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尊归来〕〔陆筠言姜倾心〕〔霍先生撩错了〕〔第一甜妻:霍先生〕〔超品渔夫〕〔韩氏仙路〕〔权宠天下〕〔萌宝来袭:总裁爹〕〔一号战尊〕〔这个外援强到离谱〕〔李二蛋纪心雨〕〔婚约已至:总裁求〕〔天王传奇〕〔盛莞莞凌霄〕〔重启人生谈小天〕〔重生之全球首富谈〕〔戚卿苒燕北溟〕〔陆铭霍雨桐〕〔叶无道和陈雅〕〔重生都市仙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逢场作戏 第一百六十二章:霸道总裁人设不能崩。
    季溪一开始还在担心薛茹清不会赴顾夜恒的约,毕竟这顾夜恒跟她的关系有点……别扭。

    更何况顾夜恒在电话里告诉薛茹清,他会带她过去。

    没想到的是薛茹清爽快地赴约了。

    这让季溪对这个从未谋面的女子有了一丝丝的好奇。

    薛茹清是因为什么跟叶枫分的手,季溪没有刻意的去打听,但从叶枫话语里所透露出来的信息可以得知,叶枫跟薛茹清分手跟她这个前女友好像脱不了干系。

    但就算是这样的情况,电话里的薛茹清并没有过多的犹豫,也没有问顾夜恒怎么会带季溪过去,她只是简简单单地说了一句,&ot;好的,我会准时赴约。&ot;就挂了电话。

    在去见薛茹清的路上,季溪似乎明白昨天晚上顾夜恒为什么会跟她说该断则断。

    是呀。该断不断不仅会伤害到当事人,有时候也会波及到一些看似跟她无关的人。

    例如薛茹清。

    因为叶枫说过,他想要重新开始是因为当初他们分手时他没有深究分手背后的原因而是简单地选择尊重她的选择,他觉得遗憾也觉得自己在那段感情里让季溪受到了伤害。

    这里面最大的问题就是叶枫以为她当初选择分手是因为他母亲的反对,但季溪心里清楚她选择分手更多的是她没有勇气坚持。

    问题出在她身上而不是叶枫的母亲。

    &ot;我今天应该跟薛茹清道个歉。&ot;在去的路上季溪这样想。

    但见到薛茹清后,季溪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道歉了,因为薛茹清穿着一身警服。

    她是一个女警!

    季溪连忙看向顾夜恒。

    顾夜恒微笑着跟薛茹清打招呼,&ot;不好意思,上班时间约你出来。&ot;

    &ot;是我不好意思才对。&ot;薛茹清解释道,&ot;今天局里开会要求正装出席,所以我穿着制服就过来了,希望你们不要介意。&ot;

    &ot;不介意,很是难得。&ot;顾夜恒跟薛茹清介绍季溪,&ot;这是季溪,上次我到安城来要找的人就是她。&ot;

    &ot;你好!&ot;薛茹清主动朝季溪伸出手,&ot;我叫薛茹清。&ot;

    &ot;你好!&ot;季溪伸出手与她相握。

    三个人就座。

    薛茹清看向季溪,目光坦诚面带微笑,然后又转过头对顾夜恒说道。&ot;看来叶枫说的没错,季溪喜欢的人果然是你。&ot;

    &ot;何以见得?&ot;顾夜恒问。

    &ot;因为季溪在入座的时候选择面向你,而且她的身体微微向你倾斜,这证明你对她来说是熟悉的安全的,也是她心仪的。&ot;

    顾夜恒看了一眼季溪,季溪也看向他。

    &ot;不好意思!&ot;薛茹清跟两人道歉。&ot;我这个人有些职业毛病。不过我刚才说的这些也是我特别想知道的,所以直接说出了口。&ot;

    顾夜恒跟季溪解释,&ot;薛茹清小姐是一名犯罪心理侧写师。&ot;

    季溪瞬间瞪大了眼睛,她没有想到薛茹清从事的是这么高端且神秘的职业。

    没想到薛茹清笑着摆手道,&ot;犯罪心理侧写是官方名词,我也就是一名普通的技术人员。&ot;

    &ot;但在我眼里薛小姐的职业很了不起。&ot;季溪一下子打开了话匣,&ot;我以前的理想工作就是在执法部门档案室当一名档案员,因为我喜欢写作,而档案室可以给我提供很多素材。&ot;

    &ot;所以你大学选择上系?&ot;

    &ot;是的。&ot;

    两个人愉快地攀谈着,顾夜恒看了看季溪又看了看薛茹清,最后他不得不打断两个人的闲聊。

    &ot;季溪,薛小姐,我能不能打断一下两位。&ot;

    &ot;对不起!&ot;季溪连忙跟顾夜恒道歉,顾夜恒专程过来找薛茹清,而现在她拉着对方闲聊。

    &ot;需要我回避吗?&ot;季溪问顾夜恒,必定他跟薛茹清聊的是让薛茹清跟叶枫复合的事,她在场总觉得有些不合适。

    &ot;不用,我来找薛小姐是想了解一下半年前南城这边发生的一起命案。&ot;

    季溪一愣。她诧异地看向顾夜恒,他不是来找薛茹清聊复合的事情?

