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天策〕〔极品透视民工〕〔云若月楚玄辰〕〔神医毒妃不好惹〕〔重生都市仙帝〕〔我的姐姐是天尊〕〔全职艺术家〕〔绝代神主〕〔在霸总的心尖撒野〕〔淘宝司冥寒〕〔宋妤秦深〕〔豪门总裁你欠揍〕〔我的极品美女总裁〕〔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斗战主宰〕〔闪婚少校娇妻〕〔全面兑换〕〔司少甜妻宠定了免〕〔奏静温乔舜辰〕〔薛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逢场作戏 第一百六十六章:她要死了。
    薛茹清的这句话不仅让叶枫所料未及,连季溪也没有想到这位看上去深沉内敛宛如大家闺秀的女子会说出这样的话。

    她吃惊地看向薛茹清。

    薛茹清倒是十分平静,目光坦然没有一丝开玩笑的意思,仿佛她刚才的话是发自肺腹。

    &ot;阿清小姐你在开玩笑吧!&ot;叶枫终究是憋不住,问了一句。

    &ot;没有,我这个人从来都不开玩笑。&ot;薛茹清说着把面前的茶杯朝桌子里面推了推,似乎是在给她接下来要说的话腾个地方。

    季溪很快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她问薛茹清,&ot;刑助理,你想把谁介绍给叶枫?&ot;

    &ot;我自己。&ot;

    三个字清脆而又响亮地从薛茹清的唇间蹦出来,此时的薛茹清脸上浮现出捉狭的神情,嘴角也染上了笑容。

    季溪这才发现这是她至今为止在薛茹清脸上看到过的最大的表情。

    虽然她长得很漂亮,但是她的这种漂亮过于清冷,像雪山之颠迎风摇曳的花。让人不敢靠近。

    但今天她唇角的这抹笑成功地打破了她的这份清冷,让人眼前一亮。

    叶枫看到她嘴角的笑容,也是一笑,&ot;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在开玩笑。&ot;

    他的语气不知为何有种宠溺的味道。

    季溪又把目光投向叶枫。

    叶枫是温柔的,这一点季溪是知道的,要不然苏熔跟叶枫分手后为什么还会对他恋恋不忘,这表示他这个人在恋爱期间对恋人是很用心的。

    季溪想,叶枫跟薛茹清相恋的那段时光里,叶枫肯定对薛茹清也很温柔,那怕他心里藏着对另外一个女人的愧疚。

    但今天,叶枫跟薛茹清见面后,在不经意间用如此宠溺的语气对薛茹清讲话,这证明他跟薛茹清分手只是因为他对她有愧疚,并没有其它因素。

    只要把心结结开,季溪相信叶枫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当然,这其中她的态度很重要。

    顾夜恒说的很对,叶枫对她的愧疚更多的是她给予了他这个错觉,让他感到她现在的不如意都是他的错。

    &ot;我相信刑助理不是在开玩笑。&ot;季溪说道,&ot;优秀的男人本来就不多,加上我们现在都是大龄剩女,看到好的男人自然要毛遂自荐。所以我也决定等公司有所起色后也要去追求我的爱情。&ot;

    &ot;追求你的爱情?&ot;一直没有说话的顾安心听到季溪说这样的话,终于忍不住发了问,&ot;难道你又有了喜欢的人?&ot;

    &ot;我喜欢的人一直都是你堂哥顾夜恒。&ot;季溪望向顾安心,&ot;从我被他资助那一天起我就喜欢上了他。&ot;

    &ot;呵!&ot;顾安心笑了,但是嘲笑,她摆出一副你还有脸说出这种话的架式质问季溪,&ot;那你当年为什么又跟叶枫在一起。难道是因为我堂哥跟温婉亭好了,你没得选择退而求其次才跟叶枫在一起的?&ot;

    &ot;不是。&ot;

    季溪想解释,薛茹清却代替她回答道,&ot;安心小姐,你这么说可能是不了解人类的感情,人类的感情其实是分很多种的,有的爱情有的是恩情。&ot;

    &ot;我相信季总当年跟叶经理在一起的时候是付出了真心的,也很认真的爱过,但是这段感情里季总对叶经理的情感更多的是恩情,因为叶经理总是很温暖地照顾着她,像哥哥一样。&ot;

