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千亿盛宠慕少的神〕〔龙行四海叶锋〕〔豪门神婿叶锋〕〔重生八零养狼崽〕〔六指诡医〕〔这个游戏不一般〕〔魔帝,丹尊她又作〕〔大荒神记〕〔全能甜妻马甲多〕〔庶子夺唐〕〔最强仙医奶爸叶云〕〔武周仙缘〕〔我哥是主角〕〔纵横宋末〕〔都市隐龙〕〔威震九州〕〔重生西游之证道诸〕〔叶珍珍齐宥全文免〕〔诸天之我是沙悟净〕〔第一兵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季溪顾夜恒 第八十三章:那就让他来追她吧!
    季溪把手机揣进了外衣口袋里,无视顾夜恒的命令。

    让她删除微信好友,他这是人身限制,老板而已又不是执法部门……

    季溪正在心里吐槽,突然一股气息袭来,紧接着她被顾夜恒圈到了车厢角落。

    这男人除了喜欢搞壁咚还喜欢搞车咚?

    &ot;干……干什么?&ot;季溪僵硬地坐在车上,脚指头都要扣了起来,她警惕地看着顾夜恒。

    现在可是在车里,而车在高速公路上。

    前面还有一个司机。

    顾夜恒拉上了后排与前排之间的窗帘,保姆车上的贴心设计。

    &ot;删不删?&ot;他问,温暖的气息全喷到季溪的脸上。

    &ot;不想删。&ot;现在删不就证明她怂了吗?

    &ot;不删我帮你删。&ot;顾夜恒的手不知何时已经伸到她的口袋里。

    季溪连忙按住,强制不让他掏出来。

    顾夜恒没有掏,他的手安静地放在她的外衣口袋里,似在犹豫。

    季溪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她连忙把手也揣进去想先行拿到自己的手机。

    可手刚揣进去,顾夜恒就握住她的手。

    他的手从她的手背滑向他的手心。

    季溪惊恐地看着他。

    顾夜恒没有说话,他居高临下的用目光盯着她的红唇。

    季溪跟了他两年,她太明白顾夜恒的这种目光代表着什么。

    但这种目光曾经只出现在床弟之间,现在可是在车上,他该不会……

    &ot;顾……&ot;

    季溪顾字才说出口,顾夜恒的唇带着强烈的占有气息就封住了她的嘴。

    下一秒,他用she尖撬开她的牙齿。

    季溪的大脑一片混乱,虽然之前他也强行地吻过她很多次,但是之前从来都不像现在带有诱惑力。

    他……怎么像是在引诱她。

    季溪大脑虽混乱,但她也知道这个时候就算他技巧再好,她也不能受蛊惑,更不能回应。

    她推开他,&ot;顾总,你越界了!&ot;

    &ot;我越什么界,男未婚女未嫁,接吻不是很正常吗?&ot;

    &ot;我们不是这种关系!&ot;

    &ot;默守城跟你也不是可以嘘寒问暖的关系,为什么你愿意接受他,不愿意接受我?怎么,就因为我不愿意帮你跟叶枫分手,你记恨我?&ot;

    他还真能扯!

    &ot;你删不删?&ot;他又问。

    &ot;你能不能讲点道理。&ot;

    &ot;我顾夜恒什么时候还跟人讲道理?&ot;

    这不是耍流氓吗?

