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倾城医妃〕〔我寄人间雪满头〕〔女尊之解战袍〕〔清穿之德妃日常〕〔我曾爱过你〕〔史上最强炼气期〕〔武逆〕〔黑夜与巨龙途径〕〔岳风柳萱大结局〕〔美女总裁的护花保〕〔道士不好惹(又名:〕〔千古第一圣贤〕〔大宋有种〕〔九龙霸帝诀〕〔唯我正邪之路〕〔网游之幻世逍遥〕〔重生修正系统〕〔穿越六十年代农家〕〔末世就像在玩网游〕〔倘若你爱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季溪顾夜恒 第五十五章:女人之间的恨。
    季溪拉着顾夜恒的手臂默默的朝前走,期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这种沉默最后在顾夜恒的头被一块突起的岩石磕到后打破。

    &ot;季溪,你怎么带路的?&ot;顾夜恒捂着头蹲了下来。

    季溪连忙道歉,&ot;不好意思,我没有考虑到你个子比我高。&ot;

    她是真的没有考虑到,而且这条山洞要比之前的要黑,她夜视能力是好但也没好到微光里都能看清所有。

    她点燃了打火机。

    &ot;我看看。&ot;她想看看顾夜恒的伤口。

    顾夜恒甩开了她的手。

    &ot;不需要。&ot;语气冰冷。

    季溪扣上了打火机,不需要就不需要,她也没同情心泛滥到成灾的程度。

    于是两个都蹲在地上不说话。

    季溪等着他缓和下来。

    顾夜恒则……点了一根烟。

    看到他抽烟,季溪想到天台的事,她问他,&ot;你为什么要跟叶枫说那些话?&ot;

    &ot;什么话?&ot;顾夜恒又吸了一口。

    &ot;说我身世可怜让他好好珍惜我。&ot;

    &ot;你在感动?&ot;

    &ot;叶枫哥跟我说的时候我倒没有感动,只是有些不解。我搞不懂你这个人,世上最难听的话是你在说,最感动的话也是你在说,究竟哪一句才是你的真心?&ot;

    &ot;真心?&ot;顾夜恒笑了,他又吸了一口烟。突明的烟头照亮了他一半的脸,这让他唇角的笑意平添了几分凄凉。

    &ot;你在乎吗?&ot;

    &ot;我不在乎。&ot;季溪说的很认真,&ot;但我希望你有,虽然你不是什么好人,但你确实救我于水火,这份恩情我不会忘。&ot;

    &ot;所以?&ot;

    &ot;所以在游艇上的时候你抱我,我没有跟你计较。&ot;

    &ot;我是不是该跟你说声谢谢。&ot;

    &ot;谢谢就不用了,不过你要是真的不舒服就说出来,生病也好看不见也好,总会有人关心你的。&ot;

    &ot;谁会关心我?&ot;

    &ot;很多人,章萍,云小姐……&ot;

    &ot;我不需要她们的关心。&ot;

    &ot;那你需要谁的关心?&ot;

    &ot;你。&ot;

    季溪冷笑了一声,&ot;我想关心的时候你让我不要妄想,现在我不想关心了你又来说需要我关心。顾夜恒,你知不知道有些事一旦错过就是错过,这世上没有回头草,也没有后悔药,你再坚持那就是脑子有病?&ot;

    &ot;是,我脑子是有病。&ot;顾夜恒叼着烟歪着头,一副你能拿我怎么办的架式。

    季溪气得站起来要走。

    但想到他什么都看不见她又折了回去。

    她又蹲到了他旁边。

    &ot;顾夜恒,要不是你是我老板,我真的都不想理你。你说你一个小时前跟叶枫说让他好好珍惜我,你现在……&ot;

    &ot;我让他好好珍惜你是因为他拥有你的时间并不多,三个月很快就结束。&ot;

    &ot;你什么意思?&ot;

    &ot;什么意思你还没明白吗?我不是在祝福你们我是在提醒你们,所以也请你要认清事实,你现在有多投入,分手的时候就有多难过。别太认真。&ot;

    &ot;你……究竟想怎么样?&ot;

    &ot;我想怎么样?季溪你是装傻还是真傻。&ot;

    &ot;我再聪明也猜不透你,我待在你身边对你有什么好处?你之前让我当anlisa的替身,你现在又想让我当谁的替身?&ot;

    &ot;我从来都没有让你当谁的替身。&ot;

    &ot;从来没有?从我第一次跟你睡,你每次都让我喷anlisa独有的香水,你睡的是我还是anlisa你心里清楚。&ot;

