

    &ot;那你还要回自己的房间,你没看出来我今天为了你精心准备了这一切?&ot;顾夜恒站起来揽住她的腰,&ot;去接你的时候我提前洗好了澡洒了香水还给你买了花,出去吃饭地时候还让前台的服务人员在我的房间点了助眠的熏香。&ot;

    &ot;你的意思是我有些不识趣?&ot;季溪仰着脸问他。

    &ot;我的意思是时间不等人了,我们不要玩年轻人的那些把戏,你若心中有我就大胆一点,不要真的等到我失忆了,才去后悔该爱我的时候没有好好爱我。&ot;顾夜恒说的很认真,&ot;季溪,你该改变了!&ot;

    季溪看着顾夜恒,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是的,顾夜恒说的很对,不管是他们之间还是她跟叶枫之间,一直退缩不前的人是她,是她把这一切变成了这般的模样。

    该断没有断干净,该去坚持的却没有坚持。

    &ot;对不起!&ot;季溪是真的感到抱歉。

    &ot;不要跟我说对不起,你对不起的人其实是你自己,你把自己放在一个不讨喜的位置上,折磨着所有爱你的人,包括我包括叶枫,但最后伤心的人是你。因为最后的一切不是你想要的结果,你给的成全最后像刀一样刺伤了所有的人。&ot;

    &ot;季溪,拒绝叶枫的追求是你的底线,但是拒绝我的追求,你这是在玩弄感情。&ot;

    听他这么一说,季溪感觉自己又背负了沉重的十字架。

    &ot;顾夜恒!&ot;他说的也太过分了吧。

    &ot;所以!&ot;顾夜恒站起来一步一步把季溪逼到墙角,像猎人一般质问道,&ot;现在你的答案,是留下还是离开?&ot;

    &ot;……&ot;

    &ot;这一次可是二选一。&ot;

    季溪有些绝望地闭上了眼睛,被这种老狐狸给逮住了,逃是逃不掉的。

    果然,在追求女人这方面,顾夜恒也是一如继往的强悍!

    她服了,是真的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