    &ot;复合的事情等一下再说。&ot;顾夜恒凑到季溪耳边与她耳语。

    季溪顿时闹了一个大红脸,她站起来对薛茹清说道,&ot;我还是回避吧,去一趟洗手间。&ot;

    说完,她放下包走了茶室。

    服务人员送来一壶红茶,顾夜恒拿起茶壶为薛茹清倒了一杯,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想了想他也帮季溪倒了一杯。

    &ot;你是怎么找到季溪小姐的?&ot;薛茹清喝了一口茶,问顾夜恒。

    &ot;我在安城被人袭击的时候正如躲到了她家的隔壁。&ot;

    &ot;看来是个巧合。&ot;

    顾夜恒也喝了一口茶,他问薛茹清,&ot;你知不知道叶枫到了安城?&ot;

    薛茹清摇摇头,&ot;分手后我们从未联系。他到安城去找季溪了?&ot;

    薛茹清的目光移向茶室外,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ot;你刚才跟我提半年前的命案是不是为了支开季溪小姐,你其实想跟我说的事情是叶枫的事?&ot;

    &ot;不,我今天找你主要是为了半年前一个按摩女被杀的案子,我想知道具体的细节。&ot;

    薛茹清有些为难,&ot;我只是一名技术人员,不参与具体的调查也很少接触案宗,恐怕帮不了你。&ot;

    &ot;没关系,你只需告诉我你知道的。当然,在不违反规定的情况下。&ot;

    薛茹清想了想,把自己知道的关于按摩女被杀案的一些情况告诉了顾夜恒。

    &ot;你怎么会对这起案子有兴趣?&ot;

    顾夜恒直言不讳地说道,&ot;因为我在被人袭击过,所以我一直暗中在调查那些袭击我的人,前不久我下面的人给我提供了一条信息,他说在袭击我的那帮人中为首的那个人身上可能有命案。&ot;

    薛茹清微皱了一下眉,她不明白这两者间的联系。

    顾夜恒继续说道,&ot;在当今社会杀人是要受到法律制裁的。我想就算有人出天价要我的命,不是亡命之徒这钱应该没人敢拿。&ot;

    &ot;薛茹清听明白了,&ot;你的意思是袭击你的人是113案件中的凶手?&ot;

    1月13号是按摩女被杀的日期,也是这起案件的代号。

    顾夜恒点点头。

    &ot;两者有联系吗?&ot;这是薛茹清最想知道的事情。

    &ot;有,你刚才所说的113案中的那个按摩女是安城人,曾经在安城金安堂洗浴中心当按摩女。&ot;

    薛茹清点点头。这个情况前期有排查,确实如此。

    顾夜恒说道,&ot;我袭击的当晚正好途经金安堂洗浴中心,跟我起冲突的那个人是从金安堂洗浴中心后巷出来的,当时我们发生冲突时那条街突然断了电,一片漆黑,据说是因为金安堂洗浴中心有客人不小心把水溅到了配电柜上,导制电线短路。&ot;

    &ot;这并不能说明什么。&ot;

    顾夜恒笑了笑,&ot;是,这并不能说明什么,但是有一个人跟我和那个按摩女都有关。&ot;

    &ot;谁?&ot;

    &ot;魏一宁。&ot;

    &ot;金安堂洗浴中心的老板?&ot;薛茹清直接说出了魏一宁的身份。

    顾夜恒相信薛茹清并不像她所说的那样对113案件知之甚少。

    她虽然不是办案人员,但当时成立专案组的时候她给这个专案组提供过技术支撑,那就是给那个凶手画个侧写。

    顾夜恒从身上掏出一张照片放到茶桌上。

    薛茹清拿起来打量,照片中是一个一脸凶相的年轻男人,吊脚眉三角眼四方脸,从他的肩膀宽度可以看出他是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