    &ot;我心里是清楚,我就是因为太清楚了我才让你喷香水,那香水代表的不是anlisa,它代表的是背叛。我让你用它是在提醒我不要爱上你,你说你喜欢我。我信了,结果呢,你还是背叛了我。&ot;

    &ot;我不是背叛,我……&ot;

    季溪一时语塞,憋了半天她挤出一句,&ot;反正我们已经不可能了。&ot;

    &ot;在我顾夜恒的字典里没有不可能,我容你犯次错是因为你说过你喜欢我,我念旧情给点优惠你,三个月过后老实给我回来,我既往不咎。&ot;

    &ot;我要是不呢。&ot;

    &ot;倔强解决不了问题,&ot;黑暗中顾夜恒的目光移到季溪这边,&ot;季溪,三个月后也许你会求着我让你回来。&ot;

    &ot;我求你?&ot;季溪嗤之以鼻,&ot;我又没疯。&ot;

    顾夜恒没在说话,继续抽他的烟。

    这时一束光照了过来,好像有人来了。

    季溪站了起来。

    顾夜恒吐出了一句话,&ot;季溪,何时何地我都愿意做你最后的那根稻草。&ot;

    说完,他把烟头按到了洞壁上也站了起来。

    这时传来章萍激动的声音,&ot;季溪姐。&ot;

    当她看到站起身的顾夜恒时,她的声音里有了哭腔,&ot;夜恒哥!&ot;

    然后,季溪就感到身边一阵风吹过,下一秒章萍就扑进了顾夜恒的怀里。

    季溪,&ot;……&ot;顾夜恒他妈的后宫都开到了觅林岛来了,还在跟她聊什么背叛。

    他睡别人的时候难道就不是背叛。

    所以……去他妈的。

    人员汇合后,大家没有再讨论接下来的行程是观光还是赶路。所有人跟着顾夜恒的步伐继续往前走,十几分钟后一行人出了鬼洞。

    章萍本来想在顾夜恒面前说一下自己独自找他时的经历,但看到顾夜恒额头上被磕的伤口时,她所有的害怕都变成了担心。

    章萍越这样季溪心里就越觉得顾夜恒不是人。

    在某一刻她甚至想向章萍揭露顾夜恒不为人知的一面。

    最后,她还是冷静下来。

    只是心情差到了极点。

    叶枫很敏锐地感受到了季溪的坏心情,所以在云丽瑶邀请他们一起共进晚餐时,他以要去买纪念品为由推掉了。

    回到酒店后,季溪的心情稍有恢复。

    倒不是因为她从顾夜恒给的怒气中走了出来,而是因为叶枫感觉到她的坏心情后所表现出来的小心翼翼。

    她决定不去想顾夜恒的那些警告,把注意力集中在叶枫身上,必定现在他才是她应该关注的人。

    两个人在酒店里叫了客房服务,一边吃晚餐一边商量的接下来的行程。

    &ot;晚上真的要出去买纪念品吗?&ot;季溪问。

    &ot;今天累了一天,明天上午去买。&ot;叶枫将吃完的餐盘推到一边,对季溪说道,&ot;你去洗个澡吧,我来收拾这些。&ot;

    季溪很感谢叶枫的这份体贴,她好好泡了一个澡,再出来时心情好了一大半。

    三个月还早着呢,顾夜恒不是还要跟徐家的千金小姐相亲吧,现在又有了一个章萍,他的这些破事够他折腾一阵子的。

    三个月后说不准他都奉子成婚了。

    调节好心情后季溪穿着酒店的浴袍躺在床上发推特,她选了几张跟叶枫的合影又配了一段精心编写的案。

    弄完这些,她又玩了一会手机。

    叶枫洗完澡出来了。

    &ot;你背上的伤要擦药吗?&ot;季溪关心地问。

    &ot;不用,今天好多了。&ot;叶枫坐到床沿上,从被子里捉住了季溪的脚,&ot;累了一天,我帮你揉揉腿吧。&ot;

    说着,他坐过去,把季溪的腿放在他的腿上轻轻的揉。

    季溪的心瞬间就被叶枫的暖心给捕获了。

    她放下手机动容的说道,&ot;叶枫哥,不管我们以后发生什么事,我们谁也不要说分手好不好!&ot;

    叶枫揉腿的手一滞,他抬眸看她。

    &ot;你怎么了,为什么突然说这种话?&ot;

    &ot;我就是不想失去你。&ot;

    叶枫移到她的身侧,定定地看着她,&ot;是我没有给你足够的安全感吗?&ot;

    季溪摇摇头,&ot;不是,是我对你贪念着了迷。&ot;

