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战主宰〕〔闪婚少校娇妻〕〔全面兑换〕〔司少甜妻宠定了免〕〔奏静温乔舜辰〕〔薛凌〕〔林子铭〕〔楚菲〕〔巅峰废婧林子铭楚〕〔巅峰废婿林子铭楚〕〔最强废婿林子铭楚〕〔巅峰赘婿林子铭〕〔武侠世界里的空间〕〔药手回春〕〔婚久情深〕〔随身空间之七零末〕〔豪门危情:腹黑爹〕〔重生之领主时代〕〔婚久情深〕〔本宫巡房:将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季溪顾夜恒 第四十一章:不想见到的人总是相逢。
    接下来的场子因为没人撑很快就冷了,十点的时候anlisa说困了想要回去。

    没人说继续。

    其他人季溪不知道,反正她觉得这屋子里的八个人来自两个阵营,而且彼此之间都不想融入,再继续下去毫无意义。

    还不如早点回去洗洗睡了。

    &ot;那我带季溪跟袁国莉回酒店,顾总您早点休息。&ot;叶枫跟顾夜恒道别。

    一行人在停车场分开。

    回去的时候,袁国莉在车里跟季溪嘀咕,&ot;你说这有钱人还真是不怕浪费钱,你看anlisa小姐一来就到六楼开了房间,晚上又不会去住,这房钱不就浪费了。&ot;

    &ot;什么意思?&ot;

    &ot;什么意思?&ot;袁国莉轻轻撞了一下季溪,&ot;这意思你都听不出来,今天晚上anlisa肯定住在顾总的房间。&ot;

    说完她还嘿嘿嘿的笑。

    季溪,&ot;……&ot;袁国莉还真喜欢操这种没必要的心。

    顾夜恒有的是钱。他还在乎这点小钱,只要anlisa愿意,他可以为她开十间房,一小时睡一间,只要他喜欢。

    所以……

    &ot;你还是想想自己吧,一条单身狗还管别人晚上怎么住,浪不浪费钱。&ot;季溪一边揶揄着一边把叶枫给她的发夹别到头上。

    袁国莉也看到了发夹,&ot;咦,找到了?&ot;

    &ot;嗯。&ot;

    &ot;在什么地方找到的?&ot;

    &ot;掉车上了。&ot;

    &ot;掉到那个车上了?&ot;袁国莉坐起了身探出头看了看开车的叶枫,&ot;学长,掉你车上了吗?&ot;

    季溪看着叶枫,不知道他会怎么回答袁国莉的热心。

    叶枫没有回答而是反问袁国莉。

    &ot;袁国莉你等一下回去直接休息吗?&ot;

    &ot;哦,回去都十点半了该休息了。&ot;

    &ot;季溪呢,你还有没有兴趣到酒店附近跑跑步?&ot;

    这突转的话题怎么像是在约她?

    &ot;有点晚了吧!&ot;季溪想婉拒,而且她也不是一个特别爱运动的主。

    &ot;晚上十点多出去跑步正好,很多人都喜欢夜跑,因为路上的行人少了跑起来更随性。&ot;叶枫看了一眼季溪,&ot;我也想缓解一下压力。&ot;

    这似乎无法让人拒绝。

    而且叶枫曾经也说过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喜欢出来跑跑步。

    刚才她让他去偷拿顾夜恒西服外套里的发夹,于情于理她都应该陪他舒缓一下心情。

    &ot;好吧。&ot;季溪答应了。

    她晚上吃得也不少,也该运动运动。

    车到了酒店后,叶枫让季溪先回房换身舒服的衣服。然后两个人到酒店后面的沙椰林集合。

    &ot;那条小道是木板铺成的跑起来很舒服,我也要换套适合运动的衣服。&ot;

    &ot;好。&ot;

    季溪回到房间,想想自己也没什么可以换的衣服,她把包放下后准备带个手机在身上就行了。

    拿出手机一看,仅剩百分之一的电量,她想反正跑步时也用不到手机,放在房间充电好了。

    她插上充电器。跟正在洗澡的袁国莉交待了两句,先行出了门。

    九月的海川入夜还是有些冷,季溪在约定的地方等了一会,叶枫没等到却等到拿着行李箱的简秘书。

    看来简秘书是在帮anlisa在拿行李。

    袁国莉说的很对,anlisa的那间房算是白开了,晚上她跟顾夜恒住在一起。

    季溪看到简秘书过来迟疑着要不要找个地方躲起来?

