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竹兰周书仁〕〔快穿之大佬又疯了〕〔上门贵婿林阳〕〔无限武侠新世界〕〔战帝之傲视九重天〕〔我若离去,后会无〕〔重生之仙帝归来〕〔瞄准你的心〕〔江辰唐楚楚〕〔白卿言萧容衍〕〔陆峰江晓燕〕〔紫星大帝〕〔天师下山〕〔都市超级修仙人〕〔赘婿出山〕〔麻衣神婿〕〔影帝偏要住我家〕〔死亡作业〕〔慕林〕〔超越狂暴升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季溪顾夜恒 第八十四章:只做第一步。
    季溪跟着顾夜恒进了电梯后伸手按了二楼,因为会务组告知的用餐地点是酒店的二楼。

    顾夜恒却按了取消,他按了一楼。

    &ot;会务组的人说是二楼。&ot;季溪提醒。

    &ot;我们出去吃。&ot;

    季溪不在问了,她以为苍洲这地方有人约了顾夜恒想尽地主之谊。

    但没想到顾夜恒到了一楼拿了一把车钥匙就去了停车场。

    尽地主之谊的人呢?

    季溪疑惑地跟着顾夜恒上了车。

    &ot;我们这是要去哪?&ot;

    &ot;请你吃饭。&ot;

    &ot;请我吃饭?不是有安排的自助餐吗?&ot;

    &ot;吃自助餐会碰到徐子豪,你想见到他吗?&ot;

    季溪摆摆手。

    季溪这才知道顾夜恒为什么会带眼镜出来,他是为了开车。

    &ot;晚上开车你不要紧吧,我看你晚上回去的时候都是司机开车。&ot;

    &ot;在市区开没问题,太黑就不行。&ot;顾夜恒说到这里顿了顿,&ot;上次请你吃饭的时候我没有开车把你送到路口,是因为天真的很黑,我怕撞到人,并不是要把你丢到哪里。&ot;

    季溪知道他说的是她毕业的时候他请她吃的那顿饭。

    &ot;我都不记得了。&ot;她扭头看向车窗外。

    过去的事,她不想再提。

    眼前的这个男人,她不想再爱。她也爱不起!

    顾夜恒不再说话。

    车不知道开了多久,最后停到了一家韩食料理店。

    老板穿着韩服出门迎接,然后把顾夜恒跟季溪领进了一间小屋。

    小屋点着香薰,正中央摆着长条矮几,两边放着坐垫,有点像日式的塌塌米。

    顾夜恒脱了鞋子坐了下来,季溪连忙也脱了鞋子跟上。

    老板拿过菜单,顾夜恒把菜单递给季溪,&ot;今天就不要吃紫菜包饭了。&ot;

    季溪愣了一下,知道他是拿昨天早上的紫菜包饭在取笑她,她抿了一下嘴夺过他递过来的菜单,似笑非笑地说道,&ot;来这种地方又是老板请客,我怎么可能吃紫菜包饭,我要点这里最贵的。&ot;

    顾夜恒笑了笑。

    季溪除了喜欢吃火锅外,一直对韩食觊觎很久,虽然她对韩食的了解仅于买个饭团,不过她平时很喜欢看剧,对烤肉是垂涎三尺。

    &ot;我要一份烤肉一份安东炖鸡……&ot;季溪噼哩啪啦说了一大堆。

    顾夜恒没有做任何的阻止。

    老板问,&ot;要酒吗,我们店自酿的梅酒味道清甜。吃烤肉的时候喝一杯非常爽口。&ot;

    季溪看向顾夜恒,她知道顾夜恒要开车是不会喝酒的。

    但她想尝尝所谓爽口的感觉。

    &ot;想喝就点吧!&ot;

