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神豪婿〕〔陆凡龙门龙魂〕〔重生名媛:渣夫后〕〔渣总追妻路漫漫〕〔夜少追妻99次〕〔战狼在世〕〔云清夜景川佟宁〕〔老公追妻火葬场〕〔杨程周慕雪〕〔她说深情难再回〕〔重生后,渣总追妻〕〔重生后,渣总追妻〕〔重生后渣总追妻火〕〔第一刺客女婿〕〔杨凡周慕雪〕〔老公追妻火葬场云〕〔她说深情难再回云〕〔永夜之王杨凡〕〔玉堂缘〕〔龙神丹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季溪顾夜恒 第六十五章:友情演出。
    季溪在参加此次欢迎会的时候想法很简单,她认为这就是日常生活中的一种社交,跟参加公司同事的婚礼一样,别人诚心诚意的邀请,她满怀真挚的参加。

    但当在人群中看到顾夜恒的那几个朋友时,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太单纯了。

    特别是那个叫陈铭浩的男人朝她透来探寻的目光时,季溪就有种是不是该回去的想法。

    但云丽瑶并不知道季溪的想法,她拉着她走到自助餐桌前,一边选食物一边跟季溪小声抱怨这里的人她认识的没两个。

    &ot;幸好你来了,要不然我今天一晚上就要当个哑巴。&ot;

    &ot;刚开始是这样的,慢慢的也就熟悉了。&ot;季溪安慰道。

    &ot;成年人之间的友谊哪那么容易。&ot;云丽瑶指了指四周的人,&ot;刚才表哥帮我介绍了一圈。我就记住了他的两个朋友,一个于强一个陈铭浩,记住他们也是因为他们是表哥的朋友。&ot;

    季溪没有搭腔,只是微笑。

    &ot;季溪,你知道吗,我表哥身边站着的那个女生就是上次我跟你说的跟表哥相亲的徐家之女。&ot;

    &ot;我有猜到。&ot;

    云丽瑶看了季溪一眼,&ot;你怎么猜到的?&ot;

    &ot;上次你说徐小姐是大提琴家,那位小姐身上的气质一看就像搞音乐的,所以我猜可能是你说的徐小姐。&ot;

    &ot;那……你觉得我表哥会喜欢她吗?&ot;云丽瑶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虽然顾谨森对她说季溪跟顾夜恒有段故事,但云丽瑶很想知道他们的那段故事里还有多少余情。

    还有,她也想知道季溪的现男友叶枫了不了解那段往事?

    季溪看了云丽瑶一眼,她吃不准云丽瑶是不是在试探她,不过她很诚实地回答道,&ot;应该不讨厌,要不然不会一起出席宴会。&ot;

    云丽瑶见季溪回答的如此坦荡,她想不管顾谨森说的是不是真的,现在的季溪应该已经跟表哥顾夜恒划淸了界限。

    她也就不在试探,直接说道。&ot;我听小姑姑说表哥跟这个徐小姐准备试着交往,现在最难过的应该是章萍了。&ot;

    说完,她把目光投向一个人坐在角落的章萍。

    季溪也向章萍投去目光。

    现在的章萍应该从我爱的那个人不知道我爱他变成了我爱的那个人他不爱我。

    所以难过是可想而知的,只是谁也帮不了她。

    &ot;时间会冲淡一切的,等到章萍重新爱上另外一个人后,现在难过也就不值一提。&ot;季溪以过来人的口吻说道。

    &ot;你的意思是章萍需要谈场恋爱?&ot;

    季溪笑了笑。

    云丽瑶自言自语道。&ot;那等一下我们多介绍几个男生给章萍认识,我前两天去找表哥,碰到他的秘书,那个简秘书人就挺好的。&ot;

    &ot;咦,今天简秘书怎么没有来?&ot;云丽瑶朝四下张望。

    季溪也发现简碌没有来,照说今天的宴会,做为顾夜恒的私人秘书他是应该来的。

    &ot;是不是路上堵车了?&ot;云丽瑶又问。

    季溪想依简碌的行事风格他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因为堵车而迟到的。

    他没来可能是因为他来不了。

    有什么事来不了呢?

