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回到秦朝当皇子〕〔七界战仙〕〔混在娱乐圈的日子〕〔诸天私人梦游〕〔从道果开始〕〔万千世界许愿系统〕〔重生日不落当海盗〕〔天禄星今天又在水〕〔穿越六十年代农家〕〔木叶之宇智波的逆〕〔宿主她又在崩剧情〕〔卧龙赘婿纪少龙58〕〔卧龙赘婿全文免费〕〔重生后王妃飘了〕〔重生成校草大佬的〕〔主角叫夏天周婉秋〕〔卧龙赘婿正版全文〕〔最强战神奶爸夏天〕〔一号狂婿夏天〕〔六年浴血王者归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季溪顾夜恒 第四十三章:看望。
    &ot;你还是回安城吧。&ot;顾夜恒坐在沙发上平静地对anlisa说出这句话。

    anlisa抬起头望向他,&ot;为什么要我回安城,是担心有人再来绑架我吗?&ot;

    &ot;不,我希望你回去后永远都不要再来。&ot;

    &ot;因为那个季溪?&ot;

    &ot;是。&ot;顾夜恒翘起了腿看向anlisa,&ot;我问你,魏清海为什么要用季溪来跟我交易?&ot;

    &ot;不是你选择的吗?&ot;anlisa有些激动,&ot;我还想问你,为什么我跟季溪之间你要选择季溪,如果不是简秘书赶到我可能被那帮人活埋。&ot;

    &ot;他们跟你说我选择了季溪?&ot;

    &ot;你没选择吗?&ot;

    顾夜恒没有回答而继续问,&ot;也当着季溪的面?&ot;

    &ot;你没选择吗?&ot;anlisa又问了一遍。

    &ot;我是选择了季溪。&ot;从一开始他就选择了季溪,但绝对不是选择让她去面对危险。这些话顾夜恒没有说出来,他觉得毫无意义。

    这次的绑架事件,幕后的那个人不仅让魏家失去了所有,也让他在乎的人彻底的痛恨了他。

    一箭双雕,堪称完美。

    所以,他输了。

    &ot;你回安城吧。&ot;顾夜恒站起来又说了一遍,他拿出一支烟歪着头点燃,随后把打火机扔在桌面上,有些不耐烦。

    似乎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

    anlisa奔到他面前,歇斯底里地质问,&ot;为什么要我回安城,我现在是你的女朋友。&ot;

    &ot;那我通知你现在不是了。可以走了吗?&ot;

    &ot;我不走,你不给我一个理由我不走。&ot;

    &ot;温婉亭,别无理取闹。&ot;

    &ot;你要跟我分手我还不能闹?&ot;

    &ot;你有什么资格闹?&ot;

    anlisa一下子怔住了。

    她有什么资格闹,现在在他眼里她连闹的资格都没有了吗?

    &ot;顾夜恒,你爱过我吗?&ot;

    &ot;我们之间什么时候谈过爱?&ot;顾夜恒在冷笑,&ot;你接近我只是为了你们温家,以前是现在也是,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点小心思。&ot;

    anlisa猛烈地摇头,&ot;不对,我是爱你的,我一直都是爱你的。&ot;

    顾夜恒勾唇一笑,&ot;别欺欺人了,你喜欢的人是顾谨森。&ot;

    anlisa的脸瞬间变得惨白,她连忙否认,&ot;不,我没有,我不喜欢他。&ot;

    &ot;别紧张,我不是吃醋我只是在陈述事实,再说你喜欢谁不喜欢谁我没有兴趣知道。我以前对你是挺着迷的,现在……&ot;他做了一个厌恶的表情。

    anlisa的泪瞬间掉了下来,她质问道,&ot;你既然不喜欢我,为什么又要重新跟我在一起?&ot;

    &ot;想知道答案?&ot;

    anlisa看着他。

    &ot;因为我想试探一下魏家有没有胆子动我身边的人。&ot;

    anlisa恍然大悟,&ot;你早就料到魏清海会来绑架?&ot;

    &ot;是。&ot;