    &ot;阿清小姐说的很对。&ot;叶枫也开始反思自己跟季溪两个人之间的那段感情,&ot;我想除了因为我一直对季溪很好外,还有一点是我当年为季溪挡了一刀,季溪的那份感动更强烈了。&ot;

    叶枫看向季溪,&ot;其实我心里很清楚你当年接受我的原因,只是我不愿去承认罢了。&ot;

    季溪张了张嘴想要安慰叶枫两句,想想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

    这时,薛茹清却笑了,她边笑边摇头。

    叶枫有些奇怪地看着她,想说你傻笑什么,但一想到顾安心在场。他只能客气地问她,&ot;阿清小姐笑什么?&ot;

    &ot;我笑叶经理不诚实。&ot;

    &ot;我怎么不诚实了?&ot;

    &ot;你说你心里清楚当年季总接受你的原因但是就是不愿去承认,其实你早就承认了,要不然你怎么会同意季总如此荒延的提议,到安城来帮这个忙?&ot;

    叶枫想想也觉得薛茹清说的很对。

    是呀,其实他早就在心里承认了,就是因为承认他才觉得对季溪有所愧疚,如果当年他不出现在那里,不去打乱顾夜恒的计划,不冲动地去救季溪而被魏清海划一刀,那顾夜恒也就有时间跟季溪解释那一切,解释他跟温婉亭在一起是为了保护她,那季溪也不会对顾夜恒误会那么深,最后她也不会那么决裂地选择彻底忘记顾夜恒。

    他,确实很喜欢季溪,曾经也幻想过让她当自己的妻子,可就是因为他对季溪的一种喜欢让她错过了跟自己最爱的人在一起的机会。

    所以,他愧疚,他想弥补,他想把季溪的幸福还给她。

    叶枫抬眸看着面前的季溪,他突然发现自己真正爱的并不是季溪,而是他当年为了季溪所付出的所有情怀。

    这时,薛茹清说道,&ot;所以我说人类的情感分很多种,有的喜欢是真的喜欢,有的喜欢是不甘,有的喜欢是喜欢上自己喜欢别人时的感觉,还有一种就是纠缠,他纠缠的不是爱与不爱,而是自己的爱没有一个善终。&ot;

    说完这些,薛茹清看向顾安心,突然问道,&ot;安心小姐呢,你的情感经历属于那一种呢?&ot;

    季溪连忙把目光投向顾安心。

    叶枫没有去看,他端起茶杯安静地喝着茶。对于顾安心的情感生活漠不关心。

    顾安心则有些不知所措,她偷偷去看叶枫,见叶枫并不关心又有些沮丧地低下了头。

    桌子底下,薛茹清用脚尖轻轻地碰了一下季溪,用眼神告诉她,对于顾安心的试探已经可以了。

    季溪收到信息连忙出来打圆场,她笑着对薛茹清说道。&ot;安心还谈过恋爱。&ot;

    &ot;哦,原来是这样,那不好意思。&ot;薛茹清马上收锣息鼓。

    这时,服务人员开始上菜,季溪马上张罗大家吃饭。

    &ot;我来的时候可是说过有事要找学长帮忙的,所以这顿饭学长你得好好吃。&ot;

    叶枫拿起筷子一脸好奇地看着季溪,问她有什么事需要帮忙。

    &ot;当然是想让学长你为我的艺人找点资源。&ot;

    叶枫正在犹豫该怎么回答。

    顾安心却十分维护地帮叶枫说道,&ot;季总,我们叶经理已经不在娱乐行业三四年了,你想跟你公司的艺人找资源应该去找……夜恒哥才是。&ot;

    季溪看看叶枫又看看顾安心,其实她刚才说这些话也是为了不让顾安心起疑心,因为她今天来找叶枫是打着跟他谈公司的借口。

    但没有想到这种本来是为了掩饰真正目的的借口却让顾安心当了真。

    她当了真,叶枫似乎也当了真,他也对季溪说道,&ot;我觉得顾安心说的很对,我现在已经不在那个圈很久了,就算认识一些人这么长时间没有联系也淡了关系,你去找顾总可能会更好一些。&ot;