    季溪点了一瓶。

    跟过去一样,顾夜恒吃的不多,也吃的十分慢条斯理。

    跟顾夜恒相比,季溪吃的是风卷残云。

    她每塞一口烤肉时还真的配了一口梅酒。

    酒,确实清甜,但并不爽口。因为没喝几口季溪就觉得头重脚轻。

    &ot;我好像有点醉了。&ot;她对顾夜恒讲。

    &ot;你以前喝过酒没有?&ot;

    &ot;喝过,不过是啤酒。&ot;季溪看了一下这梅酒的度数,跟啤酒度数差不多。

    &ot;我酒量好像变小了。&ot;她说完就笑了,&ot;可能是心情不一样吧。&ot;

    &ot;现在是什么心情?&ot;

    季溪没有说话,她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刚才那一瞬间她就想到叶枫,想到她跟他在觅林岛的时光。

    她知道这样是不对的。

    但人喝醉后就是这么脆弱。

    她控制了一下情绪又喝了一口酒。

    &ot;很多事是回不去的,对吧?&ot;她问顾夜恒。

    &ot;这是你现在的心情吗?&ot;

    &ot;嗯,我的心情。我希望时光倒流。&ot;季溪又笑了笑,&ot;如果时光能倒流,我一定会在叶枫说喜欢我的时候拒绝他。&ot;

    顾夜恒举筷的手顿了顿,他抬眸看向她。

    &ot;为什么?&ot;他问。

    &ot;这样我就不会伤害他,他真的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人,&ot;季溪的眼里泛起了泪花,&ot;而我是个坏女人,太自私。&ot;

    &ot;你太高估自己了。&ot;

    &ot;什么?&ot;

    &ot;你算那门子的坏女人?坏女人会为了达成目标不择手段,她们目标明确,手段毒辣,你有什么?&ot;

    顾夜恒放下筷子,&ot;你的目标是什么?你的手段又是什么?&ot;

    &ot;你什么都没有,十八岁前你的目标只是活着,十八岁后你的目标就是有个人对你好你就可以喜欢他。&ot;

    &ot;活着。对你好这算目标吗?这是路边的野猫野狗的目标。&ot;

    季溪看着顾夜恒,&ot;你说我是野猫野狗?&ot;

    &ot;你醉了。&ot;顾夜恒产站起来想去拉季溪。

    季溪甩开他,梗着脖子问,&ot;喂,你凭什么说我是野猫野狗?&ot;

    她可能真的醉了,甩开他时人有些踉跄,顾夜恒连忙一把扶住她。

    &ot;走吧。&ot;他想带她离开。

    季溪再次想把他甩开,&ot;我不走,我要你把话说清楚。&ot;

    &ot;你真的要听?&ot;

    &ot;我要听,我要你说我为什么不是坏女人,我比坏女人差那儿了?我为什么只能跟野猫野狗比?&ot;

    &ot;好,我说给你听。你比坏女人差在哪里,差在执行力,一开始你说喜欢我,但你做了什么?除了跟我表白就只送了几次汤,这是坏女人该做的吗,这是好女人才会做的事情。&ot;

    &ot;再说叶枫,如果你是坏女人,你就应该让他为了你背叛全世界,而不是自己一个人承受别人对你的非议。&ot;

    &ot;这就是坏女人?&ot;

    &ot;对,这就是坏女人。&ot;

    季溪把头抵到顾夜恒的胸前,喃喃道,&ot;当个坏女人能得到幸福吗?&ot;

    顾夜恒低下头看着她,&ot;当个坏女人起码不会逃跑,不会患得患失。&ot;

    季溪嗯了两声闭上了眼睛。

    顾夜恒无奈地叹了口气,&ot;说这么多也不知道你听不听得懂。你知道吗季溪,我曾经是想让你做一个好女孩的,我把你藏起来不想让你见到这世间的凶恶,我以为你会一辈子站在我给你画的圈里不会离开。但是你还是离开了,在外面撞得头破血流,像个傻瓜似的。所以我不得不让你变坏,因为只有坏人才无坚不摧。&ot;