    思绪转换间,简秘书已经走到她面前。

    &ot;简秘书。&ot;季溪只好跟他打招呼。

    简秘书点点头,&ot;这么晚了还不休息?&ot;

    &ot;出来跑跑步。&ot;

    &ot;一个人?&ot;

    &ot;昂,还有叶枫经理。&ot;

    &ot;小溪,&ot;简秘书伸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口,&ot;你不要跟叶枫经理走的太近。&ot;

    &ot;为什么?&ot;

    &ot;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叶枫经理想要追求你,可是你现在跟顾总……&ot;

    &ot;我跟顾夜恒已经结束了。&ot;

    &ot;但顾总必不这么以为。&ot;

    &ot;他是不是这样以为跟我没有关系,那是他的问题。&ot;

    &ot;小溪,不要任性,你这样会影响到叶枫的仕途,我不想看到你做错事。&ot;

    &ot;做错事?&ot;季溪皱起了眉头,&ot;简秘书你该不会认为我在利用叶枫经理拒绝顾夜恒?&ot;

    &ot;在我看来是这样的,你当初走的也是那么绝决。&ot;

    &ot;我才没有,我跟叶枫是正常的交往。&ot;

    &ot;但在顾总眼里不是这样,你以前那么听话,为什么这次这么叛逆。&ot;

    &ot;我以前听话是因为我喜欢顾夜恒。我现在不喜欢了,人一旦没了感情就不会照顾对方的情绪,这是很浅显的道理。&ot;

    &ot;小溪,顾总他还没有同意你离开。&ot;

    &ot;简秘书,我跟顾夜恒在一起的时候没签契约,而且我们的关系也没有公开,不管是从法律上还是从道义我都不需要征求他的同意。&ot;

    &ot;我知道,我也同意你的观点,但是这些话在顾总面前行不通,他现在要你待在原地跟以前一样不要打任何的主意,那怕是离开他。&ot;

    &ot;凭什么?&ot;

    &ot;凭他是顾夜恒。&ot;

    &ot;我还摆脱不了是不是?&ot;

    &ot;目前来看,是。&ot;

    季溪突然觉得自己有头疼,她捂着脑袋转了一圈,然后问简秘书,&ot;是他让你来跟我说这些的?&ot;

    简秘书点点头。

    季溪哑然失笑,压低声音问简秘书,&ot;他是不是有病?他不是喜欢anlisa吗,跟我睡的时候还让我擦跟她一样的香水,现在anlisa回来了又跟他在一起了,他为什么要紧逮着我不放?&ot;

    &ot;有些事不是你看到的那样。&ot;

    &ot;我看到的都不能成真那他还有什么是真的?&ot;

    &ot;小溪,顾总是做大事的人,很多事情他无法跟你解释,你就乖乖地听他的话,好不好?&ot;

    &ot;不好。&ot;

    &ot;小溪……&ot;

    &ot;anlisa小姐来了。&ot;季溪提醒简秘书。

    简秘书回头就看到anlisa披着顾夜恒外套朝这边走来。

    距离隔近时,季溪闻到了她身上那熟悉的香水味。

    季溪的嘴角弯了弯,看向简秘书,眼神中带着嘲弄,事实如此为何要自欺欺人。

    顾夜恒让她待在原地并不是想要挽留她,他只是不喜欢别人脱离他的掌控,说白了,他就是控制欲强,霸道、蛮横。

    所以她为什么要听他?

    anlisa走到简秘书跟季溪面前,她没有正眼瞧季溪,仿佛瞧上一眼有失她高贵的身份似的。

    她问简秘书,&ot;简秘书跟这位小姐好像很熟?&ot;

