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婚情告急:战少撩〕〔天眼萌妻:鬼夫找〕〔王牌神婿〕〔至尊龙主〕〔左道倾天〕〔诸天第一仙〕〔王铁柱秦柔〕〔透视小神医〕〔圣灵天祖陈义山〕〔妖气入体陈义山命〕〔重生之嫁纨绔〕〔豪门绝宠之军少溺〕〔穿到六零当姑奶奶〕〔墨桑〕〔贵女世子妃〕〔总裁接住,天上掉〕〔我只想活下去〕〔名侦探修炼手册〕〔李锋张雪免费读tx〕〔李锋张雪免费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季溪顾夜恒 第七十八章:慈善酒会。
    季溪回到三十二楼,章慧玲正准备换衣服,她连忙过去帮忙。

    &ot;你去的有些久。&ot;章慧玲说。

    季溪解释道,&ot;顾总不在办公室,我找了一会儿。&ot;

    &ot;哦,我忘了跟你说,夜恒这个人有点小洁癖,换衣服之前必须洗澡,洗澡后也必须要换衣服,而且他换下来的衣服从来都不让外人碰。&ot;

    这个季溪倒是知道,顾夜恒到别墅留宿,简秘书第二天都会过来把顾夜恒穿过的衣服打包带走,从来都不会让她碰。

    所以对顾夜恒来说她只是一个外人。

    &ot;那是简秘书帮他洗吗?&ot;季溪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ot;当然不是,他有专门的洗衣间。先进的人工智能。&ot;

    先进的人工智能?对于他来说冰冷的机器才不是外人,因为跟他很像。

    季溪扯了一下嘴角,不以为然地笑了笑。

    章慧玲抬眉看了一眼季溪,当她发现季溪嘴角那抹不以为然中还带着不屑的笑容时,她在心里开始嘀咕,这个小姑娘跟顾夜恒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前女友?如果是前女友,两个人已经整理好了感情上的事情,那依顾夜恒的性子他是不会让她出现在自己视线范围内的。

    如果不是,那他为什么要送名贵的包包给她?

    顾夜恒可不是一个钱多到随便给人买东西的男人。

    所以,章慧玲推算出季溪跟顾夜恒之间可能是一种某个人还对某个人抱有想法的关系。

    至于这个还抱有想法的人,章慧玲觉得是顾夜恒。

    回头想想顾夜恒把徐子微带到老爷子面前说可以订婚但没有订婚的欲望,大概是向老爷子在传达一个信息。

    我不违背你的意思,你也别管我的生活。

    这男人,还真是不按常理出牌。

    章慧玲摇头微笑。

    &ot;季溪,今天晚上的酒会你陪我一起出席。&ot;微笑过后,她对季溪说道。

    季溪正在帮章慧玲整理衣领,听说自己要一起出席,先是愣了一下不过马上她就回过神来。

    她是章慧玲的助理,陪上司出席这种酒会十分正常。

    &ot;好的。&ot;她一口答应。

    章慧玲又看了季溪一眼,决定给顾夜恒找点麻烦,于是说道。&ot;你也化个妆换身衣服,这种的慈善酒会机会难得,说不准你会遇到自己真正的白马王子。&ot;

    &ot;我暂时没这方面的想法。&ot;

    &ot;没想法,也可以先认识。&ot;

    &ot;我现在只想好好工作。&ot;

    &ot;认识一些有能力的男人跟工作不想冲突。&ot;章慧玲伸手理了理季溪额头垂下来的碎发,&ot;你跟章萍两个人差不多,所以我是拿你当侄女看的。作为一个女人,我想要告诉你。这个世界对我们女人是不公平的,所以我们要学会利用自己手上的资源。&ot;

    季溪不太明白章慧玲话里的意思。

    章慧玲继续说道,&ot;能出席这种酒会就是一种难得的资源,结交朋友也是一种资源的积累。你不可能一辈子当助理,如果有一天公司要提拔你,看中的不仅仅是你的能力还有你的资源。所以你一定要拥有自己的社交圈。&ot;

