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尊归来〕〔陆筠言姜倾心〕〔霍先生撩错了〕〔第一甜妻:霍先生〕〔超品渔夫〕〔韩氏仙路〕〔权宠天下〕〔萌宝来袭:总裁爹〕〔一号战尊〕〔这个外援强到离谱〕〔李二蛋纪心雨〕〔婚约已至:总裁求〕〔天王传奇〕〔盛莞莞凌霄〕〔重启人生谈小天〕〔重生之全球首富谈〕〔戚卿苒燕北溟〕〔陆铭霍雨桐〕〔叶无道和陈雅〕〔重生都市仙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季溪顾夜恒 第四十五章:拿刀跟他拼了。
    微信的推送声让季溪再次拿起手机,她以为是叶枫给她发的信息,所以打开手机屏幕时脸上还挂着甜美的笑意。

    但当她看到是简秘书发过来的信息时,她脸上的笑顿时就消失无踪了。

    哎呀,她暗叫不好,发朋友圈的时候忘记屏蔽简秘书了。

    她开始翻自己的微信好友,幸好,跟顾夜恒有关系的人只有简秘书一个人。

    她坐了起来,正视简秘书给她发的这个问题。

    &ot;你想去什么地方旅行?&ot;

    他这是在约她吗?

    所以他也以为她发的这条朋友圈是条钓鱼信息?

    季溪笑了,简秘书这个人有时候也挺可爱的。

    她给他回了信息,&ot;国外。&ot;

    国外应该不再是顾夜恒管辖范围了吧。

    季溪关了手机又准备睡觉。

    可信息又来了。

    依然是简秘书,

    季溪一头黑线,直接甩了一句。

    季溪,&ot;……&ot;简秘书这语气怎么像是在道歉。

    为顾夜恒道歉?

    这个可怜的简秘书。

    季溪给他发了一个笑脸,

    简碌看着季溪发过来的信息,突然就笑了。

    他想跟季溪说一句谢谢。

    没想到季溪又发了一条信息过来。

    东西,什么东西?简碌一下子被季溪给说懵了。

    他开始回忆是不是什么地方出现了差错。

    这时,季溪又发来了一条信息,

    简秘书想帮顾夜恒解释一下,还没有输入完季溪那边却又发过来一句不好意思。

    于是,简碌想要发过去的那句解释就孤单地躺在了输入框里。

    最后,他把它删了。

    他觉得他没有资格代替顾夜恒跟季溪解释。

    他也无法解释。表面上来看事实确实如此,季溪帮anlisa挡了这次灾难。

    而且这还是顾夜恒的选择,顾夜恒选择让她去送死,她又怎么可能重新回到他的身边。

    她曾经走的那么绝决,心里至少还有感激,现在这般恐怕只剩下恨了。

    这一点,顾夜恒也很清楚。所以得知季溪去医院给叶枫送汤时,他选择了离开。

    这是他生平做的第一次让步。

    可惜这种让步季溪永远都不会知道。

    简碌叹了口气。

    他了解顾夜恒不得己的步步为营也了解季溪的这股怨恨,可是他站在中间什么都做不了。

    思来想去他决定把季溪想出国旅行的事告诉顾夜恒。

    他希望能缓和一下他们之间的关系。

    第二天,简碌就被顾夜恒叫回到总部。

    &ot;季溪跟你说她想出国旅行?&ot;

    简碌回答道,&ot;她发的朋友圈。&ot;

    &ot;给我看看。&ot;

    &ot;她把我的权限改了。&ot;这也是今天早上简碌发现的。

    &ot;权限改了?&ot;顾夜恒眼底掠过一丝狐疑,&ot;你确定她是想去而不是跟人约好?&ot;

    &ot;这……&ot;顾夜恒这么一问,简碌还真的不敢确定。

    &ot;你先去帮她把护照办了,然后拿到我这里来。&ot;顾夜恒吩咐道,&ot;至于去那个国家玩,你问一问她的意见,我带她去。&ot;

    &ot;你要陪她去的话季溪可能会抗拒。&ot;简碌还是希望顾夜恒不要用这种过于强硬的手段。

    &ot;她没有理由抗拒,三个月前我说过要带她出国旅行,她也答应了。&ot;顾夜恒十指交叉看着简秘书,&ot;所以这是她欠我的。&ot;

    &ot;您让我这样传达吗?&ot;

    &ot;一字不漏。&ot;