    季溪环住了他的腰,她可能是真的醉了。

    顾夜恒笑了笑,喝醉了就睡,不哭也不闹。依然是一个乖宝宝。

    回到酒店时,季溪还没有醒,不过被顾夜恒抱下车的时候,冷风一吹她就想吐了。

    &ot;你忍一下!&ot;顾夜恒话还没说完,季溪哇地一声就吐了。

    顾夜恒的裤脚跟皮鞋沾染了一些污秽。

    顾夜恒,&ot;……&ot;他确实有些洁癖。

    现在……

    季溪摇摇晃晃地靠在车上,一副难受的样子。

    她也看到了顾夜恒被她弄脏的皮鞋。

    &ot;对不起。我帮你擦!&ot;她跌跌撞撞想过去。

    &ot;算了。&ot;顾夜恒又把她按回到原来的位置,&ot;回酒店吧。&ot;

    &ot;能走吗?&ot;

    &ot;能。&ot;

    顾夜恒拖着脚步不稳的季溪回到酒店时,在电梯里碰到了一样喝得有些醉的徐子豪。

    &ot;哟,我说怎么吃饭的时候没有看到顾总,原来顾总带着小秘到外面吃饭去了,不过顾总怎么面不改色,您的小秘倒是醉熏熏的。&ot;

    &ot;小秘?&ot;季溪脑子有些不清醒,但她也知道徐子豪话里的不敬,&ot;你说谁是谁的小秘?&ot;

    &ot;当然是季溪小姐,我听说你十八岁都当人小秘了!&ot;

    下一秒,徐子豪脸上就被人扇了一个耳刮子。

    扇他的人是季溪。

    迅速之快动作之敏捷,让站在旁边的顾夜恒都始料未及。

    &ot;我警告你,你他妈嘴巴给我放干净了,谁是小秘?你们全家是小秘!&ot;

    说着,她又要上去打徐子豪。

    徐子豪一个大男人,被一个小姑娘扇了一记耳光,脸上怎么挂着住,他见季溪还要过来,撸起袖子也想挥拳。

    顾夜恒一手抱住要暴走的季溪,一手握住了徐子豪准备挥出去的拳头。

    &ot;徐总,保持风度!&ot;

    &ot;顾夜恒。你怎么调教的?&ot;

    &ot;不好意思,确实是我的错,是我没有调教好。&ot;顾夜恒握住徐子豪的手微微用了一点劲,&ot;如果调教好了,徐总今天可能不是挨一个耳光,有可能命都没了。&ot;

    说完,他用一种宛如恶魔的目光盯着徐子豪。

    顾夜恒是什么样的人。徐子豪十分清楚,这个把恒兴集团从废墟中拉上岸的男人,他取胜的法宝除了精明的经营头脑外还有各种不为人知的手段。

    所以,顾夜恒身上背负的人命跟他身边的女人一样多。

    但徐子豪必定是帝都城有头有脸的人,被一个小姑娘扇一记耳光,这口气他怎么咽得下去。

    他咬着牙恶狠狠地回瞪着顾夜恒。

    顾夜恒却笑了,&ot;徐总这是在质疑我?&ot;

    徐子豪冷哼了一声甩开了顾夜恒的钳制,&ot;顾夜恒,一个女人没必要这么护着。&ot;

    这时,电梯门开了。

    徐子豪指着季溪对顾夜恒说道,&ot;今天这事我卖你一个面子,不过你得把她看好了不要落到我的手上。&ot;

    顾夜恒又是一笑,并不为所动。

    他扶着季溪走出电梯。

    季溪自然是听到了徐子豪的恐吓,她看着徐子豪远去的背影,眯着眼睛问顾夜恒,&ot;他最后一句话什么意思,他还想找人打我一顿?&ot;

    &ot;你打了人一耳光还不许别人放点狠话?&ot;