    听章慧玲说完,季溪才发现自己跟真正有能力的人之间还是相差太远。

    她开始佩服自己的这个女上司,觉得她能坐上恒兴副总的位置靠的不仅仅是顾家养女的关系,更多的是她的实力。

    章慧玲换好衣服,季溪也简单地化了一个妆,两个人一前一后下了楼。

    她们在大厅里等了一会,顾夜恒跟徐子微也下了楼。

    徐子微看到了章慧玲身后的季溪。

    &ot;季小姐也去?&ot;她问章慧玲。

    章慧玲看着她微笑道,&ot;当然,她是我的助理,不去我的衣服谁拿,我的包谁拿?&ot;

    说完,她朝季溪示意了一下,季溪连忙把章慧玲的大衣披到了她的身上。

    &ot;车来了吗?&ot;

    &ot;来了,在外面等着。&ot;季溪回答。

    &ot;走吧。&ot;章慧玲跟顾夜恒打了一声招呼,率先出去了公司大楼。

    车,果然在外面等着。季溪过去帮章慧玲拉开车门,然后小心翼翼地照顾她坐进了车里。

    她准备坐到副驾驶,却看到顾夜恒在他的车旁边站着。

    他站着徐子微也站着,两个人都没有想要自己去开车门的意思。

    季溪想了想,识趣地走到顾夜恒旁边帮他拉开了车门。

    她也礼节性地用手帮他挡了一下车顶,防止撞头。

    顾夜恒解开西服扣子,一副坦然的模样坐上了车,上车后他侧过头对车外的季溪说道,&ot;好好照顾章副总,不要让她喝多了。&ot;

    &ot;是。&ot;

    &ot;过去吧。&ot;顾夜恒朝章慧玲的车示意了一下。

    季溪看了一眼还在车外面站着的徐子微,关上了顾夜恒的车门回到了章慧玲的车上。

    当我,就算顾夜恒刚才有没有跟她交待要照顾章慧玲,她也不会帮徐子微开车门。

    她跟徐子微势不两立,不关乎她的身份,只关乎她对她耍的那些手段,季溪自认为自己还没有做作到在她面前演恭敬的戏码。

    章慧玲的车先开走了。

    顾夜恒坐在车里瞟眼看向车外的徐子微,他歪着头一副不可思议地问道,&ot;徐小姐,你不上车?&ot;

    徐子微,&ot;……&ot;

    她深吸了一口气走到顾夜恒的车窗旁,不太高兴地说道,&ot;kevin,出于绅士风度你不应该帮我拉一下车门吗?&ot;

    &ot;我的绅士风度只给自己喜欢的人,不好意思,徐小姐就克服一下吧。&ot;

    徐子微愤愤地绕到车的另外一边,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顾夜恒没有理她,抱着双臂闭目养神。

    徐子微侧过头看向顾夜恒的侧颜,但当她看到顾夜恒如羽翅般浓密的长睫时,她的不满又化成了一股柔情。

    这么帅的男人坐在她旁边,她还有什么不满的呢?

    只是,何是能吻上这个男人的唇。

    她的目光落到了顾夜恒的唇上。

    顾夜恒的唇色偏淡,唇形薄凉看上去有一种禁欲的美。

    徐子微忍不住伸手想要去触碰。

    顾夜恒似乎感受到了对方的靠近,他突然睁开了眼睛,目光落到了徐子微抬起的手腕上。

    徐子微笑了,&ot;干嘛皱着眉头?&ot;

    &ot;徐小姐不用在意我。&ot;

    &ot;想不在意你很难。&ot;徐子微把手放回到膝盖上。一副颇有教养的样子,&ot;我之前说过我很有兴趣跟kevin你订婚,所以我是把你当成交往对象来看待的。&ot;

    顾夜恒笑了笑。

    徐子微又说道,&ot;我知道你心里装着一个人,想等着她回心转意,但她似乎只是拿你当老板来看待。&ot;

    &ot;不是似乎,是本来就拿我当老板看待。过去是现在也是。&ot;顾夜恒又是一笑,&ot;所以你也可以意识到不管是你还是苏熔跟曾丽珠,你们一开始就往她身上泼脏水就是一个错误。&ot;