    简碌回到星耀,一进办公区就看到季溪在翻一本大杂志,他走到她身后,仔细看了看,是一本旅游杂志,讲国外一些旅游攻略的。

    她真的要出国旅行。

    &ot;季溪。&ot;他喊了她一声。

    季溪一惊,连忙扣上杂志站了起来,&ot;简秘书!&ot;

    &ot;到我办公室来一趟。&ot;

    &ot;好。&ot;季溪把杂志塞进抽屉里。一脸尴尬地跟着简碌往办公室走。

    上班开小差当场被抓,这确实挺让人尴尬的。

    季溪走进办公室,正要解释几句,简碌却向她要身份证。

    &ot;我的身份证。&ot;

    &ot;嗯,我帮你先预约申请,明天再带你到办证大厅去办理。&ot;

    &ot;办理什么?&ot;

    &ot;护照,你不是想出国旅行吗?&ot;

    &ot;不用,我自己已经申请了。&ot;早上的时候叶枫已经打电话过来告诉她,申请办理的表格已经提交了。

    &ot;所以不用简秘书您费心。&ot;

    &ot;不是我想费心,是顾总让我帮你去办理的。&ot;

    &ot;顾……顾夜恒?&ot;季溪抿起了嘴,&ot;简秘书你跟他说我想出国旅行?&ot;

    &ot;我觉得你跟顾总需要好好谈谈。&ot;

    &ot;我跟他有什么好谈的。&ot;季溪在办公室转了一圈,她有些烦躁,&ot;简秘书,你如果是我的朋友话,你应该知道我当初的离开是认真的,经过这一次我也看透了他的内心,所以你为什么要告诉他这些?&ot;

    &ot;顾总说他曾经说过要带你出国旅行,你也答应了。&ot;

    &ot;逢场作戏的事情他也当真,是他天真还是我天真?&ot;

    &ot;小溪!&ot;

    &ot;好啦,这事到此为止,你去告诉顾夜恒,他既然禁止办公室恋情,就不要玩潜规则,凡事不能只许他洲官一个人放火,更何况我现在只是他的职员不是他的信徒,我还没有傻到把他的话当圣旨供着,等着他那一天兑现。&ot;

    &ot;小溪,我知道我这样劝你很不应该,可是顾总他真的是情非得己。&ot;

    &ot;就算他是情非得己那也是他的选择,&ot;季溪无奈地叹了口气,&ot;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买单,我如此,他亦如此。&ot;

    简秘书静静地看着季溪,良久,他才说道。&ot;我只是传个话,你如果不愿意当面跟他说。&ot;

    季溪抿了抿嘴,她知道简秘书夹在中间很难做人,一边是他的顶头上司,一边又是她这个总用朋友来威胁他的人。

    只是……

    &ot;简秘书,今天这件事是我的错,我应该先把你屏蔽掉然后再发朋友圈。所以我愿意为这个失误负责,我去跟说。&ot;季溪说到这里上前握住了简碌的手,&ot;只是,我要疏远你了。&ot;

    说完,她转身走了。

    只留下简碌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手,还有手中她的余温。

    ……

    跟简碌发完脾气后,季溪的心情并没有好很多,相反的,更沉重了。

    她觉得她伤害了简秘书。

    一直以来简秘书对她是照顾有加。

    刚来帝都的时候,她对周围的环境不熟,是他告诉她在什么地方坐车,在什么地方买生活用品。

    顾夜恒别墅的密码锁也是他手把手的教她怎么使用。

    甚至,大一报道的那天,也是他陪在她身边办理各种锁碎的事。

    对于她来说,简秘书更像是家人的存在。

    而她却因为顾夜恒跟他说出我要疏远你这种薄情的话。

    太不应该了,所以都是顾夜恒的错。

    想到顾夜恒,季溪的火气又燎了上来。

    她跑上公司顶楼的天台给他打电话。

    这次,她依然打的是他办公室的座机。

    电话接通,顾夜恒低沉性感的声音传来。

    &ot;季溪。&ot;他直呼了她的名字,看来他知道她的新手机号码。

    &ot;顾夜恒,我就问你一句话。你能不能放过我?&ot;

    &ot;不能。&ot;简单明了,言简意骸。

    &ot;好,算你狠。&ot;季溪撂了电话。

    下午她向简碌请了半天假,理由是找顾夜恒去谈判。

    简碌批了假。

    这次季溪到总部去的时候,一路上没人拦,她大摇大摆地上了顶楼,推开了顾夜恒办公室的门。

    顾夜恒立在幕墙玻璃前。正在抽烟。

    季溪反身把门锁上了。

    &ot;卡嚓&ot;一声锁响在寂静的办公室里特别明显。

    顾夜恒回过头,睨视着她。

    &ot;你拿什么跟我来谈判?&ot;他按灭了烟头走到沙发处坐下,一副慵懒模样。

    &ot;我这条命。&ot;季溪说着从包里拿出一把水果刀递给顾夜恒,&ot;你捅我一刀,捅死了算我的,捅不死,我们两清。&ot;