    &ot;你无耻!&ot;anlisa冲过去想跟他拼命。

    却被他一把掀开。

    &ot;我无耻?&ot;他朝她走近一步,冷冷地说道,&ot;四年前恒兴遭受重创,我父亲为此自杀,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做了什么?你走了,出国了,现在恒兴活过来了,你回来跟我说爱我,谁更无耻?&ot;

    &ot;我……我……&ot;

    顾夜恒目光如寒霜般冰冷,&ot;我不会原谅背叛我的人。同样我也不会再次喜欢上一个曾经离开我的人,温婉亭,你出局了。&ot;

    &ot;原来一直以来你都在恨我。&ot;

    &ot;别往你脸上贴金,恨也是一种感情,我对你没有任何感情,你的存在最大的作用是提醒我不要轻易去爱上一个人。&ot;

    anlisa,&ot;……&ot;

    顾夜恒垂下双眸,第一次露出悲伤的神情,&ot;你知道吗,这些年来我让身边的女人喷你喜欢的那款香水,我就是想要提醒自己。爱情是这世上最毒的药,谁先动心谁先死。&ot;

    &ot;所以,你真的可以走了。&ot;他挥了挥手,像是在驱赶一只苍蝇。

    anlisa哭得痛不欲生,&ot;顾夜恒,我要诅咒你。&ot;

    &ot;诅咒我下地狱,&ot;顾夜恒笑了,&ot;我已经在地狱。&ot;

    ……

    叶枫的刀伤虽不严重但还是缝了七针,从海川回到帝都后,医生嘱咐他要定期到医院换药。

    &ot;要不然会有感染的风险。&ot;

    季溪到医院去看叶枫时,他刚换好药正在打消炎针。

    &ot;你怎么来了?&ot;叶枫见季溪走进病房,有些担忧地看着她,&ot;你应该在宿舍好好休息的。&ot;

    &ot;已经没事了。&ot;季溪把煲好的汤放在病房床台的桌上,坐到了叶枫的病床前,看着他打点滴的手。

    &ot;你伤口还疼吗?&ot;

    &ot;小伤,无大碍。&ot;

    &ot;对不起,害得你受伤。&ot;

    &ot;这怎么是你害的,你遭遇的事情比我身上的这点伤还要可怕。&ot;叶枫伸出那只没有打针的手摸了摸季溪的头,&ot;这两天我很担心你,有人说应急刺激会造成心灵创伤,我真怕你晚上会做噩梦。&ot;

    &ot;我没学长说的那么脆弱。&ot;季溪的目光依然盯着叶枫那只输液的手,她脑海里闪现出四年前她杀人的场景。

    用刀刺进人的身体比被人绑架用枪抵着头要恐怖的多。

    为此,她每天都做噩梦,一些噩梦一直围绕着两年,直到顾夜恒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

    他拥她入眠的第一个晚上,她一夜无梦。

    这也许是她喜欢他的诱因。

    他给了她足够的安全感,让她第一次觉得自己有人保护。

    但最后,这些都是幻影,对于他来说,她只是一个工具人。

    他想保护的不是她,从来都不是。

    真正想保护她的人,是眼前的这个男人。

    季溪伸出手握住了叶枫那只输液的手,&ot;谢谢你!&ot;她看向了他。

    叶枫笑了。他用另外一只手握住了她的手。

    &ot;我跟你熬了黑鱼汤,听说黑鱼汤对伤口愈合有好处。&ot;季溪起身想抽回自己的手。

    叶枫却握得更紧了。

    &ot;再握一会儿。&ot;

    季溪笑了。

    叶枫也笑了。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最后还是季溪先开了口,&ot;现在可以了吗?&ot;

    叶枫笑着松开了手。

    季溪起身打开保温桶,把黑鱼汤倒了出来,她坐在床边喂给叶枫喝。

    &ot;怎么样?&ot;

    &ot;嗯,好喝。&ot;

    &ot;我熬了一个多小时。&ot;

