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原配宝典〕〔穿越六十年代农家〕〔童颜陆霆骁〕〔第一名媛:童小姐〕〔娇妻在上:总裁老公〕〔童小姐乖乖受宠〕〔妻不厌诈:娄爷,〕〔绝世小保安〕〔顶级战医〕〔邪医兵少〕〔废后她命中带煞〕〔独宠太子妃月千澜〕〔谋君心废后倾城又〕〔月千澜君墨渊第一〕〔非我倾城独宠太子〕〔踏出生天〕〔重生倾城太子妃月〕〔月千澜君墨渊〕〔莫宛溪贺七少免费〕〔玄幻我什么时候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季溪顾夜恒 第四十章:转移阵地。
    生日宴在辛秘书和季溪带动鼓掌下活跃了不少。

    接下来自然是一个接着一个的给anlisa与顾夜恒两个人的&ot;神仙&ot;般的爱情拍马屁。

    叶枫得体的笑着,偶尔插上两句,更多的是照顾季溪。

    一会儿帮她清理餐具一会儿帮她倒酱汁,甚至在季溪笨手笨脚切牛排时直接拿过她的餐盘帮她切好。

    他做这些非常自然,自然到似乎就应该由他来做。

    这让坐在他另外一边的顾安心很吃味。

    但再吃味顾安心也不能在这种场合故伎重施,让其他人注意季溪的不要脸。

    因为顾夜恒可是让她来搞定叶枫的。

    她这么一弄岂不是让顾夜恒发现她百无一用?

    其实季溪跟顾夜恒真实的关系顾安心也不清楚,她只是在玉府的时候听陈铭浩说顾夜恒对季溪只是玩玩,她就以为季溪跟其他爬顾夜恒床的女人一样。

    是个上不了台面的人。

    但是今天季溪跟顾夜恒两个人的互动看上去好像就是资助者与被资助者的关系,客套疏远。

    难道是她错了?

    可是她亲眼看到季溪去了顾夜恒的房间,那又是怎么回事。

    她看了一眼叶枫,有种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

    她突然想到季溪之前的那句话,&ot;比起你,你一个被顾先生资助过的女大学生更能帮顾先生拉拢叶枫。&ot;

    她该不会是邀功去了吧?

    而叶枫为了避嫌也选择跟季溪在一起?

    顾安心握着刀叉的手指紧了紧,心脏也因为这些想法不愉快地加快了速度。

    她觉得自己太失败了。

    不仅失败还很可笑。

    季溪现在恐怕正在心里嘲笑她。什么顾家小姐还不如她一个靠人资助才能完成学业的穷鬼。

    顾安心的自尊心受到了莫大的伤害,她决定绝地反击。

    &ot;哥,anlisa姐难道到海川来过生日,要不晚上我们一起出去嗨皮一下?&ot;

    顾夜恒没有说话,侧过身看着anlisa,似乎是在等anlisa的回应。

    &ot;去什么地方?&ot;anlisa歪着头问顾安心,漂亮的大眼睛眨呀眨,还真像一个可爱的小姑娘。

    顾安心想了一下征询道,&ot;去ktv去唱歌怎么样?&ot;

    &ot;唱歌呀!&ot;anlisa又把头歪到顾夜恒这边,&ot;我还从未听过夜恒你唱过歌。&ot;

    &ot;我不会唱歌。&ot;顾夜恒微笑着伸手轻抚了一下anlisa的头发,柔声说道,&ot;不过我可以为了你破例,谁让今天是你生日。&ot;

    &ot;哇!&ot;人群中又人发出艳羡之声。

    季溪没有理会,专心致志地吃自己的饭后甜点,她最爱的冰淇淋。

    叶枫侧过头看到了她的吃相,一脸宠溺地说她,&ot;冰淇淋这么好吃?&ot;

    季溪舀了一勺塞进嘴里,&ot;嗯,不是你说这东西能调节人的心情吗。&ot;

    &ot;心情不好?&ot;

    &ot;太累了,想早点回房间睡觉。&ot;