    &ot;这么说她并不知道kevin你心里装的那个人是她?&ot;

    &ot;她要是知道她还会爱上别人?&ot;

    &ot;所以是kevin你在单恋?&ot;

    &ot;徐小姐想帮我捅破这层纸吗?&ot;

    &ot;我一点都不想。&ot;

    &ot;既然这样那就好好做你的绯闻女友。对,酒会现场徐小姐应该有安排专业人员拍照吧,需要我怎么配合请提前告知,不过我不喜欢亲密接触,那怕是挽着我的胳膊,还有发稿之前请把内容发给简秘书审核一下。&ot;

    顾夜恒说完又要闭上了眼睛。

    &ot;kevin,有一个问题我能问你吗?&ot;

    &ot;请便。&ot;

    &ot;你既然喜欢季溪小姐,为什么又让我来做你的绯闻女友?&ot;

    顾夜恒再次睁开眼睛,&ot;我说过,我们家老爷子对徐小姐的家世跟身份很满意,我是为了防止被再次安排相亲才选择跟徐小姐合作,这跟我喜不喜欢谁没关系。&ot;

    &ot;可以季溪小姐并不这么想。&ot;

    &ot;徐小姐是在担心季溪小姐会因为徐小姐的存在而拒绝喜欢我?&ot;顾夜恒看向徐子微,&ot;我说过要季溪小姐喜欢吗?&ot;

    &ot;这倒没有。&ot;

    &ot;所以说徐小姐你以后最好还是少问一些这种蠢问题,当然也别把男人的话太当真,我之前那么说也有可能是为了激发徐小姐的胜负欲,从而耍些小手段对付季溪。&ot;

    徐子微,&ot;……&ot;她打量着顾夜恒,努力去理解他话里的意思。

    顾夜恒说道,&ot;像我这种身份的男人去欺负一个小姑娘。胜之不武,但徐小姐出手的话,那就别说了。&ot;

    徐子微惊讶地张大了嘴巴,顾夜恒跟她说这么多难道是想借她的手对付季溪。

    想到顾夜恒跟季溪之间的那些事,徐子微开始相信顾夜恒的这些说话。

    对于他来说,转身投向叶枫怀抱的季溪是个背叛者。

    ……

    季溪跟着章慧玲身后穿梭在酒会现场,这野不仅有商界大鳄还有各界名流。举杯碰盏之间聊的都是上亿的生意,说的都是金融界的事情。

    没有叶枫在身边,季溪自然是有些胆怯的,好在她并不需要与人交流,只是跟在章慧玲身后,在章慧玲跟他们聊天时,她保持着得体的笑容就行。

    但就算是这样,季溪的出现还是引来了不少人的频频回头。

    而季溪对于这些侧目只是怀疑是不是自己头发没有扎好,或是脸上有些什么奇怪的东西。

    章慧玲却笑着对她说道,&ot;你没发现那些偷偷看你的都是男人?&ot;

    这一点季溪倒是没有仔细瞧。

    章慧玲把已经喝完的空酒杯递给服务员,重新又端了一杯酒,她说道,&ot;刚才有好几个人向我打听你,其中也不乏像叶枫那样优秀的男人。&ot;

    &ot;我有什么好打听的。&ot;

    &ot;漂亮的女人永远都是男人的话题,你呀,有太多东西可以供他们打听,我敢打赌,有些不怕死的可能会向顾夜恒打听你。&ot;章慧玲边说边喝酒。

    季溪并不在意她话里的意思,倒有些在意章慧玲频频举杯喝酒,&ot;章副总,您少喝点。&ot;

    &ot;没事。&ot;

    &ot;可是顾总让我盯着你一点,说您不能多喝酒。&ot;

    &ot;他可管不了我。&ot;章慧玲说着把手上的手包递给季溪,&ot;你帮我听着点电话,我过去跟朋友打声招呼。&ot;