    &ot;啊!这个……好吧。&ot;反正她请这顿饭并不是真的需要叶枫帮忙。

    吃完饭,四人走出餐厅,叶枫问季溪有没有开车过来,季溪看了一眼薛茹清摇头回答没有。

    &ot;那我送你们回去吧。&ot;叶枫说完转过身吩咐顾安心。&ot;你回一趟我办公室吧,我刚才出来的急,电脑好像没有关。&ot;

    顾安心并不愿意离开,但是她现在的身份是叶枫的助理,上司交办的事情她不得不完成。

    于是她只好独身离开。

    顾安心走后,叶枫看了一眼薛茹清又看了一眼季溪,问两人。&ot;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ot;

    &ot;我来安城是为了113案。&ot;薛茹清回答。

    &ot;可为什么你又成了季溪的助理?&ot;

    &ot;自然是工作需要。&ot;这次回答的是季溪,她笑着对叶枫说道,&ot;具体的细节还是由薛小姐跟你说吧,我出来太久了,小宇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我先回去了。&ot;

    说着,她跟叶枫还有薛茹清挥了挥手,转身就往外走。

    走了两步,她又停下来指着薛茹清对叶枫说道,&ot;等一下,学长你可要把我的助理送回酒店哟!&ot;

    &ot;好。&ot;

    最后只剩下叶枫跟薛茹清,叶枫看着面前已经分手半年的前女友,突然就笑了,&ot;半年没见你似乎变了很多。&ot;

    &ot;有吗?&ot;

    &ot;当然有,以前的你可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毛遂自荐。&ot;

    薛茹清也笑了,虽然笑得很轻,眉眼微展嘴角上扬,却让她清冷的气质变得温和了很多。

    &ot;送我回去吧!&ot;她率先朝前走去,背影略有些孤寂。

    叶枫看着她的背影,脑海里浮现出来的是她跟他分手时的情景。

    她站在街角,冬夜的风散乱了她的头发,她平静地跟他说,&ot;我们分手吧。&ot;

    当时的叶枫看着她没有说话,也没有问为什么。

    他知道为什么,薛茹清是学心理学的,她有敏锐的观察力,交往的这一年里虽然他们会相约着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分别的时候他也会主动地抱一抱她。

    但是叶枫知道薛茹清能感觉出他的力不从心。

    所以她十分理智地选择结束这段他并没有怎么投入的感情。

    那天,她也是这样朝前走,也给了他一个这样的背影。

    孤寂!

    但是坚强。

    那一次叶枫转过了身朝一条跟薛茹清相反的路走去。

    而这一次,他追上了她的步伐。

    &ot;能跟我说说吗?&ot;上车后,叶枫并没有发动汽车,而是侧过身看着薛茹清,&ot;今天季溪请我吃饭的真正目的?&ot;

    &ot;你觉得她有什么目的?&ot;薛茹清反问。

    叶枫想了想,&ot;我觉得她想在公众面前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让我做那个不再纠缠的人。&ot;

    &ot;看来你并不怎么了解季溪。&ot;薛茹清叹了口气,&ot;这样看来能看透季溪的人只有顾夜恒。&ot;

    &ot;怎么说?&ot;

    &ot;顾夜恒说季溪很蠢,其实他想表达的意思是季溪太过于善良,他觉得季溪的这种善良有时候会伤害到人,而你就是她用善良伤害的第一个人。&ot;

    薛茹清再次叹了口气,&ot;但季溪就是季溪,她虽然意识到这一点但依然保持着她的善良。她今天的这个饭局其实是想让我试探一下顾安心。&ot;

    &ot;试探顾安心?&ot;这个目的倒是让叶枫始料未及。

    薛茹清点点头,&ot;是的,试探顾安心,试探她在你身边是因为想要追求你还是因为有人想让她来监视你。&ot;

    叶枫明白了。

    季溪是在担心顾谨森。

    不过季溪的这种担心并不是没有道理,顾安心从星逃耀离开后是顾谨森跟顾老爷子求请,让她跟着他到恒兴集团各大子公司进行重组前期的调查。

    后来顾安心回到帝都后就成了顾谨森的助理。

    从亲疏来分,把顾安心的父亲从恒兴集团赶走的人是顾夜恒,现在把顾安心留到恒兴集团工作的人是顾谨森,所以顾安心肯定会对顾谨森更为亲近一些。

    从目前的局势上来分析,顾夜恒留在安城的真正目的就是想把魏清玉彻底清除,这种清除不只是说把他这个人从恒兴集团弄走,还要把他这些年利用安城分公司洗的黑钱全数给挖出来。