    &ot;那我要多喝点。&ot;叶枫说着示意季溪继续喂。

    季溪看着他,突然之间有些恍惚,她想到之前煲汤给顾夜恒。

    那么的小心翼翼,那么的委屈求全,但他却不曾多看一眼。

    而眼前这个男人,他喝下她煲的汤,笑得心满意足。

    如果爱情是一场盛宴,她更希望自己盛装出席时,对方能多看她一眼而不是视而不见。

    所以……

    &ot;学长,我们交往吧!&ot;

    &ot;呃?&ot;叶枫惊讶的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季溪。

    &ot;你说什么?&ot;

    &ot;我们交往吧。&ot;

    &ot;季溪,你是不是因为我受了伤才……&ot;

    季溪摇摇头,&ot;不,我是觉得跟学长你在一起我活的还像一个人,能感受到被人疼爱被人重视,我想拥有这种感觉。&ot;

    叶枫伸手拍了拍她的头,&ot;傻瓜,你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存在,疼爱你重视你那是应该的,而且我觉得能被你需要是件很幸运的事。&ot;

    季溪低下了头,两滴泪掉了下来。

    &ot;干嘛哭?&ot;叶枫有些手忙脚乱,连忙拿纸巾给她擦眼泪。

    季溪又破涕而笑。

    &ot;哎哟,我的小女朋友怎么回事,一会哭一会笑。&ot;

    季溪用手臂挡住了眼睛,她更想哭了。

    叶枫把她手里的汤拿过来放到桌上,然后单手抱住了她。

    &ot;今天不方便,就一只手抱你,所以别哭了,嗯?&ot;

    季溪点点头。

    她拿开手臂抹了抹眼睛,起身又端过那碗汤,&ot;这鱼汤要趁热喝,要不然不好喝了。&ot;

    &ot;好。&ot;叶枫坐直了身子,季溪喂一口他喝一口。

    辛秘书推门进来时就看到了这极其温馨的画面。

    不过他十分有眼力劲,连忙退出去关上了门。

    看着手上的包装精美的水果篮,他决定打道回府。

    没走几步,他就看到顾夜恒在简秘书的陪同下正往这边来。

    他连忙奔过去。

    &ot;顾总,您怎么来了?&ot;

    &ot;你们叶经理伤势怎么样?&ot;

    &ot;只是伤了肩膀没什么大碍,换个药挂一瓶消炎水就可以出院了。&ot;

    &ot;嗯,他在几号病房?&ot;

    &ot;26号,季溪也来了,还给我们叶经理煲了汤。&ot;

    顾夜恒停下了脚步,侧过身看着辛秘书。

    辛秘书不知道大老板为什么要这样看着他,他以为大老板不相信,必竟他拎着水果还没进去。

    他连忙解释,&ot;我刚才看到了,季溪正一口一口的在喂,我怕打扰他们没进去。&ot;

    &ot;在喝汤呀。&ot;顾夜恒的嘴角扯了扯,他的目光穿过医院走廊的行人望向26号病房。

    最后,他让身后的简秘书把花交给辛秘书。转身走了。

    辛秘书,&ot;顾总,您不进去?&ot;

    简秘书制止了辛秘书的追问,&ot;请转告叶经理,让他好好养伤,公司的事务总部会派人过去处理。&ot;

    说完,他把花塞进辛秘书的怀里,忧心忡忡地看了一眼26号病房,也转身走了。

    辛秘书嘀咕,来都来了,都走到病房门口了。怎么又走了?

    这大领导的心思不好猜。

    顾夜恒坐回车上,一直阴沉着脸。

    简秘书自然知道原由,默默地发动了汽车。

    &ot;回公司吗?&ot;他征求顾夜恒的意见。

    顾夜恒没说话,继续黑脸。

    简秘书不再问了,他开着车在街上随性而走。

    &ot;你是不是觉得我对季溪很残忍?&ot;顾夜恒的声音像一只快要淹死的鱼,毫无生机。

    &ot;您是指让她继续待在您身边?&ot;

    &ot;我已经一无所有了。&ot;

    &ot;您还有我。&ot;