    &ot;跟我放狠话?&ot;季溪指着自己的鼻子,&ot;侮辱我的人是他!但凡他尊重我一点也不会当着我的面说我是小秘,现在还跟我放狠话,有钱了不起了,有钱就可以随便侮辱人?&ot;

    &ot;这就是现实,你不够狠就会受欺负。&ot;

    &ot;不,不是我不够狠是我没有钱,章副总说的很对,钱比任何东西都重要,因为没有钱,我的母亲靠陪男人睡觉来养活我,因为没有钱,我被人当成不要脸的女人。而你也一样,因为我穷我落迫,所以你从一开始就只拿我当个消遣的东西,一个玩物。&ot;

    顾夜恒正在说话,季溪却摆手让他不要说。

    &ot;你不用解释,我跟了你两年,你对我怎么样我心里很清楚。而且你也说过所有的一切只不过是逢场作戏。&ot;

    季溪微仰起头不让眼泪掉下来,她继续说道,&ot;anlisa、徐子微、我,都在你精心设计的戏中。以前,我看不透,拿你当天上的星水中的月,卑微的像尘埃。现在看透了!&ot;她深吸一口气看向顾夜恒。&ot;所以接下来的戏怎么演,你说,我配合,但我有一个要求。&ot;

    顾夜恒看着她没说话。

    季溪走到顾夜恒的身边,拉住他大衣的前襟抬着头认真地看着他,&ot;我要你跟徐子微订婚。&ot;

    &ot;为什么?&ot;

    &ot;因为我想让徐子微尝尝什么叫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我要把她叠加在我身上的痛苦加倍地还给她。&ot;

    &ot;怎么加倍?&ot;

    &ot;怎么加倍?用你的戏码呀,你不是说想要徐子微主动退出吗?想让一个女人退出,不是让另外一个女人加入,而是从一开始她就已经出了局。&ot;

    季溪松开顾夜恒的大衣,转过头看着走廊的尽头,&ot;当我知道anlisa的存在时,我就知道我在你的这里已经出了局,心痛、难过……这种感觉我想送给徐子微。&ot;

    &ot;这就是你要我追求你的原因?&ot;

    &ot;是。&ot;季溪扭过头看着他。&ot;顾夜恒,我并不傻,吃了这么多次亏,我怎么可能听你忽悠继续去喜欢你,继续做你的情人。所以你想演戏必须亲自上阵,而不是冷眼旁观。&ot;

    说完,她微笑着看着顾夜恒。&ot;愿意合作吗,顾总?&ot;

    &ot;我似乎没有其它的选择。&ot;

    &ot;不,你有,你可以让我滚蛋,选择另外一个棋子。&ot;

    顾夜恒低下头似乎在思考。

    季溪又说道,&ot;不过,任何棋子都没有我合适。因为我讨厌徐子微。&ot;

    顾夜恒笑了,&ot;几个月不见,你果然聪明了不少,推销的能力也见长。&ot;

    &ot;好吧,我答应你的要求,跟徐子微订婚。&ot;顾夜恒的目光又垂了下来,&ot;不过季溪你要记住。我跟徐子微订婚是因为你,你不能丢下我再次一走了之。&ot;

    &ot;放心吧,我不会的。&ot;要走,也要收拾完徐子微,弄点跑路费再走。

    她,可不是半年前那个傻乎乎的季溪。

    回到房间,季溪放好热水把自己泡进大浴缸里。

    这时。她的酒全醒了。

    她开始回想自己跟顾夜恒说的那些话,不觉暗自感叹,喝了点酒后的她连口才都变好了。

    果然酒能壮怂人胆。

    再想她扇的那记耳光,清醒状态下她是绝对干不出这事的。

    因为清醒的她总喜欢瞻前顾后。

    瞻前顾后!顾夜恒不也是这么评价她的么。

    &ot;这简直就是逆风翻盘!&ot;季溪泡在浴缸里自言自语道。

    明天除子豪要是还有不满,她可以告诉他,这一耳光打的不是他而是顾夜恒的好感,因为顾夜恒想追求她。而她并不想破坏徐子微跟顾夜恒的婚姻。

    &ot;喝了酒后感觉脑子都灵光了。&ot;季溪从浴缸里起来,穿上酒店提供的浴袍,正准备躺到床上。

    手机响了。

    电话是顾夜恒打过来的。

    这人,半路反悔了?