    叶枫笑了,&ot;你在哪里学得这些情话,还别说,挺受用的。&ot;

    他说着,俯下身轻轻地吻了一下她的唇角。

    他准备继续给她揉腿,季溪却爬到了他的身上,主动地吻了他。

    所有的男人都不是拒绝自己深爱之人的主动,叶枫也不例外。他的手从季溪的腿上移到了身上,然后反客为主。

    房间的灯渐渐暗了下来。

    拥有幸福的这一刻,季溪不再去想顾夜恒。

    第二天,季溪跟叶枫去了岛上的几家的礼品店,季溪给袁国莉带了一份礼物,最后想了想又跟简秘书买了一份。

    对于季溪给谁买礼物叶枫没有过问,他只是等季溪挑好礼物后去付钱,然后帮她拎购物袋。

    季溪问他,&ot;你不给朋友带礼物吗?&ot;

    &ot;男人一般有了女朋友就会忘了朋友。&ot;叶枫打趣之后解释道。&ot;男人之间很少注重这些的,给女性朋友买我怕她们想太多。&ot;

    &ot;但我给男性朋友买了。&ot;季溪指着给简秘书挑的礼物。

    &ot;你的这个朋友应该对你很重要。&ot;

    &ot;嗯,他是我在遇到你之前唯一对我好的人。&ot;

    叶枫点点头没在问了。

    这就是季溪欣赏叶枫的地方,他永远都知道在什么地方适可而止。

    两个人继续逛街,季溪突然想到叶枫可以给他的父母带些礼物回去。

    于是她问道,&ot;叶枫哥,你父母是做什么?&ot;

    &ot;我爸爸从事教育事业,我妈妈是一个案工作者。&ot;

    &ot;哇,怪不得叶枫哥你这么彬彬有礼,原来你父母都是化界的人。&ot;季溪说着看了看四周礼品店。

    她觉得在这个美丽的地方给叶枫的父母寄一张明信片是最好的,虽然现在通讯发达,但是笔尖传递的温暖最为感人。

    叶枫同意了,两个人挑了两张明信片,叶枫写了寄语把明信片推到季溪面前,让她也写两句。

    季溪摆手,&ot;还是等正式介绍后再写吧,我怕这样太过于唐突。&ot;

    &ot;其实我跟我妈提起过你,只是没有告诉她你的名字,这次来旅行她也知道我是跟你一起来的。&ot;

    &ot;啊!&ot;季溪有些惶恐。

    叶枫就知道她会有这样的反应,他笑着安慰道,&ot;你别担心,我不会让你马上去见我爸妈的,我会给你一个过程慢慢适应。&ot;

    他歪了一下头,&ot;不过最慢的适应时间也只能到春节,这个春节你跟我一起回南城。&ot;

    &ot;我有些害怕。&ot;

    叶枫笑了,&ot;放心吧,我爸妈肯定会喜欢你。因为我喜欢你。&ot;

    说着,他吻了她一下。

    季溪笑了。

    不过新的问题来了,她该怎么介绍自己。

    叶枫的父母能接受她的身世吗?

    算了,以后再说吧。

    她拿起笔在叶枫递过来的明信片上也写了一句寄话,然后郑重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季溪。

    不仅如此,他们还拿着明信片照了一个合影。

    叶枫把照片发给了自己的母亲。

    很快,叶枫的母亲发来了信息。

    &ot;挺漂亮的一个小姑娘,是做什么的?&ot;

    &ot;公司新招来的员工,跟我同一所大学同一个系算是学妹。&ot;

    &ot;也是系。真是太好了,跟你很配。&ot;

    叶枫把母亲的信息拿给季溪看,&ot;你看我妈都觉得我们两个天生一对。&ot;

    季溪的心落了一半。

    她让叶枫把他母亲的照片给她看看。

    叶枫从手机像机里找出几张,应该是叶枫上次春节回家时照的,从照片里可以看出叶枫的家庭十分殷实,还有一种老派的作风。

    叶枫的母亲五十岁左右保养的还不错,虽然戴着眼镜但是能看出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大美人。

    &ot;你长得像你妈妈。&ot;季溪看了一眼叶枫,&ot;特别是眼睛。&ot;

    &ot;很多人都这么说。&ot;

    &ot;所以你长得好看呀!&ot;

    &ot;我就眼睛好看吗?&ot;

    &ot;哪里都好看。&ot;