    &ot;这个人叫万海涛,安城人。&ot;顾夜恒跟薛茹清介绍,&ot;三天前因酒后驾驶在高速公路发生侧翻。死了。&ot;

    &ot;他跟113案有关?&ot;薛茹清问。

    &ot;你是怎么给犯罪嫌疑人进行侧写的?&ot;顾夜恒问。

    薛茹清想了想说道,&ot;犯罪嫌疑人:男性,二十五至三十岁之间,身高一米八左右,长期从事体力劳动,有一定的暴力倾向。惯用手为左手。&ot;

    顾夜恒指了指照片,&ot;你看看照片的反面。&ot;

    薛茹清翻过照片,在照片的反面写着一行小字。

    万海涛,男,二十八岁,身高一米七八,金安堂洗浴中心澡池清洗工,三年前因打架斗殴被劳改一年,惯用手为左手。

    这下子轮到薛茹清吃惊了。

    &ot;我们曾经到金安堂洗浴中心调查过,并没有见到这个人。&ot;

    &ot;因为他改行了,成了一家ktv的保安,你们只调查了洗浴中心那名按摩女的人际关系,但你们并不知道那个按摩女是因为什么事被杀。&ot;

    &ot;不是因为钱财?&ot;当时这个案件发生后,调查科到现场发现这个按摩出租屋的一个保险箱被人打开,而且房门并没有被撬的痕迹,所以最后案件被定为熟人为了钱财作的案。

    &ot;当然不是,一个按摩女能有多少钱。&ot;

    &ot;她很有钱的,我们调查了她的个人户头,她有几百万的存款,而且她还十分喜欢买珠宝,从她的个人消费上来看她放在保险箱里的东西很有可能是她买的一些珠宝首饰,价值应该在两百万左右。&ot;

    &ot;你们没有查她钱的来路吗?&ot;

    &ot;这是一起见财起意的凶杀人,所以对于她钱的来路我们没有查。&ot;

    &ot;因为你们认为给她钱的人不可能是凶手,加上她特殊的职业,有这些钱也不奇怪。&ot;顾夜恒笑了笑,&ot;怪不得这个案子一直破不了。&ot;

    &ot;这么说你好像有线索?&ot;

    顾夜恒摇摇头,&ot;我只是有一些思路,必定我是在昨天听叶枫提了一下这个案子,结合我最近调查的一些东西想到了一些可能,但这只是猜想。&ot;

    &ot;那你找我?&ot;

    &ot;我希望薛茹清小姐能利用自己的专业帮我找出袭击我的幕后真凶。还有113案真正的幕后主使。&ot;

    &ot;这个……&ot;薛茹清有些为难,&ot;我不是专业的办案人员,而且我还有工作。&ot;

    &ot;113案不是还没有破吗,你做为专案组成员到安城去办案难道不是工作?&ot;顾夜恒歪了一下头,&ot;更何况叶枫还在安城。&ot;

    薛茹清没有说话,而是越过顾夜恒看向茶室入口的方向。

    季溪走了进来。

    她坐回到位置上。先是看了看顾夜恒然后又看了看薛茹清,小声地问道,&ot;你们的事情谈完了吗?&ot;

    &ot;谈完了,正在说你的事。&ot;顾夜恒把帮季溪倒好的茶放到她面前。

    季溪一脸懵,&ot;我的什么事?&ot;

    &ot;叶枫重新追求你的事。&ot;顾夜恒回答。

    季溪连忙看向顾夜恒,此刻她想伸出腿使劲地在顾夜恒脚上踩一脚。

    他不是来跟薛茹清说叶枫跟薛茹清复合的事情吗,怎么扯到追求她的事情上来了。

    这让他们怎么复合?

    &ot;薛小姐,你别误会,我昨天已经明确地拒绝叶枫了,而且……&ot;季溪低下头有些自责地说道,&ot;叶枫想跟我重新开始并不是因为我有多好,而是当初分手的时候他觉得我受了委屈。他想弥补一下我。&ot;

    &ot;我知道。&ot;薛茹清喝了一口茶,淡然地说道,&ot;叶枫跟我说过很多你们的事情,他说他是分手后才知道有人到安城调查了你的母亲,还把你母亲的过去邮寄给了洛阿姨。他说你当时肯定特别无助,因为你从小没有得到过家庭的温暖。所以特别向往有一个温馨的家庭,正因为如此当洛阿姨要求你离开他时,你选择了独自一个人承担痛苦让他去错怪你而不是怨恨他的妈妈。&ot;

    &ot;所以,&ot;顾夜恒插话进来,&ot;薛小姐,你能不能用专业的知识来剖析一下叶枫的心理?&ot;