    季溪看着入口的方向想着,这时她看到章慧玲正向她投来探寻的目光,她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第一次见到章慧玲的时候,章慧玲好像误以为她是简碌的女朋友,而简碌当时也默认了。

    所以今天这个场合简碌才会选择不来的,这样章慧玲就会以为他是为了避嫌。

    他这么做不仅保护了她,也保护了准备跟徐子微交往的顾夜恒。

    这个简秘书还真是……一个好人。

    所以她应该更大方一些,顾夜恒的那些朋友就算会私下嘀咕,他们也不是当着顾夜恒的面说些有的没的。

    这就是上流社会的交际法则。

    想通了这些后,季溪也就不再去管陈铭浩那探究的眼神,她一边品尝着美食一边跟云丽瑶聊天。

    两个人正聊的火热,章慧玲突然走了过来。

    &ot;丽瑶。你跟季溪小姐在聊什么?&ot;她端着酒杯笑盈盈地看着两人。

    &ot;我们在聊这山庄的甜品。&ot;云丽瑶回答。

    &ot;你可不能光站在这里跟季溪小姐聊,女孩们都在休息室里,那边也有甜品,你带着章萍过去,趁机多认识几个朋友。&ot;

    云丽瑶不太愿意,&ot;我跟她们不一定聊的来。&ot;

    &ot;不试试怎么知道,快去吧。&ot;

    云丽瑶只好放下托盘去找章萍。

    看着云丽瑶的身影消失在休息室,章慧玲转眸看向季溪,她的脸上依然挂着得体的微笑。

    &ot;你现在是叶枫的女朋友?&ot;她终于问了她一直想问的问题。

    季溪回答道,&ot;是的,来的时候叶枫已经跟您做了介绍。&ot;

    &ot;这么说你跟简碌……&ot;

    &ot;我跟简秘书现在是好朋友。&ot;

    &ot;什么好朋友呀,你不是顾夜恒包养的情人吗?&ot;一个尖锐刺耳的声音传来。

    季溪转身就看到曾丽珠那张满是嘲讽的嘴脸。

    曾丽珠也受到了邀请?

    季溪转头看了一眼章慧玲,章慧玲身为顾夜恒的小姑姑,她难道不知道曾丽珠是顾夜恒之前的相亲对象。

    这种场合把新旧相亲对象都请来合适吗?

    还有,曾丽珠在这种场合说这些话合适吗?

    &ot;这是哪位?&ot;季溪抱起双臂问章慧玲。

    章慧玲也是一愣,她并没有邀请这位曾家大小姐呀!

    &ot;曾丽珠,你怎么来了?&ot;

    曾丽珠傲慢地哼了哼鼻子,&ot;我听说顾夜恒的地下情人过来了,想着顾夜恒跟徐子微刚相完亲,就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好戏。&ot;

    &ot;这是我们顾家举办的欢迎会不是你看热闹的地方。&ot;章慧玲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ot;怎么,你要赶我出去?你又不姓顾。&ot;曾丽珠也不是善茬。

    想想曾丽珠是曾家的大小姐,自然是不会把顾家的一个养女放在眼里。

    &ot;还是说因为我跟顾夜恒相过亲,你们怕徐子微误会?&ot;曾丽珠翻起了白眼,&ot;你们顾家现在是瞧不起我们曾家吗?&ot;

    &ot;你不尴尬吗?&ot;章慧玲反问,&ot;顾夜恒没看上你但他看上了徐子微。&ot;

    这句话可谓字字珠玑。

    曾丽珠伸手指向季溪,&ot;她都不尴尬,我尴尬什么。&ot;

    说完她面向季溪,&ot;换了一身衣服你果然是野鸡变凤凰,不过我来并不是来针对你。我来是想告诉徐子微,顾夜恒是个渣男,他一会儿相亲一会儿跟前女友复合,搞得像是多专情似的,其实他女人多的很,以前是金屋藏娇现在直接把情人转给了自己的下属。一招比一招高。&ot;

    叶枫的眉头跳了一下,她没想到曾丽珠会这样说她跟叶枫的感情。

    转给?

    她的意思是叶枫是接盘俠?

    季溪深吸了一口气,握紧拳头稳住了自己的情绪,然后笑着对曾丽珠说道。

    &ot;曾小姐,请你在没有搞清楚事情真相之前不要随便诽谤人。是,没错,之前我确实出现在你跟顾先生面前,不过我是受简秘书所托,简秘书说顾先生对相亲对象没什么交往的兴趣,让我出面假扮一下顾先生的情人,顾先生的意思是想让我恶心一下对方,好让对方知难而退,所以我跟顾先生之间只是一场交易。&ot;

    &ot;所以,我当天出现在别墅里是拜曾小姐你所赐,我劝曾小姐你最好不要把自己跟顾先生相过亲的事到处说,免得你自己尴尬。&ot;