    叶枫又亲了她一下,两个人一起去邮局寄了明信片。

    在寄明信片的时候季溪还偷偷地许了一个愿,她希望叶枫的父母能接纳她,包括她的出身。

    经过七个小时的飞行,季溪终于回到了帝都。

    因为要倒时差,季溪没有回她跟袁国莉的宿舍,而是在叶枫的公寓里睡了一天。

    第二天两个人还在床上赖床的时候,叶枫公寓的门铃响了。

    叶枫起来看了一眼时间,早上八点多。

    &ot;谁呀?&ot;季溪迷迷糊糊地问叶枫。

    &ot;不知道,我去看看。&ot;叶枫笑着捏了捏季溪的脸,起身下了床。

    门外,是苏熔。

    &ot;怎么是你?&ot;叶枫对苏熔的出现很吃惊,而且也很困惑,难道上次没有把话说清楚?

    &ot;叶枫。&ot;苏熔取下戴着的墨镜,朝叶枫笑了笑,&ot;能进去坐一会儿吗?&ot;

    &ot;不好意思,我女朋友还没有起床。&ot;叶枫把着门没有半分让她进去的意思。

    &ot;别这么绝情,好歹我也是你的前女友。&ot;苏熔说着就要往里闯。

    叶枫拉住了她,&ot;你等一下。&ot;说完,他关上了门。

    客厅里,季溪顶着凌乱的头发从卧室里出来,见叶枫进来了连忙问,&ot;谁来了?&ot;

    &ot;苏熔。&ot;叶枫摸了摸她的头,&ot;你去洗脸吧,不用管这些。&ot;

    &ot;那让她进来呀。&ot;

    &ot;算了,我换身衣服出去。&ot;叶枫说着进了卧室。

    季溪想了想,决定还是把人请进来,不管怎么说掠在外面也不是待客之道。

    她把门打开,苏熔还在,抱着双臂靠在墙上,倒挺从容。

    她见是季溪来开的门,眉角挑了一下,&ot;我是来找叶枫的。&ot;

    &ot;他在换衣服,要进来等他吗?&ot;季溪问。

    苏熔没说进也没说不进,她扫了一眼季溪身上的睡衣,&ot;你们同居了?&ot;

    季溪没有回答,而是再次发出邀请,&ot;要进来吗?&ot;

    苏熔依然答非所问。&ot;你们好像才交往多没久,这么快就住在了一起?&ot;

    这话说的倒也是一点都不客气。

    季溪也不客气,回答道,&ot;我是叶枫的女朋友,住在一起一点都不奇怪,倒是苏小姐,你倒是进不进来,不想进的话那我关门了。&ot;

    说完,她作势要关门。

    苏熔把门挡了一下。然后走了进来。

    她没有进去只是站在客厅与玄关的走道上,等着叶枫。

    叶枫换好衣服出来,见季溪已经让苏熔进来了,他没有说什么,扶着季溪的肩膀让她去洗脸刷牙。

    他则指了指客厅的沙发对苏熔说道,&ot;坐吧。&ot;

    然后他也去了卫生间。

    洗漱台前,季溪一边刷牙一边问叶枫,&ot;你跟你的前女友交往了多久才同的居?&ot;

    叶枫挤牙膏的手一顿,&ot;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ot;

    &ot;你前女友在批评我,说我跟你上床上太早了。&ot;季溪眉眼弯弯地看着叶枫,&ot;她是你前女友吗,我怎么觉得她像是你妈?&ot;

    &ot;别理她。&ot;叶枫也开始刷牙。

    季溪却笑了,她嗽完口搂着叶枫的腰微仰着脸说道,&ot;哎,我可不是在吃醋,我是觉得吧你前女友好像在吃醋,她是不是阅尽千帆突然发现了你的好,想来凑个热闹?&ot;

    &ot;你让我猜?&ot;

    季溪望着他笑。

    &ot;我猜她来找我八成是为了上次顾总说的那件事。&ot;

    &ot;哪件事?&ot;

    &ot;她给顾总发邮件的事。&ot;

    季溪想起来了。当时顾夜恒还说像苏熔这种不专业的人最好的处理办法就是开掉。

    她惊讶地张大了嘴,&ot;顾夜恒不会真的让电视台把她给开了吧?&ot;

    &ot;这个得出去才知道。&ot;叶枫举着牙刷,&ot;亲爱的,我在刷牙。&ot;

    &ot;好吧,那你刷吧。&ot;季溪开始洗脸,不过心思却飞到了苏熔身上。

    顾夜恒会做这么绝吗,他一个公司的总裁没必要为难一个电视台的小主持人,这不像是他的风格。

    除非他知道苏熔是叶枫的前女友。

    季溪想到顾夜恒给的那些警告,她决定偷偷听一下苏熔跟叶枫的谈话。

    待叶枫洗完脸。季溪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ot;我不打忧你们,就在旁边盯着,免得她勾引你。&ot;她找了一个借口。