    &ot;简碌,谢谢你。&ot;顾夜恒靠在座椅上闭上眼睛,他的嘴角上扬算是露出一丝微笑,&ot;这个时候你还来宽慰我。&ot;

    &ot;不是宽慰,我懂您的难处。安城的事您迟迟不出手是因为幕后主使不是魏家,您也知道魏家推一个替罪羊出来并不是魏家本意,而是有人在试探您的容忍度,绑架这件事本身也是一个局。&ot;简秘书跟了顾夜恒这些年,所以关于安城魏家的这件事情他也看得很透澈。

    &ot;但我还是失算了。&ot;顾夜恒看着窗外。

    &ot;因为……小溪?&ot;

    顾夜恒没有说话,继续看向车窗外。

    简秘书透过后视镜看了顾夜恒一眼,最后还是把想要问的话给咽了下去。

    良久,顾夜恒说道,&ot;叶枫养伤的这段时间你到星耀去盯着,顺便给季溪带个话,煲汤可以她要是敢接受那个男人的追求,我饶不了她。&ot;

    &ot;是。&ot;

    公司给叶枫放了一周的病假,这是总部的决定。

    但关于叶枫为什么受了伤,星耀的其它员工都不太清楚,这事连一起去海川进行团建的那帮人也不太清楚。

    辛秘书在这件事上也是守口如瓶。

    有人猜测,叶枫可能是在进行团建活动的时候受了伤,团建活动受伤属于工伤,总部给他申请病假也是应该。

    第二天,顾夜恒的私人秘书入住了星耀,他的身份是在叶枫经理养伤期间代为管理星耀。

    虽然星耀在行政上还有两个副总,但是在安城出事的节骨眼上总部派人过来监管,大家也没有存疑。

    只是这位简秘书上任的第一天颁布了一条禁令:公司禁止办公室恋情。

    一旦发现辞职处理,从经理到普通员工,一视同仁。

    一条禁令一出。关于叶枫经理受伤的事情就开始众说纷纭。

    有人说肯定是团建的时候顾安心跟季溪争风吃醋导制了叶枫经理的受伤。

    &ot;听说晚上顾安心跟季溪还有叶枫经理在一个包间,会不会抡啤酒瓶?&ot;

    &ot;我也听到了一些风声,说那天晚上有人用啤酒瓶砸了一个人的脑袋,那个被砸的该不会是叶枫经理吧?&ot;

    &ot;谁抡的?&ot;

    大家把目光投向了顾安心跟季溪。

    想从她们身上找到答案。

    季溪没有理会这些人的目光,继续手头的工作。

    午休的时候,袁国莉到天台上找到了季溪。

    &ot;你怎么一个人跑到这上面来,风这么大。&ot;

    &ot;正好可以醒醒脑。&ot;季溪转过身背靠在天台的护拦上,神情有些沮丧。

    &ot;你还好吧?&ot;

    &ot;我很好。&ot;季溪挤出一丝笑。

    袁国莉觉得她说的不是真话,&ot;公司里的传言我都听说了,很多人都认为是你跟顾安心两个人为了抢叶枫学长打起来了,最后砸到了叶枫学长。&ot;

    &ot;我也听到了一些。&ot;

    &ot;你那天究竟干什么去了。为什么突然就不见了,叶枫学长满世界去找最后还被人划了一刀?&ot;

    &ot;遇到坏人了。&ot;

    &ot;我想也是,&ot;袁国莉瘪了一嘴,&ot;辛秘书不让我问,这两天我也不敢问,你情绪那么不好,叶枫学长又被送进了医院。&ot;

    袁国莉叹了口气,&ot;这事吧确实不易声张,一帮人去团建半夜三更遇到了坏人,带队的经理又受了伤,传出去对我们星耀的声誉不好,对叶枫学长的前途也不好,我能理解。&ot;

    季溪笑了笑。

    袁国莉却突然压低了声音,凑到季溪跟前问,&ot;总部那边是不是不知道你遇到坏人的事?&ot;

    &ot;为什么这么问。&ot;