    &ot;好!&ot;顾夜恒松开她。&ot;你不删也可以,默守城如果再跟你发视频聊天,我就当着他的面强吻你。&ot;

    &ot;你为什么要这么做?&ot;

    &ot;因为我不想让外界以为你是一个风性扬花的女人,季溪,这么多年,唯一能称上情人的女人,我顾夜恒只有你一个。你跟我两年是因为你听话,你乖不是因为你随便。&ot;

    &ot;所以你是为了你的风评才不许我跟默守城来往。&ot;

    &ot;对,没错。&ot;

    &ot;你未免也太霸道了吧!&ot;

    &ot;这不是霸道,换做是叶枫,他也一样。&ot;

    季溪不说话了,因为顾夜恒说的很对,做不成叶枫的妻子,她也不能让叶枫因为她被人指指点点。

    &ot;我知道了,我删就是。&ot;季溪掏出了手机。

    顾夜恒坐回到位置上,虽然目的达成,但是他并不高兴。

    因为季溪愿意删掉默守城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叶枫。

    她的心依然在叶枫哪里。

    接下来的行程,顾夜恒没有再跟季溪说一句话,他就像一个大老板那样,等着季溪去换登机牌,然后空着手看着她推着行李办托运。

    飞机上也是一样,他坐头等舱,她坐经济舱。

    两个人之间也无交流。

    一个小时后,他们到达苍洲。

    季溪不明白顾夜恒为什么突然低气压,不过助理该干的事她还是要干的。

    下了飞机后,她推着行李问顾夜恒。&ot;顾总,会务那边有人来接我吗?&ot;

    &ot;有,不过路上堵车,他们要晚十分钟到。&ot;顾夜恒说着先行到了站口。

    季溪拖着两个行李连忙跟上。

    机场外面可不比机场里面,是真的冷,风像刀子吹在脸上生生地疼。

    季溪今天穿着一套职业套装,外面就穿了一件薄薄的毛呢大衣,两条腿穿着薄丝袜。

    这些都是按章慧玲的要求着装的。

    美是美,但冷是真冷。

    不一会儿她就冻得牙齿打架。

    也许是声音太大,顾夜恒注意到了她。

    顾夜恒里面穿着一套西服,衬衣马甲外套的那种,外面穿了一件羊绒大衣,立领长款,还戴着围巾与皮手套,一看就知道非常暖和。

    他瞅了季溪一眼,终究还是心疼,解下围巾丢给她。

    &ot;不用,车马上就来了。&ot;

    &ot;这不是献殷勤,我是怕你感冒了传染给我。&ot;

    季溪,&ot;……&ot;她把围巾戴上。

    似乎暖和了不少,但是背心还是一阵阵地凉。

    &ot;过来吧。&ot;顾夜恒命令道。

    季溪愣了一下。

    顾夜恒把她拉到自己面前,让她站在他的怀里,他用大衣裹住了她。

    季溪,&ot;……&ot;

    她觉得这样太过于暧昧,想拒绝。

    顾夜恒却抱住了她,&ot;我想你跟叶枫分手的理由是什么?&ot;

    &ot;问这个干什么?&ot;

    &ot;让一个男人放手唯一的理由就是根本不爱他,我猜你跟叶枫分手时肯定是说你心里还有我,还想继续当我的情人。&ot;

    季溪不说话了,因为顾夜恒全猜对了。

    她就是这么说的。

    &ot;你知道简碌说要把你调到恒兴来,我为什么没有反对吗?&ot;

    &ot;为什么?&ot;

    &ot;我想成全你,成全你的谎言,就算我当初成全你跟叶枫交往一样。&ot;

    &ot;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ot;

    &ot;你忘了我说的话,做一次恶行一次善。&ot;

    &ot;你做了什么恶?&ot;

    &ot;你只要记住我行的善就行了。&ot;顾夜恒把季溪又搂紧了一些,&ot;所以我愿意让你继续喜欢我,我也愿意让你重新做我的情人。&ot;

    &ot;那只是谎言。&ot;

    &ot;如果谎言被戳穿。你让叶枫如此面对他的离开?因为你跟他之间,真正受伤害的人是你,真正断舍离的人是你。&ot;

    季溪没说话,她哭了!

    第一次,她在顾夜恒怀里,因为他的话感动的哭了!