    &ot;在剖析之前我还想要告诉你一件事。&ot;顾夜恒看了一眼季溪这才说道,&ot;叶枫现在正在帮我做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他说他帮我的理由是想让季溪安心,因为我恩于季溪,他想代她报恩。&ot;

    薛茹清听完慢慢地垂下头,她的脸上渐渐地浮现出心疼、无奈又十分欣慰的表情。

    &ot;他不是在代为报恩。他只是在赎自己的罪。&ot;薛茹清叹了口气,&ot;叶枫这个人很少犯错,他也不允许自己犯错。但是在跟季溪小姐分手这件事情上,他觉得是洛阿姨用道德绑架了季溪,让她陷入了自己母亲的不堪之中,这种作法他无法接受。特别是他选择了草草结束把季溪一个人丢在帝都。&ot;

    &ot;后来顾先生到安城来找季溪小姐你,从顾先生口中叶枫得知季溪小姐你在帝都过得并不开心,他就觉得自己错的更离谱,当初他离开本来是想让季溪小姐得到幸福的,可是……&ot;

    &ot;我明白了!&ot;季溪也叹了一口气,&ot;叶枫是在怪自己。所以他是在用这种方式在惩罚自己。&ot;

    &ot;他怎么这么傻!&ot;季溪气得眼泪都掉下来了,&ot;我跟顾夜恒的事情跟他没有关系,他怎么能把过错都怪到他的头上。&ot;

    &ot;怎么没有过错。&ot;顾夜恒喝着茶慢条斯理地说道,&ot;如果他坚持不分手,你也就不会被我重新追求,也就不会因为云女士的逼迫而下落不明。&ot;

    &ot;那事情都这样想的话,你当初把我带到帝都也有错。&ot;

    &ot;你看!&ot;顾夜恒对薛茹清说道,&ot;季溪就是这么一个不讲理的女人,所以叶枫还是挺有先见之明,知道这种不讲理的女人只有我顾夜恒收拾得了。&ot;

    &ot;什么呀!&ot;这突然之间的吐槽是什么意思。

    薛茹清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季溪又看向薛茹清,她什么要笑?

    &ot;我明白了顾先生的意思了。&ot;薛茹清站了起来跟顾夜恒握手,&ot;至于顾先生说的事情,我回去后跟局里商量一下。&ot;

    &ot;那,静候佳音。&ot;

    薛茹清收回手,把目光投向季溪,她朝她温柔的一笑,&ot;我终于知道叶枫为什么会喜欢你,我跟你相比太过于冷静也没什么情趣。&ot;

    &ot;啊!&ot;这话怎么接。

    顾夜恒把季溪拉到自己怀里,轻搂着她的肩膀对薛茹清说道,&ot;可能一开始季溪的这种愚蠢确实能吸引到像叶枫这样的男人,不过依叶枫中规中矩的性格,我觉得他更适合找个像薛小姐你这样冷静而自持的女性。当然,私底下恋人之间还是要有一些情趣的。&ot;

    季溪扭过头死命地盯着顾夜恒,因为她刚才听到他用一个词在形容她。

    --愚蠢。

    她怎么愚蠢了?

    薛茹清看看顾夜恒,再看看死命用眼睛瞪顾夜恒的季溪,她突然明白了顾夜恒所说的情趣指的是什么。

    &ot;你们会幸福的。&ot;她说完,径直走出了茶室。

    当薛茹清的身影消失在茶室入口,季溪就毫不客气地在顾夜恒的鞋子上踩了一脚。

    &ot;你说谁愚蠢?&ot;

    顾夜恒坐到位置上抱着自己的脚一边揉一边投诉季溪,&ot;你这个蠢女人,怎么使这么大的力?&ot;

    &ot;谁蠢了?&ot;

    &ot;我都说了是你,你还一直问,是不是蠢?&ot;

    季溪又要踩他脚了。

    顾夜恒连忙控制住她,然后在她耳边轻语道,&ot;现在是在外面,你多少给我点面子,我可是霸总人设,不能崩!&ot;

    &ot;霸总就不能挨揍吗?&ot;

    顾夜恒轻轻地摇摇头,&ot;你不是在揍,你是在踩,宝贝,你现在连自己的行为都分不清了,还说不是蠢?&ot;

    下一秒,顾夜恒的小腹挨了一拳。

    &ot;这下子是揍了吧?&ot;季溪冷着脸问。

    顾夜恒朝她竖了一个大姆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隐婚总裁的神秘宠〕〔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