    &ot;是。&ot;简秘书也不客套直接承认。&ot;顾总当年资助季小姐的时候是我办理的资助手续,这几年一直是我在跟季小姐联系。&ot;

    这些话一句都不假。

    事实确实如此。

    anlisa哦了一声,&ot;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是夜恒跟这位季溪小姐很熟。&ot;

    简秘书笑了笑,提着行李朝前走了两步,&ot;anlisa小姐,快点过去吧。&ot;

    说完。他先走了。

    anlisa却没有走的意思,她开始上下打量季溪。

    &ot;你长得挺漂亮!&ot;这句并不像是恭维。

    季溪也知道,往往一个漂亮的女人夸另外一个女人漂亮,那多半是在挑衅。

    季溪并不杵她,她笑着回应道,&ot;anlisa小姐也很漂亮。&ot;

    &ot;那是当然,&ot;anlisa高傲地仰起了脖颈露出顾夜恒今天送给她的那条钻石项链,&ot;我对我的容貌很自信!&ot;

    季溪笑笑,让开一点道示意anlisa可以走了。

    anlisa依然没有走的意思,她问季溪,&ot;这么晚了你在这条路上做什么?&ot;

    &ot;我在等人。&ot;

    &ot;在等夜恒?&ot;

    &ot;夜……恒?哦,你说顾先生,我跟顾先生不熟。&ot;

    &ot;但我听说下午的时候你去过他房间。&ot;anlisa朝季溪走近一步,脸上的笑意渐渐消退,一副正配夫人要打脸小三的架势,&ot;季溪小姐,你只是夜恒资助过的学生,请不要动不该动的念头,也不要越不可能越的界。&ot;

    季溪,&ot;……&ot;不走原来是要跟她撕逼。

    好呀,撕就撕。她正好窝着火没地方撒气。

    她也朝anlisa走近一步,&ot;这话我倒是想对anlisa小姐说,你只是顾先生的女朋友,说话也别越界。你什么都不清楚就来警告我不要动不该有的念头,你知道我动什么念头了?&ot;

    &ot;还有,顾先生这个人也许anlisa小姐你爱得死去活来,但我对他没什么感觉。如果你在意有人去了他房间,你可以管教一下顾先生,让他没事不要让人去他的房间找他。至于我,anlisa你好像没什么资格对我做这种要求,我跟你更不熟。&ot;

    &ot;你这是在教训我?&ot;

    &ot;不,我是在提醒你,anlisa小姐,你是顾先生的正牌女友,正牌女友该做的事情就是管好自己的男人。&ot;

    &ot;你的意思是夜恒在缠着你?&ot;

    &ot;我的意思是anlisa小姐你该上心的人是顾先生不是我。&ot;

    &ot;我们之间的事还轮不到你来指导。&ot;

    季溪笑了笑,&ot;anlisa小姐你想太多,我才没兴趣指导你跟顾先生的事,我只是讨厌别人对我指手画脚。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anlisa小姐你过来海川不是因为今天是你的生日,你来更多的是想在我面前宣布你的主权,因为你听到有人说我去了顾先生的房间,这个通风报信的人是顾安心。&ot;

    anlisa一怔,她没想到季溪直接就掀了底牌。

    季溪看anlisa的表情就知道自己说对了,她继续说道,&ot;anlisa小姐,您真的好单纯,几天前顾安心跟你说我对叶枫经理有兴趣,你二话不说就出面为她撑腰,今天她又说我跟顾先生不清不楚,你马上就奔过来宣誓主权,你不觉得你现在是在被顾安心牵着鼻子在走吗?&ot;

    anlisa一时语塞。

    季溪进一步扎心,&ot;anlisa小姐,我觉得您其实对自己一点信心都没有,有信心的女人是不会在乎谁进了自己男人的房间,因为她知道不管谁进去,她的男人都会为了她守得住阵脚。&ot;

    anlisa的脸色瞬间就变得煞白。

    季溪只是图一时痛快,她没有想到她说的这些话会击中anlisa的弱肋,看到anlisa煞白的脸,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顾夜恒爱anlisa可能真的是一种假相。