    &ot;因为辛秘书不让我问,现在简秘书一来就宣布禁令,肯定是总部那边也以为是你跟顾安心为了追求叶枫学长大大出手。&ot;

    季溪又是一笑。

    &ot;你别光笑呀,你怎么打算的?&ot;

    &ot;这样挺好,起码顾安心不能再追求叶枫学长了。&ot;

    &ot;那你跟学长呢?&ot;

    &ot;爱情这玩意如果能禁止,这世上就没有人类了。&ot;

    袁国莉一听顿时张大了嘴,&ot;可以呀季溪,三天不见刮目相看,居然都不怕公司禁令。&ot;

    &ot;不就是辞退吗,我求之不得。&ot;季溪长吁了一口气,&ot;其实我跟学长也提过辞职的事情,他说如果我单方面提出来要赔违约金,但如果是因为破坏了禁令被公司辞退,我就不需要赔钱了。&ot;

    &ot;啊,你怎么想到要辞职,现在工作多难找呀,再说了你辞职了有地方去吗?&ot;

    袁国莉问了一个致命的问题。

    是呀,没了工作没了住的地方,她能去哪儿?

    回安城?

    安城没有她的家。

    这一刻季溪才发现她除了自己一无所有。

    她想到了叶枫。

    要是叶枫也被公司辞退了,那他们怎么办?

    他还会继续喜欢一无所有的她吗?

    也许会,因为他说他喜欢她比她想象的要多。

    可是,能熬过岁月吗?

    多年以后,他会后悔因为跟她交往而失去大好的前途吗?

    必定提出交往的人,是她。

    她要对他负责。

    &ot;我只是不想跟顾安心斗,&ot;季溪转了话题,&ot;我这个人怕麻烦。&ot;

    &ot;我看出来了,&ot;袁国莉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ot;anlisa生日宴的时候顾安心故意说要出去玩就是在针对你,她知道我们这些穷学生没见过什么世面,想要炫耀一下她们顾家的优越。&ot;

    &ot;不过确实优越。&ot;袁国莉继续说道,&ot;你看顾总给anlisa送的那条项链,我去查了一下,好几百万。啧啧,所以我现在也觉得你说的对,跟顾安心斗狠是一回事,但是真说要交往,我们比不过人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ot;

    季溪看了一眼袁国莉,之前说叶枫学长喜欢她的人是她,现在又说她配上叶枫学长的人也是她。

    她都被袁国莉给气乐了。

    &ot;你到底想说什么?&ot;

    &ot;我想说这禁令挺好,大家安心工作。&ot;

    &ot;对。挺好。那我们去工作吧。&ot;

    &ot;好呀,&ot;袁国莉挽起季溪的胳膊,&ot;等一下你一边工作我一边跟你说个事。&ot;

    &ot;什么事?&ot;

    &ot;姐的春天来了。&ot;

    季溪立了脚步,&ot;你的春天?不是不让搞办公室恋情吗?&ot;

    &ot;姐的春天又不再星耀,之前不是跟你说过吗,我高中有一个男同学也在帝都上班。&ot;

    &ot;搞设计的那个?&ot;

    &ot;嗯,他今天晚上约我吃饭。&ot;

    &ot;可以呀袁国莉!&ot;季溪是真的为袁国莉高兴,因为袁国莉一直在暗恋她的这个高中同学。

    &ot;所以我想跟你聊聊,这第一次约会穿什么。&ot;

    &ot;等一下发资料给你。&ot;

    整个下午,季溪都在一边忙工作一边给袁国莉晚上约会的穿着出谋划策,所以她本来乌云密布的心情因为袁国莉的恋爱变得晴朗起来。

    简秘书站在办公室里看着工位上的季溪。不知该不该把顾夜恒的警告传达给她。

    他想依季溪的聪明,看到公司的这条新禁令后应该会猜测出顾总的意思。

    只是猜测后她会听吗?