    叶枫伸开双臂搂住她,笑着说道,&ot;你这是对她不放心还是对我不放心?&ot;

    &ot;这是一句质问,我要回答了,你就死定了。&ot;

    叶枫这才回过神来,&ot;渣男语录?&ot;

    &ot;对。&ot;

    叶枫回到客厅,苏熔正坐沙发上翻一本杂志。

    &ot;找我有什么事。&ot;他坐到她对面。一副公事公办的口气。

    &ot;不好意思,打忧你们休息了。&ot;苏熔放下杂志双手交叉地放在膝盖上,笑盈盈地看着叶枫,&ot;我不知道你女朋友也在,要是知道我不会这么早过来的。&ot;

    这时,季溪换好衣服到客厅给他们冲饮料。

    苏熔看了季溪一眼,然后又把目光移向叶枫,&ot;你打算什么时候把女朋友带去见阿姨?&ot;

    叶枫,&ot;……&ot;

    苏熔像似漫不经心地说道。&ot;年前的时候阿姨还给我打过电话,这事我还没跟你说。&ot;

    叶枫终于回过神来,&ot;你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件事?&ot;

    &ot;当然不是。&ot;

    &ot;既然不是,那有事说事,季溪还在呢,你说这些合适吗?&ot;

    季溪回头看了苏熔一眼。

    苏熔脸上有些挂不住。

    &ot;苏小姐,&ot;季溪喊她,&ot;你喝茶还是喝咖啡?&ot;

    &ot;给我一杯咖啡。&ot;

    一会儿,季溪把冲好的咖啡和一杯牛奶端了过来。她把咖啡放到苏熔面前,然后把牛奶递到叶枫手里。

    &ot;我去煮早饭。&ot;她朝叶枫眨眨眼。

    然后去了厨房。

    叶枫喝了一口牛奶,直接对苏熔说道,&ot;季溪做饭很快的,所以我希望你十五分钟之内把想说的话说完,因为我不想留你在这里吃早饭,那怕只是客套客套。&ot;

    &ot;叶枫,我们不是仇人。&ot;

    &ot;但也不是朋友。&ot;

    &ot;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绝情了?&ot;

    &ot;这只是你的感观,我倒觉得我一点都没变。你应该从你自己身上找问题而不是来问我。&ot;叶枫再次说明,&ot;你找我究竟有什么事,能不能爽快点?&ot;

    &ot;我想跟顾夜恒见一面。&ot;

    &ot;顾总?&ot;

    &ot;是。&ot;

    &ot;这你得跟顾总的秘书预约。&ot;

    &ot;要是能预约我还找你干什么。&ot;

    &ot;听你的意思你找我还是我的荣幸。&ot;

    &ot;叶枫!&ot;苏熔开始撒娇。

    季溪在厨房里伸长脖子去听,听到苏熔这一声叶枫差点把她都喊苏了。

    我的天呀,叶枫的前女友这么会撒娇。

    她偷偷地看了一眼叶枫的表情。

    叶枫皱了一下眉,神情肃穆。

    &ot;不好意思,这个帮我忙不了。&ot;叶枫端起牛奶喝了一口,&ot;你去找别人吧。&ot;

    &ot;顾夜恒身边我认识的人就你,你让我去找谁?&ot;

    &ot;这我就不知道了。&ot;

    &ot;叶枫!&ot;苏熔起身坐到叶枫的旁边,她拉住了叶枫的胳膊,&ot;叶枫,你就帮帮我吧,要不然我的工作就保不住了。&ot;

    叶枫朝旁边挪了一下侧过身去看季溪。

    季溪把水果切出来了。

    &ot;来,吃水果。&ot;

    她把水果放到茶几上,然后看了一眼已经坐到叶枫身边的苏熔。

    又走了。

    季溪的这一眼让苏熔觉得即羞愧又难堪,她觉得这个叫季溪的女人肯定是在嘲笑她。

    而叶枫今天对她的所有态度也全是因为这个女人。

    这种情况下,她怎么好意思把自己的困境说出来。

    &ot;算了,我看你今天也不方便,改天我们再聊。&ot;苏熔起身告辞。

    走出玄关的时候,她十分不善地看了一眼在厨房里忙碌的季溪。

    女人之间的恨来的就是这么猝不及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开局签到十万年〕〔神羽战尊〕〔我的治愈系游戏〕〔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