    &ot;谢谢你!&ot;

    &ot;就一句谢谢?&ot;顾夜恒把季溪转了过来,让她面对他。&ot;除了谢谢你不做点什么?&ot;

    &ot;做什么?&ot;季溪吸了一下鼻子。

    顾夜恒抿起了嘴,刚才跟她说了这么多,她除了最后一句话听了进去,前面都白瞎了?

    &ot;我说我愿意让你继续喜欢我。&ot;

    &ot;可是我不愿意。&ot;季溪很害怕自己会再次爱上他。

    她知道她心里一直有个位置是被顾夜恒占据着,她离开他是因为心灰意冷不是因为不爱。

    &ot;为什么?&ot;顾夜恒一秒看穿了她,&ot;你怕再次爱上我?&ot;

    &ot;是的。&ot;

    顾夜恒笑了,他捏住了她的下巴,&ot;你知道苏熔跟徐子微为什么敢肆无忌惮地欺负你吗?因为你做事总是瞻前顾后,害怕这个害怕那个。&ot;

    &ot;这是错的,任何事最先考虑的应该是利益,你的利益受到威胁受到侵犯,除了狠狠还击别无他法,等你全盘考虑完黄花菜都凉了。&ot;

    顾夜恒继续说道,&ot;你爱上我又怎么了?搞得你好像没爱过我似的。&ot;

    季溪瞪大了眼睛,&ot;你这是在嘲笑我吗?&ot;

    &ot;你确定容易被人嘲笑。&ot;顾夜恒又捏了捏她的下巴,&ot;撒谎骗人,一秒破功,想给徐子微找不痛快,却只停留在打嘴仗。&ot;

    他凑到她耳边轻语道,&ot;你能不能成点大事!&ot;

    季溪不太高兴地一把推开他。

    这时,车来了。

    从机场到会务中心预订的酒店有半个小时的车程。季溪坐在车里想顾夜恒刚才跟她说的话。

    她想顾夜恒又跟她洗脑八成是知道了别墅外她跟徐子微呛声的事情。

    这个徐子微打报告的本事也见涨了。

    不过这也看出顾夜恒老奸巨滑的本事也见涨了。

    用她来对付徐子微,他站在旁边看戏,未了,她季溪是一个耍小心的小三,徐子微是一个不识大体的千金小姐,而他,云淡风轻。

    不愧是恶魔。什么坏招都想得出来。

    但凭什么让她来扮演一个喜欢他的女人,为什么他不能扮演一个喜欢她的男人?

    对穷家女穷追不舍宁可放弃家里给安排的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也要追求真爱。瞧瞧,这人设多讨喜!

    而且她季溪也就成了一个拒绝高富帅追求的独立女性,啪啪打那些曾经说她傍大款的渣渣们,多爽。

    车很快到了酒店,季溪接过会务组送过来的房卡,就引着顾夜恒到了他的房间,她把他的行李箱推进房间,然后公事公办地说道,&ot;您先休息一会儿,等一下我来喊您一起到楼下用餐。&ot;

    顾夜恒却拉住她,&ot;我跟你说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ot;

    &ot;我考虑好了。虽然我跟叶枫说我是因为喜欢你才无法跟他继续下去,但是我也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谎可撒但是事不可以做,正如你所说,我要给叶枫保全一点颜面。&ot;

    &ot;所以我建议顾总你稍微调整一下您的计划,不就是想要让徐子微跟我撕吗,你可以追求我,告诉徐子微您这一生最爱的女人就是我,让她羡慕嫉妒恨,当然我会努力配合您的表演。&ot;

    说完,她退出房间关上了门。

    顾夜恒看着关上的门,突然笑了。&ot;这家伙怎么突然变聪明了?&ot;

    季溪到自己的房间去放行李。

    不得不说这个会务组对恒兴集团的随行秘书也是照顾有加,不仅跟她开了一间豪华的大床房,还有独立的超大的浴室。

    浴室里的浴缸可以跟顾夜恒休息室的那个媲美。

    &ot;上流社会的待遇就是不错!&ot;季溪检查了一下房间,然后打开行李箱开始挂衣服。

    这时,门外传来门铃声,有人来访。

    她过去开门,意外地看到了一张痘印脸。

    徐子微的哥哥徐子豪。

    这人敲她的门干什么?