    顾夜恒看看那把刀又看看季溪,他挑唇笑了笑,&ot;这么绝决,为什么?&ot;

    季溪咬着唇不说话。

    顾夜恒站起来朝她走近,目光变得阴冷可怖,&ot;你有了别的男人?&ot;

    &ot;有没有别的男人我都不想跟你纠缠,因为我不想当别人的情妇,不想没有尊严。&ot;

    &ot;你想要什么,女朋友的位置,我可以给你。&ot;

    &ot;对不起,我不稀罕,你捅不捅?&ot;季溪再次把刀递给他,&ot;不捅我就走了,以后你再敢让简秘书监视我,我就捅死你。&ot;

    &ot;那你现在就把我捅死算了。&ot;

    顾夜恒走到季溪面前,帮她把刀尖调转过来指向他,他指了指自己的心脏,&ot;朝这里捅!&ot;

    &ot;顾夜恒,你为什么要这样?&ot;季溪瞬间软了下来,她的声音开始有哭腔。

    &ot;为什么要这样,因为我喜欢你。&ot;

    &ot;什么?&ot;季溪朝后退了一步。

    &ot;还要再听一遍吗,我喜欢你。&ot;

    季溪把刀丢到了地上,转身就跑。

    可惜门被她自己上了锁,手忙脚乱间,她怎么都打不开。

    顾夜恒却走到她身后抱住了她,稍一用力他就把她翻转过来然后压到门上。

    &ot;你跑什么?&ot;

    &ot;你也怕人跟你表白?&ot;

    &ot;所以你当初为什么要跟我表白?&ot;

    ……

    季溪大脑一片混乱,她一句都答不上来。

    &ot;季溪,破坏规矩的人是你,所以什么时候结束我说了算。你没有资格。&ot;顾夜恒说完抬起她的下巴,狠狠地吻住了她。

    季溪本来混乱的大脑更加混乱,当顾夜恒的舌尖带着强烈的侵略性向她袭来时,她终于恢复了清醒。

    她想到了叶枫。

    不,她现在是叶枫的女朋友,她不能让顾夜恒这样为所欲为。

    她开始反抗,推他、打他。紧闭着牙关。

    但是力量的悬殊太大了,她根本就弄不过顾夜恒。

    季溪哭了,嚎啕大哭。

    顾夜恒放开了她。

    她跌坐在地上捂住了自己的脸。

    顾夜恒妥协了,他颓废地转过身对她说道,&ot;我给你三个月自由,你想干什么都可以,但别踩我的底线。&ot;

    季溪依然在哭。

    顾夜恒垂目看着她,眼里满是悲伤。

    他很想告诉她,她现在的义无反顾又傻又天真,因为她跟他一样没有未来,他们终究是站在黑暗里的人。

    他也知道,现在的季溪听不进任何话,她恨他,恨到不愿意听他的解释。

    他也不想做解释。

    所以给她三个月。这是他对她最后的宽容。

    季溪从恒兴大厦出来后,去了一家便利店,她给自己买了一罐啤酒一边往公交车站走一边喝。

    她想让自己冷静一下。

    更多的她想要闹明白,顾夜恒最后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他给她三个月的自由,她可以干任何事但不能踩他的底线。

    他的什么底线?

    是指不能跟叶枫交往吗?

    他是怎么知道的?

    他是不是在她身上装了监听器?

    季溪又灌了一口啤酒,咂了咂嘴。

    &ot;三个月也行,三个月后我离开帝都。他想限制也限制不了。&ot;

    她看了看入秋的天气,想着跟叶枫三个月的热恋期能不能抵过日后漫长的异地恋。

    走一步算一步吧!她潇洒的挥挥手把没有喝完的半罐啤酒扔进了垃圾桶。

    不知道是她太衰还是垃圾桶跟她作对,那半罐啤酒在垃圾桶边沿转了一圈弹了出来,然后掉到了一个行人的脚边。

    洒了对方一皮鞋的啤酒。

    季溪连忙过去跟人道歉,&ot;不好意思,我没有丢准。&ot;说着,她拿出纸巾想帮对方擦。

    &ot;季溪小姐。&ot;对方却喊出了她的名字。

    季溪抬头就对上了一双好看的桃花眼。

    顾谨森。

    &ot;您好!&ot;季溪跟他打了一声招呼。再次道歉,&ot;真不好意思,我还是先帮你擦鞋吧。&ot;