    &ot;恐怕不行。&ot;叶枫看了一眼anlisa跟顾夜恒,&ot;这种场合提前走不合时宜。&ot;

    &ot;我知道。既来之则安之,再说大家都在就我一个人提前走,很奇怪。&ot;

    &ot;嗯,忍一忍,很快就过去了。&ot;叶枫说着突然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嘴角,&ot;你嘴巴上沾上冰淇淋了。&ot;

    季溪拿过餐巾擦了探,这时顾夜恒的声音响起。&ot;叶经理。&ot;

    他在喊叶枫。

    叶枫侧过身看向顾夜恒,&ot;顾总?&ot;

    &ot;我们在讨论去ktv。&ot;

    &ot;好,我去安排。&ot;叶枫准备从座位上站起来。

    &ot;不用。&ot;顾夜恒直接拒绝,然后看向简秘书。

    简秘书起身,打了一通电话后回来问顾夜恒,&ot;顾总,订多大的包间?&ot;

    &ot;就在场的这些人。&ot;

    &ot;哇!&ot;这下子人群中发出的不是艳羡之声,而是激动之声。

    跟大老板一起去k歌,这几乎是可以写进史册的事情。

    季溪也象征性地哇了一声。

    顾夜恒瞟了她一眼,很快移开了目光。

    顾谨森一直没有说话,不过他一直注视着饭桌上的动态,嘴角之间不经意地勾起一抹笑意。

    饭毕,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朝ktv出发。

    到了目的地,季溪才发现简秘书订了两个豪华包间,一个是给大老板跟女朋友准备的,一个是给星耀这帮新员工准备的。

    季溪对此很满意,也觉得简秘书办事很是妥当,当然简秘书也能揣摩到顾夜恒的心思,一个公司的大老板怎么可能与民同乐。

    而且今天还是anlisa的生日,他也不便在下属面前跟自己女朋友腻歪。

    分开挺好,他秀他的恩爱。她唱她的歌,免得辣她的眼睛。

    她拉着袁国莉大摇大摆地朝新员工那个包间走去。

    没想到人刚走到包间门口,顾谨森却喊住了她,&ot;季溪小姐!&ot;

    季溪回头。

    &ot;一个包间八个人,你跟袁国莉小姐过来这边。&ot;他向她招手。

    &ot;不要紧,我们这边挤一下。&ot;季溪谢谢了他的好意,再次准备进去。

    &ot;小溪。&ot;这次是简秘书,&ot;过来吧。&ot;

    季溪看了一眼简秘书一眼,他移开了目光。

    季溪懂了,分两个包间的真正用意并不是顾夜恒不愿意与民同乐,而是他想在小圈子里告诉她一件事情。

    &ot;好。&ot;她松开了推包间门的手,带着袁国莉去了隔壁。

    包间里,顾夜恒跟anlisa坐在正中间,叶枫在旁边做陪,顾安心则开心地跟他们讲着话,气氛十分融洽。

    季溪朝前走了两步就不再走了,她回头想让简秘书在前面走。

    没想到她身后站的是顾谨森。

    顾谨森笑着对她说道,&ot;不用怕,大家都是熟人。&ot;

    确实,都是熟人。

    季溪扯着嘴角笑了笑。

    &ot;过去坐吧。&ot;顾谨森说着伸手微扶着季溪,把她往欢唱区的沙发处引。

    座位上,叶枫见四个人进来连忙站起来,他先是示意顾谨森挨着anlisa小姐坐,然后想把季溪安排到他的身边。

    没想到顾谨森走到anlisa旁边后手一带就把季溪推到顾夜恒旁边的位置上。

    他还示意季溪,&ot;不要拘谨。&ot;

    不要拘谨?

    让她坐在大老板旁边还跟她说不要拘谨,这个长着漂亮桃花眼的顾家二少爷还真是&ot;善解人意&ot;。

    季溪审视了一下现在的状况,当她的目光落到顾夜恒脱下的那件外套时,她决定遵从顾谨森的安排,坐到了顾夜恒旁边。

    昏暗的灯光下,anlisa睨了她一眼,那眼神似乎在说你还真敢坐?