    他要连根拔。

    魏清玉跟顾谨森的母亲夏月荷一直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顾谨森能去帝都,魏清玉在顾老爷子面前说了不少好话。

    就算顾谨森本人跟魏清玉没有直接的关系。但从现在的形势来看,顾谨森想在恒兴集团站稳脚,他是需要魏清玉的。

    所以顾夜恒想要铲除魏清玉在安城的实力,顾谨森有可能会从中作梗。

    综合这样的关系,季溪担心顾安心是有道理的。

    &ot;最后你的结论呢?&ot;叶枫问。

    薛茹清很认真地说道,&ot;我的结论是顾安心是真的很喜欢你,你大可放心。她不会做出任何让你身处险境的事。但你也不能当着她的面暴露自己到安城分部的真正目的,因为我不能保证她对你的喜欢会不会走捷径。&ot;

    &ot;什么叫走捷径?&ot;

    &ot;就是知道你的秘密后威胁你,让你成为她的男朋友。&ot;薛茹清拢了拢自己的头发,&ot;一个人喜欢另外一个人如果成了魔,是什么事都能做出来的。&ot;

    薛茹清伸出手开始计算时间,&ot;如果季溪提供给我的信息没有错的话,顾安心喜欢你应该有四五个年头。一个女人最好的青春也就是这几年,而她却把这最好的青春用来暗恋你这个根本就不会给她回应的男人,仔细想想这个世界对她未免也太残酷了。&ot;

    &ot;你同情她?&ot;

    &ot;是的,我很同情她。&ot;薛茹清歪着头看着叶枫,劝道,&ot;如果你能从季溪哪里收回你的心,我希望你回头看看这个叫顾安心的女孩。一直在身后默默守望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就算你不能爱她也请善待她。&ot;

    说完,她打开了车门,在叶枫的注视下下了车。

    &ot;茹清!&ot;叶枫喊出了她的名字。

    薛茹清站在车外朝他笑了笑,郑重地跟他说了一声再见。

    然后转身走了。

    叶枫看着她,不知为何心突然痛了一下。

    他不知道这突如其来的痛,是因为知道了季溪的真心自己在心痛。还是因为薛茹清的这一声再见。

    他觉得他的世界仿佛要塌了一般,让人呼吸困难。

    他想下车,想要奔出车抓住一些什么。

    但是他又不知道出去后究竟能抓住一些什么。

    他显得有些茫然又有些失落。

    这种感觉他从未有过,那怕是季溪跟他说分手的时候他也不曾有过这种感觉。

    有些慌有些乱,有些不知所措。

    季溪并没有走远,她一直站在路边观察着叶枫跟薛茹清的进展,看着薛茹清从车上下来然后一个人离开。她有些不敢相信。

    叶枫怎么会让她一个人下车,就算是前女友,就算是薛茹清在饭桌上毛遂自荐说要把自己介绍给叶枫,可是叶枫应该知道薛茹清并不是那样一个人。

    他怎么就让她走了呢,这可一点都不像叶枫。

    她想过去问个究竟。

    可是刚走近,就看到叶枫无力地趴在方向盘上,十分沮丧的样子。

    这样的叶枫,季溪也是第一次看到。

    她没再往前走,而是选择了一个更为隐避的方位偷偷地打量着叶枫。

    这个时候她多么希望自己是一个学心理学的专业,这样她就可以从叶枫的举止上来观察出他此时的心理。

    要不,再走近一点看看?

    季溪猫着腰又朝前移动了两步,当她正准备趴在停车场另外一辆后盖上偷窥叶枫时,突然从她身后伸出来一只手,然后捂住了她的嘴。

    下一秒,她就被人拦腰抱了起来,还没等她明白怎么一回事,那个人就抱着往一辆车走去。

    季溪大惊失色,她想喊,可惜嘴巴被那只大手捂住,想要挣扎,对方又是从后面挡腰把她抱了起来,她除了双腿乱蹬呜呜地叫完全使不上力。

    完了,季溪脑海里第一个想法是,她要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