    &ot;我自己来。&ot;顾谨森接过季溪手上的纸巾,蹲下身擦皮鞋上的啤酒,做完这些,他又捡起那罐啤酒跟纸巾一起扔进了垃圾桶。

    &ot;季溪小姐怎么会在这附近,这个时间你应该在上班才对。&ot;他站在季溪身边问。

    季溪扯了一个谎。&ot;我送一份件到总部来。&ot;

    &ot;哦,原来是这样呀。&ot;顾谨森并没有想要结束聊天的意思,他问季溪,&ot;我听说你是安城人。&ot;

    &ot;是。&ot;

    &ot;我也是安城人。&ot;他朝季溪笑了笑,&ot;你家是安城哪里?说不准我们住的很近。&ot;

    季溪并不想提安城,而且她对这个一直生活在安城的顾家二少年也没什么兴趣。

    &ot;不好意思,我急着回去上班。&ot;她转身想走。

    顾谨森却喊住了她。&ot;我正好要去星耀,一起吧。&ot;

    &ot;我坐公交。&ot;富家子弟应该不会跟她一介草民一起挤公交吧。

    没想到顾谨森指了指路边的一辆路虎,&ot;我在车就停在旁边。&ot;

    季溪,&ot;……&ot;也就是说这个叫顾谨森的男人刚才是从车里下来的。

    季溪有了一丝狐疑但也架不住顾谨森的邀请,只好过去。

    原本她想坐后排,但顾谨森却先帮她开了副驾驶的车门。

    季溪上车,他还体贴地想帮季溪系安全带。

    &ot;这个我会。&ot;季溪直接拒绝。这殷勤献得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顾谨森上了车发动了车子,一边开车一边跟季溪聊天。

    &ot;马上要放十一长假了,季溪小姐会回安城吗?&ot;

    &ot;不会。&ot;

    &ot;为什么?&ot;

    &ot;没钱。&ot;

    &ot;扑哧&ot;顾谨森笑出了声,&ot;我终于明白顾安心为什么会嫉妒你,你又漂亮有可爱而且还有趣。&ot;

    季溪扫了他一眼,心想看来顾安心没少在这个顾家二少爷面前说她的坏话。

    这顾安心还真是事精,为了追求叶枫,不仅在anlisa面前嚼一堆舌根,还在这个跟她八杆子打不到的顾家二少爷面前说她的事情。

    她是安城人的事情八成也是顾安心说的。

    心里正琢磨着,顾谨森又说话了。

    &ot;季溪小姐知不知道anlisa回了安城。&ot;

    &ot;我跟anlisa小姐不熟。&ot;

    &ot;是吗,我还以为你们一起被绑架多少会交些心,&ot;顾谨森轻描淡写地说道,&ot;没想到还是不熟。&ot;

    季溪又看了他一眼,绑架一事除了简秘书跟叶枫,也就他们几个当事人知道,这个顾谨森是怎么知道的?

    顾谨森也看了一眼季溪,他似乎看出季溪的疑惑,解释道,&ot;当天晚上你们失踪后我哥找过我,我连夜回了安城,所以你们的事情我知道。&ot;

    原来是这样。

    &ot;你当时一定很害怕吧?&ot;顾谨森问,那口气就像季溪跟他认识很多年似的。

    &ot;谨森先生你应该问我当时是不是很懵逼。&ot;季溪回答。

    &ot;你懵吗?&ot;

    &ot;很懵,因为我不知道那个绑匪用何立场把我一起也绑了,绑了也就绑了,顾先生还选择我去交易,是你,你不懵吗?&ot;

    &ot;也许我哥觉得你比anlisa重要。&ot;

    &ot;所以重要的人就应该去送死?&ot;季溪笑了,&ot;谨森先生的逻辑跟顾先生的逻辑一样,匪夷所思到让人感动。&ot;

    顾谨森还想再说什么,季溪马上打断他,&ot;我不想聊绑架的事情,也不想聊安城的事情,谨森先生你能不能专心开车。&ot;

    如果可以,她都不愿意再见到这个叫顾谨森的男人。

    总感觉他比顾夜恒还难以让人捉摸。

    顾谨森笑了笑,还真的闭了嘴,只不过他会时不时地侧过头看季溪一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隐婚总裁的神秘宠〕〔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