    季溪没有理会,目光平视一脸坦然。

    顾夜恒敢让她进来,她凭什么不敢坐?

    反倒是袁国莉有些架不住这种场面,她紧紧的抱着季溪的胳膊。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季溪拍了拍她的手背,让她沉住气。

    简秘书落坐后,服务人员也推门进来,坚果、点心、果盘红的啤的各种酒水全数往桌子上放。

    而且这群服务人员也不用吩咐啪啪啪就把所有啤酒盖打开,码到了桌上。

    红酒也给开了,放进冰桶里醒,高脚杯玻璃杯一字摆开。那架势感觉接下来要进行的是拼酒大赛。

    季溪看了一眼那些酒,连忙往袁国莉这边坐了坐。

    她可不是来喝酒的。

    但不喝酒她也不能这样傻坐着,等服务人员走后她环顾了一下四周,顾安心瞅准机会正在跟叶枫聊天。

    顾谨森翘着腿跟anlisa在讲话,顾夜恒窝在沙发里玩手机,看样子像是在处理什么事。

    既然这样那她就来服务人民吧。

    她站起来拿过一瓶啤酒询问anlisa,&ot;anlisa小姐,您是喝红酒还是啤酒?&ot;

    anlisa停止讲话,看着她没有回答而侧过身朝顾夜恒撒娇,&ot;夜恒,我想喝奶茶。&ot;

    &ot;这种地方那有奶茶。&ot;顾夜恒收起了手机,淡然地看了anlisa一眼,语气里有让她不要无理取闹的味道。

    anlisa不开心,嘟起嘴,扯着他的领带再次撒娇,&ot;我想喝嘛!&ot;

    &ot;我去买。&ot;季溪自告奋勇,&ot;anlisa小姐,您想喝什么口味?&ot;

    她问得很真诚。

    anlisa坐直了身体,嘴角上扬再次看向季溪,然后不紧不慢地吐出两个字,&ot;绿茶。&ot;

    &ot;好。&ot;季溪回答的更干脆。转身去拿包。

    &ot;不用你买。&ot;顾夜恒的声音传来,他伸手拿开anlisa抓住他领带的手,目光盯着anlisa不紧不慢地说道,&ot;我去跟你买。&ot;

    说着,他准备站起来。

    anlisa连忙拉住他,&ot;算了,我不喝了。&ot;

    &ot;真的不喝了?&ot;

    &ot;不喝了。这附近不一定有。&ot;anlisa挤出一丝笑。

    顾夜恒笑了,伸手拍了拍anlisa的小脸,&ot;这才乖。&ot;

    说完,他拿过一个玻璃杯往桌上一放,示意季溪,&ot;倒酒。&ot;

    季溪站着没动,她其实是在分析一件事:顾夜恒刚才为什么要亲自去给anlisa买奶茶。

    是为了防止她去买的时候趁机在奶茶里投毒吗?

    还是说想在她面前跟anlisa秀一下恩爱?

    如果是后者,他有这个必要吗,她可是明明白白地告诉过他,她对他没任何想法。

    依顾夜恒的智商,他应该听得懂她说得话吧。

    如果都不是,那他真正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正思量着,顾夜恒淡漠的声音又响起,&ot;你愣着干什么,我让你倒酒!&ot;

    季溪这才回过神来,准备倒酒的时候,叶枫过来接过了她的酒瓶。

    &ot;我来吧,你们女孩子去唱歌。&ot;

    他把季溪推到点歌机旁边,还不忘吩咐一句,&ot;今天是anlisa小姐的生日,唱首欢快的情歌。&ot;

    &ot;好!&ot;

    季溪吁出一口气,心想叶枫学长还真不愧是叶枫学长,总是能在关键的时候帮她化解尴尬。

    有他在,真好!