    如果是假相,顾夜恒为什么又如此高调地跟anlisa秀那些恩爱。

    他骨子里可不是一个柔情似水的男人。

    这时简秘书的那句话再次回到她的耳边。

    &ot;有些事不是你看到的那样。&ot;

    季溪在晃神之间,突然口鼻被人用毛巾捂住。等到她意识到可能遇到坏人时,一股刺鼻的气味充斥了她的大脑,下一秒她就失去了意识。

    ……

    叶枫换好衣服后拿着手机就出了房间,下楼的时候他在电梯里碰到了行色匆匆的辛秘书。

    &ot;你们也回来了?&ot;他问辛秘书。

    辛秘书一脸苦相,&ot;ktv那边出了点事。&ot;

    &ot;什么事?&ot;

    &ot;赵荷娜去洗手间的时候一个喝醉酒的家伙想调戏她,她操起卫生间的洗手液把人脑袋给砸了。&ot;

    &ot;她人没事吧?&ot;

    &ot;她没事,但到局子里去了。我回来想帮她拿点东西,今天晚上可能要在里面待一晚上。&ot;

    &ot;其他人呢?&ot;

    &ot;我让他们都回房间了,大老板在这里,这事我不想声张。&ot;

    叶枫赞同辛秘书的想法,他抬腕看了看时间。

    &ot;我跟你去一趟,这事对方错在先,我去把赵荷娜弄出来。&ot;

    &ot;海川这边您也有关系?&ot;

    &ot;我有个女同学是海川的,她父亲好像是政府部门工作。&ot;叶枫说着掏出手机给季溪打了个电话,想告诉她,他这边有个突发情况。

    但她的手机没有接。

    他又打了两个,袁国莉接了起来。

    &ot;学长,季溪已经先下去了。&ot;

    &ot;她手机怎么没带?&ot;

    &ot;她手机在充电。&ot;

    &ot;这样,袁国莉,我现在有点急事要出去。你能不能帮我去跟季溪说一声,我明天再约她。&ot;

    &ot;好,没问题。&ot;袁国莉挂了电话,顶着一头沐浴露又回到浴室。

    ……

    简秘书把anlisa的行李箱放到了顾夜恒的房间。

    &ot;anlisa等一下就过来。&ot;

    &ot;嗯。&ot;顾夜恒在电脑前处理着事务。

    简秘书犹豫了一下还是告诉了他,&ot;我送行李箱过来的路上碰到季溪了。&ot;

    顾夜恒的双眸动了一下,&ot;这么晚她还在外面游荡?&ot;

    &ot;她说是约了叶枫经理一起夜跑。&ot;

    &ot;啪&ot;顾夜恒合了笔记本电脑,双肘支在桌面上十指交叉。这是他不悦时的惯有肢体语言。

    简秘书看了他一眼继续汇报,&ot;我劝了她。&ot;

    &ot;她怎么说?&ot;

    &ot;她说您心心念念着anlisa小姐,还让她擦跟anlisa小姐一样的香水,现在anlisa小姐回来了,您就不要紧逮着她不放。&ot;

    &ot;她在生气?&ot;

    &ot;我觉得季溪说这些不是生气是在陈述事实,她已经看穿了明白了,所以放下了。&ot;

    &ot;一句她放下了就能抵消她对我的欺骗?&ot;顾夜恒伸出手取下眼镜。他平时不戴眼镜,只是在夜晚办公的时候才会戴。

    他的视力在晚上不太好。

    他把眼镜折叠好平稳地放在桌面上,再次十指交叉。

    &ot;我跟她说我不喜欢她在背后搞小动作,我让她老老实实地待在原地哪里都不许去,她回答我说好。&ot;顾夜恒说的很慢很用力,&ot;我一直以为她老实的待的,到最后她却跟我搞这种小动作?&ot;