    &ot;你……&ot;曾丽珠气极,端起桌上的一杯果汁朝季溪泼去。

    季溪那容她嚣张,夺过章慧玲手上的酒直接淋到了曾丽珠的头上。

    淋完她还不解恨。抄起一块蛋糕糊了曾丽珠一脸。

    哼,这个女人居然说叶枫是接盘侠,说她可以说叶枫不行。

    曾丽珠平时都是嚣张地欺负人,什么时候被人反击过,所以季溪把蛋糕往她脸上一糊,她整个人像傻了一样呆呆地看着季溪。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章慧玲已经拿过一块餐巾布盖住了她的脸,然后小声地在她耳边警告,&ot;去换衣服去吧,别闹事,要不然丢的是你们曾家的脸。&ot;

    说着她招手让服务人员过来把曾丽珠拉了下去。

    章慧玲处理完曾丽珠后她笑着对在场的客人说道,&ot;没事没事,大家继续。&ot;

    这么大动静她居然说没事。

    不仅如此,说完后她又拿过一块餐巾布帮季溪擦了擦,然后一边拉季溪一边跟周围的人示意,让他们该吃的吃,该喝的喝。

    在场的人也都见过世面,大家回头观望了一下还真的当没事似地继续自己的应酬。

    叶枫闻声赶过来时季溪已经被章慧玲带到了休息室。

    他一进来看到季溪狼狈的样子着急地询问是怎么回事。

    &ot;我不小心把果汁洒到了身上了。&ot;季溪回答。

    叶枫很自责,&ot;我说了要寸步不离你身边的……&ot;

    叶枫确实想寸步不离,是季溪让他去应酬的。

    她知道上流社会人士的社交圈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去,今天云丽瑶跟章萍的欢迎会机会难得,她不能一直让叶枫陪在她身边。

    男人要以事业为主。

    &ot;没关系,是我笨手笨脚。&ot;季溪说完小声地凑到他耳边说道,&ot;这事你不要去问,衣服是借的,如果被人知道我把衣服弄脏了就不好还了。&ot;

    &ot;不好还我们就买下来。&ot;

    &ot;这可不行,那我不就成了冤大头了。&ot;

    叶枫揉了揉季溪头,他知道季溪没有说真话,如果是自己洒的饮料她的头发不会湿,不过既然她都这么说,他也不好去深究,更何况曾副总还在身边。

    &ot;我去给季溪拿套衣服过来。&ot;叶枫看向章慧玲,&ot;章副总,麻烦您带季溪去洗个澡。&ot;

    &ot;好的。&ot;

    章慧玲把季溪带到她的房间。

    季溪洗完澡出来时叶枫已经把衣服送了进来。

    &ot;看来叶枫很爱你。&ot;章慧玲说。

    季溪笑了笑拿过衣服进了里间,换好衣服后她想出去。

    章节慧玲却让她坐一会儿。

    &ot;我不相信简碌会这么做。&ot;

    &ot;您不相信他怎么做?&ot;

    &ot;让自己的女朋友去扮演顾夜恒的情人,帝都城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他让你这么做那他又算什么?&ot;

    &ot;我不是简秘书的女朋友,当天简秘书只是没有否认但他并没有承认。&ot;

    &ot;那你当天为什么会出现在哪里?&ot;

    &ot;我毕业了,想让别人请我吃顿饭。&ot;

    &ot;别人是顾夜恒吗?&ot;

    章慧玲看着季溪,目光咄咄逼人。

    季溪也看着章慧玲,目光没有躲闪。

    &ot;你不善于撒谎。这是你的缺点。&ot;章慧玲站起来拍了拍季溪的肩,&ot;你很漂亮,真的很漂亮,其实我早就应该想到顾夜恒这两年一到周末就回别墅,肯定是被谁迷住了心。&ot;

    &ot;这么说章副总是相信曾小姐所说,我找了一个接盘侠。&ot;

    &ot;这种事情并不丢人,女人终归要为自己的未来打算,攀不上的高枝及时收手才是止损的最好方法,叶枫虽不及顾夜恒富有,但他也称得上年青才俊。&ot;

    未了,她又来了一句,&ot;我很欣赏他!&ot;

    季溪没有说话。她在思考章慧玲最后这句话的意思。

    她很欣赏叶枫,所以这个章副总是在警告她不要毁了叶枫吗?