    季溪心里暖暖的,选歌的时候神情也愉悦了很多。

    她把袁国莉招到身边让她跟她一起选,最后两个人还真的选的了一道快乐的情歌。

    音乐声响起,季溪拿过话筒开始说祝贺词,&ot;今天是anlisa小姐的生日,我跟好朋友袁国莉小姐在这里祝anlisa小姐生日快乐,年年有今朝岁岁有今日,也希望anlisa小姐跟顾先生两个人的爱情能长长久久,一世一生一双人。&ot;

    季溪说完把话筒递给了袁国莉,让她也说两句。

    袁国莉猝不及防毫无准备,她结结巴巴地来了一句早生贵子。

    顾夜恒端着酒杯歪了一下头,脸上的表情淡淡的。看不出高兴也看不出不高兴。

    只是嘴角扬起的弧度有些冷。

    袁国莉意识到自己可能唐突了,连忙改口道,&ot;顾先生、anlisa小姐,我们的意思是希望你们两个人能永远在一起。&ot;

    &ot;比心!&ot;她傻乎乎地比了一个心。

    季溪连忙也比了一个心。

    顾夜恒不为所动,anlisa倒是笑着说了一声谢谢。

    音乐响起,两个人开始唱歌。

    季溪跟袁国莉之所以能成为好朋友,缘由是因为两个人都喜欢音乐。季溪上完课喜欢一个人在角落里听歌。

    袁国莉也是。

    于是两个人就开始攀谈起来渐渐地就成了好朋友。

    袁国莉很会唱歌,还参加过校园里举办的歌手大赛,但季溪却从来都没有开口唱过歌。

    今天是她的第一次。

    没想到她一开嗓,那清亮的嗓音就把袁国莉给震住了。

    袁国莉没有想到季溪的声音这么好听,而且音域这么有感染力,她没有再跟着唱,而是调整了一下跟她和声。

    一首暖心的情歌在季溪的演绎下更多了一份欲说还羞。

    一曲终了,叶枫率先鼓起掌来,满眼是爱慕与欣赏。

    顾夜恒依然是面无表情。

    季溪放下话筒坐回到位置上,顾夜恒倒是来了一句,&ot;你什么时候学得歌?&ot;

    &ot;无聊的时候。&ot;季溪回了一句。

    顾夜恒嘴角扯了扯又来了一句,&ot;看来你无聊的时间挺多。&ot;

    季溪,&ot;……&ot;

    这时,anlisa凑到顾夜恒跟前。撒着娇问道,&ot;你不是说要为我唱首歌的吗?&ot;

    &ot;你想听什么歌?&ot;

    &ot;当然是情歌了。&ot;

    &ot;我会的不多。&ot;

    &ot;有一首歌你肯定会,&ot;anlisa把下巴搁在顾夜恒的肩头,&ot;以前你开车的时候经常放的一首歌。&ot;

    &ot;有吗,我不记得了。&ot;

    &ot;你怎么会不记得,就是《时光恋人》呀。&ot;

    《时光恋人》季溪倒是有点印象,好像是一部爱情片的主题曲。

    那部电影是一个悲剧。讲的是一个混黑的男人默默地喜欢一个女生,因为他不想让那个女生走进他的生活遇到危险,于是他埋藏了自己的爱,一直守护着那个女生,直到岁月老去。

    顾夜恒居然听这种爱而不得的歌,完全不像他,他这么强势。怎么可能爱而不得。

    他的世界应该没有什么东西得不到,真得不到的他也会毁掉。

    &ot;要我去帮您点吗,顾先生?&ot;季溪笑着问。

    &ot;好。&ot;顾夜恒居然答应了。

    季溪过去帮他点了歌。

    这次她没有再坐回到顾夜恒身边,而是去了叶枫旁边,假装期待地盯着屏幕。

    顾夜恒一开嗓她就鼓起掌来,十足的马屁精模样。

    顾夜恒对她假惺惺的做派只是扫了一眼,继续唱歌。

    但顾安心却有些坐立不安。她开始怀疑季溪真如她所说的那样是在通过追求叶枫来讨好顾夜恒。

    她的脸色更难看了。

    &ot;怎么啦?&ot;顾谨森见顾安心神色凝重似有愤愤之色,凑过去小声地问。

    &ot;没什么。&ot;顾安心搪塞了一句,目光还是扫了一眼叶枫跟季溪。

    顾谨森的桃花眼眯成了一条缝,他也看向叶枫跟季溪,&ot;你喜欢那个叫叶枫的男人?&ot;