    简秘书收回目光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手腕上那只价值四十七万的手表。

    袁国莉因为晚上有约会,所以快下班的时候跟她的组长请了半个小时的假,溜回宿舍去换衣服。

    季溪按时下班,等电梯的时候她碰到了简秘书。

    &ot;晚饭怎么解决?&ot;他问季溪。

    &ot;一个人随便吃点。&ot;

    &ot;要不我请你吃顿饭吧。&ot;简秘书向她发起了邀约。

    季溪摇头,&ot;不用了,谢谢简秘书,你还是一个人去吃吧,我们走太近我担心公司会有人说我们在谈恋爱。&ot;

    简秘书笑了,&ot;你说的对,还是保持点距离的好,顾总他这个人不太喜欢别人触碰他的东西。&ot;

    &ot;我不会触碰简秘书的,你让他放心。&ot;季溪按了电梯按键,电梯门开了,她率先走了进去,然后笑着跟简秘书挥手。

    简秘书,&ot;……&ot;

    季溪独自走到公交站,准备坐车回宿舍,这时手机响了,是叶枫打过来的。

    &ot;你今天一天都没有给我打电话。&ot;叶枫一来就开始兴师问罪。

    &ot;很忙吗?&ot;他问。

    &ot;还好。&ot;

    &ot;这个时候你应该在等公交吧?&ot;

    &ot;是。&ot;

    &ot;打个车过来吧,我住的地方你还记得吗?&ot;

    &ot;啊?&ot;

    &ot;什么啊呀。男朋友肩膀受伤在家养病,你作为女朋友不打电话过来关心也就算了,这个点也不管我有没有吃饭,饿不饿?&ot;

    &ot;啊,对不起!&ot;也许是因为在顾夜恒身边久了,季溪以为两个人的相处模式就该叶枫占主导。

    她真的没有想到这一层。

    &ot;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ot;

    &ot;不用了,你先过来,我这里有吃的。&ot;叶枫在电话里催促道,&ot;快点来,我想你了。&ot;

    &ot;嗯。&ot;季溪挂了电话。脸上没由来地露出了微笑。

    这也许就是恋爱的感觉。

    她伸手拦了一辆车。

    十几分钟后她到了叶枫所住的单身公寓。

    季溪在玉府喝醉酒的那次叶枫就是将她带到了自己的单身公寓里。

    她记得他住在东区d栋二单元七楼,出电梯右行。

    顺着花园小径季溪朝东区d栋走去,快到单元楼的时候她看到了一个人从单元楼里走出来。

    是顾安心。

    顾安心也看到她。

    她停下了脚步,瞪了季溪一眼,然后大踏步地朝季溪走来。

    &ot;你怎么到这里来了?&ot;她一开口就开始质问。

    &ot;这是你家吗?&ot;季溪问。

    顾安心,&ot;……&ot;

    &ot;又不是你家你管我到不到这来。&ot;

    季溪绕开她,朝楼门走去。

    &ot;你知不知道anlisa被我哥赶回了安城。&ot;

    季溪继续往楼门走。

    &ot;我哥是为了你才把anlisa赶走的。&ot;

    季溪停下脚步回头看向顾安心,&ot;顾安心,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不要在我面前说一些你臆想出来的话。什么叫你哥为了我把anlisa赶走,你哥跟anlisa之间跟我之间是什么关系你了解吗?&ot;

    &ot;你不了解。&ot;季溪轻哼了一声。&ot;我猜你甚至都不了解你口里那个喊哥的男人。&ot;

    &ot;是anlisa说的,她说我哥只是在利用她。&ot;

    &ot;是吗?&ot;这条信息季溪还是第一次听说,她笑了笑,&ot;那她挺倒霉的,跟顾夜恒这么久最后落了一个被利用的下场。&ot;

    &ot;季溪,你还不明白吗,简秘书颁布公司中禁止谈恋爱的规定就是不想你跟叶枫在一起,所以你最好不要来找叶枫,你这样只会连累他。&ot;

    &ot;那么你呢,你找叶枫难道不会连累到他?&ot;