    &ot;徐总!&ot;季溪还是礼貌地喊了一声。

    &ot;方便进来坐一会儿吗?&ot;对方问道。

    季溪看了看自己大开的行李箱,&ot;不好意思,我正在收拾衣服。&ot;所以一点都不方便。

    &ot;那我等一会来找季溪小姐。&ot;说完,对方走了,开了对面的客房的门。

    我去,徐子豪住对面?

    季溪也不收拾衣服了,她拿过外套抽了房卡就奔到了顾夜恒的房间。

    她把顾夜恒的房门捶得震天响。

    顾夜恒门还没开她就一头钻了进去。

    &ot;怎么了?&ot;

    &ot;你未来大舅子住在我对门。刚才他过来敲门说等一会要到我房间坐坐。&ot;

    &ot;徐子豪?&ot;

    &ot;对,你们这些当老总的都这样吗,认都不认识就想到别人房间里坐?&ot;

    &ot;你怎么认识他的?&ot;

    &ot;昨天跟章副总出去逛街时碰到的,徐子微不是号称家教良好吗,她哥怎么就随便敲别人的房门。&ot;

    季溪是真的被徐子豪给吓到了。

    昨天晚上他看她的眼神就不对劲。

    &ot;他住几零几?&ot;

    &ot;八零五。&ot;

    顾夜恒拉开门出去了。

    季溪在门缝里偷偷往外瞧。

    顾夜恒果然去找徐子豪了,他敲门,徐子豪把门打开。两个人站在过道上讲话。

    &ot;哟,这不是未来妹夫吗?&ot;徐子豪笑眯眯地说道。

    &ot;八字还没一撇,徐总不用套近乎,我来是想跟徐总说一声,我的助理住在您对门,没事不要去打忧,小姑娘胆子小受不得惊吓。&ot;

    &ot;顾总说的是季溪小姐?&ot;

    &ot;是的。&ot;

    &ot;季溪小姐不是章副总的助理吗?&ot;

    &ot;现在是我的助理。&ot;

    &ot;我就是过去跟季溪小姐打声招呼,没别的意思,顾总没必要这么紧张。&ot;

    &ot;我能不紧张吗?她十八岁的时候我把她带到帝都来,供她上学供她穿衣吃饭,眼瞅着快毕业了没想到差点跟人跑了,现在好不容易逮回来自然是不希望有人再打她的主意。&ot;

    &ot;听顾总的意思,顾总您这是在玩养成系。&ot;

    顾夜恒笑了笑,默认了徐子豪的说词。

    &ot;那我妹妹……&ot;

    &ot;徐小姐跟我只是合作关系。她帮我把准备逃跑的小娇妻弄回来,我帮她打理演艺事业。&ot;

    徐子豪眯起了眼睛,&ot;这么说网传要订婚的事是假的?&ot;

    &ot;当然是假的,徐小姐一看就不是一个甘嫁人妇的女人,现在又是她的事业上升期,她怎么可能随便找个男人嫁了。当然这个传言也是我们合作过程中的一个环节,目的是为了打开徐小姐的知名度。一个噱头。&ot;

    徐子豪不屑地一笑,&ot;用订婚当噱头,徐子微还真是想得出来。&ot;

    &ot;这应该没办法之举,我听说徐小姐之前希望徐总拿出一个亿帮其发展事业,但徐总好像拒绝了。&ot;

    徐子豪脸上的笑一滞。

    顾夜恒继续说道,&ot;跟我合作,徐小姐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我非常欣赏徐小姐的眼光。&ot;