    说完,她朝一个四十几岁的男人走去,两个人微笑拥抱愉快地聊着天。

    季溪只好选了一个角落站好,一手拿着章慧玲脱下来的大衣,一手拿着她的手包,目光紧紧跟随着章慧玲,以便她随时的招唤。

    这时,一个年轻的男人过来跟她打招呼,&ot;你是章总的新助理?&ot;

    季溪连忙回应,&ot;是的,您好!&ot;

    &ot;杨秘书呢?&ot;

    &ot;您是问杨秘书为什么没来吗?&ot;

    &ot;不是,我是想问章总为什么会有一个新助理。&ot;

    &ot;肯定是工作需要。&ot;

    &ot;说的也是。&ot;年轻男人微微一笑,从身上掏出一张名片,&ot;我叫默守城,尚禾实业的负责人。&ot;

    &ot;您好!&ot;季溪连忙接过名片,认真地看了看,然后抱歉地说道,&ot;我给章总当助理才一周。名片还没有印出来。&ot;

    &ot;没关系,我们可以互相加个微信。&ot;

    &ot;好的。&ot;季溪没有多想,拿出自己的手机跟对方加了微信。

    而且章慧玲也说过,她有必要扩大自己的社交圈。

    而且她觉得章慧玲说得很对。

    默守城成功要到微信后,笑着问季溪,&ot;方便告诉我你的名字吗?&ot;

    &ot;哦,可以,我叫季溪。&ot;

    &ot;季-溪,很好听的名字,有时间的话一起出来吃饭?&ot;

    &ot;她没时间。&ot;说话的是一个熟悉的男人声音。

    季溪一抬头就看到顾夜恒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她的身后。

    &ot;顾总!&ot;很显然,默守城认识顾夜恒。

    &ot;默总怎么有如此雅性过来跟我们公司的小助理聊天?&ot;

    &ot;觉得可爱就过来聊两句了,这位是顾总的女朋友?&ot;默守城看向顾夜恒身侧的徐子微。

    顾夜恒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而是先给徐子微介绍了默守城,&ot;这是尚禾实业的默总。默守城。&ot;

    &ot;您好!&ot;徐子微大方得体地跟默守城问好。

    &ot;徐子微,徐小姐。&ot;这似乎是顾夜恒的回答。

    &ot;徐小姐您好!&ot;

    季溪看他们要聊上了,自觉这儿不是她该待的地,在服务人员过来送酒的空档,她又重新寻了一个角落。

    这时,章慧玲放在手包里的手机响了一下,季溪以为是有人给她打电话了。拿出来一看是条短信息。

    短信息是一个没有备注名字的手机号发过来的,信息只有四个字:我在月沙。

    月沙是个地名吗?

    季溪不敢胡乱猜测,她把手机放回手包里,踮起脚朝人群里张望。

    那个张总还在,但是章副总不见了踪影。

    季溪连忙到人群里去找。

    默守城的目光被在人群里钻来钻去的季溪所吸引,他笑着对顾夜恒说道,&ot;你们新招来的这个小助理应该有很多人追吧?&ot;

    &ot;默总想追她?&ot;

    &ot;可以吗?&ot;

    &ot;恐怕不行。&ot;

    &ot;为什么不行?&ot;

    &ot;恒兴有规定。女员工进公司三年之内不许谈恋爱。&ot;

    &ot;恒兴还有这样的规定?&ot;

    &ot;成本控制。&ot;顾夜恒笑着回答。

    季溪在人群里找了一圈依然没有找到章慧玲。

    这眨眼的功夫,人怎么就见了?

    该不会喝醉了吧?

    季溪想到章慧玲进来还不到二十分钟就喝了一杯红酒,看来顾夜恒交待她的那些话是事出有因。

    季溪决定去洗手间看看。

    穿过大堂朝洗手间去的时候,季溪怕自己回来的时候迷路,特意抬头看了看大厅外面的布局构架。

    一块牌子引起了她的注意。

    牌子上写着星沙。

    星沙,月沙?

    刚才那条信息说我在月沙,会不会是有人约章副总去一个地方?

    那章副总是不是已经去了那个地方?