    思索一番她说道,&ot;我除了漂亮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没有钱,如果我现在跟外面的那些女生一样是千金大小姐,不管我是假扮顾夜恒的情人对付曾小姐,还是我跟顾夜恒有过一段后再跟叶枫交往。您都不会说出高攀不起及时止损这些话。&ot;

    &ot;以前钱是衡量一个男人是否成功的标准,没想到现在钱还可以衡量一个女人爱一个男人是否真心。&ot;季溪看着章慧玲,&ot;难道从今以后只有像章副总您这样的人才会真心爱一个男人,我这样的就不配爱吗?&ot;

    章慧玲没有说话,而是久久地看着季溪。

    最后她道了歉,&ot;对不起。我可能说错了话。&ot;

    &ot;没关系,我根本就不在乎这些。&ot;季溪拿起那条弄脏了的衣服把它装成成衣袋里然后递给章慧玲,&ot;麻烦你让曾小姐原价赔偿我的衣服,至于她那一身,我想她那么有钱肯定不会在乎。&ot;

    说完,她把衣服放到章慧玲面前。出了房间。

    章慧玲看着季溪远去的背影,突然就笑了。

    &ot;这个小姑娘有点意思!&ot;

    ……

    欢迎会因为是场社交活动,所以大家的活动范围并不会局限于在大堂里吃吃喝喝。

    聊得来的人可能会到小型休息室里坐着一边聊一边喝咖啡,男人们也有可能会聚到一起玩一些娱乐活动。

    季溪跟曾丽珠互泼酒水时,顾夜恒正跟几个人在一处牌室玩牌。

    陈铭浩跑过来跟他说这事时,他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ot;谁先泼的?&ot;他问。

    &ot;听说是曾丽珠。不过季溪也没有吃亏,她不仅泼了曾丽珠一身红酒还拿蛋糕砸了她一脸。&ot;

    顾夜恒出了一张牌。

    陈铭浩凑到顾夜恒身边继续说道,&ot;你不关心她们是为什么事打起来?&ot;

    &ot;你爱说就说,不说不要影响我打牌。&ot;

    陈铭浩那憋得住,他就是跑过来试探顾夜恒的反应,于是他说道。&ot;曾丽珠说季溪是你的情人,她说在你的半山别墅里见过她。季溪就说她出现在半山别墅是因为你想甩了曾丽珠,她是受你的那个秘书之托过去演你的情人。&ot;

    &ot;这话有什么问题吗?&ot;顾夜恒问。

    &ot;话倒没问题,只是她后来怎么跟你到玉府去了?&ot;

    &ot;既然都演出了,当然是去收演出费。&ot;

    陈铭浩认真想了想,当天季溪过去一副低头顺眉的模样,还真是一副讨钱的样子。

    &ot;不会吧,你还欠人家小姑娘的演出费?&ot;陈铭浩直摇头,&ot;顾少你这样可不对。&ot;

    &ot;怎么,这笔钱你要帮我给?&ot;顾夜恒扭过头看向陈铭浩,&ot;你如果有心就让你们家老爷子把明山的那块地批给我。&ot;

    &ot;你们恒兴也涉足房地产开发?&ot;

    &ot;不,我买下来种菜。&ot;顾夜恒说着又出了一张牌。

    &ot;种菜?那块地曾氏集团早就相中了,他们要在那里修渡假村。&ot;

    &ot;你的意思是我恒兴买来种菜不适合?&ot;顾夜恒看向陈铭浩,&ot;你老们老爷子口口声声说是要搞绿色工程,我恒兴买块地种菜就是绿色工程,种植旅游业可是新型产业,你们家老爷子应该扶持,而且我恒兴多出一个亿。&ot;

    陈铭浩不说话了,他觉得这次曾丽珠算是把娄子给捅大了,不过那个女人也是白痴,相了一次亲就当自己是顾夜恒的前任,还跑来对付一个小姑娘。

    之前陈铭浩确实以为季溪是顾夜恒的女人,因为季溪实在是太漂亮了。

    漂亮的女人跟有钱的男从之间肯定有故事。

    但当他得知季溪现在是叶枫的女朋友后,他觉得自己可能误会了。

    像顾夜恒这种级别的男人,在帝都城算是高手玩家,高手玩家的特点就是不会让自己睡过的女人进入他的社交圈。

    但是现在季溪不仅进入了他的社交圈,还进了他的公司,还成为他下属的女朋友。

    所以季溪不是顾夜恒的女人。

    而季溪呢也不是傻子,她十分清楚就她的条件是不可能套住顾夜恒的,所以她就套住了叶枫,这说明她不仅仅是聪明还非常的有心机。

    顾安心那点脑子怎么可能不败到她的手上。

    陈铭浩决定改天劝劝顾安心,叶枫她是追不上了,还是死了那颗心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