    &ot;嗯。&ot;

    顾谨森笑了笑,&ot;他好像喜欢季溪小姐。&ot;

    顾安心更沮丧了,这是她不愿意承认的事实。

    &ot;季溪小姐喜欢他吗?&ot;顾谨森问顾安心。

    顾安心皱起了眉头。她凑到顾谨森耳边嘀嘀咕咕的把季溪跟她说的话简要地告诉了他。

    顾谨森又是一笑,&ot;你相信了?&ot;

    &ot;我不知道。&ot;顾安心本来就是一个没主意的人。

    顾谨森喝了一口酒,目光在持麦唱歌的顾夜恒和专心捧场的季溪身上扫了扫,然后掏出手机给顾安心发了一条信息。

    顾安心看完短信有些不解,想问时,顾谨森已经站了起来,他去邀季溪一起为顾夜恒伴舞。

    &ot;跳舞?我不会呀!&ot;季溪一脸懵。

    &ot;随便跳。给我哥助个兴。&ot;顾谨森拉她。

    季溪只好站起来,手忙脚乱地跟顾谨森的步伐乱走,模样儿有些滑稽。

    还没跳两步,音乐却嘎然而止。

    季溪跟顾谨森乱舞的身姿僵在半场。

    怎么不唱了?季溪更懵。

    这时顾夜恒从简秘书手上接过了手机,好像是有电话进来了。

    他没有给任何打招呼径直出了包间。

    包间瞬间安静了下来,最为安静的是anlisa,因为她现在有些尴尬。

    正常情况下,男朋友出去,那怕是接个电话都应该跟她这个正牌女朋友打声招呼,更何况今天还是她生日,顾夜恒这样,让她很没有面子。

    刚才她让季溪给她买奶茶时他也让她没

    季溪也有这种感觉,她回过身看了一眼包间出口然后又有些不知所措地看了一眼叶枫。

    叶枫让她坐过来。

    季溪坐了过去,她观察了一下包间里的形势,目光落到了顾夜恒放在沙发上的外套。

    她灵机一动有了一个想法,于是她凑到叶枫跟前小声地说道,&ot;我中午找顾先生的时候把发夹掉到他的房间,后来简秘书说那发夹在顾先生的衣服口袋里,现在anlisa有些生气,要是她发现了那个发夹肯定会更生气,到时候又要节外生枝。&ot;

    叶枫扫了外套一眼,&ot;你让我帮你拿?&ot;

    季溪点点头,因为她去碰顾夜恒的外套太可疑。

    叶枫答应了,起身过去拿起顾夜恒的外套,然后也出了包间的大门。

    因为叶枫的这一举动,本来有些尴尬的anlisa突然觉得顾夜恒可能是真的在处理事情,她开始对自己的不该有的尴尬感到羞愧,顾夜恒管理那么庞大的一家集团公司,每天有多少事等着他去处理,接个电话不打招呼又有什么。

    于是她马上露出担忧之色,转过身去问顾谨森,&ot;是不是公司有什么事?&ot;

    &ot;不清楚,应该是有事。&ot;他说的时候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手机。

    几分钟后,顾夜恒进来了,简秘书跟叶枫也一起进来。

    他坐到位置上跟anlisa道了歉,&ot;不好意思,刚才有个电话。&ot;

    &ot;没关系,是公司有什么事吗?&ot;anlisa一脸担心。

    &ot;没什么事。&ot;顾夜恒揽了揽anlisa的腰,&ot;你去点歌吧。&ot;

    这时,叶枫把他的外套放到了他身边,顾夜恒看了一眼外套又看了一眼跟袁国莉说话的季溪。

    他的嘴角扬起一个冷峻的弧度,然后伸手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根叼在了嘴里。

    点烟时,他的目光依然盯着季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