    季溪拿不定主意。但最后还是想去看看有没有月沙这个地方。

    果然,从星沙区朝前再走十几米就能看到一块写着月沙区的牌子。

    这个时候季溪才知道星沙、月沙是这家五星级酒店为酒会现场的客人们准备的休息区。

    月沙因为离会场较远,加上酒会刚开始,所以并没有人在这里休息。

    季溪探着脑袋在休息区看了看,除了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外,并没有章慧玲的身影。

    她打算回到酒会现场继续寻找章慧玲,没想到坐在休息区的男人看到了她。

    他站了起来。

    季溪。&ot;……&ot;她想她是不是应该说两句,要不然刚才她的行径有些鬼鬼祟祟。

    &ot;您好,我在找人。&ot;

    &ot;这是就我一个人。&ot;对方回答。

    这是一个颇有些斯的男人,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眼镜,头发呈现出灰色,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有些忧郁。

    &ot;不好意思打扰了。&ot;季溪跟对方道歉。

    &ot;没关系。&ot;男人坐了下来,掏出手机拔了一个电话。

    与此同时。季溪拿着的手包里章慧玲的手机响。

    季溪急忙往回走,一边走一边掏手机。

    来电显示的号码是刚才发短信的号码。

    季溪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男人。

    男人挂了电话,季溪手上的手机铃声嘎然而止。

    季溪,&ot;……&ot;她可以当没看见吗?

    季溪还是回到了酒会现场。

    在一个角落,她终于找到了跟人频频举杯的章慧玲。

    她连忙奔到她身边,小声在她耳边说有人找她。

    章慧玲拿着手机去了露台,她看了一眼短信就把手机重新放进了包里。

    &ot;章副总,我刚才好像看到这个发信息的人了。&ot;

    &ot;哦?&ot;

    &ot;他真的在月沙。&ot;

    &ot;不管他。&ot;

    &ot;……&ot;季溪重新帮章慧玲拿过手包。

    &ot;季溪,你有烟吗?&ot;

    季溪摇摇头,&ot;不过我知道谁有烟,您要抽烟吗?&ot;

    &ot;嗯。&ot;

    &ot;我帮您去拿。&ot;季溪把大衣披到了章慧玲身上,转身进入了会场。

    整个会场,她知道有烟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顾夜恒。

    顾夜恒比章慧玲好找,因为他实在是太耀眼了,就算他穿的是一套黑色的西服,也没有什么花哨的配饰,但与生俱来的不凡气质让他在众人中脱颖而出。

    季溪走到顾夜恒面前时才发现徐子微并不在他旁边。

    这么大的慈善酒会,各界名流齐聚一堂,徐子微可能也有自己的社交活动。

    &ot;顾总。&ot;她轻声喊了他一声。

    顾夜恒侧过身看向她。

    季溪抱歉地朝与顾夜恒聊天的人笑了笑,伸手把顾夜恒拉到了一边。

    顾夜恒的目光落到了季溪拉他的白皙小手上,倒是难道的没有先开口询问。

    两人到了一个人少的地方,季溪问他有没有烟。

    &ot;有,你要?&ot;

    &ot;借我一包,我改天还你。&ot;季溪没说是章慧玲想抽。

    她现在的工作是找人借烟不是跟人告状。

    顾夜恒把烟跟打火机给了她,季溪要接时他把手又收了回来。

    &ot;手机给我。&ot;他说。

    季溪愣了一下,她不明白顾夜恒要她手机干什么。

    怕她不还他的烟?

    &ot;给我。&ot;顾夜恒这句是命令。

    季溪只好把手机给他。

    顾夜恒让季溪解了锁,然后输了一串数字在她的手机上。

    季溪,&ot;……&ot;

    &ot;这是我的手机号,你要是再敢删,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ot;

    他说完把手机丢给了季溪。

    反而是季溪一脸疑惑,她到恒兴的第一天就拿到了公司的通讯录,顾夜恒的手机号码可是在公司通讯录的首页,她又不是不知道。

    难道有人给他打小报告,说她删了他的手机号?

    她压根就没有加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开局签到十万年〕〔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治愈系游戏〕〔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