    顾夜恒站了起来。他走到窗边望着夜色继续说道,&ot;我为什么让她擦香水,那是因为我想记住背叛的味道,最后她却先背叛了我,多讽刺!&ot;

    简秘书看着他的背影轻叹了一口气。

    顾夜恒冷冰的声音再次传来,&ot;我无法原谅,她必须跟我一起下地狱。&ot;

    ……

    简秘书从顾夜恒房间出来原路往回走的时候还在奇怪。这anlisa怎么这么长时间都没有过来,她会不会在为难季溪。

    想到此,他连忙加快了脚步,走到路口时他却只看到顾夜恒的外套。

    那件披在anlisa身上的外套。

    anlisa人呢?

    简秘书觉得有些奇怪,他给顾夜恒打了一个电话。

    &ot;顾总,anlisa到您房间了吗?&ot;

    &ot;没有,怎么了?&ot;

    &ot;我送行李过来的时候。anlisa在椰林这里跟季溪在讲话,可是现在这个地方只有您给anlisa披着外套,人不见了。&ot;

    &ot;给她打个电话。&ot;

    &ot;她手机在行李箱里。&ot;

    &ot;她这么大的人还会不见。&ot;顾夜恒挂了电话。

    简秘书看着外套,依然忧心忡忡。

    他朝四下望了望,不远处袁国莉正朝这边走来。

    &ot;简秘书!&ot;大老远袁国莉一看到简秘书就奔了过来。

    大老板身边的私人秘书那可不是一般人,袁国莉不敢怠慢。

    简秘书不知道袁国莉的名字,但他知道这是季溪最好的朋友。

    &ot;你怎么还没休息?&ot;

    &ot;我出来找季溪的,她跟叶枫学长约好出来跑步又没带手机,现在叶枫学长来不了,我来通知她。&ot;

    &ot;季溪?&ot;简秘书四下看看,现在已经十一点多了,椰林里根本没有人。

    她也不见了?简秘书眉头皱了起来。

    怎么两个人都不见了,是一起去喝咖啡了吗?

    季溪跟anlisa,应该没有可能。

    难道约去打架了?

    也不应该,anlisa自视清高又标傍是名门之后,就算对季溪与顾总的关系有所怀疑也不会动手打人,而季溪自然也不会。

    不是约去喝咖啡又不是约去打架,这两个大活人怎么突然不见了?

    简秘书决定查一下此事,他让袁国莉先回房间,如果季溪回去了让她给他打个电话。

    &ot;不管季溪了?&ot;袁国莉有些懵。

    &ot;我到附近找找看,她可能一个去跑步了,你先回去休息。&ot;

    袁国莉只好回去。

    简秘书去了酒店保安室,谎称自己的一个公包掉到了椰林附近,希望能查一下监控。

    顾客的东西掉了,保安人员不敢怠慢。

    &ot;椰林木道只是入口的地方有一个监控。&ot;保安人员先行解释,&ot;您的公包要是被人塞进行李箱里带走可能查不到。&ot;

    &ot;没关系,公包里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我只是想碰碰运气。&ot;简秘书算了一下时间,&ot;麻烦你从晚上十点四十开始查就行了。&ot;

    晚上十点四十一分三十二秒,anlisa走进画面上了椰林的台阶。

    晚上十点五十分的时候,监控画面像是受到了某些干扰,画面变得不稳起来,最后出现了雪花。

    只持续了三十几秒又恢复正常。

    十一点零五分的时候,袁国莉从酒店大楼方向走进了画面。

    十一点零九分,简秘书看到他自己跟袁国莉从椰林方向走进了画面。

    &ot;除了你跟那位小姐从椰林出来,这期间只有一位小姐经过椰林,您需要我们帮您去询问一下吗?&ot;保安人员问。

    &ot;不用了,那位进去椰林的小姐我认识,谢谢你,我自己去问。&ot;

    简秘书出了保安室,想了想还是去了顾夜恒的房间。

    &ot;顾总,anlisa跟季溪不见了。&o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