    季溪接了电话,语气轻柔,&ot;有什么事吗,顾总?&ot;

    &ot;季助理,鞋子是不是该过来跟我处理一下。&ot;

    鞋子?

    季溪想到自己吐出来的那些污物。

    行李是她帮顾夜恒收拾的,她自然是知道顾夜恒的行李箱里并没有带多的鞋子过来。

    想他平日里衣服都要专业的机器清洗,那沾上了污物的鞋子怎么受得了。

    &ot;我马上过来。&ot;

    季溪挂了电话,穿了一件外套就奔了出去。

    顾夜恒的房间里,他换下来的裤子跟鞋子摆在房门口的正中间,可想而知顾夜恒都没让这些弄脏的衣物跟鞋子进房间。

    他也洗了澡,也穿着酒店的浴袍。

    季溪把裤子跟鞋子拿起来,&ot;我拿回自己的房间帮你洗。&ot;

    &ot;鞋子怎么洗?你洗了我穿什么?&ot;

    季溪,&ot;……&ot;

    顾夜恒,&ot;就在我房间处理,我盯着你弄,鞋子我明天还要穿。&ot;

    好吧。

    季溪去了卫生间,用纸巾沾上水一点一点地帮他擦。

    顾夜恒还真的站在卫生间门口盯着她处理。

    季溪用水清洗表面的污垢后,又蹲到房间给鞋子上鞋油。

    这时,顾夜恒把行李箱的一个购物袋用手指挑了起来,问季溪,&ot;你为什么要跟我买三角内裤?&ot;

    啊!

    季溪扭头看顾夜恒手上的购物袋,徐子微给顾夜恒买的是三角内裤?

    哇,那得多骚包!

    她看了一眼顾夜恒,因为顾夜恒只穿了一件酒店提供的浴袍,而且他还呈大马金刀的坐姿,两条长腿全数呈现在她的面前。

    季溪的脸没由来地红了。

    她突然想到现在是晚上,而他跟她都穿着浴袍。

    她胡乱地把鞋刷了几下,然后放到鞋架上起身跟顾夜恒告辞,&ot;那……裤子我明天再洗,顾总,晚安。&ot;

    说完她转身准备往门口走。

    顾夜恒却上前一把拉住她,因为他拉得力道有些大,季溪重心不稳直接就坐到了他的腿上。

    顾夜恒的眸子瞬间就迷离起来。

    他伸手环住了她的腰。

    季溪试着站起来,但顾夜恒的手劲很大,她完全动坦不得,反而在一站一坐之间她的裕袍下摆分开,露出她两条白皙修长的腿。

    此时她光洁的与他强劲有力的腿紧紧相贴,她甚至能感受到他大腿肌肉的线条。

    &ot;你觉得对于一个想要追求你的男人,他会放过这种机会吗?&ot;他问她。

    &ot;我想应该会。&ot;

    &ot;可惜你不是男人。&ot;

    顾夜恒说完,微仰起头想捕获住她的唇。

    季溪躲开。

    顾夜恒一翻身把她按到床上。

    季溪有些慌。

    顾夜恒却说道,&ot;别紧张,既然要追你,我会遵守追求的步骤,今晚只做第一步。&ot;

    &ot;第一步是什么?&ot;

    &ot;接吻。&o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小说江辰 唐楚楚〕〔海贼王之血色大剑〕〔女神的兼职司机〕〔小说女主叫云若月〕〔封林周子颖小说名〕〔神羽战尊〕〔开局退婚十个未婚〕〔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我的一天有48小时〕〔凰妃演技太高超
  sitemap