    &ot;是我哥让我来追叶枫的。&ot;顾安心说的理直气壮。

    &ot;拉拢他这个理由很牵强。&ot;季溪并不相信。

    &ot;是真的。当然是不是拉拢叶枫我不知道,反正他亲口跟我说让我追求叶枫。&ot;顾安心看着季溪。&ot;这两天我把所有的事情认真想了想,我觉得我哥让我追求叶枫是为了你。&ot;

    &ot;为了我?&ot;

    &ot;我哥喜欢你。&ot;

    &ot;那你哥还真是滥情。&ot;季溪说完转身想走。

    顾安心在身后说道,&ot;季溪,我哥从来都没有把他身边的女人带到他朋友面前去,你是第一个。&ot;

    &ot;你说玉府那一次,那次是我要去的,不是他要带的。顾安心,我都不往自己脸上贴金,你为什么一个劲地帮我贴,你不觉得你这样很可笑吗,anlisa在的时候你在她面前挑事。现在anlisa走了,你又跑到叶枫这里来挑事,你是不是想坐实我跟顾夜恒的关系?如果是这样,我明天就去勾/引顾夜恒,勾/引成功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她把你赶出帝都城,这样你还坚持吗?&ot;

    顾安心,&ot;你……&ot;

    &ot;顾安心,我们能不能井水不犯河水。&ot;季溪说完这句快步上了台阶。

    以至于她到了叶枫公寓前情绪还没有平静。

    叶枫开门就看到她气乎乎的小脸。

    他笑着把她拉进屋,&ot;怎么,在楼下碰到顾安心了?&ot;

    &ot;你怎么知道?&ot;

    &ot;她刚从我这里离开,我估摸着你们能碰到。&ot;叶枫拉着季溪将她带到客厅。然后把她按到沙发上坐下。

    他给她递了一杯水。

    她没有接,&ot;她在这里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ot;

    &ot;干嘛打电话?&ot;

    &ot;这样我可以躲一下。&ot;

    &ot;为什么要躲?&ot;叶枫坐到她旁边把水放到茶几,他伸手把她拉进自己的怀里,&ot;我巴不得你们碰到,这样她就知道我名草有主了。&ot;

    &ot;她来看望你?&ot;

    &ot;不,她来告诉我公司的新规定。&ot;

    季溪低下了头。

    叶枫歪着头看着她,试探性地问,&ot;他是不是要你回到他身边?&ot;

    季溪摇摇头,&ot;不是回到他身边,是……继续待在原地当他的工具人。&ot;

    &ot;但是anlisa回安城了。&ot;

    &ot;你也知道?&ot;

    &ot;顾安心刚才说的。&ot;叶枫笑着看向季溪,然后伸出手用手背轻轻地抚了抚季溪的小脸蛋,&ot;我感觉自己的女朋友被人惦记了。&ot;

    &ot;我……&ot;

    我字还没有说出口,她的唇就被叶枫堵住,他的手移到她的脑后,开始热吻。

    季溪给了回应。

    良久,叶枫结束了这个缠绵的吻,他含笑着看着她,&ot;我以后再也不会说蠢话了。&ot;

    季溪,&ot;呃?&ot;

    &ot;你是我的,谁惦记都没有用。&ot;

    &ot;学长!&ot;

    &ot;我爱你!&ot;

    季溪,&ot;……&ot;她张了张嘴想也对他说一句我爱你,可是她说不出口。

    &ot;我不需要你回应我,我只是在告诉你。&ot;他揉了揉她的头,率先站了起来。

    &ot;我订得餐马上要到了,你能帮我收拾一下餐桌吗?&ot;

    &ot;好。&ot;季溪连忙奔到餐厅去收拾餐桌。

    &ot;季溪。&ot;

    &ot;嗯?&ot;

    &ot;以后私下你能不能不要叫我学长。&ot;

    &ot;那……叫你什么?&ot;

    &ot;可以喊叶枫哥,或者是亲爱的。&ot;叶枫说得很认真。

    季溪想了想喊了一声叶枫哥。

    &ot;为什么不喊亲爱的。&ot;

    &ot;你总得给我一点提升空间。&ot;

    &ot;你的提升空间是喊老公。&o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