    说完,顾夜恒伸手拍了拍徐子豪的肩,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季溪透过门缝看到顾夜恒跟徐子豪说了一堆话,可惜距离隔得有些远,她一个字都没有听见。

    见顾夜恒回来,她连忙问,&ot;你跟徐子豪怎么说的?&ot;

    &ot;如你所愿。&ot;

    &ot;什么叫如我所愿?&ot;

    &ot;我跟他说我喜欢你。想追你,让他不要挡道,否则见人杀人,见鬼杀鬼!&ot;

    季溪瞬间就愣住了,&ot;你……你真说了?&ot;

    &ot;我顾夜恒办事从来都不拖泥带水。&ot;

    &ot;既然这样!&ot;季溪梗了一下脖子,&ot;那我回房了。&ot;

    说完,她伸手要拉门。

    顾夜恒却按住她的手。&ot;干嘛要回房?&ot;

    &ot;我想跟追求者保持点距离,因为我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ot;

    说完,她甩开顾夜恒的手,扬着脖子就出去了。

    顾夜恒,&ot;……&ot;他是不是养了一只白眼狼?

    季溪回到房间后,从猫眼里往外看了看,徐子豪还真的没在过来。她放了心,进了浴室洗了一把脸,出来时,门外响起门铃声。

    啊,不会吧,徐子豪还是要过来&ot;坐坐&ot;?

    她凑到门外踮起脚再次朝猫眼里往外看,却看到黑乎乎的一团。

    什么鬼。

    &ot;谁呀?&ot;她朝房门喊了一声。

    门外没有回音,门铃声继续。

    可能是隔音效果太好了。

    季溪生了气,呼地一下拉开了门,门外,站着的是顾夜恒。

    他穿戴整齐还戴了一副眼镜,刚才季溪看到的黑乎乎一片是顾夜恒的手套。

    他是撑在门上按的门铃。

    季溪长舒了一口气,问道,&ot;什么事?&ot;

    &ot;不是要下楼吃饭吗?&ot;

    对,她倒忘了这件事。

    &ot;你等一下我擦点油,刚才洗脸了。&ot;季溪说着奔到行李箱旁拿出护肤品又回到了浴室。

    顾夜恒走进房间关上了门。

    他在房间里寻了一处地方坐下。

    季溪擦完脸出来,一边拉化妆袋的拉链一边对他说,&ot;我好了,走吧。&ot;

    &ot;我找你去吃饭,你用两分钟化妆?&ot;顾夜恒说着还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时间。

    季溪愣住了,他这是嫌她化妆时间长了还是短了?

    顾夜恒用拿着手套的手朝她摆了摆,&ot;进去给我好好化。&ot;

    季溪只好进去。

    顾夜恒在外面问,&ot;你会不会化妆?&ot;

    &ot;当然会!&ot;季溪在浴室里愤愤地回答。

    居然质疑她化妆的水平?

    是,这几天因为十六楼没有卫生间,她洗漱都是在客服部完成,所以每天上班也就象征性地涂了一点口红。

    涂口红也算化妆好不好!

    十分钟后,季溪站在顾夜恒面前问,&ot;为什么要我化妆?&ot;

    &ot;我第一次约你出去吃饭,你当然要化妆,这是对我的重视。&ot;顾夜恒站起来看着季溪那张明艳的脸。

    季溪之所以让人过目不忘,除了她长得甜纯相宜外,她的骨相也长得极好,巴掌大的脸每一个角度看去都几乎呈完美的横样。

    特别是眼睛,灵动妩俏,眼仁又黑又大显得白仁都带着青色。

    细长的睫毛涂上睫毛膏后,根根分明眨眼之间如娥羽扑闪,很是动人。

    这让她甜纯之中又带了一种欲,让人为之沉醉。

    顾夜恒的心就这一下被她再次击中,连目光都忘记了移开。

    她,长得是真好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十万年〕〔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治愈系游戏〕〔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